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永鎮仙魔>第二百一十一章空間的力量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一十一章空間的力量

小說:永鎮仙魔| 作者:知白| 類別:玄幻魔法

這種感覺就和之前進入扭曲空間的時候相差無幾,一種巨大的撕裂感。只是這種撕裂感之中,還有一種頭暈目眩的感覺。陳羲想到之前藤兒說的那個比喻,也就理解了為什麼這種眩暈感如此強烈。

他和藤兒進入了扭曲空間,這其中藤兒給他簡單解釋了一下關於扭曲空間的形成。這種解釋如果說給一個這個世界的普通人,肯定難以理解。但是陳羲不一樣,他對藤兒的解釋理解的很透徹甚至在腦子裡還形成了畫面。

扭曲空間,不是先天存在的。最早促成扭曲空間的也許根本不是人類,而是那些天生就可以掌控空間力量的神獸。從神獸時代算起到現在,或許已經經過了幾萬年甚至更久。這期間有多少神獸多少人創造出了空間,已經無法計算也不可能查清楚了。

藤兒說,空間世界比起人類生存的世界要大的多。其中最大的單獨一個空間,可能比人類生存的世界就要大。

陳羲有一種急速下墜的感覺,比起進入扭曲空間來說這次要相對安全一些。因為進入某個破損的空間之後,是不會遇到空間亂流的。他和藤兒運氣好,恰好避開了一道空間亂流也沒有遇到空間之風。

所以當眼前的漆黑開始逐漸消退,光明開始變得強盛起來之後,陳羲有一种放松感。那種被扭曲空間拉扯的幾乎全身每一個細胞都在朝著不同方向移動的痛苦消失不見,身體變得舒服起來。

但是不管是陳羲還是藤兒都深知一件事,不管是進入到什麼空間,面對的危險可能都不會比遇到亂流差,只是不會那麼急罷了。任何一個空間都是強大的人或者神獸開創出來的,這些空間之中有著各種各樣的禁制。

想想看當年血河界珠出世的時候吧。

整整一個堪比滿天宗的宗門傾巢而出,最後卻全滅在那個空間之中。一個絕對強者設置的禁制,秒殺一個宗門並不是天方夜譚。而且往往在這樣的空間之中,都會有一頭守護空間的靈獸。

大修行者開創出空間之後,會把自己創造出來的功法和修行那麼多年得到的寶物都放在空間之中。但是大修行者不會一直不離開空間,除了設置禁制之外,他們還會訓練出強大的靈獸來保護空間。

藤兒之前告訴陳羲,一般來說,每一個大修行者或者神獸創造出來的空間之中,都會有三種可怕的東西。

第一種,是禁制。這種禁制是大修行者設置的各種陣法,精妙且威力強大。一般來說,洞藏境之下的修行者,哪怕是靈山境巔峰的人只要不小心被陣法卷進去,基本上也沒有生還的可能性。

第二種,是靈獸。這種靈獸大多是從幼獸時期就開始培養的,還會通過一種和血有關的儀式和幼獸形成某種契約。這種契約完成之後,幼獸就成了修行者的奴僕。因為已經有契約關係在,所以修行者會不遺餘力的培養幼獸,等到幼獸成長起來之後,就會變得極為強大。

第三種,是界靈。所謂的界靈,就是支撐這個空間的一個器物。這個器物是用以維持陣法的,即便在大修行者不在的情況下也能保證陣法運轉正常。界靈,一般是一件威力巨大的神器,比如血河界珠。

血河界珠的力量其實十分強大,只不過關澤的修為不夠強而且血河界珠還處於一個恢復期。如果血河界珠在一個洞藏境大修行者手裡,其威力自然不可同日而語。

在進入這個空間之前,藤兒抓緊時間儘可能多的把關於空間的東西告訴陳羲。雖然說進入空間比進入扭曲空間要稍顯安全些,但這也是拼運氣的事。如果破損空間之內的禁制還在,如果界靈還完好,如果靈獸還活著……

「小心1

藤兒提醒了一句:「要進來了1

陳羲立刻將修為之力遍布全身,注意力提升到了極致。青木劍召喚出來漂浮於身邊,隨時準備出手。就在他眼前驟然一亮的時候,一道狂暴的修為之力直接撲了過來,直奔陳羲和藤兒!

