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永鎮仙魔>第二百二十二章出界一刀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二十二章出界一刀

小說:永鎮仙魔| 作者:知白| 類別:玄幻魔法

魔不再動,於是它又變成了山。,

界中界恢復了平靜,遠處那些從驚慌失措中也逐漸平靜下來的大山羊們開始聚集在一起,一邊慢慢走一邊吃草。它們的世界似乎無比的簡單,只有兩種感情,害怕和不害怕。害怕的時候縮在一起瑟瑟發抖,不害怕的時候聚在一起吃草。

看到那些大山羊,陳羲忽然覺得有些失落。那是樊遲臨死之前為魔準備的食物,其實到死,樊遲也關心著另外一個自己。或許沒有人比樊遲自己更清楚,魔只是魔,就算再偏執,也不會出去大開殺戒。但是魔胸口上那一道巨大的傷疤,究竟是怎麼回事?

陳羲看了看,發現自己好像已經看到了一個岔路口。這兩個路口分別通向不同的人生,選擇就在不經意之中到來。藤兒出現在他身邊,心有餘悸的看了看那座大山:「怪不得我從它身上感覺不到一丁點神獸的氣息,因為它是另外一種……連我都不了解的存在。」

「樊遲是個聖人。」

陳羲又說了一遍這樣的話。

藤兒不解的看著陳羲,一時之間沒懂陳羲的話到底是什麼意思。

「其實魔,和無盡深淵裡的那些東西本質是一樣的,都是人心裡陰暗的一面。但是樊遲是個聖人,他本來就很純粹。他心裡的陰暗面,遠比無盡深淵裡的那些東西要乾淨,所以變成了魔而不是淵獸。」

陳羲將的腿甲滴血,然後鄭重的把穿戴好。雖然還不齊全,但是現在看起來已經看起來像是一整套東西了。腿甲穿好之後,陳羲和之間的聯繫也變得更為緊密。

「咱們現在出去?」

藤兒問:「也許黃家的人還守在峽谷那邊準備偷襲,他們只需要在那個山洞裡等著,咱們穿過石壁回去的時候是防備最弱的,如果他們在那個時候出手,也許咱們根本就沒有還手的機會。」

「我再想想辦法。」

陳羲和藤兒往高青樹那邊過去,走到半路的時候高青樹已經迎了過來。

「四周好像沒有什麼出路,只有咱們進來的那一個入口。」

高青樹看向峽谷那邊,眼神里都是擔憂:「黃家的人暴露了行蹤,他們是不會允許咱們活著出蠕然他們在這損失了一頭神獸和三個靈山境的修行者,但是他們手裡還有一件神器。」

陳羲的視線看向之前跌落在地上的碎肉和巨大的羽毛,那是之前虎鷲被魔擊殺的時候留下的殘海陳羲走過去,撿起來一個羽毛試了試,發現這羽毛極為堅固鋒利。羽毛,就是虎鷲攻擊手段的一種,到了靈山境巔峰,它的羽毛堪比靈山境初期修行者的本命。

對於修行者來說,這些殘骸其實都是寶貝。

「先生,能不能把這些殘骸做成一個法器?」

陳羲忽然轉頭問了一句。

高青樹臉色微微變了變,然後忽然之間懂了陳羲的意思:「我儘力1

……

……

黃希聲的臉色難看的好像剛剛吃了一個蒼蠅,狼狽而惱火。這次出來,家族為了保護和歷練他而專門調集了族中高手。事實上,這個禁區黃家在五年之前就發現了,當時為了攻打禁區之門的時候死了三個靈山境的修行者,本來黃家增派了高手過來,但是就在那個時候,黃家的老爺子黃晚鼎忽然下令黃家的人全都撤離。

後來人們才知道,黃晚鼎是要把這個禁區留給黃希聲。當時的黃希聲還沒有表現出特彆強大的天賦,為了他而放棄一個禁區,在黃家引起了不小的反對聲音。若非黃晚鼎有著足夠強勢的地位,說不得黃家當時就有人鬧起來。

可是現在,有人捷足先登了。

「我不回去1

黃希聲甩開黃忠旭的手,大聲道:「這次損了這麼多叔伯,卻什麼都沒有得到,我沒有臉回去見祖爺爺。這個禁區里的東西都是祖爺爺留給我的,憑什麼被外人拿了去?況且,現在禁區里的那個人還是陳羲1

黃希聲咬了咬牙:「在天樞城的時候我就想殺他,是祖爺爺攔著我。祖爺爺說陳羲雖然卑微,但恰好處在一個關鍵的位置。如果殺了陳羲,對黃家未來的大局走向有影響,所以我忍了。」

「但是這次,我不忍了1

他看著他的伯父黃忠旭說道:「陳羲現在不是在天樞城裡,而且是在禁區之中,就算我殺了他,難道還能有人知道?」

「不行1

黃忠旭大聲道:「你也看見了,禁區之中還有一個禁區,就連虎鷲在裡面都被輕而易舉的滅殺!那個龐然大物的實力,絕對超過了洞藏境。這種級別的存在,已經不是咱們能招惹的起的。當時我就說不允許你們過去,是你一意孤行!若不是為了保護你,隨你過去的三位叔伯也不會被殺1

「你在怪我?」

黃希聲臉色一變,冷哼一聲:「黃家就是因為你們這些人才墮落的,不思進取,唯唯諾諾。黃家的人當有黃家之人的銳氣,不是遇到危險就往後跑。如果按照你們的生存方式繼續下去,黃家早晚會逐漸的消亡1

