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永鎮仙魔>第二百三十一章從不談判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三十一章從不談判

小說:永鎮仙魔| 作者:知白| 類別:玄幻魔法

陳羲往左右看了看,發現四周又沒有了那個叫納蘭放弓的人的影子。,這個人真真正正做到來無影去無蹤,即便陳羲將將神識散出去探知四周,也沒有察覺到一丁點的變化。也就是說,納蘭放弓的無影無蹤居然沒有影響四周的天地元氣。

這是毫無道理的事,哪怕就是動用一絲修為之力,對天地元氣也會有相應的一絲影響,陳羲的感知力極為敏銳,就算是禁區石洞里那個靠保持平衡才能進去的石壁,陳羲依然能察覺到。

但是他察覺不到一點納蘭放弓的氣息。

「對方還在試探。」

雁雨樓負手而立,看著外面依然平靜無波的說道:「了解神司的人不敢貿然出手,不了解神司的人都是一群白痴被人唆使著往前送死。詔國降族裡確實出了幾個了不得的修行者,但那幾個人一般是不會輕易出手的。」

「因為太有名,一出手而沒能趕盡殺絕的話,他們就暴露了。」

陳羲聽雁雨樓說完之後問:「咱們的支援,是不是最早也要等天亮傳送法陣開啟之後才能到?」

「理論上是。」

雁雨樓道:「法陣開啟之後,派一個人回去稟告神司,神司會調集人手趕來支援。不過來來回回,就演算法陣傳送的速度再快,也有些來不及。距離太遠,無法靠定向寶鑒傳遞消息,只能定位。」

來不及。

陳羲回味了一下這三個字,卻發現雁雨樓說這三個字的時候沒有一丁點的擔憂。非但沒有擔憂,甚至還有一點點陳羲無法理解的玩笑味道。都已經到了這個時候,雁雨樓還有心情開玩笑?

然後陳羲忽然明白為什麼這句話會有玩笑的味道了……因為雁雨樓說的來不及,不是說他們堅持不到神司的支援趕到。而是說那些趕來支援的人到了之後,只怕什麼都趕不上了,事情已經解決完,支援人的人自然來不及趕上分一份功勞。

自信。

雁雨樓身上有一種普通人無法理解的自信。不只是他,他手下的那些人,好像都受到了他的傳染。每一個人看起來都是那樣一副冷冷淡淡卻格外自信驕傲的模樣,不管是彥虎這樣的千爵還是那些普通的神司黑決。

一個人,影響了如此多的人。

「平江王的人還不敢直接出手,他們不知道我的底細,所以想讓詔國降族的修行者來試探一下。看看我手裡有多大的力量,等到他們差不多可以試探出來之後,真正的強者才會出手。」

雁雨樓的手指輕輕的敲擊著二樓的欄杆,很有節奏。

「這件事咱們想的小了。」

他忽然說了一句和面前的事好像沒有關係的話。

「小了?」

陳羲重複了一遍,然後反應過來:「是小了。」

他看著外面黑暗之中那看不到的危險,心裡的疑團逐漸解開:「之前我以為,平江王這樣做是想陷害安陽王,然後以此為理由對安陽王開戰。但是現在看來,那只是表面上的事。平江王……在為自己鋪造後路。」

「雍州,青州。」

雁雨樓冷哼一聲:「好大的胃口。」

「怎麼辦?」

陳羲問。

「按大楚的律法辦,按神司的規矩辦。」

雁雨樓回答了一句,然後身形一展忽然飛上了半空。紅色的披風獵獵作響,他就如一隻巨大的雄鷹一般扶搖直上。然後陳羲就聽到天空中的雁雨樓語氣有些發寒的說了一句話:「你們這些魑魅魍魎說神司的人躲在暗處,在我看來你們才是躲起來不敢見人的小丑。以為黑暗可以擋住你們的嘴臉?那就都出來見見光吧。」

然後雁雨樓手裡出現了一個太陽。

一個只有拳頭大小,但光明到讓人心裡似乎都藏不住一絲黑暗的太陽。有人說神司的人掌控的是黑暗的秩序,握著的是黑暗的力量。但是雁雨樓此時用一個太陽,讓所有人無所遁形。

光明,降臨人間。

一個肉眼可見的光圈以雁雨樓為中心向四周蔓延了出去,光明開始驅散黑暗。夜如潮水一樣退去,而這光明普照的範圍之大令人咋舌。

半個火陽城的黑夜,都被驅離。

沒有什麼,再能隱藏。

光明之下,陳羲看到驛站四周竟是密密麻麻的圍滿了人,看起來不下七八百人。這些修行者的實力雖然不夠強大,但是人數實在太多了。雖然陳羲之前就感知到了四周有不少敵人,但是當這些人暴露出來的時候,陳羲心裡還是微微一震。

而與此同時,天空之上,至少七八條戰船浮現出來。這些戰船上應該用了什麼隱身的符文,所以即便是在白天也不能被察覺。可是在雁雨樓的太陽之下,隱身用的符文失去了所有作用。

