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永鎮仙魔>第二百二十三章這樣的對手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二十三章這樣的對手

小說:永鎮仙魔| 作者:知白| 類別:玄幻魔法

這一刀,是黃忠旭這半生以來劈出的最強一刀。,靈山境五品的修為,展露無疑。他必須劈出這一刀,因為他不想讓黃希聲冒險。他知道黃晚鼎給黃希聲準備了很多東西,每一樣都足夠強大。但是這次他負責保護黃希聲,就不能看著黃希聲任性下去。

而最主要的是……黃希聲說的那些話刺激到了他心中的痛處。

黃忠誠是他的弟弟。

陳羲殺了黃忠誠。

這個理由,其實就夠了。但是之前黃晚鼎下了命令,黃家的人暫時不要再去招惹陳羲。執暗法司準備把陳羲捧起來,而安陽王對陳羲也表達了善意,這種情況下黃家絕不能貿然出手。

之前黃希聲的話,就好像一個個耳光打在他臉上。是的,黃家的男人已經唯唯諾諾的太久了。黃家的那個老太爺一句話,就讓他們這半生庸碌無為。沒錯,他們這一代人沒有出現一個驚采絕艷的,所以黃晚鼎很失望。黃晚鼎希望他們做無為之人,維持黃家的地位就夠了。

他們這一代人,好像只需要做好自己分內的事,誰也不會去冒險,誰也不會去違背。他們的人生好像已經固定在一個軌跡上,本本分分的按照這個軌跡繼續的走下去。

如果沒有這次出行,或許黃忠旭會選擇繼續沉默下去,慢慢的遺忘黃忠誠被殺的事。當然,他們這樣的大家族,所謂的兄弟情很淡保他和黃忠誠之間也沒有什麼來往,從很早之前黃忠誠就單獨出去做事了。

這一刀,黃忠旭不是為了報仇。

而是為了自己。

為了黃希聲的那句話……黃家的男人,已經太久沒有血性了。

刀氣澎湃,山洞裡就如同起了一陣颶風。

之前沒有打在黃希聲臉上的一巴掌,那股怒氣全都在這一刀之中了。

刀氣所過,石壁好像變成了豆腐,一層層的被切落。就在刀氣到了那入口的同時,入口裡面有人出來了。

靈山境五品修行者盡全力的一擊有多恐怖?

不久之前,陳羲在天樞城殺了陳天極。陳天極的修為不如黃忠旭,當時陳羲以將陳天極的修為之力凝集於一點然後爆開,方圓五里之內,夷為平地。方圓幾十里內,自爆產生的颶風也不知道吹破了多少人家的窗戶,吹斷了多少鮮嫩花朵。

黃忠旭的刀落,石壁之中有人出。

的一聲巨響,這一刀正中!

一股激蕩的修為之力順著山洞往兩側噴涌,石壁上被刀氣切割出來密密麻麻的痕。就連黃希聲都不得不將自己手裡的寶刀橫在身前,靠著刀身上的威力將黃忠旭的刀氣化解。不得不說,這一刀的強大讓黃希聲都有些吃驚。

在他看來,黃忠旭是一個性格沉悶不思進取的人,這樣的人不可能將黃家霸氣的刀術功法發揮出來。即便修為不俗,也只是得其形而不得其意。

現在黃希聲必須承認,這一刀將黃家刀法的霸氣發揮的淋漓盡致。

的一聲之後,出乎黃希聲預料的是……黃忠旭的身子竟是被震的倒飛回來,臉色一瞬間變得慘白,嘴角上竟是還掛著一抹血跡。

下一秒,塵煙散去之後,一個巨大的身影從煙塵之中緩步走出來。當看到這個「人」的時候,黃忠旭和黃希聲全。因為那根本不是一個人,而是一個說不上名字的東西。足有三米高,健碩,堅固,醜陋之中還帶著一股粗野氣息。

「是虎鷲1

黃忠旭忍不住喊了一聲。

確切的說,是虎鷲的殘屍。以碎裂的骨骼,羽毛,和頭顱拼接起來的一個人形東西。這東西是死物,但靈山境巔峰的虎鷲那強悍的肉身還是抵擋住了黃忠旭的最強一刀。雖然這一刀之下,虎鷲的殘屍顯得更加破碎,但依然站立不倒。

「他們之中有一個造器大師1

黃忠旭的臉色有些發青,因為他發現最終還是低估了敵人的實力。

虎鷲身後,陳羲和高青樹緩步走了出來。顯然,高青樹對自己這倉促之間的作品還算滿意。畢竟虎鷲的屍體殘破的太厲害了,他將其重新拼接起來組成了一個巨人,仗著虎鷲強悍的肉身化解了那一刀的威力。

而且虎鷲身體里蘊含的修為之力,反震之後還打傷了黃忠旭。這頭死去的虎鷲,此時看起來格外的詭異。它的身軀是用翅膀上最堅固鋒利的羽毛做成的,而四肢都是用碎骨拼接。頭顱上滿是裂紋,以至於看起來像是碎裂后重新粘起來的瓷器。