「你閉嘴1

黃忠旭怒道:「你是在和你的長輩說話嗎1

黃希聲冷笑:「長輩?做出讓我敬佩之事的人才是我的長輩,如你這樣畏首畏尾,沒資格做我的長輩。你可以自己回去,我留下來。在禁區里若非是那個不知道什麼東西的龐然大物出手,陳羲已經被我宰了!你應該很清楚,你的親弟弟黃忠誠就是被陳羲所殺的。」

黃忠旭的臉色發白,抬起手要打。

「你敢打我嗎?」

黃希聲仰起頭看著黃忠旭:「你有這個膽子嗎?」

黃忠旭的手顫抖著,最終還是無力的垂了下來。

黃希聲失望的搖了搖頭:「如果你真的的打了,我反而不會怪你,因為你是長輩,看到晚輩不聽話打了就打了,這很正常。但是你不敢,就因為祖爺爺說我是黃家未來的希望,你就不敢動手……所以我更看不起你了。」

他走到一邊坐下來,開始整理自己的東西:「黃家的男人,在你們這一代徹底的沒落了。你知道為什麼嗎?第一,是因為祖爺爺的威望太高。只要他活著,你們就只能唯唯諾諾的聽話。他說向東,你們絕對不敢往西看一眼。第二,你們的天賦太弱。你們這一代,我祖父那一代,沒有出一個能讓人刮目相看的人,別怪祖爺爺說你們是廢物,你們讓他失望了。」

「但是1

黃希聲抬起頭,看向黃忠旭的時候眼神里都是鬥志:「你知道你們最欠缺的是什麼嗎?你們欠缺的不是修行上的天賦,而是好戰之心!祖爺爺當年為什麼那麼強大?天賦只是一方面,還有一方面是因為他是從屍山血海之中殺出來的!你們身上,沒有一個人繼承了祖爺爺那種不是敵死就是我亡的氣概。」

「你們習慣了這樣的生活……反正我也沒有什麼大出息,索性隨遇而安就是了。不求有功,但求無過。這就是你們的態度1

黃希聲的聲音越來越激動,就好像一個個的耳光抽打在他伯父黃忠旭的臉上:「你們覺得維持不變就很好了,所以你們越來越弱!知道為什麼祖爺爺喜歡我嗎?不只是因為我是返祖聖體,還因為我不服輸不服氣。」

他深吸一口氣,站起來面向那面石壁:「你可以走了……在我看來,黃家的人以那種苟且的態度活著,還不如去死。這次我不會再放棄殺陳羲的念頭,絕不會。」

黃忠旭的臉已經難看到了極致,猛的一拳砸在石壁上吼道:「你就是一個被寵壞了的孩子!我不會管你的死活了,你愛幹什麼幹什麼1

說完之後,黃忠旭轉身就走。

……

……

黃希聲發現自己有些緊張,這讓他有些不安。從小到大,他做任何事都沒有緊張過。他是那種這件事我要做,我就一定能做成的人。他很少說話,但是剛才說了很多。當他對黃忠旭慷慨激昂的說出那些話的時候,何嘗不是再給自己鼓勁?

沒有比他自己更清楚,他必須留下來殺了陳羲。

因為陳羲,他的心境已經有了變化。正因為他從小到大都是那種我要做什麼就一定做什麼的性子,這種心境已經固定。從黃晚鼎下令不許他殺陳羲開始,他就發現自己的心境有些混亂。

現在,黃家來的人除了他和黃忠旭之外都死在禁區里了,雖然不是陳羲出的手,但那個名字就在黃希聲心裡來回飄蕩。黃希聲有些擔憂,他擔憂自己的心境受到影響之後,會影響修行。

每個修行者其實都有自己的心魔。

黃希聲看了一眼黃忠旭離開的方向,告訴自己哪怕只剩下一個人也不能退縮。如果這次再選擇逃避,那麼心境就會被毀掉。

他手裡有一把刀。

黃家人都用刀,那是一種對黃晚鼎的尊敬。也是一種對自己身份的驕傲感,當他們亮出本命的時候,象徵著的是黃家的一種威嚴。

黃希聲在黃家的地位有多重要不言而喻,所以他手裡的刀自然不是凡品。事實上,這把刀就是他之前能在魔的視線一擊之下生還的保障。三個靈山境的修行者都死了,仗著這把刀他安然無恙。

然後他看了看身邊放著的一個東西,這個東西也是黃晚鼎給他保命用的東西。這是一個錦囊,重要的是錦囊里藏著的東西。黃晚鼎說,如果在這個禁區里遇到什麼家族高手無法保護他的危機,就把錦囊打開。

現在他面臨兩個選擇。

第一,當石壁出現變化的時候,打開這個錦囊。他相信以黃晚鼎的實力,在錦囊打開的那一刻從石壁里出來的人都會被殺死。

第二,和陳羲公平一戰。

黃希聲的臉色變幻不停,眼神里都是猶豫。就在這時候他手裡的寶刀微微發光,自動漂浮起來遙遙指向石壁那邊。這把刀有著神異之處,絕對不會判斷錯誤,所以黃希聲知道陳羲他們要出來了。

之前穿過石壁的時候他知道,石壁裡面是一個特殊的平衡狀態,一旦有人使用修為之力,就會破壞這個平衡,所以陳羲他們出來的那一瞬間,是沒有一絲一毫還手之力的。如果他在這個時候突襲,陳羲必死。

就在這個時候,石壁之中恍惚了一下,有人出來了。

然後……

本來已經走了黃忠旭突然之間縱掠回來,雙手握刀朝著石壁那邊劈落。黃忠旭是靈山境五品的高手,這一刀是他畢生最強的一刀!

「不用你出手1

黃希聲喊了一句,但已經晚了。/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