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永鎮仙魔>第一百八十九章紅芒斬白鴉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八十九章紅芒斬白鴉

小說:永鎮仙魔| 作者:知白| 類別:玄幻魔法

世界是陳羲所想的世界,但那個從遠處而來的蔡小刀似乎不應該出現在這個世界之中。這裡的草原,遠山,湖泊,河流,都和蔡小刀沒有一點關係。所以蔡小刀看起來就那麼礙眼,那麼不應景。

「現在你知道,貴人的考核是什麼了吧?」

老和尚微笑起來:「這個人你應該認識吧,畢竟一刀堂是毀在你手裡的。原本這是一個不入流的小人物,就算是他拼了命的往上跳也不會引起我們的注意。但是他運氣好,你前陣子擊殺了平江王手下那個邪體的時候,其實根本沒有將其徹底殺死,有一縷氣息逃走進入了這個人體內,然後同化了這個人的修為之力。也就是說,他現在算是半個邪體。」

「但是……」

老和尚道:「機緣巧合,這個人居然沒有消亡而是和那一縷氣息融合。我探查過那邪體的氣息,確定這個邪體沒有肉身。而蔡小刀現在成了他的肉身,所以邪體比你遇到邪體的時候還要強大些。」

陳羲的眼睛微微眯著,忍不住又說了那句:「人生何處不相逢。」

老和尚笑了笑:「我比較喜歡正常人,所以才會按照你所想的來布置這個世界。無論如何,我能幫你的已經做到了。接下來就看你能不能殺了他,又或是被他殺死。我知道你們執暗法司最近想把你捧起來,但是這不妨礙你死。因為如果你死,十之七八是平江王派人下的手,不是嗎?」

陳羲點了點頭:「原來這個世界上,並不是所有的和尚都可愛。」

老和尚知道他指的是什麼:「我曾經去過七陽谷禪宗,曾經和那裡的人有過交往。毫無疑問,七陽谷禪宗是最純粹的禪宗。但也正是因為如此,七陽谷禪宗到現在也沒有出現過一個絕頂高手。他們將所有的精力都用在參禪打坐,而非修行。」

陳羲看了他一眼:「你錯了,他們才是修行。」

老和尚沒有辯駁什麼,轉身走到一邊盤膝坐下來:「我會在這裡看著你們,如果你贏了,我帶你去見貴人。如果你輸了,我把你的屍體送回執暗法司門口,然後留下點什麼痕,不管怎麼查都會查到平江王那邊去。」

陳羲不再說話,而是看向已經走到不遠處的蔡小刀。

蔡小刀也在看著他。

「本來我還應該感謝你,如果不是你殺了鄭歌的話我也沒辦法做一刀堂的大當家。可是就在不久之前有人告訴我,你一夜之間把一刀堂夷為平地……也就是說,我失去了我的東西。」

蔡小刀看了看自己懷裡的刀,然後忽然把那把刀丟在一邊:「我雖然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但是也能猜到現在你我都是別人罐子里的蛐蛐兒。別人拿根毛毛草逗弄著你我,然後看你我誰把誰咬死。」

陳羲笑了笑:「這形容不錯。」

蔡小刀點了點頭:「我不想做別人的玩物不想做蛐蛐兒,但我更不想死。」

陳羲做了一個請的手勢:「如果那天你覺得自己可以殺了我,早就已經出手了。所以千萬不要再說什麼理由……你殺鄭歌全家,殺鐵段的時候想必也沒有先解釋什麼吧。」

「好人真麻煩埃」

蔡小刀嘆了口氣:「做好人太累,你看你,明明是你殺了鄭歌,然後才是我殺了鄭歌全家。如果非要說咱倆誰更像好人,應該是我才對埃你殺了鄭歌,鄭歌的家眷就是孤兒寡母,多凄慘?就算我不出手也會有別人想出手,圖的還不是大堂主的位子。所以你太殘忍了,讓鄭歌的家眷面對那些艱難。而我不是,我殺他們,是送他們去和鄭歌團聚,這是好事。可我從不認為我是個好人,也就沒有那麼大的心理負擔。」