黃希聲的臉色也很難看,幾乎是一瞬間就做出了反應。他將手裡的寶刀舉起來,刀鋒上勁氣繚繞。

「你要殺的是我。」

就在黃希聲這一刀將要劈出去的時候,陳羲從虎鷲後面走了出來。

黃希聲的刀,硬生生的止祝

陳羲指了指山洞外面:「既然你想殺我,那就出去好好的打一架。」

黃希聲下意識的看了看手裡握著的錦囊,忽然之間笑了起來:「好1

他將錦囊收起來,轉身就走。

……

……

「殺你之前,有件事我想告訴你。」

黃希聲看著面前不遠處的陳羲,微微昂著下頜說道:「我叫黃希聲,黃家未來的頂樑柱。但我殺你似乎和黃家關係不大,只是因為我想殺你。」

陳羲沒有說話,也沒有任何錶示。

黃希聲似乎也不在意陳羲的反應,嘴角上帶著微笑:「我很欣賞你奶度,只有保持這種態度的人才會不斷的進步,越戰越強。我心裡其實沒有幾分什麼家族仇恨,不管黃家人因為你死去多少都影響不了我的心境。真正影響我的,只是你這個人的存在而已。」

陳羲還是一眼不發。

黃希聲的表情微微變了,他深吸一口氣然後向後退了一步,手裡的寶刀緩緩提起:「這刀名,是聖堂將軍黃晚鼎的本命。,是取名自來者不拒四字。來者不拒,來者皆殺。」

他後退一步的時候,雙手握刀,然後一刀斬落。

刀氣如長虹,如疊浪。

陳羲一瞬間將青木劍從後背取了下來,自下而上反手一撩,正是中的一式。刀與劍不曾相碰,但刀氣與劍氣卻在半空之中猛然碰擊在一起。疊浪一般的刀氣洶湧澎湃,而龍形劍氣傲氣凜然。

當的一聲。

的刀氣被劍的劍氣撩開,那刀氣猶如實質化一樣盤旋著飛向遠處,速度奇快。旋轉著的刀氣看起來,猶如旋轉著的半月。四五里之外,一道垂落下來的瀑布被這崩飛的刀氣斬斷。

刀氣將山崖都斬出來一條深溝,也不知道深入山體內多少。瀑布被斷流了一瞬,然後又轟然而下。

黃希聲見陳羲竟是一劍將自己的刀氣擋開,顯然有些許吃驚:「你這劍法,看起來極為簡單,卻最實用不過了。」

說完之後,他的刀法施展開,大開大合。一刀一刀斬落,猶如長江大河,連綿不荊陳羲手裡的青木劍見招拆招,當初在翠微草堂那看似無聊的拔草,讓他的反應力和眼力都遠超普通的修行者。不管黃希聲的刀有多快,他的劍都能將刀氣崩開。

三秒鐘。

黃希聲斬了一千兩百二十二刀,陳羲擋了一千兩百二十二劍。

每一道被青木劍崩飛的刀氣都如旋轉著的半月飛出去,勢不可擋。一個半月刀氣飛出后旋進山林,足有三里長的筆直的一條線上,所過之處大樹盡皆被斬斷,硬生生在山林之中開出來一條寬有幾十米的大道。

另一道半月刀氣豎著旋轉著飛出去,經過了一個小湖。刀氣擦著湖面飛過,湖水立刻向兩邊分開。鐵犁犁地一樣,湖水竟是出現了一條十幾米寬深深的溝壑,直到刀氣飛出去很遠之後,湖水才又涌回來填滿了那條大溝。

有一道刀氣被崩飛上了天空,也不知道飛上去多高。天空上驟然出現了一片密密麻麻的金色符文,刀氣被符文化解。

兩個人四周,旋轉的半月刀氣亂飛,這個界中方圓十里之內被毀的亂七八糟。

「我喜歡這樣打1

黃希聲臉色有些潮紅,興奮的吼了一聲后凌空躍起,刀向下一劈!陳羲手腕一抖,青木劍旋了半個圓將刀氣往一側撥開。半月刀氣砰然之間斬入大地之中,土地翻騰,土浪席捲,那刀氣不停,深入大地。

噗!

一股噴泉從地下噴了出來,這刀氣竟是將地下一條暗河斬了出來。

黃希聲打的興起,一刀比一刀快。陳羲卻沉穩如山,不見反擊,卻能將所有刀氣都化解開。一道被陳羲崩飛的刀氣觸動了禁區中殘缺不全的禁制,突然之間大地開始震動起來,一隻巨大的手掌從大地之中分離出來,然後是一條胳膊,緊跟著一顆碩大的頭顱迅速成型,片刻之後,足有三十米高的巨人從大地之中爬了出來。

隨著第一個巨人出現,又有十一個巨人從他身後的大地之中掙脫出來。這些巨人看起來極為強壯,每個人手裡都拎著一條岩石巨-棒。

第一個巨人一棒砸落,陳羲閃身掠起來躲開,大地立刻就被砸出來一個方圓足有十米的大坑。巨人一擊不中,發出一聲咆哮后大步追上來。陳羲在半空之中身子一翻,穩穩的落在一個巨人的肩膀上。恰此時,黃希聲的一道刀氣驟然而至。陳羲青木劍一掃,一道龍形劍氣澎湃而出,將刀氣崩飛。旋轉的半月刀氣將後面一個巨人的半邊肩膀卸掉,巨大的胳膊落在地上摔的粉碎。

陳羲向上一跳,站在巨人頭頂。

他對面,黃希聲站在另一個巨人的頭頂。

兩個同樣年輕的修行者,同樣驚采絕艷。那些狂吼的巨人似乎完全不在他們眼裡,他們的眼睛里只有對方,彼此的對手。兩個人面對面站著,就好像這是彼此宿命之中避不開的一戰。/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