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永鎮仙魔>第二百五十六章大楚戰陣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五十六章大楚戰陣

小說:永鎮仙魔| 作者:知白| 類別:玄幻魔法

一間房屋之中,兩個瘋狂的修行者將屋子裡的老兩口丟出去,在屋子裡翻找著他們需要的東西。,哪怕就是普通人才更看重的金銀之物,他們也不放過。整個藍星城都瘋了,子桑長恨好像打開一扇釋放罪惡的大門。

這些本就沒有規矩制約的修行者,如野獸一樣。不,野獸還有一份屬於野獸的情感,他們沒有。長時間以來形成的習慣,已經讓他們沒有任何敬畏。

「改變,從藍星城開始1

子桑長恨瘋狂的大笑起來:「你們這些人,永遠不可能理解我的追求。你們以為我會成為平江王的一條狗?平江王林器乘也不過是個白痴而已。天下大勢將亂,我又怎甘屈人之下?我只不過是要借這天下大勢,打出自己的一片樂土。」

他的手指掃過四方:「你們看到了吧,這才是真正的力量。只有激發出人本能的貪慾,才會讓他們發揮出最強大的力量!他們不是為了什麼狗屁的守護,是為了得到!只有得到,才能刺激著他們永遠有向前的動力。藍星城只是一個開始,我將帶著這群虎狼在天下間闖蕩。」

此刻的他,如狂如魔。

「你們的守護有這種力量嗎?」

子桑長恨笑的如此放肆:「你們看到了吧,當我把關著他們內心**的門打開的時候,他們就變成了世上最強大的軍隊。我甚至看到了,他們所到之處一片焦土。任何敢於抵抗的地方,都會被夷為平地。不抵抗的地方,也會被掠奪的一乾二淨。唯有如此,才能不斷的讓他們瘋狂。」

「你瘋了。」

賴豪回頭看了一眼,看向子桑長恨:「你已經不再是一個人。」

「人?」

子桑長恨仰天大笑:「人也不過是個稱呼,就像是你稱呼貓狗為貓狗一樣,你覺得說我不是人是在罵我,可我又豈會在意?家國尚且不顧,姓氏尚且不顧,還在乎人這個稱呼?就如同子桑長恨這個名字,一樣不重要。」

「兵衙甲士1

賴豪不再理會子桑長恨,將長刀往遠處大街上一指:「救百姓,殺兇徒1

「呼1

百十個兵衙甲士整整齊齊的吼了一聲,然後調轉方向,一個標準的鋒矢陣成型。賴豪站在鋒矢陣前面,將長刀指向那些作惡的兇徒:「前面有敵萬千,大楚雄兵不退。跟著我,向前1

此時的兵衙甲士,已經放棄了對傳送法陣的守護。子桑長恨攔在這裡,他們也無法進去。傳送法陣的啟動鑰匙在賴豪手裡,所以子桑長恨就算知道開啟的方法也不能啟動。相對來說,傳送法陣很重要,但是百姓的生死更重要。而子桑長恨,顯然沒有打算立刻殺死陳羲他們。

「殺1

賴豪大步向前,百十個甲士跟在他身後闊步而行。

子桑長恨只是冷冷的看著他們,根本就沒有阻攔。因為子桑長恨知道,無需自己動手。那百十個甲士對於整個藍星城已經暴-亂的修行者來說,數量太少了。就好像一顆小石子,就算投進大河之中,也不過能濺起來幾朵水花而已。

「你不去救人?」

他看向站在原地沒有動的陳羲,似乎有些好奇為什麼陳羲沒有離開。

「難道你怕?」

子桑長恨忽然夾Γ骸澳悴皇歉詹乓蒼詒臧袷裁詞鞀ぢ穡肯衷諉娑砸徽座瘋狂起來的藍星城你怕了?看來你還是不如賴豪,他是個軍人,所以哪怕面前的敵人多到數不清他也不會投降。而你,卻沒有這份勇氣。」

陳羲不說話,只是微微皺著眉像是思考著什麼。

「你是要投靠我嗎?」

子桑長恨大笑著問道:「放心,我是不會立刻殺死你們的。我要讓你們看著,你們想守護的東西是怎麼被我輕而易舉擊碎的。你們的那點力量,是多麼的微不足道。等到我帶著他們走出藍星城的那一刻,我再殺你,讓你知道你錯了。」

「不」

陳羲緩緩搖了搖頭:「我只是在想,我能不能殺死你。」

他沉默了片刻之後,抬起頭看著子桑長恨,眼神明亮:「但是我發現自己想的太多了……能不能殺你,我都要殺你。」

這一刻,陳羲身上一股浩然戰意澎湃而起。

……

……

「雁行陣1

藍星城守軍雲麾將軍庄步達的臉色嚴峻,他將手裡的長槊向前一指:「你們總是問,什麼時候才能上戰場殺敵。我總是說,當有一日大楚雄兵再出邊關,便是你們一展拳腳的時候。但是我沒有想到,戰場會在大楚國內。」

「你們知道為什麼藍星城要放一個折衝營的兵力嗎1

庄步達大聲道:「因為聖庭一直擔心藍星城這些流放的修行者會作亂,把你們放在這就是為了防備這這一天。現在,用到你們的時候到了。看到那些殺人不眨眼的兇徒了嗎?現在他們已經不再是你們的同胞,而是你們的仇敵。那些慘死的百姓,等著你們為他們報仇1

「呼1

一千兩百名列陣完畢的大楚雄兵整齊劃一的喊了一聲,眼神里都是戰意。那些兇徒在城中燒殺搶掠,已經不知道多少人死去。他們從得到消息到集結起來的速度很快,但是兇徒是在全城同時發動的暴-亂,想要控制已經不可能了。而他們也都知道,暴-亂兇徒的數量遠比他們要多的多,可是這一刻,他們沒有理由退縮。

「進攻1

隨著庄步達一聲令下,雁行陣最前面的甲士同時邁步。而他們對面,就是密密麻麻的修行者。寬闊的大街上,一邊是隊列整齊的軍隊,一邊是兇狠殘暴的流放之徒。

「弓1

一聲軍令,后隊二百四十名弓箭手同時將硬弓拉開。二百四十人動作一摸一樣,符箭在同一時間離開了弓弦。二百四十支符箭從隊列後面拋射過來,暴雨一樣落進暴-亂的人群之中。這些流放之/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