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永鎮仙魔>第二百五十二章哎呀哎呀你好棒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五十二章哎呀哎呀你好棒

小說:永鎮仙魔| 作者:知白| 類別:玄幻魔法

當鬼疤聽到有人說話的時候,著實嚇了一跳。※%,他就坐在距離那棵大樹不遠的地方,聲音幾乎是從他頭頂飄下來的。他這一刻甚至錯覺,如果說話的人對他出手他可能已經吃虧了,甚至會受傷。

因為自大,他沒有想到自己可能會死。

「是誰?1

鬼疤猛的站起來,一瞬間他的修為之力就遍布全身。畢竟是到了靈山境的修行者,當威壓開始釋放的時候,他手下的那些人幾乎全都被震的心臟狂跳,有幾個修為弱的已經承受不住跪了下來。

「是誰?是你朝思暮想的我埃」

陳羲從大樹上輕飄飄的下來:「藤兒,麻煩你一件事,把這些人全都看管住,不許逃了一個,連走動都不許,說話也不許。然後把那個刀疤臉帶進你的空間。」

藤兒出現,看了鬼疤一眼後有些猶豫:「你只有五分鐘時間。」

陳羲笑了笑:「夠了。」

藤兒點了點頭,一招手把鬼疤吸進了自己的空間之中。雖然鬼疤已經到了靈山境,但是和藤兒畢竟還是有些差距,而且藤兒在空間力量上的實力很強,這是她天生就有的能力,遠非一般的修行者可比。

見鬼疤突然消失,藍星城的其他人立刻就亂了。不等他們有所動作,藤兒隨手布下一道結界就把這些人全都控制了起來。她看向陳羲有些擔憂的問:「有把握?」

陳羲嗯了一聲,隨即也進入了藤兒的空間之中。

才一進來,一股狂暴的力量就朝著他打了過來。這是鬼疤的全力一擊,雖然他還沒有搞明白自己被帶進了什麼地方,但是鬼疤知道陳羲肯定會跟進來。既然是他先進來的,那麼就佔據了主動。

這一股修為之力極為雄渾,到了靈山境的修行者一擊之下可以斷開一片小湖,可以夷平一座小山。鬼疤此時已經反應過來,他認出了陳羲,心裡也有些緊張,畢竟陳羲已經近身到了咫尺之遙他都沒有發現。所以他不敢再以陳羲是破虛境界為根據,這一擊他是盡了全力的。

陳羲在進來之後,右拳就直接轟了出去。

鬼疤出拳,陳羲出拳。

幾乎就是面對面交手,因為藤兒的空間現在太小了。畢竟她只是分身,不能發揮出全部的力量。若是藤兒本體在的話,空間可能會比之前那座大殿還要規模大的多。但是此時,藤兒分身所能掌控的空間只有一間房那麼大。

這麼小的範圍,對於靈山境的修行者來說簡直太憋屈了。

動輒毀一座小城的修行者,在這樣狹小的範圍內決戰可以說絕無僅有。

砰地一聲!

陳羲的拳頭擊碎了鬼疤的修為之力后,和鬼疤的拳頭實打實的撞擊在一起。這一刻,藤兒的空間似乎都有些不穩定起來。一聲悶響之後,鬼疤的拳頭上傳出來幾聲清脆的響聲,除了大拇指之外,他右拳上的其他四根手指同時折斷!

鬼疤愣了一下,然後下意識的看了看自己的拳頭。

這一刻,他臉上都是不可思議。

在陳羲逃離藍星城的時候,才不過是個破虛境界的小修行者。那個時候,鬼疤毫無疑問可以輕而易舉的碾壓陳羲。陳羲靠著自己的智慧和精妙的算計,在藍星城裡鬧的天翻地覆。可是真要是打起來,他沒有一絲一毫的勝算。

今天,鬼疤真的被嚇住了。

陳羲隨隨便便的一拳,就打斷了他四根手指。靈山境修行者的體魄,被淬鍊之後比鋼鐵還要堅硬,骨骼的硬度,甚至可以成為本命。鬼疤無論如何也難以相信,陳羲的修為境界竟然提高了這麼多!

「你……是那個協…裁決?」

他一臉驚恐的問,下意識的往後退了一步。

「是啊,就是你想把我大卸八塊……哦不,是大卸八千塊的那個小小的神司裁決。就是那個你嘴裡的小雜種,就是那個你想讓我永世不得超生的人。」

陳羲一邊說,一邊再次轟出一拳。

這種近身戰,在靈山境的修行者決戰的時候幾乎是不可能出現的。若是到了靈山境還要靠近身搏鬥,那麼還修行幹嘛?可是空間太小了,兩個人根本不可能施展出來。所以這種近身之戰,讓鬼疤極為不適應。

他閃身避開陳羲的拳頭,還沒反應過來第二擊陳羲一個側踢就到了他脖子旁邊。速度,無與倫比的速度。雖然無法發揮出靈山境的全部修為,但是對於壓制鬼疤來說已經足夠了。藍星城城主手下四個主事之人,鬼疤的修為最弱。他的修為在靈山境二品,和陳羲相當。可是……陳羲這樣的怪胎,碾壓同級別的修行者幾乎沒有任何壓力。

……

……

這一腳側踢正中鬼疤的脖子,鬼疤立刻橫著被踢飛了出去。雖然境界相同,可是論速度,陳羲比他快的太多了。在滿天宗內宗翠微草堂修行的時候,能將重複生長出來的野草拔光,需要多快的速度?

