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永鎮仙魔>第二百五十八章戰流星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五十八章戰流星

小說:永鎮仙魔| 作者:知白| 類別:玄幻魔法

當初滿天宗創宗之主厲蘭封的本命,曾經在昆崙山上大放異彩。,就連強大的崑崙神木,最終也還是被其斬斷。當然,還因為厲蘭封無與倫比的修為。但凡神器,皆是越強越強。掌控神器的修行者實力越強,神器的威力也越強。

在到達靈山境二品之前,陳羲沒有能力將從之中分離出來。但是陳羲很清楚,自己的劍氣之所以是一道龍形,正是因為的緣故。龍形劍氣,每一劍都顯得大氣磅,而且增強了威力。

將握在手裡,立刻就有一陣冰涼的感覺從手心傳來。陳羲低頭看了看這柄一泓秋水般的長劍,心裡豪情頓生。這劍,依然驕傲。當年它在厲蘭封手裡的時候,也不知道戰勝過多少強大的對手。此時在陳羲手裡,它看似安靜,但劍意之中的不屈和抗爭之意,如此的凜冽。

「咦?」

遠處的子桑長恨看到這柄劍之後,眼神驟然一亮:「倒是好東西,我能從你這柄劍上感覺到一種似乎有些熟悉的力量,所以這柄劍多半是什麼隕鐵之類的東西所造。如果這柄劍為我所有,那麼才能發揮出它最強大的力量。」

陳羲沒有答話,因為對子桑長恨這樣的人,他無話好說。

世間的惡人,其實並不都一樣。有一種惡人,本心不壞,只是被境遇所逼,才會鋌而走險。這樣的人若是能善心規勸,再施以懲戒,多半還能回頭。而另外一種,是勸不回來也懲戒不回來的,只能殺。

透過面甲上的紅色晶石,陳羲看到了子桑長恨身體中的內勁流轉。和其他修行者不一樣的是,子桑長恨體內流動的力量,顏色不是那種天地元氣的淡青色,而是一種很深很深的藍色,如同大海如同遠空。

而且這種內勁的流動方式,和一般修行者也不一樣。一般的修行者,將修為之力存儲于丹田氣海之中,如果不運用的時候,這些修為之力會靜靜的按照正循環的方向在體內流轉。用到的時候,虛偽之力會從丹田氣海之中聚集,然後隨時從修行者準備釋放出去的位置出現。

修行者出手,並一定用的是手。也許一挑眉,便是殺招。所以在與人氖焙潁修行者的修為之力在出手之前是靜止不動的。修行者心念所動,修為之力隨之而動。若以手出殺招,則修為之力自手而出。若是以腿出殺招,則修為之力自腿出。

子桑長恨,他的身體整個看起來就好像一片星河。那些深藍色的修為之力,運轉的方向很複雜。看起來像是整體的旋轉,但是這個旋轉的星河之中,又有很多漩渦,漩渦旋轉的方向不固定。

陳羲這才明白過來,子桑長恨之前明滅起落的時候,展現出來的力量為什麼那麼多變。那個星河之中每一個小的漩渦,都是他掌握的一種星辰之力。透過面甲觀察,陳羲發現子桑長恨的星河之中,一共有七個漩渦。

也就是說,這個人可能掌握七種星辰之力。

怪不得……子桑長恨這樣的人會被家族重視,即便犯了那麼大的過錯也沒有被處死,只是被流放到了藍星城。七種星辰之力,任何一種單獨修鍊都有可能達到很高的境界。他七種力量同時修行,這種天賦確實非同小可。

子桑長恨伸手指向陳羲:「若是你把劍獻給我,我也許會考慮給你一個痛痛快快的死法。」

陳羲一言不發。

子桑長恨怒極而笑:「我剛才見你敢挑釁,真的很想立刻就殺了你。可是現在,我忽然之間又回到了最初的想法。我先擊敗你,然後讓你看著,藍星城是怎麼改變的,我又是怎麼改變的。誰也無法想到,這些年我在藍星城準備了多少。當你看到我準備的那一切之後,你應該會對我頂禮膜拜。」

「壯舉。」

子桑長恨總結了兩個字:「我這些年一直沒有放棄準備,完成了一個壯舉。等一會兒,再等一會兒,你就會看到那是怎麼樣的一種天下無雙1

……

……

陳羲被一股強大的吸力直接從地面吸到了半空之中,而此時子桑長恨的頭頂上出現了一片星辰,感覺上那股力量就從他頭頂的星辰之中而來。明明是白天,子桑長恨頭頂上大概幾十米方圓的一片,卻是一片夜空。繁星點點,還有星河流轉。其中有一種很濃烈的冰冷氣息,仿似有著鎮壓世界的力量。

「你了解星辰嗎?」

子桑長恨一臉的驕傲:「相對於浩瀚的星辰來說,人所在的這個世界如此的渺校這個世界上有千萬種力量,但是任何一種力量在星辰之力面前,根本就不堪一擊。你以為自己天賦驚人?你以為自己已經很強大?」

他的手往下一壓:「那就讓你看看,你有多弱校」

隨著他的手掌往下壓,一種無法描述出來的力量出現在陳羲身體四周。這種感覺,就和陳羲第一次進入扭曲空間的感覺相差無幾。陳羲進入扭曲空間的時候,感覺自己的身體被分成了無數的小塊,而扭曲的空間在朝著不同的方向拉扯這些小塊,如果修為不夠的話,無需遇到空間亂流,只是扭曲之力就足以把修行者撕成細小的碎片。

