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永鎮仙魔>第二百二十六章雍州火陽城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二十六章雍州火陽城

小說:永鎮仙魔| 作者:知白| 類別:玄幻魔法

戰船在天空飛行了大概半天之後,到達了雍州最大的城池火陽城。≧,火陽城裡駐守的聖庭官員,看到神司的大船再次降臨立刻迎了上來。因為傳送法陣需要的靈石和符陣太多太複雜,所以只有在一些大城之中才具備。

即便是以大楚的實力,也無法支持太多的傳輸法陣運轉。

火陽城的城主叫左會,看起來是個中年漢子。據說這個人也是大楚軍中出身,後來因為軍功顯赫所以被封為一城之主。傳聞之中左會曾是某位聖堂將軍的親兵,而且和兵衙的關係很好。

雍州已經是大楚最南邊的一個州,再往南過了樊蠻山就是一片散亂的小國。算起來,雍州是納入大楚版圖最晚的一個州,這裡曾經屬於詔國,火陽城就是當初詔國的國都。後來大楚雄兵滅詔之後,將詔國北方的一半疆域定為雍州。而詔國另外的一半疆域,卻分封給當初叛變了詔國投降大楚的那些貴族。

當初大楚聖皇這樣做,引起很多人的不解。但是到了後來,人們才逐漸明白大楚聖皇的英明。詔國當初的勢力派系很複雜,詔國皇族的威信本來就已經低的可憐,各大家族都擁有自己的勢力範圍,若非如此,大楚當年也不會提兵南下。

攻打詔國之所以那麼順利,其一是因為大楚的軍隊強大無匹。其二,就是因為大楚聖皇派人成功分裂了詔國的內部派系。有一大部分人,選擇了投降大楚。而這些大家族各自的實力其實都不容小覷,如果把他們都納入大楚的話,不好安置。

如果壓制的狠了,這些人早晚都是禍端。與其如此,還不如將詔國的地盤拿出來一部分,分給這些大家族。這樣一來,這些家族都得到了認可,而且大楚聖庭每年都能從他們手裡得到不少的供奉,這就足夠了。

然後大楚聖庭會不斷的挑撥這些大家族之間的矛盾,讓他們互相征伐。其中最明顯也最陰狠的一個策略,就是不禁止這些大家族之間的戰爭,誰有本事就去搶別人的地盤,愛怎麼打就怎麼打。只要每年的供奉交上來,你們打的翻天覆地也沒關係。

與此同時,大楚兵衙還開始做起了生意。向那些大家族兜售武器和兵甲,每年兵衙都會狠狠的賺上幾筆。

作為火陽城的城主,左會的位置也就顯得尤為重要了。因為平日里就是他負責協調詔國那些降族的事,他的一言一行對那些大家族都有著很大的影響。而這個人的態度往往又代表了大楚聖庭的態度,所以他的身份絕對不能以一城之主來衡量。

但即便如此,左會在見到雁雨樓的時候還要保持著足夠的尊敬。

不為別的,就因為雁雨樓這三個字和執暗法司這四個字。

「萬候大人。」

左會帶著手下官員,等神司的戰船停好之後,立刻迎了過去,見到雁雨樓的那一刻他抱拳垂首施禮。按照品級來說,一城之主和神司萬候其實是平級的,可是神司的職權太大,以往一直都在暗中的時候還好些,現在神司逐漸走到台前來,下面這些官員自然要多巴結一些。因為誰也不知道,神司手裡是不是攥著自己的把柄。

或許正是因為左會的地位特殊,所以即便是雁雨樓也難得的笑了笑,抱拳回禮:「城主大人又這麼客氣,一天之內兩次叨擾,壞了城主清凈,也壞了火陽城百姓的清凈。」

「哈哈哈哈」

左會爽朗大笑:「我與萬候大人一見如故,莫說什麼第一次第二次的,只會顯得見外了。說起來這城裡已經多年沒有發生過什麼新鮮事,百姓們日子過的也平淡如水。萬候大人的戰船一出現,不是叨擾百姓,倒是給他們的平淡日子多了些新鮮。」

陳羲心裡不得不讚歎一聲,這個手握重權的火陽城城主果然是個八面玲瓏的人物。表現出了熱情但卻不卑微,隨隨便便開個小玩笑就把距離拉的很近。青州和雍州緊鄰,而且陳羲曾經在雍州七陽谷禪宗生活過幾年,當初火陽城城主左會是拜訪過七陽谷禪宗的,但是那個時候陳羲也只是遠遠的瞧了一眼。

「這位是?」

左會看向換了一身簇新百爵官袍的陳羲,他的視線並沒有故意在陳羲臉上的面甲過多停留,顯示出了好奇,但絕對不會失禮。

「見過城主大人。」

陳羲微微俯身施禮,多的話便一句沒說。他知道神司給他一個什麼樣的定位,所以還是儘力表現的冷冷淡淡。

「他是神司新晉職的百爵陳羲,雖然才剛剛進神司不久,但是深得首座大人的信任。」

雁雨樓隨隨便便一句話,就把陳羲的身份提了起來。一個百爵,在左會面前顯然分量有些不夠。但是一句首座大人也格外信任的人,就足夠讓人重視了。陳羲心裡卻忍不住苦笑,這樣下去,只怕以後再也沒辦法低調做事了。