況且那個時候的陳羲,才勉強到破虛境而已。

鬼疤的身子飛出去撞在石室的牆壁上,牆壁似乎都震動了一下。他掙扎著站起來立刻做出防禦,卻發現陳羲根本就沒有立刻追擊過來。而是以一種戲謔的眼神看著他,如此的輕蔑。這一刻,鬼疤覺得自己的自尊心被狠狠的割了一刀。

這不可能!

明明上次相見到現在才過去了不足一年的時間,鬼疤絕不相信有人可以境界提升這麼快!從破虛境到靈山境是一個大的桎梏,天下間的修行者千千萬萬,能突破破虛桎梏進入靈山境的人,和修行者的數量相比是極少的一部分。一年的時間從破虛直上靈山,鬼疤無法相信世上有這樣的天才。

「給你一個機會。」

陳羲微笑著說道:「你告訴我藍星城裡到底平江王派了誰來,我可能會讓你死的痛快些。當然你不可能不死,因為你犯下的事已經足夠被殺一萬次了。」

陳羲將面甲緩緩戴上,這樣的裝扮讓鬼疤不由自主的打了個寒顫。

那詭異的面甲,那面甲上血紅的眼睛。

「你……你到底是誰1

鬼疤幾乎是嘶吼出來的這句話,因為他發現自己竟然在害怕。就在不久之前,他還在說要把陳羲折磨致死。短短片刻之後,陳羲就用能碾壓他的實力告訴他自己有多孱弱。這種心理上的落差,讓鬼疤難以接受。

「我叫陳羲。」

陳羲認真的回答:「你也可以稱呼我為黑暗裁決。」

「你怎麼會這麼強?」

鬼疤問了一句,眼睛卻一直掃著四周。他在尋找退路,看看怎麼才能從這個密閉的石室出去。可是他看了好一會兒,卻發現這石室居然沒有任何出路,沒有門沒有窗,密不透風。

「你沒資格提問,回答你一個問題是因為我不想讓你做個糊塗鬼。」

陳羲往前跨了一步,拳頭上的修為之力強大的讓鬼疤心裡生出一股無力感。鬼疤下意識的雙臂抬起來封堵,這一拳卻把他胸口震得都坍塌了下去一些,也不知道斷了幾根肋骨。如果陳羲再加一分力,或許已經直接震碎了他的心臟。

「我不知道……藍星城裡到底發生了什麼我真的不知道。是城主派我來的,只說讓我監視有沒有陌生人想要進藍星城,他其他的什麼都沒有告訴我。」

陳羲聳了聳肩膀:「既然你不想說,那麼我就知道用一種你不想說我才會用的態度對付你。」

說完這句話之後,陳羲的腳步往前一上。一拳砸向鬼疤面門,鬼疤躲無可躲,只好硬著頭皮一拳迎了過去。之前他右拳斷了四根手指,所以這一次他用的是左拳。這是逼不得已的事,如果他能避閃開,他才不會和陳羲這樣硬碰硬。

嚓!

鬼疤的左手骨骼也不知道碎了多少塊,又或者手骨指骨都已經粉碎。小臂的臂骨承受不住壓力而折斷,斷了的骨頭穿破了他的皮肉刺出來,白森森的骨頭上還掛著血色。陳羲這一拳的力度之下,鬼疤的左臂直接被廢掉了。

「藍星城城主手下有些奴僕,擅長活剝人皮?」

陳羲問了一句,然後冷笑著再次一拳打過去。拳風之中似乎還帶個什麼詭異的力量,鬼疤咬著牙用右拳再接了一下,他體內的修為之力立刻停了下來,有那麼幾秒鐘的時間修為之力彷彿凝固了一樣。

拳風過後,鬼疤的胳膊幾乎被絞成了麻花。

「我不會剝人皮,但是我有很多種辦法讓你承受和那種痛苦一樣的痛苦。」

鬼疤痛的哀嚎一聲,還沒有反應過來,陳羲的膝蓋抬起來重重的撞擊在他的胸口上。鬼疤向後退出去,陳羲跨步向前,一腳踹在鬼疤的小腹上。這一腳太重,鬼疤直接跪倒在地上再也站不起來。

「藍星城裡來了幾個人?」

「三……三個,不算是人,一個穿白袍,兩個穿黑袍,看不到面目,只是一層霧氣似的。」

「城主已經被平江王收買了?」

「是」

「城中還有誰現在是平江王的人?」

「城主手下的都是。」

「傳送法陣還能用嗎?」

「能,不過兵衙的人已經被殺光了,現在是那三個天樞城來的怪物坐鎮傳送法陣。只有城主和它們三個知道如何開啟傳送法陣,我們都不知道。」

「藤兒,讓我們出去吧。」

陳羲拎著鬼疤的衣服領子出了藤兒的空間,一甩手把他丟在地上。

藤兒連忙過來:「白白讓我擔心,我還怕你出不來又被卷進扭曲空間呢。畢竟你的時間太短了,只有五分鐘。」

陳羲問:「現在還有多久?」

「還有一半。」

陳羲笑了笑,看向藤兒問道:「你難道不應該崇拜我一下?」

藤兒給了他一個哎呀你好棒的表情,很應付式的說道:「哎呀哎呀你好棒……為什麼你不覺得我好棒?」

陳羲看了看,發現外面的修行者全都被打暈了……

藤兒學著陳羲的樣子聳了聳肩膀:「你說讓我看住他們別亂跑的……」/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