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永鎮仙魔>第二百一十八章召喚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一十八章召喚

小說:永鎮仙魔| 作者:知白| 類別:玄幻魔法

清清楚楚的一聲:「咦?」

這一個字,卻似乎有很多很多意思。,有好奇,有疑惑,好像還有其他的什麼東西在裡邊。陳羲聽的格外清楚,那聲音如此遙遠卻又好像就在耳邊。只這一個字,陳羲的心就猛然間揪緊。

這個字來的絕對不是巧合,就在他剛剛才把胸甲滴血認主之後,山峰那邊就發出了這樣一個疑問的聲音。這一刻,陳羲全身上下的肌肉都繃緊起來,修為之力遍布全身,隨時準備做出反應。

「唉……」

山峰那邊又傳出來一聲輕嘆,然後再也沒了聲息。什麼都沒有發生,就好像這兩個聲音不是針對陳羲似的。但是陳羲知道,一定是胸甲觸動了山峰里那個恐怖的存在。藤兒也跟著緊張起來,她下意思的靠近陳羲,一臉緊張的看著山峰那邊。

「怎麼回事?」

她問陳羲。

陳羲搖了搖頭,不知道該如何回答。

就在這時候,高青樹緩緩的睜開眼睛,眼神里都是失望:「這個界中界很大,到現在為止我放出去的法器都沒有到達邊際,不過幾乎可以肯定了,這裡沒有別的出路。四周感覺不到一點天地元氣的變化,這個界中界里的天地元氣好像是靜止不動的。」

「再等等吧。」

高青樹道:「我繼續感知放出去的法器,你們注意一下黃家人那邊的情況。他們不敢貿然過來,但是即便退出去也會緊緊守住入口。等到咱們出去的時候,他們必然會突襲。所以……」

後面的話他沒有說出來,但是三個人都心知肚明。

說完之後,高青樹發現陳羲的視線一直盯著山峰那邊,臉色有些異樣。看陳羲的眼神,就好像對山峰那邊有一種嚮往。高青樹心裡一緊,他以為陳羲中了什麼幻術,立刻起身攔在陳羲面前:「你怎麼了?」

陳羲看了看高青樹,眼神里有些疑惑。

「先生,其實不必瞞著藤兒的,她和我心意相通,都知道。」

他先是看了藤兒一眼,然後轉頭繼續看向山峰那邊:「之前我跟你說過,我得到之後,有了一種很特別的感覺。得到臂甲之後,看起來像是機緣巧合之下得到了面甲。但是原來的主人樊遲告訴我,這不是巧合,而是分散的每一片甲胄之間若有若無的聯繫,會把我在無意之中推向其他的甲胄。」

他看著山峰那邊,語氣有些肅然:「或許是得到胸甲之後,之間的聯繫變得更清晰了一些,我能感覺到山峰里有一種微弱的力量在召喚我,它似乎想讓我過去。」

「不行1

高青樹立刻搖了搖頭:「那邊有一個絕對恐怖的東西,你不能過去。」

「先生……其實這樣想是錯的。」

陳羲緩緩說道:「山中那個人或者是靈獸,它的修為最不濟也已經步入洞藏。咱們進來,說不定它早就知道的。躲避那些大山羊的時候,我用鳳凰神翅帶著你們飛行了一段距離,一個洞藏境的大修行者或者靈獸,是不可能感知不到的。但是它沒有出手……」

「但是它對虎鷲出手了1

高青樹道:「不管你怎麼說,你絕不能過去。它不來招惹你,不代表你就能去招惹它!那種級別的東西,根本不是咱們能惹得起的。」

「我知道。」

陳羲道:「但是我總覺得,如果我沒有過去看看以後會後悔。我和藤兒被吸入這個破損的禁區,難道不是的召喚?我其實不太相信這個世界上有太多巧合的事存在,每一件事發生都有其合理性。既然我來這裡不是偶然,那麼我應該去查清楚我為什麼要來這裡。」

「等一個時辰。」

藤兒忽然說了一句。

然後陳羲點了點頭:「好。」

高青樹不解:「你們在說什麼?」

藤兒也是一臉的嚴肅:「再過一個時辰,陳羲就能再次進入我的空間,雖然只有五分鐘左右,但這是唯一的可以用到的辦法了。雖然在洞藏境大修行者面前,這種辦法或許毫無意義。但是……總比毫無準備的過去要好。」

高青樹問:「你為什麼不攔著他?」

藤兒看向陳羲,眼神里有一種很平淡卻格外吸引人的光彩:「因為他是陳羲,他想要做的事就一定會去做。因為他與眾不同,我相信他的感覺。我能理解你作為長輩想要保護他的心情,就好像當初神讓勾陳管教約束那些神獸的時候,他對那些神獸其實更多的是保護。」

