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永鎮仙魔>第二百二十一章他不希望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二十一章他不希望

小說:永鎮仙魔| 作者:知白| 類別:玄幻魔法

那個巨型生物看著陳羲一字一句認真的說道:「我就是樊遲,樊遲就是我1

這一刻,陳羲感覺自己的心都幾乎靜止下來。≧,它說它是魔,它說它是樊遲。陳羲不知道什麼是魔,但是陳羲知道誰是樊遲。那個頂天立地的爺們,那個帶著麾下勇士甘願當做誘餌向神獸發動進攻的前輩,那個告訴陳羲修行者的使命是守護的修行者。

那個才是樊遲,絕不是眼前這個看起來猙獰恐怖的巨型生物。

「你不是樊遲1

陳羲說。

魔低頭看著陳羲,眼神里閃過一抹凶戾:「你真的以為我不殺你?」

陳羲搖頭:「你殺不殺我,和你是不是樊遲沒有關係。你不殺我,你不是樊遲。你殺我,你也不是樊遲。在我心裡,樊遲是個英雄。」

「英雄?」

魔冷笑:「英雄都是傻子,都是白痴!這個世界不需要英雄,人人都為了自己英雄有什麼用?英雄只應該活在傳說之中,可是當傳說都變了味道之後英雄就是徹頭徹尾的白痴。做英雄有好處嗎?還不如做個魔……隨心所欲做真正的自己1

他猛的一拳垂在大地上,大地再次顫抖。

「還給我。」

陳羲的臉色卻越來越平靜:「你是誰,我沒有興趣知道。在我眼裡你就算再強大,也不過是為了自己活著可偏偏被人禁錮在這裡根本出不去的可憐蟲。你就算再強大,你也是可憐蟲。你的強大隻是你的外表罷了,你內心軟弱的像一個小丑。」

「我殺了你1

魔怒吼。

陳羲冷笑:「我似乎知道你為什麼不殺我……我和樊遲的甲有著密不可分的關係,我已經在上滴血認主。也就是說,我繼承了樊遲的一些東西。而你,無法殺死和樊遲有關的人1

說到最後一句的時候,陳羲陡然提高了嗓音。

他分明看到,魔的表情變了。

「是礙…」

魔抬起來的手臂頹然的落下來,重重的落在地上:「他當年說,不允許我殺人,更不允許我去殺他在意的人。你得到了樊遲的認可,得到了的認可。我不能殺你,因為他在我身體里種下了一個法陣。」

魔的眼神里都是蒼涼:「但即便如此,我還是認為他是錯的。」

陳羲心裡一震,忽然之間覺得這個自稱為魔的巨型生物其實不兇惡。樊遲在魔身上種下了一個陣法,是為了保護自己在意的人,也許那只是一種防範而已。之前魔幾次用巨大的手指將自己按進岩石之中,但是手指上沒有一絲一毫的修為之力。那是因為它體內的法陣在阻止它,想到了這一點,陳羲豁然開朗。

「這是……樊遲開創的禁區1

陳羲看向魔,心裡的疑惑全都解開了。從之前魔的反應,從更早之前自己被帶入這個禁區,這一切都不是偶然的。這個禁區是樊遲開創出來的,而且陳羲斷定樊遲是在他帶著手下的勇士們踏上戰場之前開創的。

「我知道了。」

陳羲昂著下頜,語氣格外的平靜但對於魔來說字字如刀:「你是樊遲心裡的魔念,樊遲知道你的存在,所以他在上戰場之前,以超絕的修為將你這個魔念從他的心裡分離出來。因為他知道必須保證一個純粹的自己,才能在戰場上一往無前。他不希望自己有私心,有私心就會有畏懼。他以大修為把你剔除出來,但是不忍心除掉你,所以開創了這個禁區將你禁錮在這裡。」

陳羲道:「樊遲戰死之後,他擔心你早晚有一天會掙脫約束出去,所以最後時刻把的一部分送了回來,做禁區的陣眼。他不想讓人進來,不想讓人發現你。但是樊遲忽略了一件事,他當時的修為之力已經耗盡,外面的那個禁區天長日久之後失去了天地元氣的支撐,變得破損。」

「但是……你出不去,是因為這個。」

陳羲將手指向魔的雙腿,那兩條巨大的腿上看起來也是黑乎乎的,似乎沒有什麼區別。但是仔細看的話,依稀能辨別出那上面有簡單的紋理,雖然被泥土覆蓋,可是勉強還能看出來一些。

「樊遲用最後的修為之力,以的腿甲封印了你。你能站起來,但你離不開這裡。」

他一口氣說了這麼多,臉色有些微微發紅。不是緊張害怕,而是激動。

「是……」

魔垂下頭,眼神里的悲傷越發濃烈起來:「你說的都沒錯,是樊遲禁錮了我……我是走不出去這裡,這些都是是你不要忘了,不管樊遲準備的多充分,他的決心有多大,但始終有一點不能否認……我就是樊遲。」

