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永鎮仙魔>第二百一十五章界中界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一十五章界中界

小說:永鎮仙魔| 作者:知白| 類別:玄幻魔法

能拘來一條空間亂流的大修行者,絕不會在歷史上籍籍無名。●,這樣的人,已經站在了修行者的巔峰。高青樹推測,或許大楚聖皇的修為也不過如此了。但是藤兒卻不以為然,還是那句話,世界太大,而你的心太小,所以你總是覺得有些事離譜的厲害。

高青樹無言以對,第一次被人這樣看不起,看不起他的還偏偏是一個表面十幾歲俏皮可愛的小女孩,讓他連脾氣都沒有。

「怎麼過去?」

高青樹有些失望的看著懸崖下面的亂流:「距離太遠,縱掠的話沒辦法到達對岸。」

藤兒嘟著小嘴想了一會兒后說道:「應該是沒有路的,能開創出界中界的這種大修行者,自然不會飛不過去。這條空間暗流就是一道防禦,修為不足的人即便發現了這個界中界也根本沒辦法過去。」

她看了看陳羲:「你還能飛嗎?」

「飛?」

高青樹詫異的看了陳羲一眼:「你會飛了?」

「不是我,是丁眉體內原來的那個神獸元神。」

陳羲試著催動了一下鳳凰神翅,點了點頭說道:「飛行耗費的是鳳凰神翅的力量,不是我自己的,所以我還能飛行一段。不過帶著兩個人,不知道能不能飛那麼遠。」

「我不用你帶啊笨蛋。」

藤兒指了指陳羲的左手手背:「我先進去,你飛過去我再出來。」

陳羲發現自己原來也有笨的時候,訕訕的笑了笑。藤兒化作一片虛影進入了陳羲左手手背上的空間,陳羲雙臂一震,鳳凰神翅從背後出現。展開之後那是一對超過五米的巨大翅膀,上面流動的鳳凰真火讓人望而生畏。

陳羲雙手抓住高青樹的胳膊,鳳凰神翅一震飛了起來。

「都說士別三日當刮目相看,原來真的是這樣。我們分開的時候你還在破虛境,可再見的時候已經到了靈山。如果你父親看到你成長的速度這麼快,一定會特別欣慰。看到你,我不得不承認自己已經老了。這個世界是一代人來接替一代人,也許還輪不到我們接替老一代,你們這一代的佼佼者就已經走到我們前面了。」

高青樹沉默了一會兒後繼續說道:「之前有藤兒在的時候,我沒有說。雖然我知道她完全可信,但是我還是覺得應該給你保留一點秘密。」

他從納袋裡取出一件東西,塞進陳羲的納袋裡:「這是我們攻進禁區之後得到的第一件寶貝,應該是一塊甲胄。從形狀上來看,應該是一套鐵甲的胸甲部分。當時這個胸甲是作為某個禁制的陣眼,陳叮噹就是在那時候受的傷。我這次請了四個好友,再加上陳叮噹,我們五個人合力攻進來,進來的時候,兩個人戰死了。」

高青樹嘆了口氣:「就是為了得到這個胸甲,損了兩條人命。」

陳羲臉色一變:「為了我,竟是已經死了這麼多前輩,我心裡……」

高青樹知道陳羲的性格,怕他不安:「其實不都是因為你,找到一個破損的禁區對於任何一個修行者來說都是無法抵擋的誘惑。他們和我交情不錯這不假,但是攻打禁區也是為了他們自己。我們當時說好了的,不管發現什麼好東西,五個人平分。當時我想,我和陳叮噹兩個人分得的,應該對你就能有不少幫助了。可誰想到,只是得到了一件東西,就死了兩個…..」

陳羲心裡有些發堵,雖然高青樹說的沒錯,那些人也是為了自己才來攻打這禁區的,但畢竟是因陳羲而起。如果不是因為高青樹想幫他,就不會把這個破損禁區的消息告訴那四個人。

就在陳羲有些難受的時候,忽然他的臂甲微微發熱。

然後陳羲猛的反應過來……莫非高先生得到的這胸甲,和自己的是一套?

他帶著高青樹飛過了巨大的峽谷,落在平地上。

高青樹道:「當時這個禁區的門戶,就是這胸甲來守護的。這胸甲可大可小,堅固無比。若不是支撐這胸甲的陣法損壞太嚴重,我們根本就進不來。當時想盡了辦法,也破不開這胸甲之門。結果打到最後,陣法的能量不足,胸甲失去了支撐才被我們得到。」

陳羲把胸甲從納袋裡取出來看了看,發現這胸甲果然和臂甲是同一材質。胸甲雖然不是很厚重,但給人一種滄桑古樸的感覺。純黑色,上面有簡單的花紋。胸甲左上角,也就是護衛心臟的位置上,有一個凸起的字……爭。

……

……

陳羲把臂甲和面甲給高青樹看了看,高青樹立刻變得激動起來。這簡直不能解釋,如果說是巧合那也未免太巧了。陳羲隱隱之間想到了那個樊遲說過的話……甲雖然分散流落人間,但是每一片甲胄之間都有千絲萬縷的聯繫。

如果是這樣的話,陳羲忽然之間有些懷疑……和藤兒進入扭曲空間之後,是被這破損空間的漩渦吸過來的,還是因為甲之間的聯繫?