天空上有戰船,下面是密密麻麻的人群。

此時的火陽城,似乎已經不再是大楚的火陽城了。

……

……

「名不虛傳。」

啪啪啪的一陣掌聲之後,有一個身穿道袍的老者出現在一艘戰船的船頭上。他看起來已經很老很老了,但是身形依然挺的很直。如果看外貌,這是一個道骨仙風的老人。身上穿著一件藏青色的道袍,雖然臉上滿是皺紋,不過看起來精神矍鑠。

這個老者似乎是沒有料到自己會暴露,所以悄悄藏起來臉上的那些許尷尬。

「不愧是執暗法司中名氣最響亮的萬候。」

這個老道人微笑著對天空中漂浮著的雁雨樓說道:「早就聽聞,執暗法司之中有個童顏白髮的萬候雁雨樓,天賦驚人,修為強大。現在才得見一面,倒是可惜了。」

「你是誰?」

雁雨樓冷冰冰的問了一句。

老道人輕撫長長的鬍鬚,依然微笑:「我是誰不重要,重要的是萬候你來錯了地方埃雖然不知道你為什麼來火陽城,但顯然你不是為了我們才來的。本來大家可以裝作誰也不知道誰的存在,相安無事。但你不該收留那個黃家的小子,他知道了一些他不該知道的秘密。」

雁雨樓搖頭:「他不是我收留的,這是大楚的驛站,黃家的人自然能來。不過既然人在我手裡,我也無需跟你解釋什麼……我想起來了,傳聞平江王殿下年少時候,曾經入道觀開悟修行,他的開悟恩師道號叫飛彌。你為了和詔國降族的那些不入流的小人物接觸,居然該換了面容……這麼大的年紀,臉倒是還挺年輕。」

老道人的臉色明顯變了一下:「雁雨樓,你自己認為自己已經很強了?天下很大,修行者很多,不要以為自己見過一些世面就覺得了不起,誰也不能說自己天下無敵,便是聖皇和國師,只怕也不敢這樣說。」

雁雨樓的下頜微微向上一揚:「天下再大,神司想要做什麼也沒人攔得祝我也沒有認為自己天下無敵,倒是恰好可以收拾了你們。」

「自大1

飛彌道長收起笑容,冷聲說道:「我不出手,你以為是怕你?我修為大成的時候你還沒有出世,你有什麼資格在我面前裝腔作勢1

雁雨樓眯著眼睛說道:「那你真是太笨了,比我早修行那麼多年,怎麼進展這麼慢?」

「這位萬候大人……」

一個看起來微胖的中年錦衣男人走到飛彌道長身邊,抱拳對雁雨樓施禮:「現在的情況其實超出你我的預計,不管是你還是我,都沒有想到會變成這個局面。本來是我們做我們的事,萬候大人做萬候大人的事。可是就因為一個黃家的小子,卻成了不死不休……其實,這件事也不一定非要動手才行。」

中年男人道:「萬候大人如此的修為,在執暗法司里確實有些屈才了。既然事都已經擺明,那麼我索性就說的更明白些。平江王殿下和我們有了些合作,這個合作是絕不能提前被人知道的。但是,打起來的話,就算我們有把握殺了你,我們這邊損失可能也會很大。不如……你加入我們,日後平江王登基成為大楚聖皇,你就是新的執暗法司首座。」

「交出那個黃家的小子,你成為我們的合作者。」

中年男人一臉和氣的說道:「這難道不是最好的辦法?」

雁雨樓微微點頭:「真是好辦法……不過,我沒興趣。」

「你太狂妄了1

飛彌道長伸手一指雁雨樓:「你的修為絕沒有到洞藏,最強不過靈山九品。我們兩個任何一個人的修為都與你相當,兩個人聯手你只有死路一條。」

雁雨樓竟是哈哈大笑起來,然後眯著眼睛看著飛彌道長,身上有一種睥睨天下的氣勢:「你說我就答應?還是按照我說的來做吧……你們兩個自己廢了修為跟我回天樞城,其他人自行了斷。」

「找死1

飛彌道長怒罵了一聲,靈山境巔峰的修為澎湃而出。一時之間,下面的修行者全都承受不住,不少人跪了下來。

「我改主意了……我來廢掉你們的修為,下面的人我也自己動手來殺。」

雁雨樓冷傲的掃視了一眼,然後手裡的太陽忽然光華一盛!千條萬縷的光劍從太陽中分離出去,比閃電的速度還要快的多!圍著驛站的上千個修行者幾乎沒有任何一個人反應過來,全都被光劍刺中。

光劍上似乎帶著一種根本無法抵擋的威力,刺中那些人之後,那些人的身體開始變得透明然後發光,太陽上分離了光劍,光劍把那些修行者變成了太陽……然後,這些修行者全都不由自主的飛了起來,朝著天空中那幾艘大船炮彈一樣沖了過去。

「不好1

飛彌道長臉色一變,雙手往下一壓布下一道結界。但是他護得住一艘戰船,卻護不住其他的。那些發光的修行者就好像煙花一樣在天空中爆開,一個接著一個。龐大的戰船被修行者的自爆炸的破碎不堪,除了飛彌道長所在的那艘大船,其他的轉船全都在同一時間被摧毀,戰船上的修行者,連反應都沒有就被同伴的自爆所殺。

一艘一艘的戰船墜落下來,發出一聲一聲的轟鳴。

雁雨樓冷傲依然:「神司,從來都不會和敵人談判。」/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