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永鎮仙魔>第二百四十五章屠城之災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四十五章屠城之災

小說:永鎮仙魔| 作者:知白| 類別:玄幻魔法

的一聲。±,

一根黑色的靈活如有生命一般的黑色藤條從地下鑽出來,直接掀翻了一座房屋。房屋之中的百姓沒有一個來得及逃出來,就被坍塌的房子壓在下面。藤條從地下不斷的往外伸,也不知道還能伸出來多長。

這樣的場景,到處都是。

整個皓月城之中,幾乎所有的房子都被摧毀了。來不及逃脫的百姓哀嚎著死去,逃出來的百姓也不一定能幸免於難。那些亂舞的藤條好像有眼睛,看到活著的人立刻就纏上去,將其勒死。

街道一條一條的掀開,堅硬的青石板路面也不能阻擋藤條向外伸展。城裡到處都是大大小小的裂縫,不少逃避的百姓跌入進去生死不明。

此時此刻,之前還對自己家族抱有信心的蘇澤臉色白的好像白紙一樣。他眼睜睜的看著自己的叔父乘坐大船騰空而起,眼睜睜的看著那大船被那根主藤直接在半空之中攔腰打斷。

他的眼力不及陳羲,所以他沒有看清他叔父到底怎麼樣了。

陳羲看的很清楚,他看到一個身穿鐵甲的修行者從碎裂的戰船之中掠起來,然後拼盡全力的攻擊那根足有數百米粗的主藤。可是不管他如何的不遺餘力,主藤都好像沒有受到絲毫影響。數百條藤蔓卷過來,將那個鐵甲將軍勒祝然後那些藤蔓向四周一拉,一位靈山境的大修行者直接被分屍。

陳羲的心裡,有一股火在燃燒。

遠處,守城軍還在發動反擊。大楚強軍的各種兇猛武器,似乎對那些黑色藤條沒有任何殺傷力。帶著符文的巨弩射出去,刷的一聲切斷一根黑藤,可是片刻之後,斷開的地方就又重新生長出來。

不少士兵被藤條捲住,直接勒斷。城裡處處在流血,而還不斷有黑藤從地下鑽出來。那個金色的身影高高的漂浮在天空之上,雙臂張開著,就好像在迎接他從地下帶出來的東西。也像是在享受著,享受著自己一個人屠城的快感。

「一個巨大的召喚法陣。」

陳羲看向蘇澤說道:「這些黑色的東西是那個金鴉召喚出來的,它們這些東西都掌握一定的空間力量。而金色的鴉,顯然是他們的首領。它所能掌控的空間力量很強,這些黑色東西說不得是它從另一個空間召喚來的。」

陳羲看了看城牆下面,那些黑色藤條雖然不能破壞城牆,但是城牆下面的街道上已經密密麻麻的攀爬了,好像覆蓋了一層黑蛇。有不少人在翻滾的黑藤之中出現,然後很快被勒斷了身子。

「你們留在這裡,看來這些黑藤對城牆上的法陣沒有辦法。你們只要留在城牆上不下去,應該不會有什麼危險。」

陳羲交代了一聲就要離開,明顯已經傻了的蘇澤連忙問:「你去哪兒?」

陳羲看向城中緩緩道:「我還有朋友在,我要去尋他們。」

「你下去會死的。」

蘇澤勸道。

陳羲點了點頭:「或許吧……」

然後他縱身一掠,直接從如此高大的城牆上跳了下去。百爵的黑袍在下墜的時候獵獵作響,就好像為陳羲撐開了一柄黑桑陳羲任由自己的身體快速墜落,然後立刻就有一根一米粗的黑藤朝著他卷了過來。

青木劍一閃,黑藤被斬斷。

陳羲身子一翻落在那半截黑藤上,然後順著黑藤向下疾掠。可是就在他往下沖的時候,黑藤斷開的地方又重新生長出來。黑藤迅速的一卷,藤尖朝著陳羲的後背刺了過去。這黑藤極為靈活,而且速度奇快。

陳羲在黑藤即將刺到自己後背的時候,向一側掠開,青木劍再次一掃而過,黑藤應聲而斷。可是很快,斷口處就又一次生長出來。這種東西,竟然好像完全無法殺死。倒是掉在地上的半截黑藤,很快就萎縮乾枯。

也正是在這個時候,陳羲發現了什麼不對勁的地方。

之前離著遠,光線也不是特別明亮,所以沒有看清。但是到了近處之後,陳羲發現那些黑藤的表面上根本不是平滑的,而是有很多蠕動的孔洞。這些孔洞之中,還有一陣陣的腥臭氣息散發出來。

陳羲落地,他看到之前那些被勒住斷裂的屍體,已經變成了乾屍。血液似乎在一瞬間,都被黑藤上那些密密麻麻的可以蠕動的孔洞吸收了。也就是說,這些黑藤不斷的在吸血,而吸的血越多,分離出來的黑藤也就越多。

陳羲的臉色變了。

因為他發現,黑藤根本不是黑藤。

甚至,不是植物。

而是一頭大的超乎想象的……怪物。

……

……

陳羲向前疾掠,一路上不斷有黑藤纏繞過來襲擊他。而事實上,這些東西更應該稱之為觸手才對。陳羲之前猜測這個東西是金鴉發動了強大的空間力量從某個地方召喚來的,現在看來這種推測是完全正確的。

金鴉,已經強大到一個人就能摧毀一座巨城的恐怖高度。

一條觸手迎面卷向陳羲,陳羲嘗試用功法去影響觸手。但是很快,他發現無法化解觸手上的力量,因為那根本不是修為之力,而是這怪物本身的蠻力。這種力量,是沒有辦法轉化為始氣的。