他指了指陳羲:「而你不一樣,你殺的人也不少,可是你總覺得自己是個好人。鄭歌死在你手裡,現在你居然想要代表鄭歌一家來向我討要些什麼……真可笑。」

陳羲笑起來:「你錯了,我不是想替鄭歌一家跟你討要什麼,我也從來沒有想過自己是個好人。我跟你說那些,只是想問你……你準備好去見鄭歌了嗎?」

……

……

蔡小刀丟了刀。

他張開雙臂,兩隻手往前平伸。他身上可沒有鴉那樣寬大的黑袍,他也不是一個虛體。但是他的手心裡緩緩出現了一個黑洞,黑洞里有白色的霧氣盤旋。下一秒,白霧從他的雙手手心裡噴薄而出,就好像他的手變成了噴泉。

白霧在出現之後立刻變化,變成了兩個白鴉。

左邊的白鴉看起來是實體化的,和蔡小刀一摸一樣的身高相貌。右邊的白鴉是虛體的,白袍里空蕩蕩的只有霧氣。

似乎,還是老套路。這和黑鴉幻化出黑豹沒有什麼區別,都是一虛一實。

但是陳羲的表情卻凝重起來,因為他發現這兩個白鴉似乎有些詭異。

蔡小刀獰笑著:「這種我想揍你還恰好是在幫什麼人報仇的感覺真是太爽了……你說我這樣被上天眷顧的人,放在任何一個故事裡都應該是當之無愧的主角對不對?隨隨便便就能得到強大的力量,連我自己都覺得我應該去做聖皇才對。」

他的手一動,實體白鴉立刻沖了過來。

實體白鴉手裡出現了一把巨大的鐮刀,鐮刀的柄不是很長,但是鐮刀幾乎比它的身體還要大上一倍。奔跑之間,就好像它舉著一個凄白的彎月一樣。而在實體白鴉衝過來的時候,虛體白鴉卻一動不動的看著陳羲。

雖然它只是虛體眼睛只是兩團綠火,可那雙眼睛確確實實的盯著陳羲。

巨大的鐮刀一掃而過,陳羲向前彎腰將鐮刀讓了過去。鐮刀帶出來的風將陳羲的黑髮吹起,有一根髮絲被鋒利的鐮刀斬斷。髮絲緩緩的飄落,而就在飄動的時候,陳羲已經出了十六拳。

陳羲彎腰,然後身子一扭,左腳為支撐點身子翻轉過來,本是臉朝下一瞬間變成臉朝上,然後在扭身的同時右拳猛的向上擊打了出去。一瞬間,臂甲作用下,他的胳膊迅速變大。這個距離這個速度,實體白鴉根本就躲不開。

砰地一聲!

右拳狠狠的砸在白鴉的下頜上,將其打的向後仰翻。陳羲挺起身子的同時左臂向下一砸,胳膊重重的砸在白鴉胸口將其鑲進了地面里,然後陳羲又連出十四拳,拳拳到肉。這十四拳落下,每一下都把白鴉的身子砸的向上對摺,一拳一拳,如猛漢擂鼓。

可是,實體白鴉就好像陳羲面對過的實體黑豹一樣,挨了十六拳之後居然沒有被打碎。

柳洗塵在面對黑鴉的時候,輕而易舉的用流雲紅袖斬了兩頭實體黑豹。以陳羲躍入靈山境的修為,也能做到。可是白鴉的力量遠非黑鴉可比,而且陳羲不願意在這個時候亮出來青木劍。這個老和尚不是凡人,陳羲擔心他看出青木劍的非凡之處。

