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永鎮仙魔>第二百零三章返古聖體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零三章返古聖體

小說:永鎮仙魔| 作者:知白| 類別:玄幻魔法

「那個貨郎不過是個小人物,如果屬下所料不錯的話,他只是拿好處做事的局外人,根本就不可能知道任何秘密。他所需要做的,就是每天在淺紅樓所在的大街上來回走動,遠遠的看到窗口掛著風箏,立刻就去陳天極的客棧外面,敲響撥浪鼓。」

敖淺對陳羲說道:「現在屬下已經讓人替換了那個貨郎,這是所有環節中最薄弱的。換掉這個人,可以說一點影響都沒有。他應該是墨香身邊的丫鬟小蝶找來的人,而且根本不必和小蝶有所聯絡。既然兩個人沒有聯絡,那麼咱們的人偽裝起來並不難。」

陳羲嗯了一聲:「墨香是沒問題的。」

他走到窗邊,稍稍沉思了一會兒后說道:「我故意提到平江兩個字的時候,她沒有一點不正常的反應。要麼這個人心機城府深到了可怕的地步,要麼就是根本不知情。而一個心機城府若是深到可怕的人,不會始終保持和陳天極的聯絡。」

「所以,有問題的是那個丫鬟小蝶。小蝶是用墨香在為自己掩護,而據淺紅樓的頭官說,小蝶和墨香在一起已經有幾年,兩個人彼此都很熟悉。如果是這樣的話,那麼小蝶也應該沒有問題才對……但她肯定有問題,因為我提到平江兩個字的時候她顯然緊張了。」

敖淺道:「有可能,小蝶在不久之前被平江王手下的人收買了。」

陳羲微微搖頭:「如果墨香和小蝶的感情親如姐妹的話,那麼她不可能這樣做。這樣做無疑是把墨香推到了刀尖上,親如姐妹……會這麼狠心?所以我倒是寧願相信,小蝶不是被人收買了。」

敖淺臉色微微變了變:「主人的意思是……真的小蝶已經死了。」

他沉吟片刻:「可是如果墨香姑娘和小蝶感情很深,也極熟悉彼此,那麼替換了小蝶的人很容易就被她察覺出來。」

「察覺出來又怎麼樣呢?」

陳羲微微嘆息一聲:「墨香什麼都不知道,就算她看出來小蝶不是真的小蝶,難道她敢說出來?她只要不是一個笨蛋,就很清楚有人替換了小蝶必然是有圖謀的,而她身邊連一個幫忙的人都沒有,她一旦揭穿,那麼也就是她的死期到了。」

敖淺點頭:「所以,這個墨香姑娘也是個聰明人。」

陳羲道:「但是命不好……不管她是否看的出來小蝶有問題,等假小蝶要做的事做完之後,假的小蝶還是會殺掉她的。」

陳羲雖然還沒有怎麼經歷過男女之事,但是他幾乎第一眼就看出那個小蝶有問題。頭官說,小蝶不願意離開墨香,所以沒有自己出來做。但是一個十四五歲的少女,身材也未免太成熟了些。

陳羲跟在小蝶後面走的時候,就發現她應該已經不是處子之身了。

可以肯定的一件事就是,像小蝶這樣的丫鬟,青樓也是頗為看重的。差不多到了年紀,第一夜的價錢有多高誰都知道。淺紅樓養了她好幾年,絕不會放棄這樣一個賺錢的機會。之前不逼迫小蝶,是因為她年紀還校

所以陳羲取出面甲戴上,發現小蝶自己封住了氣海丹田。一個青樓小丫鬟自然不會修行,可是這個小蝶是個修行者。雖然修為算不得高,也已經進了破虛境。她自己封閉了所有的氣脈氣穴,所以很難察覺的到。

陳羲注意到,這個假的小蝶雖然經過了易容,面相上應該沒有什麼破綻,可她不可能全身都改變。她的皮膚稍顯鬆弛了些,絕不是十四五歲少女應該的樣子。

一個十四五歲的少女如果就在破虛境,哪怕是放在滿天宗也要被重點培養了。

所以這個假的小蝶,只怕年紀已經不是很小了。

「現在能利用的是那個貨郎。」

敖淺道:「只要貨郎敲響撥浪鼓,陳天極就會離開那個客棧。可是陳天極離開,只是去淺紅樓領任務。所以貨郎的身份利用價值,僅僅是讓陳天極去淺紅樓。既然平江王手下人如此大費周章的安排陳天極做事,就是不想讓他暴露。也就是說,淺紅樓附近應該還有平江王的人監視著。」

他搖了搖頭:「所以,不可能在客棧下手也不可能在淺紅樓下手。唯一的機會就是,想辦法讓小蝶給陳天極一個假的指令,把陳天極騙到咱們指定好的地方。」

敖淺看向陳羲:「從現在得到的信息來看,敖淺沒有和小蝶有過私密接觸,那麼這個傳遞任務的方式,一定是通過墨香姑娘完成的。陳天極每次去只是聽墨香姑娘唱歌……所以這個傳遞命令的方式,十之七八就在那些歌詞之中。」

陳羲想了想道:「假設……墨香姑娘是知道小蝶是假的,那麼她一定會留心。陳天極出現之後,小蝶才不是她熟悉的那個小蝶。她一定能確定,小蝶和陳天極之間關係密切。所以陳天極每次去找她,她會特別在意。因為如果小蝶要想傳遞消息,那麼陳天極聽的曲兒一定是小蝶安排的。」