……

……

這是未知之地,所以陳羲從一開始就沒打算再保存實力。雖然之前和陳天極決戰的時候受傷不輕,為了化解陳天極的巨人,陳羲運行的時候消耗了大量的修為之力。

剛一進這個不知道位於什麼地方的空間,立刻就有一股強大的修為之力攻擊過來。想到之前藤兒說的空間里的三種危機,陳羲在一瞬間將自己的修為全都爆發了出來。這一刻,靈山境一品的修為之力再也沒有任何壓制。

他將雙臂橫陳在胸,以受傷之後的全部修為之力向外推出去。

砰地一聲巨響。

兩股靈山境的修為之力狠狠撞擊在一起,立刻掀起來一股狂瀾。這種碰撞,就連陳羲身邊的藤兒分身都有些難以適應。她實在沒有想到,徹底釋放自己的陳羲居然已經強大到了這個地步。

藤兒的分身,能使用的力量有限。陳羲曾經以為即便是藤兒的分身也遠比自己強大,但他不想藉助藤兒的力量為自己報仇。可事實上,陳羲還是低估了自己。藤兒的本體顯然是比陳羲強大不少的,但分身掌控的實力終究還是弱了些。

藤兒的分身覺得壓力驟增,不得不盡全力布置防禦,同時將陳羲保護了進去。

藤兒的分身,修為之力還是比陳羲強大一些的。

陳羲如果在不受傷的情況下釋放出靈山境的全部修為,這一擊他可能勉強接下來。但是現在,他只支撐了片刻就承受不住壓力了。

藤兒立刻上前,將那股力量抵擋祝但是這股力量之強,居然連藤兒都開始承受不祝陳羲的修為之力逐漸被擊潰,然後是藤兒的力量逐漸被壓制。以至於藤兒忍不住嘟著小嘴都爆了一句粗口:「他……娘親的,好辛苦……陳羲你的運氣還能再差一點嗎?要是本體在就好了,這個人的修為比本體要弱。」

「?陳羲?」

就在這時候,陳羲忽然聽到了一聲驚呼。

然後那種強大的壓力驟然消失不見。

陳羲聽到有人叫自己的名字,不由自主的愣了一下。這簡直就是不可能的事,根據藤兒的說法,他們兩個進去扭曲空間之後,又被動被這個破損的空間吸引過來,也不知道離開天樞城多遠了。即便是在天樞城裡能根據功法認出陳羲的人都沒有,更何況這樣一個陌生的環境!

可是陳羲覺得叫自己名字的聲音很熟悉,腦子昏沉了片刻忽然反應過來。

「先生?1

他穩住身形站好,往遠處看了過去。遠處有一道修長的身形朝著這邊疾掠過來,正是高青樹!陳羲完全傻了,如果說他有生以來傻過一次,那麼就是現在。這是一件完全超出了想象的事,即便是真真切切的發生了陳羲都不敢相信是真的。

但是,遠處掠過來的真的是高青樹。

闊別很久的高青樹。

也就是說,只是在扭曲空間之中停留了那麼一會的時間,再出來的時候竟然已經到了雍州?雍州還在青州東南,距離天樞城有多遠可想而知。這個數字如果具體的計算出來,足夠嚇人了。

可是,陳羲明明覺得在扭曲空間不過只有十幾分鐘而已。

「你是怎麼來的1

高青樹跑到近前,見陳羲搖搖欲墜立刻伸手扶住他。才觸碰到陳羲的身體,高青樹就感覺到了陳羲的虛弱。此時的陳羲已經幾乎榨乾了修為之力,再加上體內的傷勢,已經到了極限。

「怎麼會傷的這麼重1

高青樹不敢大意,扶著陳羲坐好,然後以自己的修為之力為陳羲修補傷口。但是很快,高青樹就發現一股溫和的力量把他的力量排擠出來,以很快的速度在修復陳羲的肉身。這種力量一開始高青樹還沒有反應過來是什麼,但他熟悉了片刻之後立刻明白了。

「九色石?」

陳羲點了點頭,那種熟悉的感覺又來了。九色石每每在陳羲到了極限的時候就會自己發動,為陳羲修補肉身,這已經是第三次了。藤兒走到陳羲身邊,感受了一下后隨即明白過來:「就算本體不再,就算九色石被本體留在別的地方,但是九色石還是在你體內留下了一股力量,一旦你的身體受損到了一定地步,這股力量就會自動為你療傷。」

高青樹長長的舒了口氣,看了藤兒一眼問:「你是誰?」

藤兒指了指陳羲,然後一臉理所當然的說道:「他長輩。」

陳羲噗的一聲,險些吐出來一口血。

「她……是神騰的分身。」

「神騰?1

高青樹驚訝的張大了嘴巴,完全無法理解。

「先不說這個,先生,這是哪兒?」

陳羲一邊感受著九色石的力量一邊問道。

「雍州埃」

高青樹回答道:「這是我和朋友發現的那個破損的禁區,本來打算進來找找有什麼東西可以幫到你,結果進來之後遇到了大麻煩。一開始以為這裡的禁制毀壞的差不多,現在才知道一個洞藏境的大修行者留下的東西有多可怕……我們一起進來三個人,現在只剩下我自己了。而且,我也被困住了,根本出不去。」

雖然在看到高青樹的那一刻,陳羲就確定自己在雍州了,可是當高青樹給出答案的時候,他還是覺得自己心裡震了一下。

「空間的力量……」

他喃喃了一句:「太強太強了。」/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