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永鎮仙魔>第一百九十三章漂亮的身份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九十三章漂亮的身份

小說:永鎮仙魔| 作者:知白| 類別:玄幻魔法

這個不起眼的小院,居然是當初名滿天下的寧大家的居所。陳羲聽到這句話的時候忍不住心裡也微微有些震動,所以他下意識的往四下里看了看。滿院子的紅燈籠,讓人有一種很異樣的感覺。院子其實真的不大,古樹把庭院一大半的面積都佔去了,所以晚上這裡會顯得格外-陰森。

「這是寧大家的習慣。」

雲非瑤緩步走過來,像是看出了陳羲的疑惑所以解釋道:「寧大家住在這裡的時候,院子里只有他一個人。或許是因為夜裡太黑暗孤單,所以他總是會把院子里掛滿了紅燈籠。這院子里,一共有一百八十八盞,他每天天黑之前將燈籠點亮,到了日出的時候把燈籠熄滅。」

陳羲心裡忍不住想到,一個養成了這樣習慣的人,生活的圈子會有多狹小?這是一件很枯燥的事,枯燥到讓普通人堅持三天就會有一種把所有燈籠都燒掉的衝動。

「寧大家在這裡住了十一年。」

雲非瑤又補充了一句。

十一年,超過四千個日日夜夜。

陳羲問自己,如果自己每天都重複做這樣的一件事,一做就是十一年,能堅持下來嗎?他現在理解為什麼雲非瑤會說,也許是因為夜太黑太孤單。一個人獨居在此,卻又沒有朋友沒有親人。

已不是孤單。

而是孤苦。

「你可能不了解寧大家。」

雲非瑤在石凳上坐下來,理了理被微風吹亂的髮絲:「寧大家自始至終都生活在他一個人的世界里,他沒有任何交際。以至於誰也不知道,當初聖皇是怎麼找到他這個人,然後又委以重任的。誰也不知道,聖皇當初是怎麼打動了他。所以曾經有人說過,寧大家這樣的人如果身邊還有一個人算半個朋友的話,那隻能是聖皇。」

「或許,是寧大家欠了聖皇一個人情?所以他才會駕著那輛梨木馬車,離開了天樞城,從距離最遠的地方開始拜訪江湖九門。九門走一趟,可不只有九戰。世間所傳頌的關於寧大家的事,最出名的不過兩件半。但是,這兩件事卻讓無數人為之傾倒,將其視為自己的偶像。」

「第一件,就是逼迫江湖九門歸順大楚,舉族搬遷到了天樞城。」

雲非瑤緩緩道:「第二件,是他為天樞城做了天地大陣。」

陳羲忍不住問:「何為天地大陣?」

雲非瑤指了指腳下:「這是地……」

然後指了指遠處天空上的懸空島:「那是天。」

陳羲臉上微微變色:「這些懸空島是寧大家造出來的?」

雲非瑤搖了搖頭:「不是寧大家造出來的,但是寧大家讓其飛起來的。當初天樞城是建立在一座大山上,那些飛在天空的懸空島都是大山的一部分。外界一直傳說,寧大家之所以那麼早就隕落,是因為激戰江湖九門的時候受了傷。神司的高層卻一直都很清楚,寧大家是累死的。」

她舒了一口氣:「當初是聖皇說,要把天樞城變成天下第一城。非但要壯闊,而且要有無與倫比的巨大陣法。這個陣法必須強大的,就算是面臨巨敵也足以保證天樞城內人的生死不受威脅。聖皇把這件事交給了寧大家,從聖皇請他做這件事起,足足一百一十六天,寧大家沒有吃飯喝水睡覺,窮盡畢生之功終於想出了天地大陣。」

雲非瑤指了指外面:「你來天樞城的時候應該就會覺得奇怪,天樞城是沒有城牆的。因為天地大陣完成之後,天樞城就不需要城牆了。看起來,天地大陣只是讓一部分山體分離漂浮在半空之中,實則所有的懸空島的排列布置都是大陣的組成部分。」

陳羲靜靜的聽著,沒有插一句嘴。

雲非瑤道:「他設計出大陣之後,立刻開始著手動工。之後的一個月間,他沒有停下來休息。第一天他離開天樞城,第二天他就到了大楚極北的黑白山脈,將黑白山脈的祖脈靈根挖了出來。第三天,他到了極西之地,從荒漠之中殺神獸奪元魂。第七天,他到了極南之地,從大洋之中取冰魄。第十五天,他到了極東之地,殺東荒蠻王,取蠻族祖器。」

陳羲在意的是細節,後來寧破斧的速度已經大不如前了。

「然後他親自以這四種東西為根基,建造了天地大陣。當大陣初成的那一刻,他死了。」

雲非瑤看著石桌上縱橫十九道的棋盤,手指順著那痕輕輕滑過:「夜晚點亮百盞紅燈,自己與自己對弈……寧大家的人生,永遠都不會有人真的懂吧?」

「還有半件事你沒說。」

陳羲問。

雲非瑤沉默了一會兒后說道:「你知道當初寧大家駕著梨木馬車南行身邊帶著兩個隨從嗎?那兩個隨從是他隨便從人販子手裡買來的,後來其中一個成了神司的第二任首座。」

陳羲發現,這半件事讓他更震撼。

……

……

「為什麼讓我住在這裡?」

這是陳羲提出的第一個問題。

雲非瑤似乎不想騙他,所以懶得說一些冠冕堂皇的話。她看著陳羲的眼睛很認真的說道:「原因你大概自己也能猜得出來,從你接過百爵官袍的那一刻其實我就知道你什麼都明白。我跟你說了提拔你的理由,但你絕對不會信。那理由想的太爛了些,說的時候連我自己都有些不好意思。」

