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永鎮仙魔>第二百零二章丫鬟貨郎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零二章丫鬟貨郎

小說:永鎮仙魔| 作者:知白| 類別:玄幻魔法

小蝶似乎是看到了陳羲手裡拿著什麼黑乎乎的東西,等到她想看清楚的時候,卻發現陳羲手裡多了一把黑色的摺扇。這摺扇是純黑色的,上面只有一朵很小的紅色梅花圖案。小蝶下意識的揉了揉眼睛,然後領著陳羲進了三樓一個房間。

這房間里以紫色為主。

窗帘是紫色的,床圍也是紫色的。傢具陳設簡單,但不簡陋。紅燭不遠處,一個穿紫色長裙的女子端端正正坐在圓凳上,她懷裡還抱著一個琵琶,似乎是在低著頭調音。陳羲進門的時候,她才抬起來,然後連忙起身施禮:「奴婢見過公子。」

陳羲微微頷首示意,視線故意沒在她身上,而是在四周牆壁掛著的字畫上掃過。果然,陳羲在牆壁上看到了那個被稱為鐵畫銀鉤的風流書生楚風流的真跡。楚風流的字,幾年前就已經價值超過一千兩銀子,現在自然更高。

還在世的書法家,寫幾個字能賣到這個價錢的實在不多。

「聽聞公子喜歡寫字?」

墨香姑娘起身問道。

看起來她十八-九歲年紀,雖然說還算貌美,但卻只是中上之姿。不過她動作輕柔嗓音也輕柔,不管是什麼動作都顯得那麼舒緩,讓人瞧著舒服。她的臉型稍稍顯得圓了些,所以沉靜之中又多了一點點俏皮。

「不喜歡。」

陳羲搖了搖頭:「但我喜歡看別人寫字……我自己的字太丑,怕糟蹋了偶然得來的好文章。」

「小蝶,研墨。」

墨香姑娘吩咐了一聲,緩步走到桌子將紙鋪開,壓好。

「請問公子寫什麼字?」

「平江……」

陳羲說出這兩個字,故意頓了一下。

「平江圓月影,波起碎金長。」

停頓之後,陳羲將話說完。

他一直盯著墨香姑娘的手,看起來似乎是沒有什麼不妥。

沒有發現她的動作有一絲一毫的異樣,依然那麼舒緩。小蝶將墨研好之後,看向陳羲問:「用什麼筆?」

似乎是缺了水,嗓音有些發乾。

陳羲笑了笑:「隨意。」

墨香姑娘沉思了一會兒后說道:「用寸楷吧。」

筆好看,應該是才修過,提在她那般纖細白皙的手裡顯得別有一番滋味。潤好了筆之後,她手腕輕抬,然後落筆而書。字寫的極快,一氣呵成。這樣柔弱的女子,以寸楷而書,竟是寫出了幾分蒼勁。

「好字。」

陳羲贊了一聲。

他從納袋裡取出一顆珠子放在桌子上。

「公子不必另付錢的。」

墨香姑娘連忙說道。

陳羲搖了搖頭:「觀字而知人,謝了。」

他放下珠子,轉身離去。

墨香姑娘愣了一下,看向小蝶。小蝶也是一臉的茫然,不知道這個客人怎麼這般的奇怪。回頭再看陳羲時,已經連背影都看不到了。墨香姑娘看了看那珠子,又看了看自己才寫完的字,忍不住自語了一聲:「怎麼又是一個怪人。」

兩個人誰都不明白,陳羲說的那句觀字而知人是什麼意思。

陳羲離開淺紅樓之後,回到自己的小院。院子里,又聚集了不少來拜訪的客人。陳羲從後門進來,然後直接從後窗進了屋子。整個前院里滿滿當當的都是人,三三兩兩的聚在一起閑聊。

「主人,是不是查出什麼了?」

阿喵連忙過來問了一句。

陳羲點了點頭,找了紙筆寫了一行字給阿喵看:「讓敖淺派人仔細盯著墨香身邊的貼身丫鬟小蝶。」

阿喵點了點頭,迅速離開。

……

……

陳天極的臉色有些發白,看著面前的男人眼神里微微有些怒意:「當初跟你來天樞城,你說肯定會給我們兄弟兩個一個光明的前程。可現在呢?我弟弟死的不明不白,到現在也沒有查出來是誰下的手,而我只能住在那個破爛客棧里,隨時還要等著有任務派過來。可是做了這麼多事,殺了這麼多人,我連平江王的面都沒有見到1

這是一個小樹林,就在距離淺紅樓不到十里的地方。從淺紅樓出來之後,陳天極就直接到了這。

他面前的,正是邱辛安。

「你急什麼?」

邱辛安看著他說道:「莫說你,我到現在也沒有見過平江王殿下。但是已經快了,最近你做的事平江王已經知道。如果不出意外的話,用不了多久你就會見到他。你應該相信一件事,平江王現在最需要的就是你我這樣的生面孔做事。各家的勢力都在彼此試探,基本上明面上或者藏得不夠深的實力,都被別人看的仔仔細細。」

「所以,你我這樣的生面孔大有可為。」

邱辛安道:「再殺這兩個人,殺完之後我保證你會見到平江王。」

陳天極微怒:「你一直這麼說!我現在不求能得什麼富貴,我只想查清楚到底是誰殺了我弟弟1

邱辛安道:「不是沒有頭緒。」

他走到一邊坐下來:「現在你我都知道,就在陳地極死之前,那個叫陳羲的小子在十七條大街出現過。這絕不是什麼巧合……陳地極曾經懷疑陳羲就是陳盡然的兒子,如果真是如此的話,陳地極死於陳羲之手應該不會錯了。」

