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永鎮仙魔>第二百三十八章皓月城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三十八章皓月城

小說:永鎮仙魔| 作者:知白| 類別:玄幻魔法

如果不是因為帶傷的雁雨樓,陳羲真的想跟陽照大師往青州去一趟。±,雖然明知道不可能見到父母和丁眉,但是那種已經距離如此之近卻不能去看一看的悲傷,不知不覺間影響著陳羲的心情。

「你們這一路,兇險異常。」

陽照大和尚看了陳羲一眼后說道:「我不能護送你們回天樞城,我還要往滿天宗去查探我那四位師弟的死因。但是我會把你們送到皓月城,我已經聯絡了七陽谷,掌教師兄會派一位動禪的師弟過來,如果皓月城的傳送法陣也被關閉的話,我的師弟會一路送你們到兗州,藍星城裡是有傳送法陣的。」

藍星城

陳羲想到那個被稱之為流放之地的地方,心裡就有一種莫名的感覺。當時從藍星城帶走了幾個人,也得罪了藍星城城主,這次如果再去藍星城的話雖然不會如之前那樣小心翼翼,但是陳羲總覺得藍星城裡的氣氛有些詭異。

「是哪位大師傅?」

陳羲問道。

「抱朴師弟。」

陽照大和尚回答:「七陽谷禪宗以靜禪為主,修行佛法。動禪的人數向來不多,除了我之外,便還只有四位師弟。抱朴師弟的修為雖然稍稍不及我,但為人謹慎,知道怎麼儘力避開兇險,保護你們最合適不過。」

陳羲認識抱朴大師,但也僅僅是認識而已。動禪向來人丁不旺,而且在七陽谷禪宗的地位不如靜禪,所以沒人願意修動禪有些後繼無人。動禪的幾位大和尚,全都很低調,平日里根本見不到。

「謝謝大和尚。」

雁雨樓抱拳施禮:「大和尚本來不必救我們,卻耽誤了你的行程。神司在青州的人已經差不多都撤回天樞城了,所以我也不能幫上你什麼。但青州滿天宗的事那麼大,待我傷好之後終究還是要回來的。說不得,以後有和大和尚你並肩而戰的時候。」

陽照大和尚笑了笑:「禪宗的人不喜歡爭鬥,哪怕就是動禪的人也一樣。除非是發生了觸及禪宗的事,不然掌教師兄歷來要求我們能不出手就不要出手。」

「你們掌教的觀念,早晚都會改變的。」

雁雨樓認真道:「平江王林器平已經在設法孤立七陽谷,為了霸佔雍州,他會想盡辦法把七陽谷除掉。雖然我知道大和尚你修為高深,但是僅僅憑著你們動禪的幾位大師,未必能護得住七陽谷禪宗。」

「是」

陽照大和尚倒是沒有反駁,看向陳羲像是無意又像是要告訴他什麼似的的說道:「滿天宗宗主陳盡然,修為之強遠遠在我之上。但是當年滿天宗被攻破的時候,陳盡然還是被囚禁起來。若是平江王真的要對七陽谷禪宗動手,想必也是一場災難。」

陳羲心裡一動,顯然大和尚是想提醒自己什麼。

他腦子裡飛速的轉動起來,忽然之間明白了大和尚的意思。當年對滿天宗出手的是神司的人,而他父親陳盡然修為那麼強大,尚且在陽照大和尚之上,所以對他父親出手的人,修為之強可想而知。雁雨樓被稱為神司最強萬候,如果傳聞是真的,按照神司的規制……有可能比雁雨樓強大的就只是次座集和首座韋小校

想到這裡,陳羲的心裡已經開始發寒。

陽照大和尚就是想提醒陳羲這個,當年的事……是神司高層參與的,修為比雁雨樓還要強大,地位比雁雨樓還要高。他是告訴陳羲,回神司之後一定要加倍小心。因為神司之中,很有可能有更高地位的人是平江王的人。

陳羲看向陽照大和尚,點了點頭,示意我知道了。

當年滿天宗的事,如果真的是平江王下令去做的。那麼神司只為聖皇一個人服務的口號,只怕早就是一句空談了。現在最值得懷疑的,就是那個名字很奇怪,叫做集的次座。陳羲又想起來,自己在住進寧大家小院的那一天,千爵雲非瑤曾經說過這樣的話……我知道你的腦子很好用,知道你是個天才,但是當你見到集大人的時候,你就會發現自己其實很笨,一點都不聰明。

「大人,次座大人似乎很神秘。」

陳羲裝作漫不經心的問了一句。

雁雨樓自然沒有想到陳羲在這一刻心裡想了那麼多事,點了點頭回答道:「非但神秘,而且可怕。集大人是一個……變態。你應該能想象神司是一個多龐大的機構了,擁有數以萬計的密諜,每天從大楚各地獲取來的消息多如牛毛。而這些消息,全都裝在集大人的腦子裡……為什麼別人無法控制神司?為什麼別人沒有神司的把柄?」

