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永鎮仙魔>第二百二十章樊遲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二十章樊遲

小說:永鎮仙魔| 作者:知白| 類別:玄幻魔法

山在移動。,

平地而起。

陳羲站在那根巨大的手指上,心裡的震撼已經到了無以復加的地步。山不是山,是個巨大生物的上半身。而這個巨大生物的下半身,居然深陷在地表之下。從它站起來的姿勢來看,它應該是一直盤膝坐在那的,腰部以下全都在大地之中。

這種場面,不管是誰見了也許都會心生畏懼。

這個巨大的生物,也許已經這樣盤膝而坐了太久太久。因為這是一個界中界,和外面的世界時間不是同步的。開創了這個界的主人有能力設定改變時間,所以外界過數百年,對於這個巨大生物來說,也許已經過了數千年甚至上萬年。當然,巨型生物表面一層岩石的行成,也可能是其他原因。

已經無法追尋年月了,它身上厚厚的岩層卻在訴說著孤獨。

它站了起來,頂天立地。

陳羲發現,它全身上下都長滿了那種黑色的毛髮,即便是站在它的手指上,陳羲往上仰著頭極力遠眺,也只是勉強看清楚它的面容……那張臉和人的臉極為相似,有五官輪廓,但是被黑毛覆蓋。與人不同的是,他的眼睛不是黑色的而是紅色的,那種血一樣的紅色。

它站在那,大地為之顫抖。

「你說責任?1

巨大的生物低頭看向陳羲,眼神里是冰冷的殺氣。

「曾經我也以為人是為了責任而活著的,但是冰冷的事實告訴我,當前人為了責任而戰死之後,那些享受著前人以死換來的安定生活的同時,卻變得骯髒無比。現在的人已經忘記了曾經為了這個世界而戰鬥的前輩,忘記了人心是熱的。」

它踏前一步。

大地搖晃起來,整個界都搖晃起來。遠處那些大山羊一樣的東西,捲縮在地上發抖。它們和這個巨型生物相比,就變得那麼渺校如果單獨來看那些大山羊,每一頭都相當於一座小山。可是在巨型生物面前,它們就好像老鼠那麼大。

「你說責任,那你告訴我什麼是責任1

巨型生物的眼睛里紅芒一閃,帶著無邊的殺意。那種眼神,幾乎已經實質化了。陳羲確定,只要它願意這種眼神真的可以殺人,而且絕對能擊殺修為很強的修行者。

「我不知道責任該怎麼具體來說。」

陳羲昂著頭,看著巨型生物的眼睛一字一句的說道:「但是我知道有些事如果自己不去做,我過不去自己心裡那關。曾經有人告訴我,依心而行,便是自在。但是誠如你所說,有些心已經黑了。不過在我看來,黑心的人已經不再是人,而是妖魔。」

巨型生物張開嘴發出一聲咆哮,界搖晃的更厲害了。

「不要拿妖魔和人心相比!妖魔也比人心乾淨1

他抬起手把陳羲托舉到自己面前,看著陳羲大聲說道:「我就是魔1

……

……

魔!

陳羲以前從不曾聽到過關於魔的傳說,人們說話的時候總是會提到妖魔鬼怪這樣的字眼,可是誰又真的見過妖魔鬼怪?現在陳羲知道,所謂的鬼,只是有些人留戀人間的一抹殘魂。而妖魔,是聞所未聞見所未見的東西。

可這個巨型生物說,它是魔。

「人看起來是乾乾淨淨的,穿著光鮮的衣服走在光明之中,但沒有什麼比人還臟。而我看起來是骯髒的,但我的心是乾乾淨淨的。我不虛偽,我不掩飾,我想要做什麼就做什麼!我就是要殺盡人,讓這個世界變得乾淨起來1

魔怒吼,然後眼睛驟然看向遠處。

他的眼睛里射出兩道紅色的光芒,每一道都有十米左右粗細。光芒瞬息而下,遠處黃家那些躲藏著看著這邊的人立刻發出一陣哀嚎。似乎沒有什麼能阻擋這紅芒,所過之處,大地被犁出兩條巨大的深溝,岩石被崩碎成了齏粉,野草燃燒起來瞬間變成了灰燼。

而藏起來的那些黃家的人,頃刻之間變成了塵埃。

過來的幾個人,全都死了。

這其中包括三個修為到了靈山境的大修行者!

這三個人,居然連逃跑都來不及,甚至來不及做出任何反應。但陳羲的眼力極好,他看到有一點微光一閃即逝,顯然是有人藉助什麼東西遁走了。他立刻往峽谷那邊看過去,發現那邊果然多出來一個人,正是之前那個被眾人簇擁著的年輕人。

陳羲轉過頭,恰好看到這個自稱為魔的巨大生物胸口上,有一道很長很大的傷疤。從它脖子下開始,一直到肚子上。這道傷疤經過了心口,無法想象是什麼東西擊傷了它。它站起來的時候,傷疤里居然隱隱還有血跡。

經過了不知道多久,傷疤居然還沒有痊癒!

