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永鎮仙魔>第二百四十八章抱朴禪心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四十八章抱朴禪心

小說:永鎮仙魔| 作者:知白| 類別:玄幻魔法

在陳羲看到那細細的黑絲的一瞬間,他的心幾乎都提到了嗓子眼。♀,血獸的最強大之處就在於它本體的不確定性,它生長出來的觸手越多它本體就越是難以確定。此時為了偷襲抱朴大和尚,血獸的本體終於出現了。

那本體太細小,如果不是陳羲眼力驚人根本就看不到。可即便如此,陳羲看到的時候血獸的本體已經到了抱朴大和尚身後。此時陳羲距離抱朴大和尚尚且有百米距離,而血獸本體距離抱朴大和尚不過一米左右。就算陳羲啟動執暗法司的玉佩,也未必來得及。

陳羲心急如焚。

他傾盡全力,將蘊含封印力量最強大的三點紅芒打了出去。紅芒去勢如流星,可就在這時候,陳羲看到那黑線似的血獸本體折彎過來,像是瞧著自己,雖然那麼細小完全沒有面目表情,可這一刻陳羲似乎察覺到了那是血獸本體在譏諷自己。

紅芒飛速而來。

血獸本體上似乎發出了一陣陰謀得逞的奸笑。

然後血獸本體迅速的纏繞在抱朴大和尚身上。

藤兒說過,血獸本體的吸收能力絕強。這種東西當初就是在無數的神獸屍體之中滋生出來的,所以即便抱朴大和尚此時金身不壞,可他的金身不壞難道還比得上當初那些強大無匹的神獸?

滋的一聲輕響,抱朴大和尚就好像被什麼燙了一下似的。

黑線瞬間將抱朴大和尚纏了個結結實實,可以想象此時血獸本體上肯定會有無數個細小的吸盤正在試圖吸收抱朴大和尚的修為之力。雖然陳羲現在不能確定抱朴大和尚的到底什麼境界,但可想而知如果血獸吸了抱朴的修為會變成什麼樣子。

「啊1

抱朴大和尚驚呼了一聲,像是忍受著什麼巨大的痛苦。

此時,陳羲的三點紅芒打到。可是這一刻,如果陳羲強行運轉的話,就會把抱朴大和尚的修為一同壓縮。更何況,以陳羲現在的修為或許根本就無法壓縮抱朴的修為之力。血獸在得逞之前的那一聲奸笑,此時已然在陳羲腦海里回蕩。

「我說過,就算是以你的修為也不可能擋得住血獸。」

金鴉居高臨下的說了一句,語氣之中都是輕蔑和冷酷:「修行者已經到了一個無法破開的桎梏期,從古至今,可曾有一個修行者衝破洞藏境的桎梏?你們這些不知道取捨的凡夫俗子,永遠也不會懂得先舍后取的道理。如果沒有放棄,怎麼可能得到?」

它看著痛苦呻吟的抱朴大和尚,冷笑著說道:「鴉為了追求修行者可以達到的巔峰,捨棄的又豈止是肉身?但是將來,我們得到的會更多!我之前已經給了你機會,但是你沒有珍惜。現在血獸已經依附在你身上,你最終只能成為血獸的養料而已。可你明明有機會成為和我一樣的高等級的鴉,這隻能說明你有多麼的冥頑不靈。」

「閉嘴1

痛苦之中的抱朴大和尚怒吼一聲:「小丑永遠都是小丑,強大起來也還是個小丑。就算有一天你強大到沒有人敢當面說你是個怪物小丑的地步,但是在人們心裡你始終都是這樣的東西。」

他身上發出滋滋的聲音,顯然血獸正在試圖攻破他的金身不壞。

「大師傅你先退後,想辦法甩掉血獸本體。」

陳羲掠至抱朴大和尚身邊,抬手將三點紅芒打了出去直奔金鴉。金鴉的眼睛是綠色的,但是已經輪廓很分明。雖然它依然還是虛體,卻已經將虛體控制的很自如。它的眼神里似乎閃過了一種很複雜的意味,有可惜,有輕蔑,還有陰狠。

