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永鎮仙魔>第二百一十章扭曲空間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一十章扭曲空間

小說:永鎮仙魔| 作者:知白| 類別:玄幻魔法

這一箭,陳羲發現的時候最少還在一里之外。所以陳羲本來以為自己有把握避開,雖然他現在受了不輕的傷,而且修為之力也提不起幾分,可是那麼遠的距離陳羲覺得自己的時間足夠充裕。

但是,就在陳羲發現那支箭在一里之外的時候,就在陳羲以為自己能避開的時候,箭到了。

毫無徵兆。

那一里多遠的距離,就好像根本不存在。

箭直接到了陳羲胸前。

這一箭,是要將陳羲徹底擊殺。因為這一箭不是瞄準的陳羲頭顱,而是心口。可見這個發箭的人對於靈魂之術也有一定的了解,不然不會這樣瞄準。擊穿頭顱,如果靈魂足夠強大的話還能脫離出去,尋找宿體重生。這個人一定知道靈魂就在人的心臟里,所以他瞄準的是陳羲的心口。

他就是要把陳羲徹底殺死。

「藤兒1

陳羲只來得及喊了一聲,眼前就一黑。

他睜開眼的時候發現已經在藤兒的空間里了,只不過現在這個空間小的有些可憐。曾經陳羲見到的那座大殿沒有了,現在這個空間只有一間房子那麼大,是一個小小的石室。石室之中陳設極為簡單,只有石床和石凳。

藤兒抹了一把額頭上的汗水,有些埋怨道:「也就是我察覺到了有一道殺意到了,沒等到你喊就把你拽了進來,不然等你喊的話你已經死掉了。這一箭上有一種接近了空間的力量,就算你沒有受傷就算你準備充分也未必躲得開。發箭的人修為比你強大太多,根本不是你能擋得住也不是你能躲得開的。」

陳羲深深吸了口氣:「沒多久了吧?」

藤兒點頭:「最多三十秒,但你不能出去。我感覺的到第二支箭已經鎖定這邊了,只要你出去立刻就會被射死。那箭很奇怪,似乎有你的氣息,也就是說箭是針對你的,不管你怎麼逃都逃不了。」

「出不去……也不能停留。」

陳羲逼迫自己必須想出辦法。

如果出去,必死無疑。外面發箭的那個人自己連影子都沒有看到,而且藤兒也說了這個人修為比他強大許多許多。況且就算沒有這樣一個人,陳羲現在出去的話也會被趕來的修行者圍祝

本來陳羲是打算用藤兒空間僅剩下的幾十秒時間來躲開那些修行者,找一個隱秘的地方藏起來然後再現身,裝作也是被爆炸吸引來的。但是現在,只要他出現,就肯定被人發現。

還有五秒。

四秒

三秒

兩秒

陳羲一咬牙:「拼了1

他沒有選擇出去。

外面。

陳羲消失不見的地方空氣忽然一陣扭曲,那個樣子就好像天空是一塊平整的布,而有人一把攥住了布之後擰了一下。雖然扭曲的面積不是很大,只有一個人大校如果不是仔細盯著看的話根本無法發現,可即便如此還是有人注意到了。

「嗯?」

距離陳羲消失的地方最少十里之外,站在一家客棧三層樓上窗口前的邱辛安臉色微微一變。他站在屋子裡,手裡擎著一張硬弓,弓弦上搭著一支元氣之箭。箭身翠綠色,如竹葉青一樣。

「空間的力量?」

邱辛安的眉頭皺的很深,凝神搜尋了好一會兒后還是沒有察覺到陳羲的氣息。

「陳羲……是個狠角色。」

邱辛安察覺不到了陳羲的氣息,忍不住自言自語道:「這種小規模的空間力量,根本持續不了多長時間。到現在還沒有現身,那麼十之七八已經被捲入空間亂流。出來是死,不出來是九死一生……對自己不夠狠的人,做不出這樣的選擇。倒是一直低估了你了,算得上一號人物。」

他雖然放下了弓,但眼睛一直盯著陳羲消失的方向。

只要陳羲出現,他立刻就會瞄準。在他的元氣之箭上似乎隱隱有一些陳羲的氣息,元氣之箭就是鎖定了這氣息。這種箭可以稱之為不死不休,除非在瞬間移動到箭的控制範圍之外,否則箭會一直追尋到擊中目標為止。要想破開邱辛安的箭只有兩種辦法,除了之前的這種之外只能是修為比邱辛安要強大。

顯然,陳羲的修為即便提升到極致,目前和邱辛安的差距還是太大了。不得不說的是,陳羲之前對邱辛安修為的推測還是低估了,而且低估的很多。

……

……

黑暗。

無邊的黑暗。

陳羲感覺渾身上下好像被撕裂了一樣的疼,他發現自己無法提起一丁點的修為之力,在這扭曲的空間之中他變成了一個普通人,哪怕就算是強烈一點的風都能讓他覺得好像刀子在刮一樣。

他拼盡全力的睜開眼,卻無法看清眼前的一切。

過了好一會兒之後,他才從疼痛之外找到了一點感覺。之前的那種覆蓋了全身的疼痛,讓他失去了其他感覺。視覺,聽覺,觸覺,都被那劇烈的疼所覆蓋。這種感覺,就好像自己的身體被無數的鐵絲纏住,而每一根鐵絲的另一端都拴在一匹烈馬上正在往四周猛拉。或許下一秒,就會被這種撕扯的力量絞碎。

