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永鎮仙魔>第二百五十九章星辰之力戰陣之殤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五十九章星辰之力戰陣之殤

小說:永鎮仙魔| 作者:知白| 類別:玄幻魔法

如果陳羲早幾百年出生在這個世界,一定聽過這樣一句話:「天下致銳,無出盤龍。『,」

這柄劍,當年在江湖上有著多大的名氣,掀起過多少腥風血雨,為了得到他,數不清的修行者一次一次的血腥廝殺。但是最終,這把劍被滿天宗創宗之主厲蘭封得到。而且在厲蘭封死後就消失無蹤。

很少有人知道,被厲蘭封融進了崑崙神木之中。

隕石之火,威力無窮。那漫天墜落的隕石,就是砸落在這個世界上的流星雨。雖然隕石的速度和重量,無法和真正的流星雨相比,可是對於一座城池來說,這種級別的殺招已經足夠稱之為災難了。

三十五式。

陳羲在流星雨之中逆流而上,大步跨前。每一劍,都將一塊燃燒著的隕石或是劈開,或是撥開,或是震落。那些隕石飛到了別的地方,詭異的重力作用之下,四周的建築物遭受大了毀滅性的的打擊。方圓幾里之內,都變成了一片廢墟。

「看你能扛多久1

子桑長恨怒吼一聲,他頭頂的星辰圖驟然亮了起來。一種無形的力量從星辰圖之中蔓延出來,很快就將方圓幾里之內的重力完全改變。化作十米巨人的陳羲,居然只是邁了一步,身子卻突然飛了出去然後撞在一座民居上!

他只是邁了一步而已,身子卻根本不聽使喚了。

大地的引力,在這一刻徹底變了。

這是來自星辰的無重力作用,改變了周圍數里範圍之內的環境。之前被砸起來的煙塵,以一種詭異的安靜的姿態停留在半空之中,如果沒有人去觸碰的話,甚至可能就這樣一直漂浮著。斷裂的樹木在天空漂浮,磚石在天空飄著,甚至燃燒的火都在天空飄著。而這種飄不是飄忽不定,而是一動不動。

但它們又不是固定的,若是輕輕的碰一下它們就會移開。

陳羲理解發生了什麼,可是理解歸理解,想要適應真的不是一件容易事。要適應這種無重力的空間,不是一時半會的事。要經過專門的且長時間的訓練,才能在這樣的環境下行動卻也不一定能自如。

「陳羲透過面甲的紅色晶石看到,此時子桑長恨體內的星河之中,有四個小的漩渦轉動的速度加快,還有三個幾乎處於靜止不動的狀態。也就是說,現在子桑長恨已經用了四種星辰之力。

第一種是扭曲,來自於星辰之間的引力和斥力。

第二種是隕石,來自於星辰中不固定的流星。

第三種是火焰,來自於流星的速度摩擦出來的熱量。

第四種是重力改變,讓陳羲所處的環境變成子桑長恨的星辰圖中某一處的環境,這樣的話陳羲就會變得手足無措。即便有神木為他抵擋扭曲之力,即便有為他護體,即便他還有,在無法自由控制身體的情況下,陳羲似乎也是必敗無疑了。

陳羲手一撐地面,想要站起來。可是力度只是稍稍大了些,他的身子就被頂的飛離了地面。而且不是站著飛離的,而是和地面平行。當他升高之後,他的身體就不受控制了。即便是十米的身高,可是他居然完全無法改變自己的狀態。他就那麼和地面平行的飄著,如果不能借力的話他在升到這個高度后就會靜止下來!

對於高手之間的決戰,這是多麼可怕的一件事?

「死1

子桑長恨冷哼一聲,隨即伸手往下一指。

一顆足有數米大小的隕石燃燒著火焰從星辰圖之中飛離出來,狠狠的墜落正砸在陳羲的後背上。巨大的力度之下,陳羲被砸的回到了地面上,然後被鑲嵌進了大地之中。沉重的力度,讓陳羲忍不住發出一聲悶哼。

這是境界上的差距,陳羲能堅持到現在已經殊為不易了。雖然不清楚子桑長恨的具體境界有多高,那種壓制絕非是一兩個小境界可以做到的。以子桑長恨這詭異的功法,換做別人可能早就死了不知道多少次。

這一擊,對陳羲來說還是造成了傷害。

不過有在,陳羲的傷害被降到了最低。但即便如此,蘊含著修為之力的隕石,其力量對於靈山境二品的陳羲來說還是有些吃不消。陳羲之前的打算,是想拖住子桑長恨,讓賴豪他們那些兵衙甲士可以毫無顧忌的去救人。陳羲能預想到子桑長恨不是現在的自己可以抗衡的,他之前說的要殺子桑長恨的話不過是激起子桑長恨的憤怒而已。

不能敵,卻必須做點什麼。如果讓子桑長恨加入破壞之中,那麼賴豪他們可能就什麼都救不了了。明知不敵也要打,大不了,進入藤兒的空間躲一下就是了。

這是陳羲最初的想法。

可是,修為境界上的巨大差距,已經大到不是精妙絕倫的算計就能彌補的。

陳羲的嘴角,有血往下流。

他撐著地面,小心翼翼的站起來。卻發現神木已經被無數的隕石圍了起來,隕石建造了一座巨大的囚牢,把陳羲的神木困了起來。隕石上有神秘的符文閃現,隨著越來越多的隕石落下,好像堆成了一個巨大的墳包似的,把神木埋在了當中。

