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永鎮仙魔>第一百八十八章造世界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八十八章造世界

小說:永鎮仙魔| 作者:知白| 類別:玄幻魔法

關烈能告訴陳羲的,只是一些他所知道的關於子桑家族的事。作為大楚最神秘的家族之一,子桑家族歷來都給人一種深不可測的感覺。即便是關家,也不可能去招惹子桑家。用關烈自己的話來形容……關家再強,也是當初被神司第一任首座寧破斧逼來天樞城的。而子桑家在這之前,已經在天樞城立足上百年。

如果不是後來關家出了一個關三,那麼和其他八門也不會有什麼區別。

別忘了,當初寧破斧一個人就讓江湖九門顏面掃地。

寧破斧之後,執暗法司的首座歷來都保持著神秘低調的姿態。可是誰也不敢說,後來的首座就是弱者。

陳羲在夜色之中離開了關家,他不知道的是,就在他才走不久,關烈的父親就出現在關烈身邊。

這是一個看起來帶著一股書生氣的中年男人,身上的布衣似乎有些不符合他的身份。他手裡拿著一卷書,走到關烈身邊的時候把書卷用腰帶一纏就掛在身邊。掛在他腰另一側的是一個酒葫蘆,看起來應該已經用了不少年頭,表面上格外的光滑。

「你朋友?」

他問。

關烈點了點頭:「我朋友。」

關烈的父親嗯了一聲:「你出生在關家,所以會有很多朋友。但是我剛才問的,不是這個意思的朋友。所以我想再問一次,你朋友?」

關烈認真的回答:「我朋友。」

他父親笑了笑,抬起手揉了揉關烈的腦袋:「很好,我的兒子已經學會交朋友了。既然你認為他是朋友,那麼就儘力維持住友情。」

「我記住了父親。」

關烈也笑起來。

他的父親和他並肩站在懸空島的一側,一高一矮兩個男人的身影卻都顯得十分偉岸。

「我曾經也有一些朋友,但是後來隨著年紀慢慢變大,這些朋友就都消失了。也許我們會經常出現在彼此的回憶里,卻再也不可能回到當初的肆無忌憚。」

關烈的父親負手而立,看向遠空:「也許你和我一樣也無法擺脫這身份帶來的束縛,但是我不希望你以後連回憶都沒有。當你到我這個年紀的時候可能才會明白,有些時候能回憶一些事都顯得那麼彌足珍貴。」

關烈用力的點了頭:「父親,說說你當天的朋友吧。」

「好。」

他的父親沉默了一會兒,似乎在將那些遙遠的名字從自己記憶深處叫回來:「曾經我們都還年少輕狂的時候,覺得世界都是我們的。只要我們願意且有勇氣去探索,我們可以把世界所有的巔峰都攀登一遍,把所有的秘密都翻出來晒晒太陽。」

「那時候我們有七個人,還很自以為是的取了個名字……叫少年會。」

……

……

陳羲行走在大街上的時候,過路的人都在看他。但是所有人都在小心翼翼的保持著一個距離,不敢靠的再近一些。他一路走,遇到的都是這樣陌生但並不敵視的眼神。終於,當一個六七歲的小男孩指著他喊出來:「看,那個人是不是就是殺壞人的黑暗裁決?」

當人們發現陳羲的腳步雖然停住,可是卻沒有表現出一點寒冷的時候,他們終於放了心。有人朝陳羲揮舞了一下拳頭:「你是一個英雄1

帶著面具的陳羲轉過頭看向這個人,這個人顯然被陳羲的面具嚇了一跳。可是他們認出陳羲的,也正是那黑袍那面具。所以他下意識的往後退了一步之後,再次揮舞了一下拳頭:「你能把所有惡人都殺了嗎?1

然後有不少人跟著他一起問:「你能把所有惡人都殺了嗎?」

陳羲沉默了一會兒后緩緩搖了搖頭:「我不能。」

人群安靜下來,所有人都顯得有些失望。雖然黑暗裁決的名字才剛剛傳遍這座天樞城,可是百姓們對這個神秘的英雄寄予了太多的希望。當聽到陳羲說我不能的時候,他們都覺得這希望變得有些灰暗。

「但我儘力多殺一些。」

陳羲說完這句話,邁步繼續向前。

他身後,人群冷卻了一會兒后再次歡呼起來:「黑暗裁決!黑暗裁決!黑暗裁決1

聽著這些人的歡呼聲,陳羲知道執暗法司開始發力了。盡最大努力和能力的去宣傳陳羲,讓陳羲被越來越多的人知道。那身黑袍,這個面甲,都成為了他的標誌。也許不久之後,陳羲的名字會比任何一個人都要響亮。

無論在什麼時候,一個英雄都會讓人們看到希望。

就在陳羲走過人群的時候,他看到不遠處那個老和尚在街邊對著他微笑。然後老和尚轉身走進了一個小巷子,陳羲想了想之後跟了上去。老和尚的步伐很快,小巷子又太黑,所以陳羲跟進去之後只能看到一條淡淡的影子。

