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永鎮仙魔>第二百四十六章我入地獄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四十六章我入地獄

小說:永鎮仙魔| 作者:知白| 類別:玄幻魔法

若是凡武之人,就算是專修輕功的高手,縱掠之間也要提氣換氣,否則堅持不了多久。△,可是修行者不用,開基境的修行者已經被修為之力淬鍊肉身,閉氣一段時間不成問題。但此時的陳羲,似乎沒有一點避開那些觸手的意思。

他需要發現更多的弱點,敵人的弱點。

陳羲是一個冷靜的人,冷靜到了骨子裡。在這種情況下,他想到的是儘快的找到這種不知名的觸手到底還有多少特性。不管敵人是人還是怪物,在最短的時間內最快的了解敵人,永遠都不會有壞處。

一條一條的觸手朝著陳羲襲來,陳羲靈活的在觸手之間穿越騰挪。當看到遠處有個地方觸手密集的讓人心裡發麻的時候,陳羲毫不猶豫的選擇沖了過去。青木劍鐵犁一樣,在地面上開出來一條深溝。

果然,陳羲在地下看到了連在一起的黑色觸手。

這個密集的地方,到處都是乾屍。或許這裡曾經是一個很興旺的大家族,但正是因為人口眾多,所以這裡的觸手也格外的多。陳羲用青木劍犁開地面之後,發現這些密密麻麻的觸手在底下都連接於一起。地下有一條像是根系的東西,所有的觸手都是從這個根繫上長出來的。

也許,最先出現的時候,觸手只有這些根系。第一條觸手吸了人血之後,根繫上長出來第二條觸手。皓月城裡不下數萬百姓,如果每個人的血液都能滋養一條觸手,那麼現在皓月城裡最少也有幾萬條觸手。

更何況,還有很多修行者死去。陳羲之前試探過,一丁點的修為之力,都能讓一條觸手從半米左右迅速增大到一米粗細。當然,以陳羲現在的修為境界,即便是一丁點的修為之力也不是一個開基境的修行者可以相比的。

那些甲士,大部分都在開基境或者破虛境,但是數量並不少。這裡是大楚聖皇為了抵禦無盡深淵的淵獸而建立的第一座堡壘,所以守軍格外的精銳強悍。照這樣計算的話,皓月城裡現在觸手的數量只怕要超過十萬。

此時的皓月城,已經變成了一片廢墟。除了四周高大堅固的城牆還在,城內的建築物幾乎全都被摧毀了。只要是有人甚至是有活物的地方,都會把那些觸手吸引過去。

「藤兒1

陳羲發現了觸手的根系之後,立刻把藤兒叫了出來。

藤兒從空間里出來,看到這人間地獄之後顯然嚇了一跳:「這……這是怎麼了?」

她睜著一雙大眼睛往四周看,當她看到那些觸手的時候臉色立刻就變了:「血獸……已經太久太久沒有見過這種東西了。」

「你知道這是什麼?」

陳羲立刻問了一句。

藤兒點了點頭:「這不是最早出現的神獸但是很恐怖,名字叫黑章獸,但是因為它太過邪惡血腥,所到之處人畜皆滅,所以被稱之為血獸。當年它曾是半神之下最強神獸之一,看起來現在這頭血獸還不是成熟體。如果成熟的話……能達到百里大校」

聽到藤兒的話,陳羲的心猛的往下一沉。

藤兒道:「最早的時候,隨著半神出現,世間開始出現神獸。而當神獸的數量越來越多之後,自然就有了爭鬥。尤其是那四個半神各自守著一方,不停的吸納神獸作為手下,然後四個半神之間經常為了一些小事大打出手。」

「每一次戰爭,都會有神獸死亡。後來神讓勾陳管理其他半神和神獸,這個情況才逐漸好轉了一些。但即便如此,暗地裡還是不斷有神獸之間的廝殺。你也知道,神獸的軀體都很大而且就算是肉身也具備很強大的力量。當人類和別的普通生物出現之後,這些神獸的屍體都有可能造成巨大的災難。」

「比如離火神蟒,死亡之後,方圓幾十里內都會被燒成一片灰燼。所以勾陳和我商量了一下,為了保護其他弱小的生物,一旦發現神獸的屍體就將其帶走,在一個特殊的地方掩埋。可是誰也不知道,天長日久之後……那些腐爛了的神獸軀體之中,竟然滋生出來血獸這樣恐怖的東西。」

「血獸吸收的是神獸屍體里的力量,也許最初的幾百年它並不起眼。但是隨著它吸收的東西越來越多,它也變得越來越大。而且,因為它吸收的神獸屍體各種各樣,所以它的肉身幾乎集合了那些神獸的全部特性。強大,再生等等,幸好它不能吸收每一種神獸的特殊能力,不然這個東西簡直就沒有對手了。」

藤兒看著遠處那些觸手,臉上都是驚訝:「再後來,強大的血獸開始侵吞別的神獸的地盤。因為它觸手的數量龐大,而且誰也不知道它的主體到底藏在哪兒,所以即便是另外四個半神,可以輕鬆打贏它碾壓它,卻無法徹底殺死它。最後還是勾陳出手將其擊殺,然後用勾陳特殊的力量將其被摧毀的屍體丟進了扭曲空間。」