「如果你當初願意加入鴉,你可能會比我走的更遠。」

金鴉伸手往前一指,它面前隨即出現了一層金色的波紋。力量的三點紅芒被金色波紋阻擋住,撞擊在水面上一樣盪起一圈一圈的漣漪,可就是無法破開。而且的力量,也無法將這一層金色的波紋壓縮。

「你的體質很特殊,你的修為之力也很特殊。」

金鴉嘆道:「但是可惜了,你的修為境界太低。就算你的修為之力中蘊含著封印的力量,可是當我的力量遠比你強大的時候,何必在意你這小小的特殊之處?之前不殺你,是因為我一直還抱有愛才之心。一直想著,若是你肯加入鴉我現在依然為你打開大門。」

他的手往下一壓,天空之中出現了一個金色的好像大鐘一樣的東西。金鐘將三點紅芒吸了進去,然後飛回到金鴉手裡。

「你看,你所以為的最強大的能力,在我面前根本不堪一擊。」

金鴉搖頭笑了笑:「人總是要有自知之明的,就比如你的這位大和尚朋友……如果他最初肯聽我勸,會是這樣的下場嗎?你可能不了解血獸的強大,當它開始吸收的時候,就再也沒有什麼能阻擋它的了。或許曾經有過,可是現在這個世界上已經沒有了……」

陳羲看著自己的三點紅芒被收走,臉色倒是沒有什麼變化。他看著金鴉,忽然冷冷的笑了笑:「即便你修為高,也不該這麼得意的。」

轟!

一陣劇烈的爆炸就在金鴉手心裡炸開,即便是以金鴉的修為也依然被炸的向後倒飛出去。那身金色的袍子被炸的破碎,裡面淡金色的霧氣劇烈的波動著。顯然這一下還是傷到了金鴉,連他的虛體都變得不穩定起來。

「走1

陳羲用青木劍斬向血獸本體:「大和尚,我來救你。」

……

……

當的一聲!

陳羲的手臂被震得盪了回來,青木劍居然沒有斬斷那麼細的黑線。但是顯然這一下也讓血獸本體受到了創傷,它發出一聲凄厲的嚎叫。血獸的本體,吸收了太多神獸的肉身力量。所以,即便是青木劍也無法一擊將其中斬斷。

似乎是感覺到了青木劍上的威力,血獸哀嚎之後開始發力。它試圖儘快將抱朴大和尚的修為之力吸收,然後它就能瞬間增強。陳羲很清楚血獸對修為之力的敏感,一旦本體吸收了抱朴的修為,只怕就不只是皓月城的一場災難了。

陳羲一劍又斬了出去,血獸本體猛的一抖,將抱朴大和尚甩到陳羲的劍下。陳羲立刻收劍,險些傷了抱朴。

「陳羲,你快走。」

抱朴搖了搖頭,凝集修為之力,讓他看起來身上金光熠熠。

抱朴知道陳羲剛才做了什麼……之前陳羲以三點紅芒攻向金鴉,但是卻被金鴉強大的修為之力禁錮。抱朴理解,陳羲的封印力量對金鴉無法造成傷害。或許陳羲自己早就想到了這一點……所以之前的爆炸,不是因為封印力量壓縮了金鴉的修為之力,而是陳羲在之前就將自己至少半數的修為之力早就已經壓縮好了,就藏在紅芒之中。

陳羲額頭上的汗水,和他微微喘著的粗氣,讓抱朴確定了自己的推測。

此時的陳羲,確實有些虛弱。抱朴推測的沒錯,陳羲就是用壓縮了自己的修為之力。以陳羲的頭腦,他怎麼可能想不到金鴉的實力太強大,自己無法壓縮金鴉的修為之力?即便是面對如此兇險的情況,陳羲也始終讓自己最大限度的保持冷靜。