雁雨樓認真的說道:「因為神司的檔案部門其實就是個擺設,真正的機密都裝在集大人的腦子裡。除非是有人抓住了他,不然永遠不可能全面了解神司。就算是神司被人攻破,說句比較離譜的話,就算是首座大人不幸戰死,只要集大人還在,神司就能重建。」

「也就是說……」

陳羲緩緩道:「誰得到了集大人,就相當於得到了整個神司?」

雁雨落然不能這樣說,但也差不遠了。」

陳羲心裡瞭然。

集大人,一個活的檔案室。

神司所有的人員構成,所有的重大機密,都裝在這個人腦子裡。所以外人只要不抓到他,就不可能掌握神司。一個如此重要的人,如果成了平江王的人……那麼神司的一舉一動,都暴露在平江王的眼皮子地下了。

雖然只是懷疑,但陳羲知道,以後做事必須以集大人已經被平江王收買為根據。

……

……

皓月城

在青州居中的位置上,與雍州火陽城其名。論地域面積,雍州遠比青州要大的多,畢竟雍州是當初詔國一大半的國土。而青州皓月城之所以無論規模還是名氣都與火陽城相差無幾,正是因為這裡曾是大楚針對詔國而修建的前沿堡壘。

從名字上來看皓月城應該是一座溫柔多情的城池,但事實上,這裡可以被稱為大楚最堅固的城堡之一。如果是以前,陳羲肯定會毫不懷疑皓月城的重要僅僅是因為詔國的存在,但是在推測得知了為什麼聖皇改造天樞城之後,對於皓月城陳羲的認知也已經改變了。

這樣強大堅固的城堡,難道不是為了應對無盡深淵裡的淵獸?如果聖皇幾百年前就已經知道了淵獸的存在,所以不得不改造天樞城的話。那麼在青州建造一座堡壘,其實也就很容易理解了。

天樞城,是人類防禦的最後一站。而皓月城,就是第一站。

也許有一天,這裡會成為人和淵獸的真正交鋒的第一個戰常

當陳羲看到皓月城的時候,他就知道自己的推測十之七八不會錯了。從遠處看起來,皓月城簡直就是一個巨大的怪獸。那高大堅固的城牆,就如同是圍了一圈的山脈。建造城牆所用的不是普通的城磚,而是每一塊都大的令人心悸的巨石。

站在城牆下向上仰望,城牆的高度讓人頭皮發麻。

「感覺到了嗎?」

雁雨樓問。

陳羲點了點頭:「城牆裡肯定有什麼極厲害的法陣,維持著城牆的堅固。我懷疑就算是靈山境巔峰的修行者全力一擊,也未必能把城牆怎麼樣。」

雁雨樓嗯了一聲:「我一直以為,把皓月城修建的這麼高大堅固,是當初為了對抗詔國。現在看來,這裡是對付無盡深淵的第一個堡壘。」

他的想法,和陳羲一摸一樣。

「但是……」

陳羲嘆息道:「這裡或許已經變成平江王的私人地盤了。」

「未必。」

雁雨樓道:「沒有傳聞皓月城的城主蘇西來已經死了的消息,這麼重要的地方,作為城主肯定知道一些秘密,就算不知道無盡深淵的全部,聖皇也一定會對歷任皓月城的城主有一個交代。若是蘇西來知道一些無盡深淵的事,知道這地方有多重要,就不會答應平江王那樣的要求。」

陳羲想了想,似乎雁雨樓的話很合乎道理。皓月城城主蘇西來只要還沒死,就說明平江王對皓月城的控制還沒有完成,那麼真的很有可能可以從皓月城的傳送法陣回到天樞城。

「蘇西來這個人如何?」

陳羲對大楚的官員其實沒有什麼了解,所以忍不住問了一句。

「一個好人。」

雁雨樓回答:「傳聞皓月城的百姓,都尊稱蘇西來為大父。也就是說,皓月城裡的人都把蘇西來當做父親一樣看待。這個人的修為如何我不了解,但是他在地方上的名望,絕對是大楚各城城主中最高的。」

「非但如此。」

陽照大和尚補充道:「蘇西來是正宗道家弟子出身,修為正統。傳聞他是道家最後一位天師的關門弟子,那位天師臨死之前甚至有意讓蘇西來繼承天師之位。但是後來不知道為什麼,蘇西來拒絕了。最後一位天師死後,道家在聖庭的地位也一落千丈,最初由道家天師掌管的敬天宮,也徹底被子桑家族取代。」

「所以蘇西來的修為,很強。平江王要想除掉他,不是一件容易事。」

當陳羲他們到達城牆外面,皓月城城門裡面忽然一陣人聲鼎沸。眾人側耳聽了聽,發現那居然是一陣一陣浪潮般的哭聲。就在眾人臉上變色的時候,巨大的城門吱呀一聲打開,然後是一隊身穿白衣的人如潮水一樣從城門裡涌了出來。

白衣,白幡。

這是一支龐大的送葬隊伍,人數根本就多到數不清的地步。而且這其中不僅僅是有修行者,更多的是普通百姓。前面的人已經出城,而城裡的每一條大街上都有身穿白衣的人加入進來。

空城而送。

當陳羲他們看到這一幕的時候,心已經沉到了谷底。

蘇西來

死了。/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