藤兒道:「其實勾陳那樣做,只是擔心血獸再一次復活。當時我和勾陳都檢查過,血獸確實已經死了。」

「扭曲空間……」

陳羲抬起頭看向高空之中那個金色的身影,臉色也越發的凝重起來。

「那個最粗的難道不是血獸的主體?」

他問藤兒。

「不一定。」

藤兒搖頭:「或許那只是它的障眼法……其實當初的四個半神,都有能力碾壓血獸。可是因為血獸的本體是可以遊走的,所以無法徹底擊殺。也就是說,它的本體可以是現在你看到的看不到的任何一條觸手,也有可能是藏在地下。它讓你以為的主體,或許只是它故意做出來的假象。」

「所以,即便是勾陳,當初也沒辦法確定那一條觸手是它的本體。於是,勾陳一怒之下毀了三千里山河……也就是現在的西北荒漠,這麼多年過去了,依然沒有恢復過來。勾陳毀掉三千里山河之後,從地下將血獸的屍體起出來,丟進了扭曲空間。」

陳羲道:「也就是說,如果沒有一個像勾陳那樣強大的半神,誰也無法殺死血獸?」

藤兒再次搖了搖頭:「還是不一定……如果運氣好殺了它的本體,它就死了。而且現在這頭血獸明顯還沒有成熟,相對於人來說,也就是個十來歲的孩子。所以,如果此時有絕強的大修行者不惜將整個皓月城摧毀,或許能夠殺了它。」

藤兒往四周看了看,最後視線落在那高大的城牆上:「幸好,城牆上的法陣阻擋了血獸繼續蔓延,所以它只能在城裡生長。」

……

……

陳羲和藤兒一邊躲避著那些觸手,一邊快速的往驛站那邊移動。一路上兩個人又救下了幾個苦苦支撐的修行者,陳羲讓他們閉氣移動,找到更多的倖存者往驛站那邊靠攏。就在這時候,陳羲發現那些觸手已經開始瘋長起來。

他立刻回頭看了一眼,發現即便是城牆上的人也已經不安全了。觸手不可能摧毀城牆,但是當高度超過城牆之後,就能捕殺城牆上的人。

這個東西,居然有著不低的智慧。

「恐怖嗎?」

忽然之間,天空上有聲音飄下來,正是金鴉。

「人啊,卑微虛弱的人埃當這樣的災難到來的時候,你們找不到一點辦法應對。所以,鴉才是未來的希望。血獸就算再強大,可是卻連最弱的鴉也無法殺死。因為鴉沒有肉身,所以無需懼怕。」

金鴉的聲音有些沙啞,透著一股冷酷無情:「修行者?只要是肉身存在,就有被毀滅的時候。只有鴉,只有鴉才是未來的希望。現在還活著的人,都是皓月城裡的佼佼者。現在我給你們一個機會……只要你們願意加入鴉,我立刻就能讓你們變成無懼這怪獸的存在。」

陳羲看到,遠處有幾個修行者的腳步立刻就停了下來。他們抬起頭看著天空之中漂浮著的金鴉,好像表情極為複雜。

「加入我們,你們就能獲得永生。」

金鴉俯視皓月城,語氣之中帶著一股子居高臨下的味道:「我已經為你們打開了一扇門,一扇通向修行者巔峰的大門。只要你們選擇歸順我,選擇成為鴉,你們的未來一片光明。不要懷疑我說的話,每一個字都不要懷疑。你們可以自己思考,虛體,才是最正確的道路。」

它的手往下一指,一道金色的光芒筆直的刺了下來。距離陳羲幾百米外,一個倖存的修行者被金光擊中。片刻之後,那個修行者的肉身以極快的速度分裂,肉開始脫離,飛舞的碎片好像一大片亂舞的殘蝶。

沒多久,這個修行者的肉身就被剝離的乾乾淨淨。一套黑色的袍子從天而降,落在那裡,那修行者變成了一個黑鴉。四周的觸手似乎再也感覺不到它的存在,竟然放棄了對它進攻。這個黑鴉下意識的去觸碰不遠處的觸手,觸手卻完全不理會他。

「看到了嗎?」

金鴉笑起來,聲音就好像貓頭鷹在笑。

「這只是最低級的鴉,卻擁有如此的能力。只要你們願意追隨我,我就賜給你們這樣無敵的身軀。」

有兩個黑鴉從遠處飄過來,帶著那個新的黑鴉離開。

「誰願意?」

金鴉問。

有些修行者開始變得猶豫起來,看看那些黑色觸手,看看黑鴉。

「我去你-媽的1

忽然之間有人怒罵了一聲,緊跟著一道白色的身影騰空而起:「大和尚本來想獨善其身,這麼危險的事能避開就避開,大不了把陽照師兄讓我保護的人保護好就是了。但是你這個王八蛋惹惱我了,來和大和尚打一架1

那人,正是抱朴大和尚。

陳羲看到他飛起來的時候立刻高呼了一聲:「不要1

騰空而起的抱朴低下頭看著陳羲,忽然笑了笑:「大和尚我從來都沒有想到,有一天我會這樣選擇。趁著我還沒有反悔,你們都給我滾,有多遠滾多遠。大和尚……未必打得過他礙…滾吧,就趁現在,啟動傳送法陣離開1

「抱朴大師1

雁雨樓高呼:「別去1

抱朴笑著,眼神卻如此決絕:「我不入地獄,誰入地獄?」/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