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永鎮仙魔>第二百五十三章我要我還要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五十三章我要我還要

小說:永鎮仙魔| 作者:知白| 類別:玄幻魔法

陳羲坐在石頭上,低頭看著癱倒在地上已經好像一灘爛泥一樣的鬼疤。☆→,鬼疤的丹田氣海被陳羲直接被封印,此時根本抽取不出來一絲一毫的修為之力。再加上一身的重傷,別說修行者,就是一個普通人也能完虐他。

「除了平江王派來的那三個詭異修行者之外,還有其他人從天樞城來嗎?」

陳羲問。

此時的鬼疤已經完全放棄了抵抗,兩條胳膊都被陳羲廢掉,丹田氣海幾乎被那一腳踹的崩碎,他已經命懸一線。陳羲的封印力量其實不只是壓制了鬼疤的修為,還是在保他的命,只要陳羲鬆開的力量,鬼疤的丹田氣海立刻就會毀掉。

人在這個時候,求生的**是格外強烈的。所以不管陳羲問什麼,他都用最快的速度回答。

「我不知道還有沒有別人,我就見過三個。也許還有,但一定在城主府里沒有出來。城主這個人其實野心極大,他不滿聖庭把他派到藍星城來做城主,畢竟藍星城是個被聖庭拋棄的地方,如果不出意外,他一輩子都只能在藍星城裡假裝快活了。你應該知道他喜歡美女,其實是因為他鬱悶憤怒,所以不得不找些事來分散自己的注意力罷了。一個人,在天樞城裡可能前程還不錯的一個人,被丟到藍星城做個城主一輩子終老在此,他不憤悶才怪。」

陳羲問:「所以他打算投靠最有希望成為聖皇的平江王,試圖撈一些功勞,然後就能重返聖庭?」

「是」

鬼疤用力的點了點頭。

陳羲忽然想到了桑千歡,和藍星城城主何其的一致。這兩個人都是不甘於平庸,不甘於任命,都想擺脫自己之前的日子。他們兩個是一摸一樣的人,為了自己能夠爬的更高,可以做任何事。

「城主叫什麼?」

陳羲問。

果跟我們說的是假名字,後來邱三業查過他。邱三業和神司是有些聯繫的,所以對天樞城最了解。不過後來邱三業死了……邱三業說過,城主的本名叫做子桑長恨……是天樞城裡子桑家族的人,子桑家族據說實力格外的強大,還在江湖九門任何一門之上。」

子桑家!

聽到這個姓氏,陳羲的心裡猛的一緊。

鬼疤似乎沒有察覺到陳羲臉色上的變化,為了活命繼續說道:「邱三業說,子桑長恨曾經是天樞城子桑家很有名氣的一個人,是他們家族這一代最出色的修行者。傳聞之中,子桑長恨的天賦之強在家族之中僅次於天女……」

「天女?」

陳羲微微愣了一下,忽然間反應過來。鬼疤所說的天女,正是和自己有過一面之緣的那個溫婉如水的女子,子桑小朵。如果子桑長恨真的是子桑家族的人,從大概年紀上來判斷,應該比子桑小朵大上十幾二十歲,難道是子桑小朵的叔輩?」

「他是天女的哥哥。」

鬼疤一句話否定了陳羲的推測。

鬼疤繼續說道:「邱三業當初是想幹掉子桑長恨自己做藍星城城主的,要是在這之前,誰也不敢動城主的念頭,因為藍星城城主都是聖庭委派的。但是自從聖皇傷重無法掌管朝權,藍星城又是個沒人理會的地方,所以邱三業就一直這麼想,暗地裡沒少聯絡我們幾個。」

「當初他為了幹掉子桑長恨,特意派人去天樞城求見你們神司的千爵虢奴……虢奴和邱三業一直有所聯繫,知道虢奴知道他想取代子桑長恨之後卻阻止了他……因為子桑家族太過強大,以神司千爵的身份也根本不敢去觸碰。」

「不過,虢奴派人告訴邱三業。說以後等機會,就讓他取代子桑長恨。因為子桑長恨……是子桑家族的棄子。」

「棄子?」

陳羲忍不住問道:「為什麼?既然是天賦驚人,為什麼會被家族遺棄?」

「他想殺掉他的妹妹,也就是子桑家族的天女。」

貢初邱三業為了當城主,查的很仔細。他的人從天樞城帶回消息說,子桑長恨本來是家族這一代最出色的修行者,在家族之中有著無可替代的地位。家族為了他,也傾盡了全力培養。他二十歲的時候,就連子桑家族的族長都打算親自教導他了……可是,他妹妹出生了,而且一出生就是天女之體。」

陳羲明白了。

子桑長恨本來自己是家族的驕傲,長達二十年的驕傲,他的一舉一動都備受關注,他的未來似乎一片光明。可是當他的妹妹子桑小朵出生之後,這一切都變了。所有的關注,都從他身上轉移到了妹妹身上。所有的驕傲,都離開了他成了子桑小朵的驕傲。

或許正是因為這種巨大的落差,才會讓他生出邪念,想要殺我自己的親妹妹。

鬼疤繼續說道:「不過後來他打算殺死天女的時候,被他家族的人發現了。我們推測,當時子桑家族的人肯定是捨不得殺了他的,畢竟他的體質還是很強大。但是把他留在家族裡,他就有可能再次做出那樣的事來,所以把他驅逐出了天樞城,讓他來藍星城做了城主。」

