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永鎮仙魔>第一百九十六章瘋魔封魔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九十六章瘋魔封魔

小說:永鎮仙魔| 作者:知白| 類別:玄幻魔法

陳羲的眼睛里有一種無法描述的光彩,那是一種深切到了骨子裡的期待。這一刻,他甚至絲毫也不去懷疑林器重給他的東西到底有沒有用,也沒有去懷疑這東西是不是會很危險。他在聽到林器重說那句話的時候,心就已經亂了。

讓陳羲這樣的人心亂,絕不是一件容易事。

但是這個世界上,現在有幾個人的名字只要提及,他都不會平靜下來。

昊天鏡

沒有任何反應。

陳羲眼睛里的那種光彩從極為炙熱逐漸變得灰暗下來,昊天鏡里什麼都沒有出現,依然還是那麼一面看起來平常無奇的小鏡子而已。陳羲眼神里的變化,讓人看到會有一種心被割了一刀般的疼痛。

期望越大,失望越大。

「咦?」

林器重似乎也很意外,他將昊天鏡從陳羲已經有些僵硬的手裡拿過來,翻來覆去的看了看,然後重新說了一遍:「青州,丁眉。」

可是,昊天鏡還是沒有任何反應。

林器重仔仔細細的看著,足足過了十分鐘之後忽然說道:「你看,不是找不到你要找的人,而是因為她被什麼東西擋住了。昊天鏡不是沒有任何變化,而是看到的根本就是一層灰濛濛的霧氣,這層霧氣遮擋住了她。」

陳羲將昊天鏡拿過來看了看,仔細看之後才發現鏡面上確實好像有一層什麼東西,但是因為不動,所以要看出來很難。

「謝謝」

陳羲把昊天鏡遞迴去的時候,臉色白的有些嚇人。

林器重接過來的時候手指觸碰到了陳羲的手指,然後發現陳羲的手竟然冷的好像一塊冰一樣。那種冷,比觸摸了冰層的感覺還要直刺人心。

「沒幫到你,不用說謝謝。」

林器重說。

陳羲緩緩的搖了搖頭:「幫到我了,我知道她在哪兒。」

是的。

當林器重說不是找不到,而是看不到的時候,陳羲就知道丁眉在哪兒了。陳羲有那麼一個瞬間懷疑昊天鏡根本就沒用,但是現在他知道怎麼回事了……遮擋住丁眉的,是滿天宗的神木大陣。

丁眉根本沒有出來。

陳羲感覺自己的心這一刻被深深的劃了一刀,而這一刀不是別人划的正是他自己。丁眉當時明明就在滿天宗,自己為什麼不多找找多看看?如果自己回去多看一眼,哪怕只是多看一眼,就有可能把丁眉帶出來。

可是現在,他出來了。

丁眉還在那裡。

陳羲曾經在心裡說過,我和丁眉走散了。可是現在陳羲心裡卻痛苦的發現,不是他們兩個走散了。而是他走開了,而丁眉沒有。陳羲現在還不知道的是,當初丁眉有機會離開的。但是她最終還是選擇回頭去找陳羲,她走不開她放不下。

所以她回去了。

陳羲看到了那回頭路的腳印,卻沒有想到丁眉選擇留下。事實上,當時沒有離開清量山的大滿天宗的人,只有兩個。一個是丁眉,一個是葉教習。她們兩個女子心裡都有放不下的人放不下的事。

「你……沒事吧?」

林器重下意識的問了一句,陳羲手指上的冰冷嚇了他一跳:「這個人,對你很重要?」

陳羲點了點頭。

「要不我試試能不能幫你?」

林器重又問。

陳羲抬起頭,又低下。

他知道林器重幫不了。誰也幫不了。神木大陣已經開啟,就算林器重修為高絕,他也高不過父親陳盡然。就算是林器重可以利用一些大楚皇族的力量,可是他所能用的力量再大,也大不過無盡深淵裡的淵獸。

陳盡然出不來,淵獸出不來。

所以也沒人能進去。

……

……

陳羲已經沒有心情再去想林器重來找自己到底是為什麼了,他的心裡都是後悔。一直以來,他都是個不後悔的人。不管他做出什麼樣的選擇面對什麼樣的敵人,他都不曾後悔過。但是這次,他真的後悔了。

林器重看到陳羲已經沒有興趣說任何話,索性讓黑鱗獸夔從天空降落下來,送陳羲回到了小院。知道林器重帶走了陳羲之後,巷子里那些人已經全都離開了,小巷子恢復了往日的平靜。

黑鱗獸夔在院子巷子里停下來,卻無論如何也不肯往前走。距離小院最少還有百米,這頭看起來格外兇悍的猛獸就停止了腳步。或許正因為它足夠強大,所以他才能感覺到那小院子里依然還有一種可怕的氣息。

哪怕,已過數百年。

陳羲從獸車上下來,林器重將昊天鏡遞給他:「雖然可能幫不上你,但或許你留著比我留著更有用。如果你覺得我能幫上什麼忙,可以直接來我家裡找我。我的家裡很冷清,不像是其他皇子家裡那樣熱鬧。」

陳羲點了點頭,說了聲謝謝。

林器重有些遺憾的離開,可能遺憾於自己沒能表達出什麼,也遺憾於陳羲沒能和他有所交流。

陳羲拿著昊天鏡回到小院,進門之後發現院子里堆著的禮物多的讓人目不暇接。蘇坎和阿喵正在整理,看到陳羲回來兩個人連忙起身迎過來。蘇坎懷裡抱著厚厚的一摞名帖,想遞給陳羲,發現陳羲臉色不好之後又收了回來。

「不要打擾我,也不見客。」

陳羲交代了一句之後就進了屋子,坐在靠窗的椅子上,把昊天鏡放在桌子上。

「青州,丁眉。」

「青州,丁眉。」

「青州,丁眉。」

…….