只有冷靜,才能在絕境之中去尋找那一絲一毫的機會。

「哼!找死1

就在這時候,金鴉已經調整過來。之前那一下確實出乎了他的預料,以至於沒有防備之下居然被修為境界遠比他要低很多很多的陳羲傷到了。的爆開,讓他身上那件象徵著身份地位的金袍支離破碎。而他的虛體,到現在還有一些不穩定。不得不說,陳羲修為之力中蘊含的封印力量,對於鴉來說真的有些可怕。

哪怕他是金鴉,還是被影響到了。如果不是他的反應已經足夠快,這一下就有可能讓他傷的更重。

「如果由著你活著,我臉面無存。」

他猛的往下俯衝,手心裡金光閃爍。

「陳羲1

不怕大和尚忽然叫了一聲,然後費力的從血獸本體的包纏之中將兩隻手伸出來,然後合什在一起:「時候到了。」

他說。

時候到了。

所以陳羲不由自主的一愣:「什麼時候到了?」

「送你們走的時候到了。」

抱朴大和尚臉上帶著笑,慈善和祥的笑。也許,這是人世間最美的笑容。他的眼神里都是釋然,沒有一丁點的擔憂和害怕。他如此的平靜,就好像身上的血獸根本不存在一樣。

「我是故意的。」

他說。

陳羲的心猛的往下一沉,臉色變得雪白:「不要1

就在這時候,血獸本體忽然發出尖銳的嚎叫,然後瘋狂的掙紮起來,似乎受到了什麼巨大的驚嚇要立刻逃離。可是抱朴大和尚身上金光閃爍,竟是把血獸本體包裹祝

抱朴輕蔑的看了一眼血獸:「來則來走則走?哪裡有這樣的道理,現在已經由不得你了……」

他轉頭看向陳羲:「已經到時候了。」

抱朴大和尚溫和的說道:「從我決定出手的那一刻,我就知道該怎麼做。面太強,如果不找到最合適的辦法無法取勝。我說過,我錯了,如果我之前進來會拯救很多人。現在我只能救你們幾個,但是幸好……我還能為城中死去的百姓報仇。」

「禪宗不能有報仇之心,所以陽照師兄說的對,我終究是修不得靜禪的。他早就看透了我……我的心不靜,我有世俗情。」

「真好埃」

他笑著說道:「我能拋開禪宗的佛法桎梏,說出報仇這兩個字……你們走吧。」

在他說出我是故意的這句話的時候,陳羲的心就已經在顫抖了。抱朴大和尚不是沒有注意到血獸本體,他是故意被血獸本體纏住的。

「佛有金剛怒,焚天降業火。」

他伸手往前一指,陳羲就倒飛了出去,無法定住身子。天空之中出現了一個白色的好像門一樣的東西,城中所有還活著的人都被一股無形的力量帶起來,飛進門裡。陳羲看到,抱朴大和尚雙手合什,臉色平和慈善。

「不1

金鴉的臉色猛的變了,不顧一切的往城外飛。

但是晚了。

抱朴大和尚用自己做誘餌,吸引住了金鴉和血獸本體的注意力。然後他在皓月城之中,開出來一個自己的空間。為了這個空間,他忍受著血獸的侵蝕。為了不讓金鴉和血獸察覺,他甘願犧牲。

佛心,禪念。

陳羲在進入那個空間入口之前,看到了抱朴大和尚身上金光大盛。金色的火焰從他身上開始燃燒,迅速的波及整個皓月城。他開創出來一個空間來救人,也以自己的生命為代價做了一個法陣來殺人。之前拋出去的降魔杵和紫金缽,同時啟動,以城牆為邊界,血獸和金鴉都被困在當中。

「你不是想要我舍了這軀殼嗎?」

抱朴大和尚看向金鴉,一臉淡然:「我成全你。」/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