現在,子桑長恨施展出來的星辰之力,似乎也有這樣的力量。

對於星辰,陳羲有著比這個世界上絕大部分人更多的認知。他有過別人不曾有過的前世經歷,而且前世的時候對於星辰的探索已經到了一定的高度。

陳羲知道,這種類似扭曲空間的力量,正是來自於星辰之間的引力。

來自不同方向的引力。

巨大的青木劍飛到陳羲身體上空,青木劍隨即開始幻化,變成了一棵枝繁葉茂的巨樹。這棵大樹看起來十幾個人合抱也抱不過來,樹榦之上的枝葉茂密的好像一頂巨大的華蓋。大樹上,青色的柔和的光芒閃爍。

或許,這正是被斬斷之前的崑崙神木的模樣。

此時,子桑長恨頭頂上有一片夜空星辰。而陳羲頭頂上,有一棵神木。

神木上柔和的青光一陣一陣的閃爍著,替陳羲將那種星辰引力擋祝崑崙神木擁有著極為強大的封印力量,不然當年厲蘭封也不會冒著巨大的兇險去昆崙山將神木斬斷,然後製作成了神木大陣。

封印的力量,不只是封櫻進攻的時候,可以用來封印敵人。而防守的時候,封印本身就是一種強大的陣法。

「嗯?」

子桑長恨看到那棵流轉青光的神木,臉色顯然變了變。他不知道這棵樹是什麼來歷,但是他能感覺到那棵樹上強大的防禦之力。他催動的星辰之力,竟然大部分都被那棵樹吸走,所以對陳羲竟是沒有造成什麼傷害。

子桑長恨很自信,僅僅是剛才他看起來很隨意的出手,對於一個靈山境二品的修行者來說也是無法抵抗的攻擊。以他的實力,擊殺一個靈山境二品的修行者簡直易如反掌,就如同捏死一隻螞蟻一樣輕而易舉。藍星城裡沒有知道他的修為到底有多強,只有他自己知道,離開天樞城的時候他就已經到了靈山五品。這些年不懈的修鍊,他已經有一隻腳邁入靈山九品。他堅信,自己將是大楚最年輕的進入洞藏境的人。

史無前例!

可是,陳羲再次出乎了他的預料。

神木擋住了星辰之力。

「只有真正強大的體質,才會幻化出自己的力量根源。我的力量根源在於星辰,所以我出手的時候,我的力量根源會隨之出現。正因為如此,我可以隨意碾壓我的對手。你頭頂上的東西看起來很像是你的力量源泉,但絕對不是。所以這種東西,只能保你一時而不是一世。你的體質,根本沒有辦法和我相比1

他的雙手猛的往下一壓。

一片彗星之火從他頭頂的星辰圖中驟然出現,這不是普通的火焰,而是來自於星辰燃燒的力量。這種火焰,遠比普通的火焰要強大。不通過特殊的方式,一般的火焰難以融化鋼鐵。而這種星辰火焰,可以輕而易舉的把一件不俗的本命神兵燒成灰燼。

火,克木。

這是眾所周知的道理。

在星辰之火呼嘯而去的時候,子桑長恨似乎已經看到了陳羲頭頂神樹被焚毀的樣子。可是就在這一刻,神樹上的每一片葉子都動了起來,無數片葉子朝著一個方向揮舞,每一片葉子上的露珠都飛了出去,從一股細流,變成了一條水龍。

星辰之火和水龍相撞!

世界安靜了一下,但是片刻之後隨即發生了巨大的變化。陳羲和子桑長恨四周的環境,被這種恐怖的力量影響。大地上開始出現密密麻麻的裂痕,有的東西被吸起來飛上天空,有的東西被無形的力量擠壓進了大地,有的東西向左被拉扯的倒下,而有的東西則向右飛出去。

氣場亂了。

重力亂了。

兩次被陳羲擋住了自己的攻勢,子桑長恨顯然吃了一驚,但是這也刺激了他的驕傲。他猛的將雙手往下一壓:「我看你還能堅持多久1

他頭頂之上,星辰圖中,一顆巨大的隕石忽然從裡面鑽了出來,然後以無與倫比的速度砸向陳羲。第一塊隕石出現之後,後面接二連三有隕石冒出來。很快,至少幾百顆隕石密集恐怖的砸向陳羲。

陳羲一聲輕喝。

他的甲胄上烏光一閃,陳羲再次變成了一個巨大的黑甲武士。他將盤龍劍揮舞起來,將一塊一塊隕石斬碎。不管隕石的速度有多快有多密集,陳羲的眼睛不會錯過一顆,而他的手快而精準,每一劍都沒有落空。

十米高的黑甲陳羲,握著寒光四射的挑戰星辰。

「找死1

子桑長恨暴怒,手法一換,從星辰圖之中飛出來的隕石立刻就又有了變化,每一顆隕石上都騰的一下冒出來火焰,一顆顆帶著尾焰的隕石朝著陳羲砸了過去。陳羲手裡的劍上,忽然一陣光華大盛,電芒在劍四周繚繞。變得巨大的每一次劈出去,都攜帶著雷電之威。

一顆一顆的隕石被陳羲斬碎,殘碎的隕石飛落在別處,對於藍星城來說這就是一場災難。數不清的房屋被砸的坍塌然後起火,大地上都是被砸出來燒的焦黑焦黑的深坑。原本青翠的樹木,頃刻之間就冒起來火焰。

陳羲

在迎戰流星雨。/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