手心裡有一點點的溫暖,這是陳羲咬牙忍受了很久之後才找回的一點感覺。

「別亂動。」

那是藤兒的聲音。

「被你害慘了。」

藤兒應該就在他身邊,一隻手緊緊的攥著陳羲的手:「現在已經進入扭曲空間了,幸好我還有那麼一丁點的空間力量,不然的話你和我剛剛進來時候的就被扭曲拉扯的不成人形了呢。要是本體在就好了,她對空間力量的掌控比我要強大的多。」

陳羲想說話,可是嗓子里疼的厲害根本就沒辦法說出一個字。

「忍著吧。」

藤兒似乎在儘力穩定兩個人的身形:「扭曲的空間之中,壓力也是扭曲的。你在正常的世界,壓力是向下的。但是現在空間扭曲著,壓力的方向不能確定。而且壓力是分散的,每一種扭曲都會給你一種壓力,就好像幾百幾千個人在分別拉扯你的身體一樣。」

陳羲感覺自己的身體此時就是一堆小方塊組成的,而扭曲的空間不同的壓力之下,小方塊被逼迫的方向自然不一樣。如果說組成一個正常人的小方塊是整整齊齊的,那麼現在這些小方塊已經在錯位了,而且錯位的方向亂七八糟。

陳羲能堅持到現在,和他特殊的體質不無關係。

「算咱們走運。」

藤兒繼續說道:「空間剛扭曲的時候,咱們是擦著一條亂流過來的。如果偏離哪怕只是一根頭髮絲那麼細的距離,咱們就已經被亂流卷進去了。我雖然能掌控的空間力量不多,但是腦子裡知道的東西和本體是一樣多的。」

「這個世界上有很多空間。」

藤兒道:「你知道的,修為到了洞藏境的大修行者是可以開創出自己的空間。正因為如此,才會出現扭曲空間。你想想,如果世界是一個平面,而空間是和世界平面平行存在的一個另一個平面。不同的是,正常的世界是沒有辦法拉伸的,而和世界平面平行的空間平面是可以拉伸的。」

「正因為可以拉伸重塑,所以這個平面已經被拉扯的千奇百怪。比如說有人在空間里造了一座大山,那麼相對來說,因為拉扯了這個平面,大山出現的同時四周都被拉扯變形了。修行者已經存在了很多年,這期間有多少修行者開創了自己的空間已經無法計算。況且還有天生就能使用空間力量的神獸,所以空間如果最開始是個平面,現在已經被拉伸的亂七八糟。」

「扭曲空間,就是那些大修行者開創出來的空間之外的被拉扯變形的地方。扭曲空間之中,除了有被卷進去就必死無疑的亂流之外,還有空間之風。同樣道理,亂流是因為改變了空間原來的形狀而產生的。空間之風則是那些大修行者積存下來的修為之力,這些修為之力也很危險,但被空間之風捲走的話最起碼還有一絲生機。」

藤兒一口氣說了好多,陳羲也逐漸理解了什麼是扭曲空間。

「也就是說,這扭曲空間就是無數個被創造出來的空間的縫隙?」

「是的。」

藤兒回答:「就是縫隙,空間之大,遠非你存在的世界可比。所以一不小心,誰都不知道自己被帶到什麼地方了。而且這裡的距離是扭曲的,你認為你移動了一米,或許你已經出去了上萬里。你以為你移動了上萬里,可能你只是在原地踏步。所以我在儘力保持著穩定不變,你試試能不能聯絡到本體來救你。本體對空間的掌控很強大的,只要她能找到你就能把你帶出去。」

「你呢?你們兩個不是心意相通嗎?」

陳羲問。

藤兒的分身嘆了口氣:「你傻的嗎?如果我能聯絡上她還會跟你說這些。扭曲空間隔斷了我和本體之間的同源聯繫,我和本體是同樣的,心意相通,這是聯繫的根本。而你不一樣,你和本體之間,簡單來說是一種契約關係。本體在你的手背上開創出來了她的空間入口,留下了她的印記,這個印記就是和你的契約。契約雖然也受空間限制,但比我和本體之間的關係要牢固多了。」

陳羲點了頭,試著和藤兒的本體聯絡。

十分鐘之後,陳羲搖了搖頭:「聯繫不上。」

藤兒的分身嘆息了一聲:「看來還是發生了……我以為已經儘力控制著沒有動,但其實咱們還是移動了。空間不是固定的,有的空間還存在,有的空間已經被破壞。被破壞的空間會帶來移動,我們雖然避開了空間亂流也沒有遇到空間之風,可還是被帶走了……契約關係很牢固,連這種關係都不能聯絡到本體,說明我已經離開天樞城很遠很遠了。」

「有多遠?」

陳羲問。

藤兒搖頭:「不知道,那要看是哪個空間破裂了。當一個空間被破壞,我們就會吸到那邊。你想象一下,殘破的空間是一個漩渦,我們只能被動的往漩渦那邊流動,至於去哪兒,只有到了地方才會知道。」

陳羲剛要說話,藤兒攥著他的手忽然一緊:「小心,到了1/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