她笑了笑:「因為神司需要捧起來一個人,這個人必須有完美的表現才能代表神司。所以,這個人必須具備幾個條件。第一,這個人必須不醜。第二,這個人必須是年輕人。第三,這個人必須是個天才。第四,這個人必須是天樞城以外的人。第五,這個人必須不是名門望族出身。」

說完這五個條件,陳羲都覺得自己確實很合適。

「第一個理由無需說什麼,可以說最沒價值但最有用的一個理由。如果你很醜,就算你具備後面的四個條件,你也不會被選中。」

雲非瑤說話的聲音很輕,很緩和。她的嗓音不是那種特別女性化的聲音,稍稍有些低沉。

「你理解其他四個條件嗎?」

她問。

陳羲點了點頭:「年輕人,有朝氣,象徵著希望。天才,讓人仰視。天樞城以外的人,對於天樞城的所有人來說都能接受,因為不是出自天樞城任何一個家族的人,所以反而顯得公平。至於最後一個……是給普通人看的。不過是給普通人一個希望,告訴他們寒門子弟也能上青天。」

雲非瑤滿意的點了點頭:「本來這個計劃就在準備著,攪頌焓喑恰2還即便如此,首座大人也不會趣。當你在西南帶著面具一夜殺盡黑道勢力的時候,首座忽然趣了。帶著面具的執法者……這是個讓普通人覺得神秘且強大的形象。」

陳羲苦笑:「所以我要做一個名人了。」

雲非瑤看著他說道:「別說的那麼為難,這樣的機會如果你願意讓出去,估摸著排隊的人能從天樞城排到南疆。」

陳羲問:「所以神司用最短的時間讓天樞城的人都知道了,神司有一個戴著面具的黑暗裁決。」

雲非瑤點了點頭:「所以,這也是為什麼要讓你住進寧大家這個小院的緣故。當這個消息傳出去之後,只怕你真的就要面對這樣一句話了……天下誰人不識君。」

陳羲發現,原來神司真的很會炒作。

但陳羲更感興趣的是……為什麼虛勒大和尚把自己帶到了這?而且是在這,虛勒把他帶入了那個草原世界,然後和蔡小刀決戰。這樣安排絕不是巧合,必然是安陽王想通過這件事來告訴自己什麼。

是了!

陳羲猛然想到,這是安陽王在展現自己的實力。

在雲非瑤告訴陳羲他要住進寧大家的小院之前一夜,安陽王就安排人把陳羲帶到了這裡。安陽王是想告訴陳羲,即便是神司之中的事他也能在第一時間知道。還有一個意思就是,安陽王讓陳羲知道,他的一舉一動都在自己的眼睛里看著。哪怕就是被稱為天下最神秘的執暗法司,安陽王也能輕而易舉的知道接下來要做什麼安排。

所以,安陽王提前把陳羲帶到了這個小院。

「那麼我接下來要做什麼?」

陳羲問。

雲非瑤若有深意的說道:「有時候需要你做些事,有時候不需要你做任何事。」

陳羲立刻就懂了:「比如說讓我的名氣變得更大這種事,需要殺什麼人或者解決什麼看起來很不公平的事,其實根本不需要我去出手,神司會安排好一切,然後把這件事安在我身上,說是我做的。」

雲非瑤很欣賞陳羲的敏銳:「你說的不錯,你只需要做一個漂亮的……」

她似乎找不到一個合適的詞。

陳羲替她說:「花瓶。」

雲非瑤嗯了一聲:「姑且可以這麼說。」

她站起來,似乎想要離開:「也忻有些憋屈,覺得自己的一切都被別人安排好了是一件很難接受的事。但是你要知道的是,這是一種好運。這個世界上想得到這種好運的人多如牛毛……不,是多如十萬頭牛的毛。」

陳羲聳了聳肩膀:「我就算覺得憋屈有用嗎?」

雲非瑤認真的回答:「比牛毛還沒用。」

陳羲試探著問:「我能把這院子里所有的紅燈籠都摘掉嗎?」

雲非瑤轉身往外走:「可以,不過明天一早你就可能被數不清的寧大家的崇拜者用吐沫淹死。你想想,那會是怎麼樣的一種濕膩?」

連雲非瑤自己都覺得噁心了。

她走到小院門口的時候站住,又叮囑了幾句:「別嫌棄自己是個漂亮花瓶的事實,有時候就因為這漂亮能給你很多幫助。比如……虢奴。」

陳羲心裡微微一緊,他不知道雲非瑤都知道什麼。

雲非瑤卻一個字都沒有再說,舉步離開。R10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