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永鎮仙魔>第二百三十七章我死我死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三十七章我死我死

小說:永鎮仙魔| 作者:知白| 類別:玄幻魔法

陽照大師把關於無盡深淵的事對雁雨樓說了一遍,聽完之後雁雨樓的臉色已經變了。,雖然他貴為神司萬候,但是滿天宗的機密即便是他了解的也極為有限。

「神司的檔案里有關於滿天宗改運塔的記錄。」

雁雨蘆是這記錄極簡單,只說是當初滿天宗的開創者厲蘭封采崑崙神石所造,具備一定的提升修行進度的力量。神司里向來很忙,我進神司之後也一直負責的是黑決的行動。黑決只問結果不問起因,我也只是偶爾無事的時候才去翻翻那些檔案。實在想不到,滿天宗里竟然藏著這麼大的兇險。」

陽照大和尚道:「這件事,只怕在神司也是最高級別的機密。所以,神司里知情的應該不超過兩個人。」

雁雨樓一怔:「大和尚也了解神司?」

陽照大和尚笑了笑:「縱然不十分了解,但也知道一二。神司首座韋小小,次座集……如果有人知道,也不外乎這兩個人。」

神司首座的名字,居然叫韋小校

陳羲聽到這名字的時候忍不住有些微微詫異,這名字似乎和首座的身份相提並論的時候怎麼都有一點怪異。印象之中,神司首座應該是一個肅穆威嚴的人,可是知道這名字之後那種肅穆威嚴立刻就降低了不少。

似乎是察覺到了陳羲表情上的變化,雁雨樓也笑了笑:「這名字,首座大人是不許別人提起的。」

陳羲笑著搖頭,將思路重新回到關於神司和無盡深淵上來:「現在如果假設,其實神司是知道無盡深淵存在的,那麼應該是在幾百年前厲蘭封時代……因為那個時候,聖庭里只有國師一個人知道這件事。」

「國師?」

雁雨樓眉頭微微一皺:「國師如何知道?」

陳羲看向陽照大和尚,陽照隨即解釋道:「國師和厲蘭封,曾是至交好友。」

雁雨樓沒有去想更深層次的東西,所以這個解釋倒也不會讓人起疑。他點了點頭,示意陳羲繼續往下說。

陳羲道:「如果連神司都知道了,說明當時國師是沒想隱瞞這件事的。既然神司知道,那麼大楚聖皇也肯定知道。那個時候神司才剛剛建立,執掌神司的是第一任首座寧破斧……因為時間太久遠了,已經無法得知是聖皇先知道了無盡深淵的秘密才建立的神司,還是先建立的神司後知道的無盡深淵。」

陳羲看向雁雨樓:「假設,如果聖皇在知道無盡深淵的秘密之後建立的神司,那麼這件事就變得有意思起來了……神司建立之後,第一任首座寧破斧一架梨木馬車南行,一人逼迫江湖九門搬入天樞城。這麼多年來,大家提起這件事的時候,理所當然的認為,是聖皇為了方便控制江湖九門才讓寧破斧去做的。」

「可是,聯想到無盡深淵的事……我現在卻懷疑,聖皇讓寧大家逼迫江湖九門搬入天樞城,絕非是想控制九門那麼簡單。九門既然能被寧大家一個人逼入天樞城,說明當時九門對聖庭還是心存敬畏的。不然,以九門的實力如果群起攻之,就算九門之中沒有一個人打得過寧大家,一擁而上的話,寧大家累也會累死吧。九門沒有反抗,說明九門對聖皇的統治沒有什麼反心。」

雁雨樓眼神一亮:「也就是說,其實不論九門進不進天樞城,九門都不會造反。」

「是的。」

陳羲道:「九門選擇屈服,是因為他們本來就承認了大楚聖皇的統治地位。他們不願意惹怒聖庭,所以不管進不進天樞城,九門都不會造反。那麼聖皇為什麼如此大費周章?」

陳羲問雁雨樓:「同期,大楚聖庭還有沒有什麼大的舉動?建立神司,逼九門入天樞城。除了這兩件之外,還有嗎?」

「自然有。」

雁雨樓的臉色已經變得有些難看:「天空城。」

這三個字,其實就足夠了。

神司第一任首座寧破斧,上任之後第一件事做的就是逼迫江湖九門遷入天樞城。第二件事,就是興建了天空城。讓天樞城有一半飛在半空之上,和大地脫離。當時沒有人去想為什麼這樣做,只是覺得天空城那麼壯觀漂亮。

後來陳羲知道,天空城其實是一個巨大的法陣,可以抵擋住很強大的進攻。那些懸浮島嶼和地面之間雖然沒有聯繫,卻構成了天地大陣。

「防禦1

雁雨樓也反應了過來,臉上的驚詫那麼濃重:「不管是建立神司,還是逼迫九門遷入天樞城,還是後來建造了天空城……這些都是為了增強天樞城的實力,是為了有一天,一旦天樞城面臨什麼危機的時候,有足夠的力量自保1

「是的……」

陳羲長長的舒了一口氣:「聖皇是知道無盡深淵那個秘密的,但是他沒有辦法滅掉無盡深淵,所以他只能早早的籌謀,讓天樞城變成一座極難攻破的城池。雖然他這樣做只是消極的應對,但畢竟他還是做了些什麼。」

