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永鎮仙魔>第二百六十章肉身崩碎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六十章肉身崩碎

小說:永鎮仙魔| 作者:知白| 類別:玄幻魔法

在陳羲身上,有兩種極端的力量正在不斷的互相殺伐著。一種是子桑長恨的星辰之力對陳羲的傷害,一種是九色石的力量對陳羲的修復。這兩種力量在陳羲的身體展開了一場拉鋸戰,你來我往。

才剛剛被損傷的肉身被九色石修復好,才剛剛修復好又被星辰之力拉扯開。陳羲承受著的痛苦,可想而知。最初的時候陳羲本想拖住子桑長恨而已,他知道自己和對方的差距。從離開七陽谷開始,陳羲雖然經歷了不少磨難,可是每一次都被他化險為夷。

所以難免的,他的自信就開始變得膨脹起來。這是一種慣性,當成功已經成為習慣之後,這種慣性下,就會變得越自信。

可是陳羲現在知道,自己這次莽撞了。

如果再冷靜些,可以有更好的辦法拖住子桑長恨從而保護那些正在和兇徒浴血奮戰的大楚雄兵。正因為自己這種自信,才讓情況變得越不利。如果這樣持續下去的話,陳羲懷疑自己會被這兩種力量拉扯成碎片。

越是傷害不了陳羲,子桑長恨就越是憤怒。所以他還在不斷的催動加大星辰之力,不斷的侵入陳羲的身體之中。現在的這種重力環境下,陳羲幾乎無法做出反抗。因為不只是他的身體不受控制,他釋放出去的修為之力也一樣不受控制。

在沒有弄清楚這個重力環境之前,陳羲還不能輕舉妄動。

越強大的星辰之力作用在陳羲身上,陳羲承受著的痛苦換作一般人的話早就已經堅持不住了。他的額頭上冒出來一層細密的汗珠,痛苦讓他的嘴角一下一下的顫抖著,可是他卻一聲都沒有出來。

肉身破碎一次,九色石就修補一次。

短短片刻,歷經九十九劫。

就在這一刻,陳羲丹田氣海里忽然有一種異樣的感覺。陳羲微微一怔,緊跟著他的肉身就開始再一次被撕碎。但是在這樣的劇痛之下,陳羲依然敏銳的察覺到了不同。這次撕裂,不是星辰之力對他身體的破壞。這種撕裂,是從裡到外的。

「藤兒1

陳羲知道這個時候不能再堅持了,他本想靠自己的堅持繼續拖住子桑長恨,給大楚雄兵更多的時間救更多的百姓。可是身體的這種異變,讓陳羲決定立刻進入藤兒的空間。

刷的一下,陳羲消失不見。

子桑長恨愣住,往四周打量著。方圓幾里之內都是他的重力環境,漂浮著各種各樣的東西。可是哪裡還有陳羲影子,就這麼憑空消失了。

「空間力量?」

子桑長恨冷哼一聲:「你以為走的掉?先奪了你的法器,再把你翻出來。」

他手一揮,壓住青木劍所化神樹的隕石紛紛飛走,等到隕石飛離之後,裡面的神樹也消失不見了。到了這個時候,子桑長恨終於臉上變色。他不知道陳羲的青木劍和一般修行者的本命不一樣,陳羲的本命不是放在納袋裡的,而是在他手背的印記之中。

陳羲進入空間,青木劍也自動回到了他的手背上。

什麼都沒有找到,子桑長恨開始變得暴怒起來。他雙手不斷的揮舞,那些燃燒的隕石開始四處亂飛亂撞。

「就算你逆天開啟了空間,可是你的空間只要還在藍星城裡,你就跑不掉。我會把你翻出來,然後好好的對待你1

子桑長恨動的力量開始四處撕扯,扭曲了方圓幾里。他堅信只要陳羲還在自己控制範圍之內,哪怕空間入口不容易被現,但他還是有把握找出來。他的扭曲力量,再加上數不清的隕石四處亂撞,終究會把空間入口撞碎。

扭曲的力量把這方圓幾里內的大地都翻了一遍,房屋盡數倒塌摧毀。隕石飛來飛去,卻好像無頭蒼蠅一樣根本就什麼都沒有現。知道子桑長恨都覺得有些疲乏的時候,他才現陳羲竟然真的找不到了。

因為陳羲進入的空間,根本不在外面,而在陳羲體內。那是藤兒在他手背上開出來的空間,子桑長恨就算再瘋狂的翻找,又怎麼可能找得到。

「啊1

子桑長恨一聲怒吼,雙拳猛的往下一砸,所有的隕石全都墜落在大地上,掀起了一陣驚濤駭浪般的翻騰。

……

……

「你怎麼了陳羲?」

藤兒扶著陳羲坐下來,緊張的問了一句。陳羲搖了搖頭:「我也不知道怎麼了,好像我的身體出了什麼問題。這幾分鐘的時間我必須利用起來,看看問題到底出在哪兒。」

藤兒點了點頭,不敢打擾了陳羲。她退後幾步,眼睛一直看著陳羲唯恐他身上生什麼不好的事。幾秒鐘之後,藤兒的臉色就變了。她看到閉目的陳羲身上的黑甲自動脫落掉在一邊,他的衣服全都碎了。