這一瞬間,陳羲身上的庇佑消失了。各種扭曲之力出現,陳羲立刻就被這種力量拉扯的根本站不起來。疼痛,四肢百骸都在疼痛,也許下一秒他的肉身就會被這種力量拉的四分五裂。而與此同時,從星辰圖之中還不斷有燃燒的隕石出現,隨著子桑長恨手指的指引,朝著陳羲飛了過來。

……

……

就在陳羲遇險的同時,大楚軍隊這邊也遭遇了重創。

子桑長恨親手訓練出來的那六個家奴,以一個六芒星陣型站立,雙手在胸前擺出了一個奇怪的法櫻而他們面前,大楚藍星城雲麾將軍庄步達已經倒在了地上。到達了靈山境修為的庄步達,本來可以輕鬆碾壓這些還在破虛境的家奴,可是此時他看起來已經氣息奄奄。

詭異的重力環境。

讓庄步達完全沒有辦法戰鬥。

當六個家奴在頃刻之間完成了陣法之後,庄步達就處處被動。他完全可以擊殺那些家奴的修為之力,居然在這個詭異的重力環境下不能到達應該到達的地方。修為之力被扭曲的力量帶到了別處,然後竟然飛回了大楚戰陣之中!

庄步達的第一擊,就將大楚軍隊的盾陣摧毀。雄渾的修為之力撞擊在盾陣上,直接將前面三排持巨盾的甲士擊殺。防禦用的巨盾變成了兇器,將持盾的人砸死。

第一擊之後,庄步達就愣住了。

只是下意識的停住了腳步,然後他立刻腳下一點想朝著那六個家奴掠過去,靠他的本命長槊擊殺他們。可是才跳起來,他發現自己的身子竟然不聽使喚。他的身體漂浮在半空,完全失去了方向。

然後,那六個家奴發動的陣法之中,各種力量接二連三的攻擊在庄步達身上。包括庄步達自己發出的修為之力,在這個詭異的重力環境下也被扭曲力量帶著飛回來,打在他自己身上。

只是片刻,庄步達就身負重傷。

他不敢再輕易出手,因為他每一次出手非但不能傷到敵人,反而殺死了不少他自己手下精銳的甲士。可他不出手,就只能任由那六個家奴攻擊。一開始靠著靈山境的修為之力防禦之下,他還能堅持。但是隨著那陣法之中的力量越來越強,他的護體勁氣被破開,肉身受損。

「靈山境1

陣法最前面的奴一冷哼了一聲,眼神里都是不屑:「在我們面前,靈山境的大修行者又能怎麼樣?主人給了我們無與倫比的實力,我們可以輕鬆的殺死你。」

就在這個時候,戰陣後面的兩個灰袍符師同時出手,準備改變山河之力,將庄步達救出來。可是,他們的符文在虛空之中還沒有畫完,忽然之間有個白乎乎的影子從遠處掠了過來。不管大楚的士兵用符箭還是重弩進攻,對那個白色的東西似乎都沒有任何意義。

它,輕而易舉的突破了大楚戰陣,然後飄上了樓車。樓車上都是保護符師的精甲武士,他們是庄步達的親兵隊,個人戰力都不容小覷而且有著豐富的戰鬥經驗。可是在這個白色的東西面前,他們的任何攻擊都沒有用處。他們的本命和修為之力,穿過那白色東西的軀體卻沒有造成傷害。

白色的東西在樓車上停下里的時候,人們才看出來那是一個恐怖的人。那只是一個人形的東西,臉是虛幻的,雖然有兩團綠芒,卻更顯詭異。符師出手,對這個白色的傢伙也毫無用處。

身穿白袍的虛體,正是一個白鴉。

白鴉突然出手,兩隻寬大的袖子將兩名灰袍符師的頭顱吸祝他的袖口裡白色的霧氣一團一團的湧出來,然後將那兩個符師的靈魂從軀體之中拉出來。白鴉張嘴一吸,兩個符師的靈魂就被他吞噬進去。

白鴉發出一聲滿足的呻吟,就好像吃到了什麼山珍海味一樣。

「符師的靈魂,果然味道不一樣呢。」

白鴉陰測測的笑了笑,然後猛的將兩條袖子往下一揮。從他的袖口裡,各有一頭白色霧氣形成的凶獸跳出來,頃刻之間就把大楚戰陣掃蕩的支離破碎。不少甲士被那白色的凶獸殺死,一片混亂。

……

……

子桑長恨漂浮在半空,低頭看著被連續幾塊隕石擊倒的陳羲:「你們完了,和我相比,你們是多麼的弱小,想要阻止我,你們都不過是我向前道路上的幾隻螻蟻罷了。」

就在他以為陳羲已經不行的時候,陳羲卻再一次掙扎著站了起來。

而就在這一刻,子桑長恨忽然發現陳羲與之前有些不同。陳羲的身體上,有一陣陣的柔和的白色光芒閃爍,他身體上的傷勢竟然以一種恐怖的速度痊癒。而最讓子桑長恨無法理解是,陳羲的身體居然在改變。

確切的說,是陳羲的體質在改變。

當陳羲再一次站起來的時候,他彷彿重塑了肉身。/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