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永鎮仙魔>第二百一十九章移山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一十九章移山

小說:永鎮仙魔| 作者:知白| 類別:玄幻魔法

陳羲在峭壁上稍稍停頓了一下,然後忽然做出了一個讓人瞠目結舌的舉動。↑,他忽然回身,朝著黃家人來的方向發出一道劍氣。此時黃家的人距離陳羲尚且在數十里之外,這一道劍氣縱然凌厲,但對方過來的人中擁有三個以上的靈山境修行者,這一劍註定了不會有任何作用。

是的,不可能傷害到敵人。

但是陳羲,想的根本就不是攻擊。

遠處,高青樹看到陳羲忽然出手的時候先是愣了一下,然後忽然蹲在地上嚎啕大哭起來。一個男人的眼淚,就這麼肆無忌憚的宣洩著。他的拳頭攥的死死的,手背上青筋畢露。

「陳盡然……我對不起你。」

他哭泣著自語,如此悲愴。

高青樹一瞬間就知道了陳羲為什麼那麼做,那看起來毫無意義的一劍……不是想攻擊黃家的人,而是想把黃家的人引過去。陳羲這樣做,是為了保護高青樹。這一刻,之前陳羲說過的話在高青樹腦海里回蕩。

「先生,我一直沒有對你說過謝謝,那是因為我覺得謝謝這兩個字沒有一點用處。那只是一種客氣,不能感恩。我想,等到我的修為強大到超過先生的時候,那麼我來保護你吧……」

這話,戳疼了高青樹的心。

他猛的站起來,想迎著黃家人衝過去,腳步才邁出去又站祝

「先生,幾年之後滿天宗神木大陣開啟的時候,總得有人迎接我的父母。我多想在那一刻父親母親第一眼看到的人是我,所以我更加的沒有權利去逃避,我必須不斷的成長不斷的提升修為才行。先生,如果我不能回來,麻煩你見到我父母的時候對他們說……我很想念他們。」

陳羲的話,就在高青樹耳邊。

他咬了咬牙,再次盤膝坐下來,去感知自己放出去的那些法器。他知道自己此時衝過去迎戰是最不理智的舉動,非但無法拖延黃家人反而會讓陳羲失去一個支援。自己不能那麼做,那樣做自己良心上可能好受一些,但對於陳羲來說其實更沒有意義。

與其去和黃家的人死戰,不如拼盡全力的用陳羲為他爭取來的時間去發現出路。他閉著眼,眼淚依然還在流淌。

「希望先生能懂我的意思。」

陳羲回頭看了一眼,眼神里都是決絕。黃家的人已經被他這一道劍氣所吸引,往這邊來了。那些人不敢貿然的行動,所以移動的速度並不是很快。畢竟之前那突然擊殺了靈山境巔峰虎鷲的力量,就在這大山之中。

陳羲又看向遠處峽谷那邊,黃家的人好像布置了什麼陣法,留下了一個靈山境的修行者守著那裡。這應該就是當初把高青樹他們三個人封住的結界,撐住這個結界的陣眼說不得就是那件強大的空間神器。

陳羲已經沒時間理會這些了,他深吸一口氣繼續向上攀爬。

峭壁被他硬生生扣出來一個一個的小坑,每向上一步,碎石紛落。山峰之上,那種在呼喚陳羲的感覺越來越強烈。而隨著越來越往上,陳羲發現四周的天地元氣也有所改變……冷,四周變得越來越冷。

已經到了靈山境的修為,溫度的變化已經無法對陳羲造成影響。這種寒冷不是來自於身體的感觸,而是心裡。陳羲發現四周的氣息全都變了,看起來天空還是那麼蔚藍明亮,但是卻好像到了另外一個世界。這種感覺,竟然有一點點接近和陳羲第一次看到無盡深淵的感覺。那是一種陰暗的力量,能影響人的心境。

「唱戰歌,闊步行。一路灑血不回頭,直上青庭。征戰幾人回,只為後來者。碎我戰刀,斷我身軀,不可滅我魂……」

忽然之間,一陣曲調蒼涼的戰歌出現在陳羲耳邊。這戰歌的曲調不複雜不婉轉,音律很簡單,但是每一個字中似乎都帶著一股不屈一股堅韌。聽著這樣的戰歌,讓人不由自主的隨之熱血沸騰。就好像置身於一個古戰場之中,為了自己和家人不斷的向前向前再向前。

陳羲感覺到,自己的身體在發熱。這戰歌,和那種陰冷的氣息截然相反。

那是…..的共鳴。

戰歌回蕩了一會兒之後,又是一聲長長的嘆息:「我願為人死,人卻盼我死。前世之人灑熱血,後世之人罵前人。這世上有多少義無反顧毀在了齷齪小人的骯髒心思中,多少俠骨豪情變成了自私自利。當初的血戰究竟是為了什麼?當初死去的那些人,是否都變成了不甘憤怒的冤魂?」

「問天問地問鬼神……什麼是人?天地不能答,鬼神不能答。曾經為人而戰,卻不想再做人。」

這幾句話,其中的悲涼就好像刀子一樣切割著陳羲的內心。

……

……

一隻巨大的手掌突然出現,就是之前抓走了一隻大山羊的那隻手。從山峰里出來,大的看不到胳膊的另一頭。胳膊圍著山峰繞了半個圈,就如同漂浮在山峰四周的一層濃重的黑雲。這手臂太大,上面還長滿了黑色的毛髮。當手臂出現的時候,陳羲感覺那種讓人不能適應的陰暗冰冷更加的濃烈了。