對付這種東西,雖然不能殺死,但還是簡單直接的方式更有效。他伸手往前一指,青木劍瞬間變成一柄足有幾十米長的巨劍在前面開路,筆直的前行。陳羲跟在青木劍後面,攔路的觸手盡數都被斬斷。但這對於觸手來說,似乎也只是延緩了它們的動作而已。

陳羲一邊疾掠一邊觀察,一條觸手從他背後襲來,陳羲轉身的一瞬間,兩臂變大,將觸手抓祝手心裡立刻就有一種滑膩濕漉的感覺傳來,有些噁心。觸手的頂端很尖銳,而且如同金屬一樣堅硬。每一條觸手的前端都是這樣,可以輕而易舉的刺穿人的身體。

陳羲停住,雙手穩住這條觸手仔細觀看。觸手瘋狂的扭動著,上面分泌出來的東西黏糊糊的讓人看了都想吐。這些液體,是從觸手上那些會蠕動的孔裡面分泌出來的,陳羲推測應該是排泄物。

他試著運轉修為之力注入觸手之中,觸手得到了一些修為之力之後立刻變得狂暴起來,瞬間就比之前粗了一倍。這個東西,居然能把人的血液和修為之力,迅速轉化為它自己的力量,而且得到力量之後,它的身體立刻就會變大。

陳羲的修為之力中帶著封印的特性,雖然無法化解觸手的力量,但是陳羲剛才往裡面注入了一點點自己的修為之力,此時運轉,觸手立刻就變得僵硬起來。但是或許是注入的修為之力太少,很快的力量就消失不見。

陳羲計算著,自己注入的修為之力有多少,計算著的壓製作用持續了多少時間,計算著觸手多久擺脫了封印的力量,計算著自己注入的修為之力讓觸手變大了多少。

是有作用的,只要在往觸手之中注入修為之力后立刻施展,就能封印觸手然後趁機斬殺。可是,陳羲卻知道這根本是不可能完成的事……現在的皓月城裡,這樣的觸手根本就不計其數,如果靠著注入自己的修為一條一條的去擊殺,陳羲連一條街上的觸手都殺不幹凈,或許就已經修為之力耗荊

陳羲鬆手,觸手立刻向外撤走。它似乎是能感覺到陳羲的威脅,竟然放棄了繼續進攻,試圖逃離。之前的那麼一剎那,如果陳羲出手的話它已經被殺了。但是陳羲沒有殺了它,是因為陳羲心裡隱隱有一個更可怕的擔憂。

他看向遠處那根巨大的主藤一樣的東西,眉頭皺的很深。如果這些大大小小的觸手,都是從那根數百米粗的主體上分離出來的,那麼和主體之間或許存在著什麼很敏感的聯繫。如果陳羲剛才擊殺了那條觸手,也許主體立刻就會發現異常。

在沒有找到如何殺死那些東西的辦法之前,陳羲現在還不能讓那個主體將目標鎖定為自己。

嘩啦一聲,旁邊一堵斷牆坍塌下來,一個甲士哀嚎著被觸手捲起來。陳羲一劍將觸手斬斷,然後將那個甲士從斷開的觸手中拉起來向後掠了幾十米。甲士嚇得大口喘息著,胸口起伏的格外劇烈。

「謝謝……謝謝。」

他驚魂未定。

就在這時候,四周的幾十條觸手格外敏銳的察覺到了他們的存在,立刻朝著這邊卷了過來。陳羲握劍一旋,觸手接二連三的被斬斷。可是那些東西,重生的速度快的令人咋舌。與此同時,遠處更多的觸手向這邊卷了過來。大地好像被鐵犁犁了一遍似的,土浪翻騰。

陳羲看著那些觸手,下意識的又看了一眼那個大口喘息的甲士。

他忽然出手捂住了那個甲士的口鼻,然後搖頭示意他不要呼吸。陳羲自己也屏住了呼吸,戒備的看著那些卷過來的觸手。就在這一刻,那些觸手全都停了下來。它們好像失去了目標,有些茫然的四處試探著觸碰。

遠處,一隻狗嗷嗷的驚恐的叫著從斷壁之中逃出來。那些觸手立刻朝著那邊過去,很快,幾十條觸手開始爭搶那隻狗。噗的一聲,狗被觸手撕碎。血灑下來,可是沒過多久就被觸手上吸盤一樣的東西吸收乾淨。

觸手幾乎沒有變化,可見血液對觸手的影響遠低於修為之力。

陳羲壓低聲音對那個甲士說道:「快去找你們的人,暫時不要和那些東西交手,不要讓它們感知到修為之力。一個修行者的修為之力,可以讓它們瞬間變得強大起來。去驛站那邊,驛站有防禦法陣,你們都進去,防禦法陣應該可以隔絕你們的氣息。」

那甲士立刻點了點頭,然後快速離開。每當有觸手靠近,他立刻就屏住呼吸。這些觸手似乎對氣息的感知格外敏隊,對於震動倒是不明顯。所以那甲士閉氣移動,它們也顯得很茫然,不知道目標在哪兒。

作為修行者,哪怕是最低級的開基境修行者,閉氣一段時間都沒有問題。這個發現,可以說能最大限度的保存城中修行者的實力。而此時,陳羲幾乎一個普通人都沒有看到。那些觸手出現的太突兀,普通人根本就反應不過來。城中不下數萬百姓,也就是說……或許每一個人的生命都成為滋養新一條觸手的養料。/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