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永鎮仙魔>第二百六十一章進化的體質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六十一章進化的體質

小說:永鎮仙魔| 作者:知白| 類別:玄幻魔法

藤兒以為自己已經死了。

陳羲還在昏迷之中。

藤兒的選擇是沒有辦法的選擇,如果陳羲沒有陷入昏迷沒有經歷那種肉身破碎,藤兒或許會做出和上次一樣的選擇,陪陳羲進入扭曲空間。扭曲空間雖然兇險,但只要運氣好避開空間亂流就沒什麼大事,大不了再一次被送到什麼未知的地方。選擇其實不難,進入扭曲空間是百分之五十的機會活下來,而出去和子桑長恨一戰的話,是必死無疑。

子桑長恨的修為境界已經堪堪到了靈山九品,雖然還不穩固,但是這個境界的修行者,且是掌控著七種星辰之力的修行者,藤兒的分身也沒有一點把握。

事實上,如果不是之前陳羲很多地方出乎了子桑長恨的預料,如果他一開始就下殺手的話,或許陳羲也堅持不了那麼久。境界上的巨大差距,不是聰明才智就能彌補的。

藤兒帶著陳羲才一出現,就迎來子桑長恨狂暴的一擊。面對這樣的攻擊,藤兒知道自己擋不住,唯一能做的只是盡自己最大的努力。她將陳羲放在自己身後,毅然決然的用自己的小身軀為陳羲擋住這最後一擊。

是的,藤兒知道,這是最後一擊。

因為她,不可能再擋住一擊。

她看到了子桑長恨獰笑的臉,看到了對方臉上兇殘的得意。

她忽然想說,陳羲……認識你真好。

就在這一刻,一股很詭異的力量忽然出現在藤兒身邊。然後藤兒看到了一隻很漂亮也很熟悉的手,一把將自己抓祝然後四周的光線昏暗了一下,再然後之前的那狂暴的修為之力就消失不見了。

藤兒揉了揉眼睛,然後看到了另一個藤兒。

「本體?1

藤兒的分身愣住,表情有些呆傻。

「笨蛋,不是我難道還是你雙胞胎姐姐?」

藤兒的本體伸手在分身的腦殼上敲了一下,然後走到陳羲身邊看了看:「他怎麼了?」

分身將陳羲的變化說了一遍,藤兒點了點頭:「我之前就知道,這個傢伙的體質很特殊啊,只是被什麼東西壓制著所以無法完全揮出來。現在看來,是他在外面和那個傢伙決戰的時候,被對方的力量連續的破損肉身,以至於連九色石都無法立刻修補,沒想到反而將他的體質激了出來。」

「你是說他在變強?」

分身下意識的問了一句。

藤兒笑了笑道:「對啊,你和我分開太久了,所以我腦子裡知道的你有些不知道,我在那個禁區里已經徹底煉化了陳羲帶來的那些半神之力,我已經恢復的更多。你現在回來吧,回來之後我得到的也會逐漸被你吸收。」

分身嗯了一聲:「又恢復了一些實力埃」

看起來,藤兒比分身稍稍高了那麼一些,身材也更玲瓏有致。如果說分身是個十三四歲的小女孩模樣,此時的藤兒本體看起來差不多十五六歲大。雖然沒有太大的差別,不過從氣質上還有體型上都有一些變化。

「咦?」

分身伸出手,在藤兒本體的小胸脯上用手指戳了戳:「好像大了一些呢……」

「你信不信我把你關起來……」

藤兒的臉一紅,威脅了一句。

分身嘿嘿笑了笑,低頭看了看自己的小胸脯后說道:「我還是趕快回去吧,明明咱們是一個人不能比你小的埃」

微光一閃,藤兒的分身回到了本體之中。藤盎褂行歟低頭看了看自己然後臉更紅了。因為穿的是一件紗裙,很薄甚至有些透明,她自己又一直沒有在意,剛才分身摸一下的時候她才反應過來。

小小的胸脯上,那兩粒微微的凸起如此的羞人。衣服太薄了,如果陳羲這個時候蘇醒過來,那豈不是羞死人?她連忙轉身,將紗裙輕輕褪去,光潔柔滑的後背對著陳羲。她翻啊翻的找出來一件粉紅色的抹胸穿上,手法輕柔的在脖子上把紅繩綁好。已經好久好久都是一個小女孩的形態了,所以她自己都忽略了這些。

等她穿好了之後,忽然想起來身邊除了陳羲之外還有別人。

她一扭頭,就看到柳洗塵在對著自己抿著嘴笑。

這一刻,藤兒恨不得找個地縫鑽進去。

……

……

「他沒事?」

柳洗塵坐在陳羲對面,握著他一隻手。感覺陳羲的手熱的厲害,好像身體里有一股火在燒似的。她和藤兒本體都沒有見過陳羲肉身分裂時候的模樣,但是此時陳羲處於一種詭異的昏迷之中,還是讓人很擔心。

「應該沒事的。」

藤兒伸手在陳羲的脈門上捏住,過了一會兒后說道:「他的身體機能格外的好,丹田氣海也很平穩,應該是之前的激戰激了他的潛力,他正在適應這副新的身體。只是不知道,他還需要多久。」