陳天極道:「那我就先去殺了他1

邱辛安道:「當然要殺!但……你先去把這兩個人除掉。除掉之後,我會幫你一起去找出那個小子,然後乾脆利落的宰了他。」

「我就不明白1

陳天極道:「這些日子以來,我一直在殺那些不入流的小人物。到現在為止,一個靈山境的人都沒有。這樣的人,真的會有什麼大用?殺不殺,難道這樣的小人物還能左右時局?」

「能1

邱辛安篤定的說道:「你想的太淺薄了,這些小人物雖然不起眼,但位置都很要緊。比如戶衙的幾個記事郎中,戶衙里到底有多少東西,沒人比他們更清楚。只要他們死了,賬目毀了,到時候平江王安排人進來接替,戶衙里的東西還不是隨便使用?比如兵衙,天樞城內的可用之兵有多少?這些兵馬如何安排?這些事,關鍵位置的小人物知道的更多。」

陳天極不願意在這個話題上多說什麼,咬著牙說道:「你不要再騙我,我殺了這兩個人之後,你就不要再來管我,我也不用你幫忙,殺一個破虛境的小子而已。殺了他之後,我就離開天樞城。這地方我已經受夠了,那些所謂的大人物一個個高高在上,你以為真的會看得起咱們?」

邱辛安勸道:「你不要去管那些大人物什麼態度,因為他們站的足夠高所以有那個資格。當你立的功勞越來越多,得到平江王重用的話,那麼你早晚也會到達那些人的高度,早晚能指著他們的鼻子罵人。」

陳天極嘆了口氣,然後問:「你最近又在忙些什麼?」

邱辛安往左右看了看,壓低聲音道:「平江王手下有一個極神秘的組織,我現在已經知道這個組織叫做鴉,是一群可怕的人……不,他們不能算是人。不久之前平江王手下的飛彌道長帶我去了那個組織,讓我以後負責傳遞消息。這個組織就是平江王的殺手,我已經很靠近核心了。你相信我,只要我進了那個核心的圈子裡,我就能把你也帶進去。」

「我不稀罕。」

陳天極道:「我就想給我弟弟報仇1

「可以1

邱辛安道:「殺了那兩個人,你就去殺陳羲。陳羲和柳洗塵之間的關係,已經觸怒了平江王。殺了這個陳羲,平江王對你自然會有好感。莫說陳羲還有殺陳地極最大的嫌疑,就算沒有,你殺了他對你來說也是一件好事。」

陳天極點了點頭:「對了,負責聯絡我的那個小蝶,她是什麼身份?」

邱辛安道:「她不是小蝶,真的小蝶在你住進那個客棧的時候就被我除掉了。那個小蝶是平江王手下的人,專門負責給你傳遞消息。你只需記住,小蝶會提醒你聽什麼曲兒,歌詞每句話的第三個字你要留心,組成的話就是你要殺掉的目標。」

陳天極嗯了一聲,轉身離去。

……

……

西城

陳羲買下來的那個小院。

敖淺看了一眼縮在地上瑟瑟發抖的貨郎,眼神里閃過一絲兇狠。他走過去蹲在那貨郎跟前,語氣發寒的問道:「以你的修為,你覺得你能堅持多久?你只不過是一個跑腿的而已,沒人會因為你死而為你報仇。你死了,安排你做事的人會選別人接替你。你就好像一隻螞蟻,死了也不會有人在意。但是你可以不死,只要你說出來,我就能安排你離開天樞城。」

見那貨郎眼神里閃過一絲猶豫,敖淺繼續說道:「我知道你是為平江王做事的,而我是為安陽王做事的。只要你說出來,以安陽王的實力難道還不能保住你?」

貨郎猶豫了好一會兒,最終還是搖頭:「不行!我不能說1

敖淺嘆了口氣:「那就怪不得我了……你知道有個地方叫藍星城嗎?那是個流放之地。你知道藍星城的人自趺幢乒穡俊

敖淺手裡多了一把小刀,在貨郎面前晃了晃:「活生生的剝掉人皮,保證被剝皮的人整張皮都被剝下來而人不死。你能想象出那種場面嗎?血糊糊的人,痛不欲生,偏偏一時之間還死不了。剝皮之後,會往他身上灑蜜糖,然後引來螞蟻啃咬……」

敖淺的小刀放在貨郎手指上:「從這裡開始剝皮,我也會,但我的手藝不太好。別人剝一個時辰就能把完整的人皮卸下來,但是我可能需要一天,慢慢的一刀一刀割。」

貨郎嚇得叫了一聲,眼神里都是恐懼。

「連……連續十二聲敲打撥浪鼓,敲三次。」

貨郎承受不住壓力還是說了出來:「這就代表有事做,然後那個老頭就會去淺紅樓找墨香姑娘,領任務殺人。」

敖淺點了點頭:「墨香姑娘是平江王的人?」

貨郎搖頭:「我不知道……每次都是墨香姑娘身邊的丫鬟小蝶,只要她在窗口掛上一個風箏,我遠遠的看見就去那家客棧。」

敖淺臉色微微一變:「原來不是她,而是她……」

他手裡的小刀一轉,劃破貨郎的咽喉:「我其實不會剝皮……但是我卻不能不殺你。」

他看了看貨郎的身材,轉身在自己手下人身上打量了一會兒,選了一個身材相貌差不多的人:「照著這個貨郎的樣子易容,回淺紅樓所在的那條大街上。」

敖淺深深的吸了口氣:「陳天極……總算髮現一些端倪了。」R10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