他走到巷子深處,看到了一扇門。

門開著,裡面似乎有微弱的光芒。

陳羲推門走了進去,看到了滿院子的樹。每一棵樹上都掛著很多小小的紅燈籠,並不光芒四射,也不能驅散黑暗,甚至有一點詭異陰森的感覺。但是毫無疑問的是,這些紅燈籠看起來真的很漂亮。

老和尚站在一棵樹下,指了指樹下的石桌石凳。

「坐?」

陳羲走過去,在老和尚對面坐下來。

「大和尚又是因為飯碗的事而來?」

陳羲問。

老和尚搖了搖頭:「這次不全是,而是有位貴人要見你。但是你也知道,貴人總是要保持一些應有的神秘,所以我需要把你帶到一個地方。但是我是個和尚不能騙人,在帶你去之前要徵求你的意見,你去嗎?」

陳羲搖頭:「不去。」

老和尚笑:「嗯,我徵求完了,現在帶你去。」

陳羲微微嘆了口氣:「你這樣做,佛祖會不會降下神罰劈了你?」

老和尚又搖頭:「如果有佛祖,我已經被劈成渣了。第一次我喝酒之後,把自己藏在山洞裡,心說這樣佛祖就看不到了,那一年我九歲。第一次我吃肉的時候,還是在那個山洞裡,那一年我九歲另一天。我九歲零三天的時候,就把能破的戒差不多都破了,除了兩個……一個是殺戒,一個是色戒。」

陳羲點了點頭:「不是你不想,是你不能。」

老和尚笑了笑:「不是我不想,是我不能……可是現在我是一個也能破色戒也能破殺戒的和尚,你怕不怕?」

「怕」

陳羲回答。

老和尚嗯了一聲:「那麼咱們可以走了,不然多浪費你怕我這句話。」

他指了指石桌,石桌上有刻出來的棋盤,縱橫十九道,卻沒有一顆棋子。陳羲低下頭看著棋盤,發現那筆直的線條開始模糊扭曲起來。片刻之後,棋盤上好像出現了一個扭曲的人臉,張開了嘴,它的嘴就是一個黑洞。

等陳羲眼前一亮的時候,他發現自己已經不能辨認出身在何處了。

……

……

這裡是一片白。

什麼都沒有。

陳羲看到,除了自己和自己身邊的大和尚,這裡就好像是一個巨大無比的白色紙盒子里。四周都是白的,渾然一體。抬頭看是白的,低頭看是白的。遠處近處,都是白的。陳羲和老和尚,就好像一張大的沒邊的白紙上不起眼的兩個小黑點。

「覺得奇怪?」

老和尚問。

陳羲反問:「我不該覺得奇怪嗎?」

老和尚又問:「你想有什麼?別急著回答我,想想你最適合在什麼地方,這個適合,指的是讓你覺得很舒服,而且讓你能發揮出自己最大的力量。這個適合,不只是看起來適合。」

他強調了好幾次適合這兩個字,似乎有什麼深意。

所以陳羲問:「你能告訴我,為什麼要帶我來這,為什麼問我適合不適合。而我接下來要在一個我以為適合的環境里幹嗎?」

「都不能。」

老和尚搖頭後有些無奈的說道:「因為你要見一個貴人,而你見這個貴人的前提就是你值得被他見一見。我唯一能告訴你的是,你可以把這個當做是一種考核,只有你通過了才能見到這位貴人。」

陳羲不高興:「如果我不見呢?」

老和尚不高興:「那麼我可能會受罰。」

老和尚的意思是,我會受罰,所以你也會。

陳羲嘆了口氣:「修為強,果然可以隨便耍無賴。」

老和尚笑起來:「當你強過我的時候,大不了再來欺負我就是了。所以你還是趕快想想,你想要什麼?」

陳羲沉默了片刻之後說道:「我要一片看起來廣袤無邊的草原,草原上有一條小河,小河連接著一座看起來碧波無痕的小湖。遠處有山,山下有一排木屋,木屋之前有一個鋪滿了如毛絨一般青草的高坡,高坡上有一棵很漂亮的大樹。」

老和尚微微一怔:「為什麼你想要這些?」

陳羲說:「你管的著嗎?」

老和尚無話可說。

他閉上眼,雙手合什:「如是我聞……誠心弟子叩拜俯首,問天尊。若有篤定弟子誠心叩拜求心有所願,我佛是否能如他所願。佛問,為何發願?答說,事關生死。佛便說既關生死,便與他所願……有山……」

他指向遠處,遠處的白色漸漸退去,出現了一座如潑墨般的遠山。

「有草原,有小河,有湖泊。山邊有木屋,木屋前有高坡,高坡上有大樹。」

於是四周的白色都開始褪去,天空蔚藍,草原悠遠。一望無際的綠和一望無際的藍在視線極遠處連接,那野草青青,那碧波無痕,都是陳羲曾經見到的。雖然這些和陳羲心裡所想的不太一樣,可是環境相差無幾。

老和尚緩緩睜開眼,問陳羲:「我像不像造出來一個世界?」

陳羲回答:「你媽叫你回家吃飯。」

老和尚愣住,然後白了陳羲一眼,往前指了指說:「最該來的,要來。」

於是遠處出現了一個人,陳羲看了看發現自己認識這個人……是懷裡抱著刀的蔡小刀。R10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