「原來你就是那位大名鼎裁決。」

左會忍不住贊道:「年少有為,年少有為1

陳羲微微一怔,但是隔著面甲誰也看不出他有什麼表情。這本是一句普通不過的客氣話,但是陳羲心裡卻不免起疑。他微微頷首沒有說話,但他的視線卻貌似不經意的掃了雁雨樓一眼,雁雨樓看起來沒有任何異樣,依然一副雲淡風輕的模樣。

……

……

驛站

大楚的驛站可能是全天下最奢華的驛站了,放在一般的小國,驛站的職責最簡單不過。但是放在大楚,驛站的地位就顯得有些特殊。尤其是大城的驛站,因為有極為寶貴的傳輸法陣,所以戒備森嚴,而且建造的規格很高。

雁雨樓謝絕了左會請他進城主府休息的好意,帶著執暗法司的一眾人等進了驛站。驛站是兵衙派人保護的,每座大城之中的驛站都有高手坐鎮。所以從表面上來看天樞城兵衙里似乎沒什麼了不得的大人物,但是想想看,把大楚所有鎮守驛站的兵衙高手聚集起來,那將是一股多強大的力量。

正因為和兵衙關係密切,所以安陽王才被人看做是平江王最強有力的競爭者。用一句話來形容平江王和安陽王之間的區別,那麼前者是背靠一棵叫做國師的大樹好乘涼,而後者則是聚木成林。

「吩咐下去,所有人不得出驛站,休息一日,待明日法陣開啟之後就回天樞城。彥虎,離狼,你們兩個分別帶人輪值守夜。不許人出去也不許人靠近,兵衙的人也不行。」

雁雨樓手下兩個神秘的黑袍裁決首領抱拳應了一聲,轉身離開。陳羲觀察過這兩個人,從身上的官袍來判斷居然是千爵。但是從神司的職能分派來看,跟著雁雨樓的應該都是黑決的人。因為黑決是神司中最神秘的部門,所以黑決的千爵都極低調,就算是神司內部的人也不一定認識。這種千爵和雲非瑤那樣的千爵區別很大,比如這彥虎和離狼雖然身份是千爵,不過手下肯定沒有那麼多人。

雁雨樓吩咐了一聲,邁步走上二樓:「陳羲,你跟我上來。」

陳羲跟在雁雨樓後面上了二樓,雁雨樓走到窗口位置撩袍坐下來,看起來只是隨手揮了一下,但是這隨手一下就布下了一道結界。陳羲清晰的感覺到屋子裡的天地元氣變了,如置身密室一樣。

「我知道你看出來了什麼。」

雁雨樓翹起腿,把長袍舒展好之後對陳羲說道:「說說吧。」

陳羲猶豫了一下,沒有把面甲摘下來:「這個左會有問題。」

雁雨樓給了陳羲一個我自然知道他有問題的表情,意思是讓陳羲繼續說下去。陳羲整理了一下措辭,有些謹慎的說道:「我不了解這個人,所以不能胡亂揣測。但是他之前是有句話說錯了,他自己必然也反應了過來可想改卻已經沒了機會……他說,你就是那位大名鼎裁決。年少有為!年少有為1

陳羲複述這句話的時候,語氣和左會說話的時候一摸一樣。

雁雨樓點了點頭:「繼續。」

陳羲道:「因為神司的緣故,很多人知道黑暗裁決的名字這不算什麼。所以,縱然是作為距離天樞城數萬裡外的一位城主大人,知道這四個字也勉強可以接受。但是神司從來沒有刻意宣傳過我的年紀,他卻連著說了兩遍年少有為……所以,只能說明這個人不是道聽途說來的,而是他一直對神司格外的關注。」

雁雨樓欣賞的看了陳羲一眼:「我手下多是能打能殺的人,但沒有一個腦子如你這樣好用的。彥虎可以一劍蕩平一個規模中等的宗門,離狼可以做到彥虎做不到的事。可他們的都是最好用的手,所以只能做最好用的手,而你不一樣,你可以做腦子。」

陳羲道:「接下來我應該怎麼表示感謝您對我的賞識?」

雁雨樓眯著眼睛看了陳羲一眼,指了指對面:「坐下說話。」

陳羲也不推辭,走到對面坐下來。

雁雨樓道:「你能聽出左會話里的不對勁,這很好。但是這不是最不對勁的地方,你還能推測到什麼?」

陳羲回答:「他整個人都不對勁,所以火陽城裡也不對勁。」

這次雁雨樓笑了,雖然只是微微的往上勾了勾嘴角,但是顯然很欣賞陳羲的心細。

陳羲道:「一個和詔國降族打交道且遊刃有餘的人,其心機城府會有多深?這樣的人居然說錯了話,這絕不是正常的。我以為,這樣的人就算拿著刀子在他背後,他也不會亂了心境胡亂說話。而能讓一個人說話都有些亂了的事,就是這個人在緊張。」

雁雨樓問:「為什麼緊張?」

陳羲搖了搖頭:「現在不確定的只是一件事,確定了之後才會知道他為什麼緊張。」

「什麼?」

雁雨樓再問。

陳羲道:「他是假裝緊張說錯話,還是真的緊張說錯話。這兩種有著根本上的不同,直接影響神司的態度。」

雁雨樓沉默了一會兒之後,站起來看向窗外:「從今天開始你不用跟著雲非瑤了,直接跟我做事。」/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