「才過二十歲的時候修為就已經引起家族族長的親自關注,現在已經過去了十幾年,子桑長恨什麼境界?」

陳羲問道。

鬼疤搖頭:「真的不知道,但是我們幾個加起來也根本不是他的對手。」

……

……

陳羲聽鬼疤說了不少,心裡也理清了不少。現在陳羲也就明白了,當初藍星城城主子桑長恨為什麼會被自己說服,除掉邱三業。因為那個時候,子桑長恨可能早就想除掉邱三業了,只是礙於神司的勢力,所以一直忍著沒有出手。自己去了,他就能嫁禍給自己。

邱三業想幹掉子桑長恨自己做藍星城城主,背地裡和鬼疤他們三個沒少密謀。這些事是瞞不住的,甚至有可能就是鬼疤他們幾個將消息告訴了子桑長恨。所以即便陳羲沒有去藍星城,邱三業早晚都要死。

子桑長恨或許看不上藍星城城主的位子,但是絕不容許有人挑釁自己。像子桑家族那樣龐大勢力出身的佼佼者,怎麼可能會甘心在藍星城這樣的流放之地了此一生?那樣一出生就帶著無數光環的人,心早就已經在高處了。

鬼疤為了活命,將自己腦子裡知道的事一股腦都倒了出來:「我估計,子桑長恨之所以選擇平江王,正是因為他的家族。本來最初的時候,平江王和柳家的天才少女柳洗塵有了婚約,而柳家和子桑家族關係最好。所以只要拉攏了柳家,也就相當於拉攏了子桑家。可是後來平江王的未婚妻被人奪走了,傳聞是平江王暗地派人要殺她……這件事必然觸怒柳家和子桑家,所以子桑家是不可能再成為平江王那邊的人的。」

鬼疤道:「既然子桑家不可能成為平江王的人,那麼子桑長恨就要成為平江王的人。他不但恨他的妹妹天女,更狠他的家族。就好像他失去的,都是被人剝奪走的一樣。」

陳羲點了點頭後繼續問道:「子桑長恨手下有多少個修為不俗的修行者。」

「他有六個奴僕,是他親手培養出來的。」

鬼疤說道:「這六個奴僕是子桑長恨從小時候就開始親自調教,修為都不弱。雖然沒有到達靈山境,但他們六個如果配合使用一套陣法的話,居然能有一種很恐怖的力量,就連我們幾個都很忌憚。不過這六個奴僕如果分開,但是不必擔心什麼。」

「還有嗎?」

陳羲繼續問道。

鬼疤道:「還有就是精銳的守城軍,畢竟他還是城主,手下能調動一千二百人的守城軍。因為藍星城是流放之地,所以守城軍格外的精銳。一旦一千二百名精甲武士發動戰陣,便是靈山境的修行者也會頭疼。按照大楚的軍制,一千二百人為一個折衝營。一個折衝營,配備有兩名很強的符師……這兩個符師,就是戰陣的發動者。一旦戰陣成型,防禦力可以擋得住靈山境修行者的進攻,而且還能集合一千二百人之力反擊。」

陳羲點了點頭,他知道一千二百名大楚精銳甲士的戰陣有多厲害。當初大楚滅詔國的時候,順路滅了虢奴的國家,滅虢國的時候,也只是動用了一個折衝營的兵力而已。當然,這和虢國太小有關。

「除此之外呢?」

「除此之外,就是城中那些老不死的隱修了。」

鬼疤道:「不過大人您不用擔心,那些老不死的隱修既然選擇來藍星城藏身,就是因為他們不去想理會世事。這麼多年我都沒見過一個老不死的出手,他們的心已經不在江湖了。估摸著,是想在藍星城這個地方永遠的隱居下去,一直到死。他們不受城主的節制,城主的命令他們根本不當回事。當然,城主也未必知道他們是誰,藏在哪兒。」

陳羲點了點頭:「現在我給你一個機會,如果你做的好,我就不殺你。」

鬼疤連忙說道:「大人你儘管說,只要鬼疤做的到,絕對會盡心儘力。別說大人饒我一命,我就算是為大人您赴湯蹈火也是在所不惜的……」

陳羲笑了笑,催動修為之力,讓鬼疤的丹田氣海保持最基本的運轉,這樣他就能如常人一樣行走。再用大披風蓋住鬼疤的胳膊,看起來鬼疤和平時沒有太大區別。

「帶我進藍星城,我跟在你的人裡面進去。只要你帶著我進了傳送法陣,我就放過你。」

「好好好1

鬼疤點頭如搗蒜:「這個簡單1

陳羲看向藤兒:「你幫我控制著那些他的手下,能做到嗎?」

「輕而易舉~」

藤兒坐在一邊晃蕩著兩條小美腿,眉角往上挑了挑:「不過我想想……我得和你講條件才行。我要一串糖葫蘆,要一包軟糖,要五香瓜子,要桂花糕,要杏仁酥,要上次吃過的那個不知道叫什麼名字的酥酥的點心,還要喝沁香露,喝果子酒……我還要……還要……要……」/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