緊跟著就是他的皮膚,啪啪啪的輕響之後,皮膚上裂開了一條一條的口子,然後就是大塊大塊的血肉剝落。藤兒嚇得面無血色,想幫忙,可是她不知道陳羲生了什麼又不敢貿然出手。她急的哭出來,就是沒有辦法。

她只能看著陳羲,然後盡最大努力的穩定住空間。她只是分身,對於這個空間的維持只能持續五分鐘,就算是傾盡全力,也不過多增加幾秒鐘而已。如果是本體在就好了,本體在的話就可以更好的保護陳羲。

「本體1

藤兒在心裡瘋了一樣的呼喊著,但她知道自己這只是一種毫無意義的呼喊。本體還在天樞城外面的那個禁區之中,距離如此之遠,根本不可能聽到她的呼喊。即便是聽到了,也根本不可能來得及趕來。

所以,她只能靠自己了。

眼淚順著藤兒精緻漂亮的臉頰滑落,楚楚可憐。她心裡已經做出了決定,只要五分鐘之內陳羲不能從這種昏迷之中蘇醒過來,就算是拚死她也要把陳羲帶走。

「我不怕的,不怕的。」

她的小拳頭攥的緊緊的,手心裡都是汗水。她自言自語的給自己鼓勁,眼神里卻是那麼的堅定:「我只是個分身,我死了最多就是休眠很久很久而已,等到本體的實力恢復,我就還能出現……」

陳羲閉目,陷入了一種很詭異的狀態。

他的肉身開始從裡面被一種力量剝開,這種力量就好像一把剔骨尖刀,將他骨頭上的肉全都剔除掉。只是短短片刻,原本一個看起來帥氣俊朗的年輕人,身上的血肉已經完全被剝離。

可是最詭異的是,這種剝離居然沒有一滴血流出來。

盤膝而坐的陳羲,只剩下了一副骨骼。丹田氣海之中,有一種很溫和的光芒始終閃爍著。這種光芒給人一種寧靜安心,好像只要這種光芒還在,陳羲就能保持著生機。藤兒很清楚,那微弱的白色光芒是九色石留在陳羲體內的力量。可即便是九色石的力量,此時也無法阻止陳羲的身體破碎。

看起來,就好像九色石的力量知道陳羲身體里生了什麼似的。沒有再去阻擋,而是在盡全力的維護著陳羲的生元。

微微顏色黃的骨骼上,開始出現裂痕,很細密的裂痕。站在不遠處的藤兒,甚至聽到了陳羲全身上下所有骨骼都這樣裂開的微弱的聲音。骨骼裂痕之中,有細微的黑氣飄出來,很快就消失不見。隨著所有的骨骼裂縫之中都有這種黑氣排除,藤兒眼睜睜的看著陳羲的骨骼越變得潔白起來。

白,一種毫無雜質的白。

當黑氣排盡之後,藤兒看到陳羲骨骼上開始有一層一層的東西掉落下來。就好像灰塵似的,一層一層的從骨骼上剝離。這種改變大概持續了兩分鐘左右,然後藤兒看到陳羲的骨骼再次生了變化。

從白,變成了一種晶瑩剔透的感覺。就好像他的骨骼,變成了玉石一樣。每一根骨骼上的裂痕全都消失不見,看起來每一根骨骼都那麼的圓潤精緻。即便是面對一副骨架,藤兒居然沒有覺得有什麼可怕的。因為這副骨架上沒有一點恐怖的氣息,反而還有一種很柔和的讓人覺得心裡踏實的氣息。

任何人對於骷髏都會有些厭惡恐懼,但是此時的陳羲,骨骼上甚至散著一種淡淡的聖潔的微光。

藤兒計算了一下時間,陳羲進入空間已經過三分鐘了。如果在兩分鐘之內不出去的話,那麼就只能選擇再次進入扭曲空間。可是誰又能保證還會如上次一樣那麼好運氣?而且陳羲現在毫無知覺,甚至連肉身都沒了,進入扭曲空間的話,他根本承受不住扭曲空間里的力量。

藤兒很清楚,其實自己只有一條路。

如果到時間陳羲還沒有蘇醒的話,那麼她就帶著陳羲殺出藍星城。如果不能殺出去,那麼就和陳羲死在一起好了。

四分鐘。

陳羲變如玉石一樣的骨骼上,還是出現血肉。以肉眼可見的度覆蓋著骨骼,這種度已經很快,可是相對於陳羲能用的時間來說,還是太慢了。

四分半,陳羲的肉身基本恢復。皮膚開始出現,他臉上已經基本恢復了面容。頭開始生長出來,並且很快就到了肩膀後面的長度。不管是新生長出來的皮膚,還是頭,似乎都帶著一種很特別的氣息,是朝氣?是活力?

藤兒無法確定那是什麼感覺,她只知道時間到了。

五分鐘。

陳羲還是沒有睜開眼,因為此時他的丹田氣海正在變化。

三秒

兩秒

一秒

藤兒一把拉住陳羲的胳膊,然後從空間之中閃了出來。她在出去的那一刻,就聽到了外面有人獰笑:「我就知道你藏不住的!哈哈哈哈……受死吧!咦?怎麼是個小女孩,你還真是無恥啊,居然讓別人替你先死,那我就成全你們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