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永鎮仙魔>第二百四十七章血獸本體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四十七章血獸本體

小說:永鎮仙魔| 作者:知白| 類別:玄幻魔法

抱朴大和尚騰空而起,讓人預想不到。⊥,陳羲不是很了解抱朴,可是在七陽谷的時候他就知道,動禪之中的幾位大師傅,抱朴是膽子最小的一個。不管發生什麼事,抱朴的態度就是能跑就跑。

據說當初是陽照大師強迫他加入動禪的,他本修靜禪,但是因為性子多動其實根本就靜不下心。陽照大師連騙帶逼迫的把他從靜禪帶入新分出來的動禪,結果他在之後幾十年的時間裡都沒有出手過一次。

他的口頭禪就是,我不入地獄就愛誰入誰入。

這一刻,他說我不入地獄,誰入地獄?

陳羲不曾懷疑過七陽谷禪宗那些大師傅的禪心慈念,可是對抱朴卻真的有一些輕視。這一刻,陳羲覺得自己心裡火辣辣的疼。陳羲幾乎沒有接觸過除了七陽谷之外其他的禪宗之人,可是正因為陽照大師的緣故,對於禪宗的人他始終都有一份敬意。

哪怕是安陽王手下的那個沾染了世俗氣的大和尚,他也不覺得有多無法接受。或許這是一種主觀上很難更改的事,可何嘗不是陳羲對禪宗之人的感恩之心?

見抱朴騰空而起的那一刻,陳羲高喊了一聲不要。抱朴回頭看了他一眼,那種笑容之中帶著的是釋然和決絕,還有一種我終究還是如此的暢快。沒有一絲一毫的猶豫,沒有一絲一毫的後悔。

所以陳羲也立刻掠了起來。

他的腳在一條觸手上點了一下,身子筆直的飛了起來。

「回去1

抱朴大和尚立刻喊了一聲。

「你一個人不行。」

陳羲追上去大聲說道:「我的修為之力對鴉有克製作用,雖然我修為和大師傅你相差太多,但有我在你添一分勝算。」

抱朴伸手往下壓了一股修為之力,陳羲在那修為之力到來之前喊道:「你若逼我下去,我也會再次跟上來。」

抱朴一怔,隨即長嘆:「怪不得陽照師兄說你有佛心,卻永遠不可能參禪。你這樣的心行走在世上,要比那些冷酷無情之人艱辛的多。既然你執意如此,那就隨我來吧。但是有一點,你只能在我身後。」

陳羲哈哈大笑:「你我皆不入地獄,要入地獄的是那個噁心東西。」

天空中漂浮著的金鴉冷哼一聲:「自不量力1

他伸手往陳羲的方向一指,大地立刻震動起來,無數條巨大的觸手瘋長起來纏向陳羲和抱朴大和尚。抱朴大和尚單手捏了個法印,然後說了一個字。

「阿」

這一個字出口,四周先是靜了一下,然後緊跟著一片肉眼可見的波紋從天空之中壓了下去。那波紋之中隱隱有各種禪宗的梵文法咒,時隱時現。音波從天空向下擴散,所過之處,那些粗大的觸手立刻就變成了黃土捏成的一樣紛紛碎落。只是一聲,追擊兩個人的所有觸手都被震碎。

音波震碎了那些觸手之後沒有停下來,而是繼續向下。當音波和地面接觸的那一瞬間,就好像一陣颶風吹在地面上一樣!煙塵立刻就被卷了起來,如同席地而起的一股沙塵暴。城中的房屋本就多已坍塌,音波之下,磚石的碎塊和塵土滾滾而起。

以音波落地之處為中心,煙塵向四周激蕩出去。若是從天空之中往下看的話,就會發現那是一個巨大的圓形。

抱朴大和尚將手裡的紫金缽往下一扣,紫金缽上梵文流轉,迅速的落地,正落在音波清理出來的空地正中。然後紫金缽迅速的變大,頃刻之間直徑就足有百米。紫金缽上,各種符文閃現。紫金缽上空,三十六位**著上身,身上也有符文閃現的虛影大和尚出現。他們盤膝而坐,雙手合什,口中同時念著什麼經文。