陳羲看向外面緩緩道:「看來還要再去一次淺紅樓,希望這個墨香姑娘真的是聰明人。」

……

……

天樞城

黃家

聖堂將軍黃晚鼎已經很久沒有出現在家族之人的視線里了,家族之中的長輩給晚輩的解釋是……黃晚鼎正在閉關修行一種很強大的功法,一旦修行成功的話黃晚鼎的修為就會大漲。對於黃家的晚輩來說,這樣的消息無疑是振奮人心的。而這個消息,又會通過黃家那些小輩的嘴不經意間散播出去,那麼外界的人也就知道了這件事。

不得不說,黃家為了掩藏黃晚鼎其實出了問題頗費苦心。

黃晚鼎已經不記得自己一生之中面臨過多少次危機了,但是他很清楚現在是黃家有史以來最危險的時候。擺在他面前最大的問題不是他已經時日無多,而是黃家後繼乏人。黃家第二代,也就是他的子侄一輩中,沒有出現一個天賦極好的。所以,如果不出意外的話,聖堂將軍的位子會被剝奪。

如果他死了,第二代之中沒有人的修為足夠繼承聖堂將軍的話,聖庭會收回聖堂將軍的職位。

這也是為什麼黃晚鼎這麼心急讓黃家去站隊的緣故,黃家選擇的是安陽王而不是看起來更有希望的平江王,其實也是黃晚鼎的一種賭博。平江王身後有國師,黃家不可能立多大的功勞。

相對來說,還是安陽王這邊容易出頭些。只要黃家在安陽王繼承聖皇之位的過程中-功勞足夠大,那麼黃家就能繼續延續自己的地位,哪怕沒有真正的大修行者坐鎮。因為安陽王一旦成為聖皇的話,短時間內是不會除掉有功之臣的。

黃晚鼎沒有別的期盼,只期盼黃家能再堅持三十年。

第二代沒有人能扛起重擔,第三代還是沒有。黃忠誠這一帶人,就沒有一個人的天賦足夠撐起未來的黃家。

但是!

黃家的第四代有這樣一個人,天賦之強,讓黃晚鼎無比的在意無比的興奮激動。這個少年展現出來的天賦,讓黃晚鼎看到了黃家未來的希望。他堅信,只要給黃家三十年的時間,這個少年就能把黃家支撐起來。

黃希聲

這個家族第四代的少年,擁有著比黃晚鼎的體質更加強大的體質。當年黃晚鼎以返古戰體,在四十歲的時候就到達了靈山境巔峰。正因為有他在,黃家才能逐漸崛起。黃晚鼎以為自己的子侄一輩應該也會出現這樣的體質,可是他失望了。

就在他對黃家的未來都充滿了擔憂的時候,黃希聲出生了。

黃希聲的體質,比黃晚鼎的返古戰體還要強大……聖體!

傳聞之中,只有黃家的第一代家主,也就是當年協助大楚皇族立國的那位黃家老祖宗是聖體。很多年過去,黃家都沒有出現這樣的體質。黃晚鼎只是出現了一些返祖的跡象而已,所以不能稱之為聖體,只能稱之為戰體。

現在聖體重現,對於黃家來說沒有什麼比這更重要的了。

「希聲,你要答應我一件事。」

黃晚鼎看著站在自己面前的少年很嚴肅的說道:「不管以後家族發生什麼,你都不要去管。你要做的,就是不停的修行不停的提升境界。為了你一個人,我已經賭上了整個黃家。黃家的每一個人現在都是為你活著的,也可以為你而死……包括我在內。」

他面前的少年,看起來十五六歲,身材已經很高大。雖然臉上稚氣未脫,但眉宇間那股傲意和冷漠十分濃烈。這是一個自幼就被家族雪藏保護起來的人,整個黃家都在傾盡全力的幫助他成長。

或許,這也改變了他的性格。

「老祖,你放心就是了,黃家只要有我在就不會墜落。」

黃希聲的相貌還算不錯,但是眼神太陰寒了些。

他昂著下頜說道:「現在黃家面臨的這些困難,只要等我成長起來就都不是困難。等我修行大成的時候,掃遍天下就是了。」

黃晚鼎笑了笑,眼神里都是溺愛:「好孩子,有志氣!所以你更要懂得隱忍,不要過早的出頭。我下令黃家上上下下都不許泄露你的體質,就是為了保護你,你不要辜負了我的一片苦心。」

「可是,老祖……難道黃家就要任人宰割?」

黃希聲冷冷道:「哪怕就是一個名不見經傳的的小人物野小子也能騎在黃家頭上拉屎?因為那個叫陳羲的野小子,黃家已經死了不少人。如果不殺了這個傢伙,我心頭之恨難以平滅1

「記住1

黃晚鼎提高嗓音道:「不要去在意那樣的小人物,你的目標在最高處。當你修為大成的時候你才會發現,這樣的小人物不過是你腳下踩著的螻蟻。為了一隻螻蟻而毀了你的心境,不值得。聽我的話,不要去做任何事,只需要你安安靜靜的修行。」

黃希聲點頭答應了一聲,但是眼神里卻閃過一絲殺意。R10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