天黑了,又亮了。

陳羲的嘴唇微微發乾,有些起皮。他的臉色難看的好像病了一樣,是那種發黃卻見不到一點血色的顏色。他一直低著頭看著昊天鏡,嘴裡還在不斷的低低的說著丁眉的名字。昊天鏡還是那樣,鏡面上什麼都沒有出現。

陽光從窗外闖進來,試圖將陳羲臉上的陰霾驅趕,可是陽光失敗了。不管陽光多明亮溫暖,陳羲臉上的陰霾都無法驅散。一整夜,陳羲處在一種遊離的狀態之中。他開始的時候拼盡全力的去想怎麼才能進入滿天宗破開神木大陣,可是卻發現自己根本就無能為力。

而且,他很清楚。

一旦提前破開神木大陣對於天府大陸來說就是一場浩劫。

陳羲沒有去想另外一個問題。

如果他有能力破開神木大陣救出父母和丁眉,卻會為天府大陸帶來災難的情況下,他會如何選擇?也許這個問題很艱難,可是陳羲沒有考慮過。不是因為他沒有這個能力,而是因為他根本就無需考慮。

黑甲人樊遲說,修行者的使命是守護。

可是陳羲現在還沒有那麼高的覺悟。

如果選擇,他會選擇守護自己的親人,愛人。如果為了親人和愛人而成為一個別人眼裡的惡人,那麼陳羲也不會猶豫。陽照大和尚不讓陳羲學習七陽谷的禪宗典籍,也不讓陳羲過多的去體會禪宗的功法。他對陳羲說過:「你永遠也成不了一個聖人,但你永遠都是一個很純粹的人。」

陽照大和尚初見陳羲的時候,他有一個饃。

他把這個饃掰開,一大半給了陳羲,自己留下一小半。當他又遇到了一個飢餓的動物的時候,他把那小半個饃給了動物。陳羲把那半個饃掰開,一半給了大和尚。這就是大和尚和陳羲的區別,或許在那個時候,大和尚就知道陳羲不適合禪宗了。

十幾年前。

當有人找到陽照大和尚,請他代為照顧陳羲的時候。大和尚說,人心裡的仇恨都能化解。如果可能,他會把陳羲帶進禪宗讓他修行佛法,忘卻人世間的七情六慾,成為一個自在的人。但是見到陳羲的那一刻,陽照大和尚就放棄了這個念頭。

陳羲永遠不可能成佛。

因為他有情。

陽照大和尚很清楚一件事……禪宗的佛法可以化解仇恨,但化不開情。

窗外,阿喵和蘇坎攔不住一個人。

黃忠誠大步走進院子,看到了坐在窗口發獃的陳羲。他狠狠的瞪了一眼試圖組攔住他的阿喵和蘇坎,然後昂著下頜對陳羲大聲說道:「請你現在跟我去一趟黃家,有人想見你。不管你現在有什麼事,不管你在想什麼,你都放下,必須跟我走。」

陳羲轉過頭看了他一眼。

「滾1

……

……

黃忠誠的臉色從來沒有像這樣難看過。

他的表情逐漸的變成了陰狠,眼神里的怒意幾乎從裡面冒出來。他看著窗口的陳羲,嗓音有些顫抖的對陳羲說道:「不要以為你現在爬起來的很快就可以這麼狂妄,每年你這樣自以為是的年輕人在天樞城裡死的太多了。天樞城的水有多深你真以為自己了解?不管神司怎麼捧你,你都只是一隻狗1

「我給你臉,說一聲請你跟我走。不給你臉,打殘你帶你走。黃家往外灑一口飯,你這樣的狗會成群的撲上來舔1

黃忠誠的身子倒飛出去,撞在一棵大樹上。奇怪的是,大樹紋絲不動。

功法作用下,整個小院里所有的天地元氣都變成了始氣。不僅如此,黃忠誠一時沒有在意就發現自己的修為之力也在那麼一瞬間變得蕩然無存。只是一瞬間而已,對於陳羲來說已經足夠了。

陳羲的手掌按在黃忠誠的小腹上,他眼神里的殺氣讓黃忠誠真的怕了。黃忠誠的修為比陳羲要高,他有自信可以擊殺陳羲。可是在這一刻,他發現自己錯了。他以為陳羲是破虛九品巔峰,而他卻實實在在的是靈山境二品的大修行者。按照道理,他可以輕輕鬆鬆的把陳羲打成齏粉。

有時候發現錯誤,不等於可以挽回。

「」

陳羲嘴裡輕輕的說出兩個字。

一瞬間,黃忠誠身體里那好像消失了的修為之力全都回來了。可是這種回來,讓黃忠誠嚇得魂飛魄散!他的修為之力以不可抑制的速度凝集起來,而促使他修為之力這樣變化的是一點紅芒。

這紅芒之中有的力量,有半神的力量。將他的修為之力全都凝集起來封印於一點,這一點就在他的丹田氣海之中。然後紅芒消失了……剎那間,封印以一種無法控制的速度消失,黃忠誠自己的修為之力在他丹田氣海之中爆開。

靈山境二品的修為,何其強大?

這就是。

以半神的封印力量,加上的融合力量,將黃忠誠自己的修為之力凝集在一點,然後爆開。

齏粉。

是的,黃忠誠以為自己的力量可以輕而易舉的把陳羲打成齏粉。現在,他自己的力量輕而易舉的把他打成了齏粉。

小院里起了一陣風。

滅了一個靈山境二品的大修行者。

殺人者,陳羲。

是為瘋魔,是為。R10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