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永鎮仙魔>第一百九十五章青州丁眉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九十五章青州丁眉

小說:永鎮仙魔| 作者:知白| 類別:玄幻魔法

屬於寧破斧的院子,在天樞城裡是個極特殊的存在。而寧破斧這個人,也是極特殊的存在。凡是知道這個名字的人,對寧破斧除了敬畏還是敬畏。不知道這個名字的人,可能以後也永遠都不會知道這名字代表著什麼。

這個小院歷來都是執暗法司的產業,因為寧破斧是執暗法司第一任首座,所以執暗法司理所當然的把這個院子要了過來,雖然寧破斧主在這裡的時候,還是天下無人識君的一屆白叮但是執暗法司想用這個小院,造就一個天下無人不識君的陳羲。

所以當這個消息開始在權貴圈子裡流傳起來之後,陳羲的名字到了一個新的高度。幾乎整個聖庭的人,不管是大人物,還是比大人物更大的大人物,都忍不住要問一聲,這個陳羲到底是誰?

而事實上,他們暫時都查不到什麼。

陳羲突然就這麼飛了起來,從平地直上雲霄。

而且這個消息的傳播速度之快,令陳羲即便早有準備也稍顯措手不及。從第二天一早,就開始不斷有客人登門拜訪。這些人遞上來的名帖,一個比一個唬人。而且每個人都不是空手而來,帶來的禮物之繁雜新奇,讓榮升管家的蘇坎看的眼花繚亂。

從一早陳羲就有些頭疼,這些人到底見還是不見就讓人費一番心思。都見?根本就見不過來。都不見?神司的人會不會給陳羲施壓?

當看起來怎麼選擇都錯的時候,那麼對比之下陳羲選擇了看起來麻煩比較大的那一種。

都不見。

都不見,就會得罪所有登門拜訪的人。

而且,還可能和神司捧起陳羲的計劃有衝突。但是陳羲似乎偏偏就是這樣不按照常理出牌的人,索性讓蘇坎告訴所有來的人,小小百爵陳羲不敢因為見客耽擱了在神司的工作,已經一早就去神司做事了。

可是到了晚上的時候,這個理由就行不通了。

竟是有不少人不走,只在小院里坐著等他。

從後門逃之夭夭的陳羲回來之後才發現,這天樞城裡權貴圈子的人真是不好惹。有些時候他們高高在上的好像天上的神,有些時候他們身段放低的好像左鄰右舍的普通人。小巷子里被各種各樣的馬車,轎子填滿,堵車堵的陳羲有一種挨個去貼罰單的衝動。

這個小巷子,從來都不曾這樣熱鬧過。

就在陳羲猶豫著自己該不該回去,回去之後又該怎麼面對這些人的時候,陳羲發現從身後來了一輛馬車,而這輛馬車所到之處,小巷子那些本來趾高氣昂的車夫轎夫全都避開,儘力的把自己的車馬往一邊靠給這輛馬車讓路。

要知道這些車夫馬夫,多半修為都不算很低,因為他們還要兼著大人物保鏢的身份。就算暫時來見陳羲的都不會是什麼最高層的大人物,可代表著的是各家勢力。俗話說,宰相府里的管家,將軍牽馬的小卒,這些人往往不好惹。

但是這輛馬車進入小巷子之後,所有人都畢恭畢敬的讓路。

陳羲看到車很普通,但是拉車的絕對不普通。拉車的是一頭看起來足有三米高的叫不出來名字的野獸,極為健碩壯闊。這野獸的四條腿像是虎豹,身軀像是馬,頭顱卻更像是傳聞中的龍。

野獸通體黑色,表面上是一層看起來格外堅固的鱗甲,在落日的餘暉下,這些鱗甲反射出一種很深邃的光澤。它的頭上長著一隻角,很長。角長在鼻子後面,類似於犀牛的的角。但是它的角上有一隻眼睛,豎著長在角上。而本來應該是眼睛的位置上,是兩個凸起,就像是被切斷了的骨頭似的。斷口是紅色的,如同塗抹了一層血一樣。

而且車上沒有車夫,是這野獸自主行進的。

就在獸車到了陳羲身邊的時候,車裡忽然有人說話:「夔,停下。」

那獸立刻停住,然後打了個響鼻似乎是在回應著車裡的人。小巷子兩側的那些戰馬也好,靈獸也好,看到這頭黑鱗獸的時候似乎都很畏懼,不斷的向後縮著身子。而那些車夫轎夫,看向這輛車的時候眼神更是複雜。

車門吱呀一聲被人從裡面推開,然後有個人似乎是笑著對陳羲說道:「上來吧,不然你回去之後會被他們撕扯的連皮都剩不下。估摸著你還適應不了這種場面,我猜你現在肯定想的是怎麼逃。」

陳羲看不到車裡的人,所以沒動。

馬車裡的人微微嘆息了一聲,然後說道:「如果你不上車,我就喊一聲陳羲回來了。」

陳羲沉默了片刻,撩開車廂帘子邁步上去。

……

……

車廂里的光線有些暗,內部空間比預想中稍稍大一些。馬車裡前後兩排座椅,可以並排坐下三個人。陳羲的眼力格外的好,所以才進來就看到車廂後面位置上坐著一個人在對他微笑。

稍顯灰暗的光線中,這個人的眼睛卻格外的明亮。當看到這個人眼睛的時候,陳羲心裡的警惕就提升到了最高的地步。這種明亮的眼神,就好像不屬於人的眼睛一樣。陳羲有過幼年就四處漂泊躲避危險的經歷,他很清楚當一頭野獸在黑暗之中看著自己的時候那眼睛是什麼樣的。