陳羲的臉色忽然一變,他發現自己之前的想法有些是錯的:「是的……我現在相信你就是樊遲了,因為你不是出不去,而是你不想出去……你知道,如果你出去,樊遲會怪你。你是他的魔念,但不是凶念。他那樣的人可能會偏激入魔,但絕不會偏激到產生凶念。他是他心裡的委屈,他的不甘,他的遺憾……」

魔猛的抬起頭,陳羲看到他的眼角居然有些濕潤。

……

……

沉默。

很長時間的沉默。

魔的眼睛里有淚,或許是因為陳羲最後那一段話觸動了它的心。陳羲說,魔不是出不去了,而是它不想出去。魔的心在顫,那麼的難受。

「他以為我會害人。」

魔說:「我說過無數次要殺盡所有人,我也曾經堅信自己會這樣做。我告訴自己,當我破開結界的那一刻我就要出去痛痛快快的殺,把那些忘恩負義的人全都殺光。但是有一天……我發現結界的力量已經減弱到其實封印不住我的時候,我卻膽怯了。」

他的聲音很低沉,語氣就好像一個受了委屈的孩子。

「我看著那已經承受不住我攻擊的結界,幾次想衝出去最後還是沒敢。是的……我不敢……我說了一千次一萬次要把所有人都殺掉,可是我做不到。現在活著的人就算再骯髒再齷齪,可他們終究是樊遲當初拼盡了性命想要保護的……人。」

「如果我把人都殺光,樊遲也就白死了。」

魔咧開嘴笑,那麼苦。

「我騙自己,假裝出不去。這樣年復一年的騙下去,直到自己真的信了我還是被禁錮的。」

魔低下頭,兩隻手嚓一下子把腿上的腿甲拆卸下來。腿甲在他手裡迅速的變小,變成了普通人穿戴的那樣大。在他的手心裡,這腿甲顯得那麼渺校

「已經早就不能封印我的雙腿了。」

魔的手心裡微光一閃,之前從陳羲身上搶走的東西都出現了。面甲,臂甲,胸甲。這些東西放在一起的時候,有一種淡淡的卻格外緊密的聯繫。的來歷很不凡,以人血浸泡,卻不帶凶頑之氣。只有人骨子裡的執著和拼爭,沒有一點陰暗的東西。

想必當初打造的時候,樊遲也耗盡了心力。

「他想讓自己以一個絕對純粹的人的方式踏上戰常」

魔看向遠處,似乎在追憶著什麼:「他說,人是複雜的。不管是普通人還是修行者,都是複雜的。每個人都有兩面,一面善一面惡。所以絕大部分人,都不是純粹的人。只有純粹的人才能願意犧牲自己,為別人換來美好。要想做到一個純粹的人,就首先要剔除自己內心之中的那些複雜念頭。」

「甲一共經歷了十六次失敗才打造成功,因為樊遲不想讓甲胄上帶著一點別的東西,所以他要求每一個滴血的人,在滴血的時候心裡只有一個念頭,那就是為了美好的明天。只要有一個人分心,就變成了雜質。」

「十六次……」

魔緩緩道:「他打造成功了,在戰場上也給了他最大的幫助。從第一戰到最後一戰,樊遲都參與了。他也是唯一一個,從開始拼爭到最後看到勝利的修行者。他不是被人殺死的,而是累死的。也許在勝利到來的那一刻,他已經滿足了,緊繃在心裡的那股氣散了,那個信念沒了,所以他死了。」

魔的表情逐漸平靜下來。

陳羲緩緩道:「其實你在很久之前就能離開這裡了,但你沒有。其實你恨的只是當初那些背棄了樊遲的人,而不是全部的人。你不離開這個界,是因為在這裡還有關於樊遲的回憶,如果你離開了,就什麼都沒有了。」

魔看向陳羲,眼神里逐漸出現了善意:「我沒有想到有一天,會有一個人能了解我的心事。我也沒有想過有一天,我會和一個人坐下來說這些話。告訴我,樊遲為什麼要把給你。」

陳羲想了想后回答:「他說……我和他,可能是一樣的人吧。但是我知道,我和他不一樣。我無法做到他那樣純粹,他是一個聖人,一個真真正正的聖人。」

魔像是微微愣了一下,然後手掌一翻。嘩啦一下子,所有的的部件全都掉在陳羲身邊。魔看著陳羲認真的說道:「有些話只有說出來后心裡才好受,我今天說了很多,也許以後我會釋然,也許以後我會越來越偏激,從魔變成凶。但是今天,我感覺痛快了不少……還給你。」

它說:「希望你不要辜負了他,他不會看錯人。」

陳羲點了點頭:「謝謝。」

魔挪了挪身子,如它站起來之前那樣坐好。片刻之後,它的身體表面就出現了一層岩石。他扭頭看向陳羲:「人會因為自己的無恥和自私而遭到天譴的,就算我能忍住不去殺戮,但是人早晚有一天都會面對這樣的事。」

「也許吧……」

陳羲臉色不太好看,因為他知道魔說的是對的。

「你真的不打算出去?」

他問。

魔忽然咧開嘴笑了笑:「出去?你難道希望我出去?樊遲是不希望我出去的……所以,我不出去。」/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