「啊1

巨型生物發出一聲痛苦的吼叫,低頭看向胸口的傷疤:「樊遲!你為了人而要殺我!若非是我,當年你早就已經死了。若非是我,你能打贏那一戰嗎!可是為了那些渺小卑微的人,你居然對我出手1

「我恨1

它仰天發出一聲咆哮。

「我恨1

「我恨1

「我恨1

這兩個字在天際回蕩。

陳羲被震得心口發疼,忍不住又吐出來一口血。就在這時候,九色石的力量再次出現,開始迅速的修補他的傷勢。這次九色石的力量明顯更加強大起來,但是在那回蕩的聲音之下,傷勢不斷的反覆。

遠處,高青樹忍不住栽倒在地,臉色慘白。

更遠處,峽谷那邊,那些黃家的修行者竟然接連爆開。修為不到靈山境的人,無法抵擋這回蕩在界中的聲音。陳羲無法保持鎮定,腦海里嗡嗡的亂響。所以他沒有看到,遠處峽谷那邊黃家僅存的一個靈山境修行者,帶著那個少年快速離去。

「我知道你是誰1

陳羲似乎隱隱的聽到一聲怒吼:「你是陳羲!我早晚會殺了你1

陳羲猛的抬起頭往那邊看……那是誰?

那個年輕人自始至終都很模糊,看不清晰。但是陳羲確定他的修為必然很高,他一定是用了什麼東西隱藏了自己的境界。之前巨型生物眼睛里射出來的那兩道紅芒,三個靈山境的修行者連反應都沒有就被擊殺了,但是這個年輕人卻能逃離。就算他身上帶著什麼神器,可若是修為不夠反應不過來他也根本逃不掉。

而回到峽谷那邊之後,修為不夠靈山境的人都被聲波震的爆裂開,唯獨他和那個黃家的老者勉強支撐下來。

我必殺你!

這幾個字刻進了陳羲的心裡,他很想知道那個年輕人到底是誰。

「我輩成魔。」

巨型生物仰天咆哮之後,聲音之中透著一股落寞和悲涼:「我願成魔?樊遲……當年的事你後悔嗎?現在人間變成了這樣,你後悔嗎?我曾經說過,人都是自私自利的。你卻說,人心有善,只是被一層灰塵蒙住了而已。」

它猛的抬起頭看向天空,眼睛里再次射出兩道紅芒。但是那紅芒激射到了天空之後,天空上突然出現了許多金色的符文,每一個符文都很大,金光閃爍。紅芒再強大,也無法突破符文。界劇烈的搖晃著,附近的幾座大山都被震得斷裂崩塌,但是界卻始終沒有被攻破。

「樊遲1

巨型生物大吼:「你告訴我,到底是誰錯了1

……

……

「我見過他1

陳羲抬起頭,看著那仰天怒問的巨型生物大聲道:「就在不久之前,我見過他……或許,那只是他留在人間最後的一抹影子。但是我和他聊了很久,他跟我說了很多話。」

呼!

一陣颶風。

巨型生物猛的低下了頭,那颶風是他的喘息:「你見過樊遲?你認識樊遲?你跟你說過什麼?可曾提到了我?1

「沒有。」

陳羲搖了搖頭如實回答:「他只是告訴了我的來歷,告訴了我很久很久之前他們那些前輩為了這個世界所作出的犧牲。還告訴了我,身為一個修行者應該怎麼去做。」

巨型生物像是冷靜了下來,又像是在壓制著更加濃烈的憤怒。它低著頭看著陳羲,冷笑著說道:「他一定告訴你,修行者的責任就是守護對不對?哼……你知道的名字,所以你應該沒有騙我。但是我要告訴你,樊遲是錯的1

「他是對的1

陳羲絲毫也不猶豫的回答:「他是對的1

巨型生物像是愣了一下,然後眼神里有些疑惑:「這個世界上,居然還有人相信樊遲是對的?就連當初跟隨他的人,在見識到了那世間最陰冷殘酷的背叛之後,都沒有人再去堅信那種信念,你沒有經歷過那些,你憑什麼說樊遲是對的?」

「沒有為什麼,他就是對的。」

陳羲伸出手:「把還給我,我需要。我還有太多的事沒有去做,不管你和樊遲是什麼關係,你都沒權利奪走他交給我的東西。」

「我和樊遲什麼關係?」

巨型生物搖晃了幾下,似乎是承受了什麼打擊。他的語氣越發的悲涼起來,身子晃動著頹然倒了下去。轟然之間,他跌坐在地上,大地都被震得裂開了幾條口子,遠處那些巨大的山羊被震得竟然彈離了地面,又重重的摔下去,也不知道有幾隻摔斷了腿。

「我和他什麼關係?」

「我和他什麼關係1

巨型生物重複了兩遍這句話,語氣卻截然不同……然後他猛的低頭看向陳羲,巨大的嘴巴張合之間一字一句認真的說道:「我就是樊遲,樊遲就是我。」/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