現在這個人的眼睛里雖然沒有什麼敵意,也沒有一點侵略性。但是面庋眼睛的人,絕對不能掉以輕心。

刷拉一聲,車窗的帘子被拉開,車廂里的光線變得明亮一些。因為光線變得亮了,那個人的眼睛看起來變得平常起來。

他可能是察覺到了陳羲的戒備,所以笑容越發的溫和起來。

然後陳羲才看清,這是一個看起來年紀比自己還要小一些的人。雖然坐著,但是從體型上來判斷,應該至少比陳羲要矮上半個頭,也就在一米七左右。體型偏瘦,皮膚很黑。也許正因為皮膚黑,所以他的眼睛才會顯得那麼亮,牙齒才會顯得那麼白。

黑且瘦,這樣的人,放在天樞城西南那一帶的窮苦人家裡,一點都不違和。陳羲見過很多這樣的人,家世都不好。但是這個人,身上穿著一件淡金色的四爪金龍王袍。這件衣服代表著什麼,已經不需要多說了。

「我叫林器重,你可以叫我一聲殿下,也可以叫我王爺,不過我更喜歡別人叫我的名字。當然,這樣的要求對你來說可能有些過分……你還是叫我殿下吧。」

陳羲看到那身王袍的時候,大概猜到這個人是誰了。

「卑職執暗法司百爵陳羲,見過王爺。」

陳羲抱拳微微俯身。

林器重指了指對面的位子:「坐下來吧,你這樣拘束連我都有些不知道該說什麼。」

「好」

陳羲答應了一聲,在林器重對面的位置上坐下來。

「夔,走吧。」

林器重吩咐了一句,外面那黑鱗獸輕輕的哼了一聲,邁步向前。明明啟動的很慢,但是陳羲卻明顯感覺到車廂開始傾斜,應該是很快就飛到了天空之上。然後巷子里一群人全都傻了眼,紛紛往陳羲的小院那邊跑。

沒多久,黎陵王林器重將陳羲帶走的消息就散布出來。

天空上,被稱為夔的黑鱗獸看起來步伐很慢的像是在散布一樣在走著,但是獸車的速度卻很快。車廂里沒有一絲震動,也感覺不到外面的風聲,所以陳羲確定車廂上應該有符陣,阻消了這些。

「你肯定有些意外。」

林器重笑了笑說道:「意外為什麼我突然回來找你,意外我為什麼看起來這麼黑這麼瘦這麼丑。」

陳羲搖頭:「只是意外,殿下為什麼回來找我。」

林器重笑的更歡暢起來:「你連一句我不醜都不肯說,所以你肯定還是意外我長得丑了。」

陳羲發現,跟這種思路的人不太好交流。看起來林器重自己說的沒錯,他確實不是一個會聊天的人。和陳羲不久之前才見過的安陽王相比,這個人在交際上簡直就毫無經驗可談。他不會不漏痕的提起一個話題也不會讓別人聽他說話很舒服,簡單來說就是一個話不在你的思路點上且直來直往的人,而且下一個話題轉化的可能還會特別快。形容起來就是,他走的是直線而且拐彎都是直角,一點也不圓潤可愛。

「算了……」

林器重自己或許也覺得有些尷尬,笑了笑說道:「我找你來其實目的很簡單,我只是想看看你是憑什麼住進寧大家的小院的。看到你的時候,不得不說大失所望。寧大家在我心裡就是神一樣的位置,而你卻弱小的和那個院子不般配。」

陳羲問:「那麼殿下的意思是?」

林器重搖頭:「我沒有什麼意思,一直以來我都不會有什麼意思,不管是對你還是對別人。我只是說我自己的看法,僅此而已。」

這句話,有些苦。

「要不和我做個朋友吧?」

林器重的話題轉移的速度之快,讓陳羲的思路都有些跟不上。

「啊?」

陳羲略顯驚訝的啊了一聲。

林器重低下頭,看著自己的腳:「可能我說話比較直接,所以不好聽……之所以找你,是因為你可能就快死了。我這樣的人,不管和誰做朋友都不會長久,因為我雖然貴為王爺,但沒有任何利用價值。我也找不到自己的朋友,好不容易和一個人成為朋友,這個人多半很快就會被人除掉,因為別人不想讓我有朋友。」

陳羲微微張大嘴巴:「殿下的意思是,你覺得我快死了。既然快死了,所以也就不必再去擔心什麼……這個理由,算理由嗎?」

這句話確實不好聽,意思和反正你快死了不如借我用一下差不多……

林器重伸手從腰畔掛著的皮囊里掏啊掏的,掏出來一件東西遞給陳羲:「要不然我送給你個禮物,你做我朋友吧。」

陳羲沒去接那個東西。

那是一面很小很小的鏡子。

「說一個人的名字,哪裡人。」

林器重道:「這是昊天鏡,我撿來的東西,沒事的時候自己解悶用的。你只要說一個人的名字,說出他是哪兒的人,你就能知道他現在在幹嗎。」

陳羲幾乎毫不猶豫的將昊天鏡拿過來,甚至可以說是搶過來。

「青州,丁眉。」

他說。R10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