隨著紫金缽落地,三十六位虛影大和尚出現,之前掃蕩過去的音波再次加強,所過之處,如沸湯潑雪一樣,那些狂舞的觸手皆被音波掃蕩。就好像那音波之中有無數手持鐮刀的戰僧,齊刷刷的把所過之處的觸手清理掉。

三十六位虛影大和尚吟唱不斷,音波就好像有持續不斷的力量一樣繼續往遠處掃蕩。

「你們速速離開。」

抱朴大和尚看向地面上的雁雨樓等人:「趁著那些觸手暫時無法再次生長,立刻去驛站吧。之前是我猶豫了,我感覺到了城中有什麼可怕的東西存在,所以想帶你們走別的路離開。如果我早些進城,這城裡的百姓也許會少死很多人。只是我不曾想到,我感覺到的可怕東西不是一個強大的修行者,而是這樣的怪物。」

「但,無論如何,這是我錯了。」

此時的抱朴,和之前那個玩世不恭的抱朴截然不同:「我之前在想,若是我當時沒有選擇帶你們離開而是進城的話,能救下的人會很多。雖然這樣的怪物出現誰也無法阻止,但終究是我錯了。」

陳羲搖頭:「大師傅,不是你的錯。陽照大師讓你保護雁雨樓他們離開,你感覺到城裡有危險避開並不是錯處。這種怪物出現,誰也預料不到。」

「不」

抱朴搖頭:「沒能救人,便是我錯。現在既然救不得人了,那麼我便替那些死去之人討要一個公道。」

他抬起頭看向金鴉,雙手合什:「佛祖,抱朴已經破了幾乎所有的清規戒律,唯獨沒有破過殺戒。我本以為,世間萬靈,不管善於惡,都有活著的權利,誰也不能剝奪。所以當初陽照師兄逼我進動禪的時候,我便發誓即便入動禪也用不出手傷人。可現在,我錯了……陽照師兄說的對,有些時候,殺生不是作惡,而是行善。」

……

……

「佛怒」

抱朴大和尚大袖一揮,身子如流星一樣沖向天空之中的金鴉。就在他即將衝到近處的時候,血獸那條數百米粗的觸手猛然之間揮打了過來。這根觸手太過巨大,即便是最頂端也有幾米粗細。雖然大,但是移動的速度卻一點也不慢。

眼見著巨大觸手就要擊中抱朴大和尚的時候,抱朴大和尚將手裡的降魔杵向前一擲。降魔杵上金光閃現,然後砰地一聲戳進觸手之中。片刻之後,觸手像是僵硬了一下,然後上面開始出現裂紋。

這條最大的觸手搖晃了幾下之後,裂紋越來越大。

一陣耀眼奪目的金光從觸手裂紋之中出現,刺的人根本就睜不開眼睛。隨著金光越來越炙盛,觸手開始一大塊一大塊的掉落下來。這個時候人們才看清,那根降魔杵居然變如觸手一樣的巨大,竟是從內部把觸手撐爆了。

碎裂的觸手向下掉,每一塊其實都很大。砸在地面上,悶聲不絕。

「不好1

陳羲看到抱朴大和尚出手擊碎了那最大的一根觸手,心裡立刻一緊。之前藤兒說過,最大的那根好像是本體的觸手,其實是血獸做出來的假象。抱朴大和尚不知道這個東西是血獸,將降魔杵擲了出去擊碎了最大的觸手,或許會中計。