「一旦無盡深淵打開,淵獸的數量也不知道是人的多少倍。而人,普通人又佔去了絕大部分。所以說,淵獸的數量比起修行者來說,就是壓倒性的優勢。在這種情況下,即便是大楚聖皇也根本沒有想過去怎麼打贏這一戰,而是盡最大努力的讓天樞城變得牢固起來。」

雁雨樓一聲長嘆:「可是,他的兒子現在正想著怎麼把無盡深淵裡那些東西放出來。」

……

……

似乎一切都理順了。

九門入天樞,興建天空城。

這些,都不是大楚聖皇隨性而為。而是為了有一天,當淵獸大舉來襲的時候,能夠盡最大努力的保住天樞城。只要天樞城還在,人類就有延續下去的希望。也許當大楚聖皇從國師那知道無盡深淵的時候,他的心是備受煎熬的。

他不是不想滅掉無盡深淵,在陳羲他們無從查知的時候,可能大楚聖皇到過滿天宗,親眼看到了無盡深淵。當他清楚了這件事之後,他可能很久很久都無法入眠,他絞盡腦汁的去想怎麼擺脫這個困局。

但是後來,他發現這個困局是無解的。

厲蘭封已經做到了極致,能用到的辦法厲蘭封已經都用到了。能封印無盡深淵幾百年,這已經是逆天的事。在確定無盡深淵裡的危機早晚都會爆發的時候,大楚聖皇決定,要打造一座世界上最堅固的城池……天樞城。

陳羲忽然想到了一件事。

傳聞,寧破斧一直幽居在自己的那個小院之中,不問世事。但是後來,也不知道大楚聖皇是怎麼說服了他,讓他出任神司第一任首座。也許,聖皇就是告訴了寧破斧這個秘密。為了人類能夠延續,寧破斧為人類做了兩件事。

是的,不是為了大楚聖皇做了兩件事,而是為了整個人類。

第一件,逼迫江湖九門遷入天樞城,增強天樞城修行者的實力。第二,建造懸浮島嶼,將天樞城打造了一座防禦大陣。只這兩件事,就足以讓全天下每一個人都記住寧破斧這個名字。

陳羲的心裡,有一種說不出的感覺。

「等等……」

陳羲想到這裡的時候,臉色猛的一變:「西南……天樞城西南1

雁雨樓愣了一下:「西南怎麼了?」

他問完了之後隨即反應過來,臉色立刻白了:「平江王林器平這個王八蛋1

能讓他這樣冷傲平靜的人,突然之間破口大罵的事,可想而知有多齷齪難堪。因為他明白了陳羲話里的意思,所以後背上都有些發涼。就為了那所謂的世界上最大的權利,一個人竟然可以陰暗無情到這個地步。

「怎麼了?」

見雁雨樓和陳羲的臉色都變得特別難看,陽照大和尚忍不住問了一句。

「林器平這個瘋子1

陳羲道:「林器平一定是知道了關於無盡深淵的秘密,所以他打算利用無盡深淵裡那些強大的淵獸的力量。他覺得自己可以做到,可以成為古往今來第一人。他在做兩手準備……第一,爭奪大楚聖皇之位,如果成功的話,自然無需是如果他輸給了安陽王,那麼他怎麼可能忍得了?」

「所以,他做好了第二個準備。他打算把雍州和青州從大楚分離出來,當做他的根基之地,為此不惜和詔國降族的人達成了某種協議。而一旦是安陽王成為聖皇,那麼住在天下間最堅固的天樞城裡的人,也是安陽王而不是他。」

「所以,他假裝借著那些所謂的凡人貴族的請求,在西南那一塊大興土木,修建五軍都督府。而這種拆除和修建,無形之中就把寧大家當年耗盡生命所建造的天地大陣損壞了一小塊……雖然只是一小塊,但絕對是致命的。」

雁雨樓的拳頭攥了起來,眼神里生出一股冷冽的殺意。這一刻,他體內停止運轉了很久的修為之力忽然之間通順了。或許是因為憤怒吧,他那種決然劍意再次出現。本來之前他的修為之力已經枯竭,現在竟然隱隱之間有一絲流轉。

「咦?」

陽照大和尚微微愣了一下,然後伸手捏住雁雨樓的脈門:「不管你們發現了多大的壞事,現在有件好事……你的修為之力重新運轉,只要你最近一段日子不要動用,身體就能徹底康復,而且還有可能恢復到之前的境界。」

「陳羲,想辦法回天樞城。」

雁雨樓幾乎是咬著嘴唇說出的這句話,可以想象他的內心之中憤怒已經到了什麼地步。

「平江王林器平一定有什麼準備。」

陳羲道:「現在他已經發動全盤計劃了,讓鴉靠特殊的能力和神木大陣的淵獸溝通。然後開始著手清除他的阻礙,比如神司,所以才會有刺殺你的計劃。只怕回到天樞城之後,面對的是更大的兇險……或許,這兇險就在半路,已經要到了。」

雁雨樓看向陳羲,語氣平靜的說道:「你其實已經有決定了不是嗎?」

「是」

陳羲點頭。

「但我必須說出所有的可能性。」

雁雨樓聽陳羲說完,掙扎著坐起來:「回去,讓我們去看看人心到底能有多陰冷無情。如果我死能阻擋這一切,我死。如我死不能阻擋這一切但能拖慢對方的步伐,我死。」

陳羲搖了搖頭:「活著,才能做更多的事。」/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