「不一樣1

高青樹大聲道:「我必須為他負責,這是他父親交給我的事1

「他長大了。」

藤兒看向高青樹,一字一句的說道:「而且他知道自己要做什麼。」

……

……

也許陳羲自己也不知道,這種感覺到底是對的還是傳是他做出了決定,就不會後悔。他這樣的人肯定想過,自己過去會不會再也無法回來。可是他這樣的人也註定了會做出這樣的選擇,也許每個男人心裡都有一種去探險的心情。

但陳羲是冷靜的,這個世界上比他還要冷靜的人不多。在做出這個決定之前,陳羲想了很多很多。

「雖然我知道沒有什麼實際意義,但是咱們還是應該分開。」

陳羲看著高青樹認真的說道:「我和藤兒去山峰那邊,先生留在這裡繼續探查有沒有別的出路。如果我們兩個遇到什麼危險,先生在外面還能有個接應。」

「不行,你們兩個去我不放心。」

「可是先生,就算咱們三個一起去有用嗎?」

陳羲笑了笑,語氣很平淡卻格外的堅定:「我們不能一起去,那樣可能會一起死。先生如果有機會就出去,幾年之後,滿天宗神木大陣開啟的那一刻,總得有人在外面迎接我的父母。」

高青樹的眼睛有些發紅:「那是你的事!老子不管1

「先生,我比任何人都知道自己的命很重要。我比任何人都想等到神木大陣開啟的時候父母第一眼看到的是我,但是在這之前,我必須想盡一切辦法的提升自己的實力。如果我幾年之後去滿天宗,唯一能做的是連累父母……那麼我寧願不去。不分心照顧我,父親母親還能盡全力的去面。」

「我總是在想,這幾年的時間我該以一種什麼態度來生活。」

陳羲笑了笑,卻很認真的說道:「我告訴自己,要以一種隨時隨地都面對死亡卻逼迫自己不停成長的方式來生活,也許每一天都面臨危機,可我不能放棄。只要能提升修為能幫到我的父親母親,我想,在不觸及自己良心底線的情況下,可以無所不用其極……哪怕,是拿自己的命做賭注。」

高青樹的眼睛越來越好,嗓音都變得沙啞起來:「命是你自己的1

「是的。」

陳羲點了點頭:「但是父母給的。」

他起身,整理自己所能用到的東西。將青木劍召喚出來綁在後背上,感受著鳳凰神翅還能飛多久。然後調整自己的修為,讓運轉起來,隨時隨地都能釋放出最強有力的一擊,不在壓制一點的。

雖然陳羲知道,自己這種準備在山峰里那個絕對強大的東西面前,也許毫無意義。

「做一個不只是為了自己活著的人。」

陳羲依然笑著,眼神里都是決絕:「這個世界上,總是有些東西比自己的命更重要。」

他走過去,抱了抱高青樹笑著說道:「我一直不曾對你說過謝謝,因為我知道謝謝這兩個字其實沒有什麼用處。那只是一種客氣,不能報恩。我想,等到我強大到超過先生的時候,我來保護你吧……現在,我只能說一聲謝謝。如果我沒有從山裡面回來,麻煩先生在幾年之後神木大陣開啟的時候,告訴我的父親母親……我很想念他們。」

陳羲離開高青樹,轉身大步而行。

高青樹的眼角濕潤著,看著陳羲的背影竟是有些不知所措。他的肩膀都在微微顫抖,臉色白的好像剛剛生過一場大玻

「和你父親年輕的時候……一樣。」

高青樹喃喃了一句,就好像想到了什麼難以忘懷的過往。

陳羲和藤兒朝著山峰那邊掠過去,到了靈山境修為之後,幾十里的距離對於陳羲來說已經不算什麼。沒過多久,他就到了山峰之下。山勢很陡峭,最重要的沒有一條上山的路。峭壁好像刀切出來的一樣,若是繞路的話陳羲不確定還能不能那種感知。

他確定,想見到自己的那個東西就在這座山上。

「藤兒你回到空間去。」

陳羲說了一聲,藤兒乖巧聽話的點了點頭,連一句為什麼都沒有問,直接回到了陳羲左手手背的空間之中。然後陳羲深吸一口氣,開始向上攀爬。山石堅硬,陳羲的手指卻如刀刺豆腐一樣,硬生生的扣著山石向上攀爬。當初在滿天宗修行的時候,陳羲曾經迎著瀑布的落水向上爬,相對來說,現在似乎還要輕鬆些。

碎石順著峭壁滾落,陳羲的身形和大山相比顯得那麼渺校

越是向上攀爬,心裡的那種感知就越清晰。似乎有個聲音不斷的召喚著陳羲,在呼喚他,在等待他。

就在這時候,陳羲忽然感覺到了什麼似的回頭看了一眼。他取出面甲帶上,透過紅色的晶石看到遠處。

黃家的人,過來了。/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