「幸好聽了你的。」

藤兒對柳洗塵說道:「若是聽我的在原地等他,他或許就危險了。」

她們兩個人之前在天樞城外面的那個已經枯竭的禁區之中隱居,柳洗塵是為了避開家族的逼迫和平江王手下的刺殺,而藤兒是為了吸收陳羲帶給她的那些半神之力。經過一段時間之後,藤兒的實力又恢復了一些。

就在前些日子,藤兒忽然感覺到陳羲和分身同時失去了聯絡,這一下她就急了。兩個人商議著要不要出去尋找,藤兒又擔心兩個人離開萬一陳羲回來找不到。結果最終還是柳洗塵堅持,兩個人悄悄回到了天樞城打探消息。

藤兒知道,這樣突然之間失去聯繫,肯定是進入了扭曲空間。而恢復了不少實力的藤兒,竟然逆天的把扭曲空間撕開了一條縫隙,然後往裡面看了看。她感覺到扭曲空間朝著這邊有一股引力,隨即帶著柳洗塵直接跳了進去。不過她們出來的地方有一定的誤差,連續調整了三次,才從雍州出現。

等到她們到了雍州的時候,打聽到神司的人已經去了青州。然後她們兩個又馬不停蹄的趕到了青州皓月城,到的時候打聽到陳羲獨自一人來了藍星城。就在藤兒和柳洗塵才進城的時候,她聽到了分身的呼喊。

此時藤兒的空間,看起來已經很大很大了。這裡已經不只是一座大殿,而是一座城堡。此時她們三個,就處在城堡高處的一個平台上。這個城堡建立在半山腰,極其恢弘壯闊。很高大,往遠處看有一種俯視人間的感覺。

「為什麼他的身體這麼燙?」

柳洗塵急切的問道。

藤兒翻開陳羲的眼皮看了看:「他的肉身還在重組適應,一時半會兒是醒不了的。這種燙沒有什麼太大的問題,就和傷后燒差不多。不過他的情況很特殊,其實我也沒有遇到過。大概能看出來怎麼回事,卻也不知道怎麼幫他。」

柳洗塵的臉色微微一變:「你的意思是,他可能還是有兇險?」

藤兒搖了搖頭:「再等等吧,要是過一會兒再醒不過來,就可能是出了什麼問題。但是他這種情況真的很複雜,一般的人,什麼體質從出身就已經固定了。比如外面那個傢伙,他是很厲害的星辰斗體,即便是在古修極為強大的那個時期,星辰斗體也是很了不起的體質,我記得見過一個。」

「比如你的體質,從你一出生這種體質就固定了。因為這強大的體質,也讓你們遠比普通人修行者進境要快得多。可是陳羲不一樣……他一開始的時候,體質看起來很普通,一點特殊的地方都沒有。只是隨著修為境界的不斷提高,體質也變得有些特別起來。也就是說……他的體質在不斷的進化。」

柳洗塵的眉頭皺起來:「先帶他去找個了解的人看看吧,我擔心他這樣會生什麼意外。」

藤兒看著柳洗塵,苦笑:「你覺得,我要是不知道,還有誰比我知道的更多嗎?」

她看著身體越來越燙的陳羲,仔細的在自己的記憶中搜尋。從她出生到現在,她唯一知道的可以進化的東西就是擎天龜,但是擎天龜的進化靠的很長很長時間的積累,而且進化之後也只是防禦力達到了神獸級別。

至於人,藤兒記憶力似乎找不到特別敏感的例子。

關於各種體質,藤兒見過的不少。雖然後來她的記憶力越來越差,可是誰也不能說記憶力缺失的她就不是這個世界上閱歷最豐富的人了。

「人類的各種體質其實都存在進化現象,但是這種進化是基於體質不變的進化。比如外面那個星辰斗體,他就算進化到最高處也依然是星辰斗體,只是隨著修為越來越強體質的力量也就越來越強而已。從來沒有一個,從普通人的體質進化到那些強大體質的……」

她低頭看了看陳羲:「現在有了……」

「總不能就這樣看著他。」

柳洗塵感覺陳羲的手好像要燒著了一樣,燙的她的手就感覺潑在上面一壺開水似的。可是她卻不肯放手,她擔心自己放手就再也抓不住了。

就在這個時候,陳羲的眼睛忽然睜開,然後眼睛里出現了一種很奇怪的東西。他的眼球上,似乎有一層朦朧的東西,一幕一幕的滑過,度奇快,如翻書一樣。藤兒和柳洗塵都注意到了這個變化,卻誰也不知道這是怎麼了。

噗的一聲。

陳羲猛的吐出來一口血,然後身子軟軟的倒了下去。

「我要撕碎了外面那個傢伙1

藤兒猛的站起來,轉身就要往外走。

「咳咳咳……還是留著,讓我自己來吧。打架這種事,讓女人替自己出頭,終究……咳咳……終究是有些丟臉埃」

藤兒一回頭,就看到那個可惡的傢伙居然醒過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