「你1

那大手驟然停住,伸出一隻手指著陳羲。

那手指距離陳羲不過兩三米遠,就算是最前面的那一截手指也比陳羲要大上幾倍甚至十幾倍。那手指很粗,指甲很長還彎曲著,看起來更像是雞爪子一樣。指甲里都是黑泥,還帶著一股腥臭的氣味。

手指指著陳羲停住,這個距離或許陳羲來反應都沒有就能被手指按進大山裡面。

「為什麼要來這裡?」

有人問。

「找一件東西。」

陳羲如實回答。

「哼!人都是貪婪的,為了自己不擇手段連命都不要了。我知道你想要什麼,但你沒資格擁有那些東西。曾經我還堅信這個世界上好人別壞人多,但是現在,如果誰說世界上還有好人,我就殺了誰1

砰地一聲,陳羲身上的甲突然毫無徵兆的脫離他的身體,一瞬間飛到了那巨大的手掌上。

「這些東西不屬於你,也不能給任何人用,現在的人不管是誰都沒資格穿上這套戰甲,雖然我也痛恨這戰甲的主人,但是我比你們有資格為他保存下去。人都是無恥的,純粹的人已經死光了。」

大手一揮,隨即掛起一陣颶風:「念在我從你這裡拿到了戰甲,我不殺你,你走吧。」

陳羲搖了搖頭,繼續往上爬。

「你太貪了,人都太貪了1

聲音驟然變得憤怒起來:「我給了你機會走,你不走就怪不得我了。若我出去,我就把世上所有的人都殺光。只有人死光了,這個世界才是真真正正的乾淨的。不管是任何生靈,都比不上人心的骯髒1

手指猛的伸過來,直接按在陳羲的後背上。

碎石紛飛!

陳羲被直接按進了峭壁之中,那足有上百米長的手指幾乎完全按進去,可想而知陳羲面對怎麼樣的一種境地。手指緩緩的從峭壁之中抽出來,碎石朝著山崖下面跌落。

「一直到死,人都是骯髒的。」

聲音之中的憤悶依然很濃,但其中還有一些很讓人不解的感情。

當手指離開峭壁的那一刻,忽然停頓了一下。

因為陳羲就在手指的指尖上抓著,這一擊對於陳羲來說確實傷害很大,但是畢竟陳羲到了靈山境修為,身體的強度遠比山石還要堅固。最主要的是手指上沒有用出修為之力,靠的只是一種純粹的力量。

陳羲啐了一口血,胸口裡的憋悶稍稍減輕了一些。他離開手指,跳回峭壁繼續往上攀爬。

「你不怕死?1

聲音質問。

「怕。」

陳羲回答:「但總有些事,比自己的命重要。」

陳羲背對著那手指,沒有看到手指顫抖了一下。

「那你告訴我,什麼比命重要?1

「很多很多。」

陳羲有些吃力的繼續向上攀爬,臉色發白。那一擊力度太大,哪怕沒有修為之力對他也造成了巨大的傷害。但是他卻好像傻了一樣,不肯停下來:「比我爹娘,比如愛人。將來如果我有了孩子,也包括在內。這些人,都比我自己的命要重要。」

陳羲冷笑:「你咒罵著人,可你不了解人。」

「我了解1

隨著一聲怒吼,陳羲再次被那巨大的手指按進山崖之中。這一次的力度更大,那根巨大的手指完全陷進了岩石裡面。

「沒有人比我更了解你們這些骯髒的人!卑微的人!你們口口聲聲說著仁義道德,其實最髒的就是你們。你們的心都是黑的,最陰暗的地方也比不過人心!只要是人都該死,每一個人都該死1

嘩啦一聲,一片岩石脫落。

陳羲從手指按出來的深洞里步履蹣跚的走出來,臉色白的好像紙一樣。他啐了一口帶血的塗抹,給了天空一個白眼:「呸1

他罵了一個字,然後繼續往上爬:「把我的東西還給我……」

「那不是你的1

聲音顯得越發暴怒起來。

「是我的。」

陳羲的嘴角還在流血,但語氣卻如此的堅定:「我不管你是什麼,你對人有多大的仇恨,但是你不了解人。我不能否認你說的話,最陰暗不過人心……但是總有一些人,哪怕生活在黑暗之中,心中也充滿了光明。」

「你……錯了1

手指再一次按下來,陳羲的身體向後彎折著被按進去。

聲音說:「我見過的,是你永遠也無法體會到的。知道我為什麼不立刻殺了你嗎?因為我要讓你屈服,讓你承認我說的都是對的。」

陳羲從深洞里爬出來,然後掙扎著站起來怕打了幾下身上的灰塵:「你是錯的。」

然後他繼續往上爬:「把我的東西還給我,把我要找的東西給我,我有太多太多的事要做,我肩膀上還有責任。」

「責任?1

聲音明顯顫抖了一下,然後沉默了很久。

轟的一聲巨響,整座山都搖晃起來。陳羲感覺到山體在劇烈的搖晃著,岩石大塊大塊的脫落。山上的樹木被連根拔起,順著山崖滾落。陳羲眼神一凜,拼勁最後的力氣躍上那根手指,他剛剛離開,岩層就全部被震碎了。整座大山忽然之間變得更高,拔地而起!

然後陳羲驚訝的發現,這山根本不是山……而是一個人的身軀。

不,這不是一個人。/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