「這就是機緣1

高青樹高興的說道:「這甲胄就是屬於你的,冥冥之中都已經註定了。不然的話,為什麼在那樣兩個修為低微的人手裡會找到這樣強大的東西?我想,你以後一定會集齊的,這套甲胄會給你巨大的幫助。」

「希望吧。」

陳羲沒有對高青樹說謝謝,因為謝謝這兩個字顯得那麼蒼白無力。他將胸甲扣在胸前,嚓一聲,胸甲根據他的體型做出了變化,十分契合的貼在了他的前胸上。然後胸甲和臂甲面甲之間,出現了一種若有若無的聯繫。

「我就沒見過這麼堅固的胸甲。」

高青樹讚歎道:「就算是你父親的血烈長槍,只怕也未必能刺的穿。」

陳羲道:「血烈長槍和這甲,是一個時期的東西。」

他把自己幻境之中看到的對高青樹說了一遍,兩個人一邊走一邊交談。

「你這個先生真嗦,他故意瞞著我給你好東西,我都不好意思出來。你們倆快點說完好不好,我還想出去看看這個界中界有多神奇呢。」

陳羲心裡出現藤兒的埋怨聲,他笑了笑,讓藤兒出來。

藤兒出來之後先是伸了個懶腰,看了看前面。這是一大片平原,生長著茂密的野草,有膝蓋那麼高。草看起來長的整整齊齊,而且都是同一品種,沒有一根其他的。這種草看起來葉片很長很肥厚,若是餵養牛羊必然是極合適的。

陳羲下意識的折了一片草葉看了看,然後臉色一變:「這草里有淡淡的始氣流動……這不是隨隨便便生長出來的野草,而是為了餵養什麼東西而故意種植的1

他這句話才說完,腳下忽然晃動了起來。緊跟著,遠處一座小山以極快的速度移動了過來。

「是靈獸1

藤兒驚呼了一聲,三個人立刻向一側閃避。本來那小山還在視線極遠處,可是轉眼之間就已經到了近前。陳羲他們閃避之中看到,那是一頭巨大的讓人心悸的靈獸,看起來和山羊的外形差不多,但是要肥的多。這頭靈獸至少有百米高,身軀長度有數百米,短腿,短尾,頭頂上有兩個角,不同於山羊,這個東西的角禿禿的很短。

「躲開1

陳羲展開鳳凰神翅,帶著高青樹和藤兒一掠而起。才飛走,那小山一樣的山羊就到了跟前,一腳踩下去,地面上就是一個大坑。

「咩1

這靈獸叫了一聲,竟然也和山羊的叫聲差不多。

它抬起頭看著漂浮在半空的陳羲等人,眼神里都是好奇。那種眼神,就好像它看到了一個特別新奇的玩具,就如貓咪第一次看到蝴蝶似的……所以陳羲心裡生出一股擔憂,果不其然,那靈獸叫了一聲之後立刻追了過來。

陳羲振翅飛行,那靈獸緊追不捨。追了足有幾十里,靈獸似乎有些不耐煩,仰著頭又叫了幾聲。

「我的……天啊1

藤兒看向遠處,一片小山朝著這邊移動過來。山巒移動,地面顫抖!密密麻麻的,看起來不下數百頭!

陳羲忍不住嘆了口氣:「咱們這是進了人家的羊圈嗎?」

藤兒糾正道:「應該說是牧抄…」

幾百頭幾百米大的山羊踩著大地轟隆隆的跑了過來,其中還有幾頭撒著歡的跳躍著。從外形和表現出來的性格看,和普通山羊幾乎沒有區別。但是可能這裡太久沒有人來過,這些山羊每一個都那麼肥。

陳羲帶著兩個人在天上飛,下面幾百頭山羊追著玩……

「快收了翅膀吧。」

藤兒反應過來:「它們只是好奇,看起來它們不是兇猛的靈獸,沒有什麼攻擊力,應該是第一次看到陌生的東西所以覺得好玩。咱們找地方藏起來,比在天上飛要好的多。」

陳羲連忙收了鳳凰神翅,三個人朝著一座山峰那邊急沖。越是往山峰那邊跑,草就越來越高。跑出去幾十里之後,草已經過了頭頂。陳羲三人在草葉之下穿行,那些巨大的山羊逐漸失去了目標。

好不容易甩脫,陳羲擦了一把額頭上的汗水:「開創了這個界中界的大修行者,不會是把這裡當做田園了吧。在這裡隱居避世,種種草放放羊……這類靈氣充沛,野草鮮嫩多-汁還蘊含始氣,還真是一片好牧常」

高青樹也有些累了,喘著氣說道:「修為越高的人脾氣越古怪啊,沒事開一個界中界,種蘊含始氣的草,就只是為了養這些巨大的山羊?」

就在這時候,藤兒的臉色忽然變了變。她抽了抽鼻子,然後眼神里閃現出一種濃烈到了極致的擔憂:「應該不是……為了養山羊。這次咱們只怕來錯了,這裡看起來像是為了那些大山羊準備的,其實是為了別的……」/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