陳羲立刻就追了上去,就在這時候,他看到那個金鴉出手了。

金鴉抬起手,抱朴大和尚身前就突然出現了一個黑洞。黑洞里有一柄長刀突兀刺出來,毫無徵兆。這個黑洞就在抱朴大和尚身前不遠處,長刀刺出來的時候就幾乎到大和尚胸口了。

「金剛不壞。」

半空之中,響起了一聲佛號。

抱朴大和尚身上一陣金光閃爍,緊跟著他身體外面就好像塗了一層金粉似的。突兀而來的長刀刺在大和尚胸口,卻根本無法刺進去。當的一聲,那長刀竟是被大和尚的肉身直接震碎。

天空中,金鴉和大和尚都變成了金色。

金鴉像是微微詫異了一下,然後陰測測的笑了笑:「禪宗的人果然有些門道,這麼多年七陽谷一直不問世事,很多人都說七陽谷是中流以下的宗門,但是我來之前首就告訴過我,不要小瞧了七陽谷的大和尚們。禪宗的修為功法很特別,而且靜修之下,怎麼可能沒有真正的高手。」

他雙手猛的一張,抱朴大和尚身邊的天空上立刻出現了數不清的黑洞,密密麻麻。這些黑洞不是固定不變的,每一個黑洞之中都有一種強大的法器出現,一擊之後黑洞就會消失,然後出現在另一個地方。

大和尚身邊,不下數百個黑洞。

陳羲心中急切,可是抱朴剛才有心甩下他,修為境界上的差距,讓陳羲一時之間也難以追到支援。陳羲看到那些黑洞之中的法器層出不窮,而且其中很多法器上都有強大的氣息。這些法器並不都是完好無損的,其中有斷開的長劍,有隻剩下一截的鐵槍,還有帶著古老氣息的元氣之箭。

陳羲看到這些的時候,就知道這個金鴉在空間力量上的修為已經強大到令人恐懼的地步。這些黑洞,都是金鴉從另一個空間打開的通道。而這些法器,或許是他從打通的那個空間之中召喚出來的。

不知道為什麼,陳羲一下子就想到樊遲所在的那個古戰常

數不清的法器攻擊之下,抱朴大和尚雖然金剛不壞,可是根本沖不出去。因為誰也無法預料黑洞出現的方位,一旦衝進黑洞里可能就被帶到未知的地方去了。

之前金鴉說,首警告過他。所以現在可以確定的是,金鴉並不是鴉中最高等級的存在。一個金鴉尚且對空間力量的運用到了如此可怕的地步,可想而知鴉中最強大的那個會可怕到什麼地步。

陳羲加速向前,不少觸手攔截。青木劍一劍一劍的斬落,不斷有觸手從半空之中墜落。而此時,之前大和尚用紫金缽做出來的法陣隨著抱朴被圍困,似乎威力也在不斷的降低。不少觸手再次破土而出,朝著紫金缽的方向逼近。

抱朴大和尚一心三用,一方面要分修為之力支撐紫金缽的法陣。一方面用降魔杵擊碎了最大的那根觸手,可是現在降魔杵一時之間又收不回來。他還要分心面對數不清的法器攻擊,還有不知道下一秒出現在什麼位置的黑洞。

「卑微。」

金鴉仰天大笑:「即便是七陽谷的大和尚,即便修為境界到了你這樣的高度又有什麼用?我說過,鴉才是未來的希望,鴉才是最高等級的存在。如果你願意成為鴉,我會接引你,讓你成為和我一樣的人。你們禪宗不是經常說,肉身只是一具軀殼嗎?現在你捨棄了這軀殼吧,我引領你走另外一條路。」

抱朴大和尚冷哼一聲:「你還能算是一個人?你只是一個孤魂野鬼罷了。」

「冥頑不靈。」

金鴉怒斥一聲,伸手指向抱朴大和尚:「借你們禪宗的一句話,我今天就度你歸西1

就在這一刻,陳羲看到一條黑色的細細的絲線,如頭髮絲一樣的東西悄無聲息的繞到了抱朴大和尚身後,大和尚為了應對那些法器根本沒有注意到。陳羲眼力驚人,雖然隔著還有百米左右卻看得格外清楚。在陳羲看到抱朴擊碎了那根假的觸手本體之後,陳羲就在警惕著觸手偷襲。

此時,陳羲確定那頭髮絲一樣細的東西就是血獸的本體,而且已經到了抱朴大和尚身後!/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