白鴉手裡的巨大鐮刀一揮,攔腰斬向陳羲。

陳羲向上一躍,腳尖在鐮刀上點了一下騰空而起。

就在這時候,虛體白鴉動了。

它似乎是看準了陳羲的運行方向,然後驟然消失。眨眼之後,消失的白鴉出現在陳羲面前。顯然蔡小刀幻化出來的白鴉具備陳羲擊敗的那個白鴉的一切能力,這種瞬間移動確實令人防不勝防。

虛體的白鴉,可以穿越虛空。

陳羲才騰空而起,白鴉就出現在面前,然後猛的張開嘴……它那白霧形成的臉上裂開了一條口子,然後迅速變大。大到它的頭都好像要折斷了一樣,嘴巴里出現了一股劇烈的吸力,直奔陳羲的靈魂。

陳羲向後一仰頭,手心裡那種源自於三滴血的封印之力澎湃而出。巨大的修為之力直接打在虛體白鴉的胸膛上,虛體白鴉的身子立刻變得有些僵硬。這種力量,似乎對靈魂體極為有效。

可就在這時候,實體白鴉一躍而起。巨大的鐮刀揮舞過來直奔陳羲的雙腿,陳羲不得不做出應對,身子一翻手在鐮刀上拍了一下借力向一側飄出去。然後右臂迅速變大,一拳砸在實體白鴉的腦袋上。

陳羲向後騰挪,然後閉上了左眼。

透過面甲右眼位置上的紅色晶石,陳羲清晰的看到了實體白鴉的軀體。但是,他發現實體白鴉體內根本沒有修為之力流動。四條虛淡的紅線分別纏繞在實體白鴉的四肢上,而紅線的另一頭在蔡小刀手裡。

實體白鴉,就好像蔡小刀的提線木偶。

而虛體白鴉在這一瞬間掙脫了那封印的力量,一晃之後再次消失。下一妙,它出現在陳羲身後,再次張開嘴猛的一吸。

坐在遠處的老和尚看得很清楚,陳羲的靈魂從他的身體後背上幾乎被拉出來了。所以老和尚忍不住有些失望……從陳羲目前表現出來的實力來看,他確實只是一個破虛九品左右的修行者。而融合了白鴉氣息之後的蔡小刀,表面上看起來要比陳羲強大很多很多。

所以這一戰,似乎沒有懸念了。

但是老和尚知道陳羲還不能死,所以他準備出手阻止蔡小刀。雖然看起來陳羲修為不高,能擊殺白色邪體應該是運氣佔了很大成分,但畢竟陳羲具備這樣的能力。可就在老和尚準備出手的時候,他發現自己錯了。

陳羲的靈魂從肉身里被拉出來一部分,虛體白鴉似乎變得興奮起來。

然後,老和尚遠遠的看到陳羲的靈魂微笑著轉身,手心裡有一點紅芒出現。那紅芒一閃即逝,迅速的鑽進了虛體白鴉嘴裡。

只片刻之後,白鴉的身子猛的僵祝

陳羲的靈魂回歸肉身,陳羲也轉過來伸出雙手探進虛體白鴉的大嘴裡。那一點紅芒在虛體白鴉體內迅速的流轉,虛體白鴉的身體開始實質化。陳羲扯住虛體白鴉兩邊的腮幫子然後往兩側一拉,刷的一聲竟是把虛體白鴉直接撕開!

兩片凝固了的虛體白鴉掉落下去,在地上摔了個粉碎。

那一點紅芒回到陳羲手指尖,如同落在他指尖一個漂亮的螢火蟲。然後陳羲身子向下一翻,如炮彈一樣從半空之中直直的沖了下去。此時落地的實體白鴉才從地面中掙脫出來,抬起頭就看見陳羲到了。

陳羲手指尖的紅芒從實體白鴉的額頭按了進去,然後如神兵利器一樣將實體白鴉一分為二!

老和尚眼前一亮,喃喃自語道:「原來這才是對付那邪體的真正力量。」R12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