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永鎮仙魔>第二百六十三章邪神之威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六十三章邪神之威

小說:永鎮仙魔| 作者:知白| 類別:玄幻魔法

到了這一刻,陳羲終於明白了。,

子桑長恨從一開始的目標,就不是哪些普通人,也不是自己。他更不是為了平江王做事,當然也就不是如子桑長恨自己最初所說的什麼要帶著藍星城的那些兇徒去打下一片天下。他這樣做的目的,就是為了把這些隱修逼出來。

他的目的,是要吸走這些隱修的修為之力。可是究竟他的到底有多大的實力,居然敢同時對這麼多老修行者甚至可能都已經到了靈山境巔峰的修行者下手?他這種自信,到底來自何處?

與此同時,陳羲敏銳的從子桑長恨的話里抓住了三個字。

少年會

這些年老的修行者,似乎當初都是天樞城聖庭的官員。因為牽扯到了少年會的事,所以被迫離開了天樞城到了這流放之地。而事實上,藍星城之所以在聖庭看來頗為重要,可能正是因為這些老人。

陳羲在一瞬間甚至想到了,或許藍星城裡那精銳的一千兩百名大楚雄兵,看守的主要目標也許並不是那些兇徒,而是這些隱修。

說的直白些,這些隱修其實是被軟禁在藍星城的。那個叫做少年會的組織,到底當年做了什麼事竟然引發了聖庭如此大的震動?以至於一批聖庭的官員都被罷黜,關在藍星城裡?

陳羲想到了很多,可是現在要面對的只有一件事。

子桑長恨的。

在他瘋狂的吼出這兩個字之後,子桑長恨頭頂那片黑暗的星空變了。星空的面積迅速的擴大,一下子直接籠罩了整個藍星城。緊跟著,從黑暗的星空之中,有七顆巨大的如同星球一樣的東西出來,迅速的似乎極有目的的布置好,在藍星城上空圍成了一個圓。

在別人眼裡,這就是七顆真正的大星。可是陳羲卻很清楚,這不可能是真的星球。而是一種強大的星辰之力形成的東西,應該是蘊含了和那片黑暗星空之中七顆星球相同的力量。子桑長恨發動,靠的就是這七顆星球的力量。

「你們1

子桑長恨的狂發亂舞,面容扭曲:「你們這些老東西,真的以為可以在藍星城安度晚年了?我從來的那一天就在謀划今日之事,我隱忍了這麼多年就是為了等這一天。這些年我就好像一個廢人一樣,假裝每一天都過的逍遙快活,只是為了掩人耳目罷了。」

他在冷笑,一種嗜血的冷笑。

「為了報仇,我可以忍,但不會一直忍下去1

他雙臂向上舉起,那七顆巨大的球體隨即開始發出光芒。每一顆球體上都有一種力量降落下來,七顆球體的力量在半空之中連成一片,直接將一整座藍星城籠罩起來。藍星城很大,這裡有超過十萬人居住,而且其中有數量龐大的修行者,還有如白髮老婦那樣修為高深的隱修。

可是在七顆大星降落下來的時候,他們無能為力。

似乎是預感到了什麼危機,這些隱修齊齊出手,各種磅強大的力量攻向子桑長恨,可是都被那詭異的星辰之力阻攔。非但無法攻擊到他,就連攻向那些球體的力量都被隔絕。大陣一旦發動,好像就無法破壞。

七顆大星上,七種光華向下垂落。就如同七根巨大無比的柱子,猛的戳在藍星城四周一樣。七根光柱上蘊含的力量開始交叉,又在半空之中形成了一片光網。

子桑長恨看著那些出手卻毫無作用的隱修,眼神里都是貪婪:「這些年來,我每日都假裝在城牆裡巡查,其實我怎麼可能在意那些凡人的生死?我更沒用興趣對聖庭負責,聖庭里都是一群貪慾比我還要濃的混賬。我只是為了我自己,我用這麼多年的時間,在藍星城的每一個角落都留下了自己的星辰之力,今天,我創作出來的最大的陣法終於可以使用了,你們知道我有多開心嗎?」

他低下頭的時候,恰好看到了陳羲他們:「你只能說自己倒霉,這個時候到了藍星城。我本沒有殺你的**,但是既然你的修為境界也已經到了靈山,那麼就把你的力量貢獻給我吧。」

嗖的一聲!

就在他說話的時候,陳羲不遠處的一個修行者忽然無法控制自己一樣飛起來,手舞足蹈的嚎叫著飛向天空,然後撞擊在那光網之上。他的身子才接觸到光網,立刻就發出一聲凄厲的哀嚎。緊跟著,他的修為之力一瞬間被光網抽空,那股修為之力順著光網的脈絡以極快的速度流到了子桑長恨腳下,然後匯入子桑長恨的身體里。

子桑長恨深深的吸了一口氣,就像是在聞什麼山珍海味的武然很弱,但是這種味道真的太美味了。」

他指向陳羲:「你1

又指向其他隱修:「你,你,你,你!你們這些人,將成為我的墊腳石。有朝一日我踏臨天樞城的時候,是你們把我送到了那個高度。我忽然想說謝謝,哈哈哈哈……謝謝你們這群白痴1

…….

……

巨大的吸力,無可阻擋的吸力。

不停有修行者被吸的飛起來,然後被粘在光網上。然後在一瞬間被光網把修為之力吸走,光網上那密密麻麻的脈絡,四通八達,但是這些修為之力最終都會流到子桑長恨腳下,進入他的身體。

十幾個修行者忽然之間被一股突兀出現的吸力吸走,飛行了很遠之後重重的撞擊在七根巨大的光柱的其中一根上面。這些修行者貼在光柱上,遠遠的看過去只是一個小黑點。可是距離近的人,眼睜睜的看著那十幾個修行者在片刻之後就被光柱吸成了乾屍。

失去了所有生機的軀體很快就變成了粉塵,隨風而散。

當大陣開啟的那一刻,城裡的人似乎全都無法逃走了。不管是修行者還是普通人,不管是強者還是弱者,沒有一個人可以避開這一劫。修為越高的人還能支撐更久的時間,普通人和修為低弱的人則被吸走。

「陳羲1

藤兒一邊抵抗著那種吸力一邊大聲提醒:「這個瘋子借用的力量太強大,即便是現在的我也沒有一點辦法將其破開。這樣下去不行的,早晚我們都會被那七顆大星的吸力帶走,現在必須進我的空間之中。我修為恢復了不少,我的空間可以支撐更久的時間。」

「不行1

陳羲搖頭,眼睛卻死死的盯著天空中的光網:「肯定有破綻的,不管是什麼陣法,不可能沒有一點破綻。咱們可以躲進去,但是城裡的人都會死。我必須找到這個陣法的破綻在哪兒……」

「這不是你能抵擋的力量1

藤兒繼續勸道:「我知道你想救人,我也想救人。我可以盡最大能力把人帶進我的空間,這是現在唯一的辦法了。」

「你的空間可以支持多久?」

陳羲緩緩的搖頭:「以前是一個時辰,現在就算你恢復了不少的修為之力,最多也就是堅持一天左右吧,而且那麼多人進入你的空間,你能堅持的時間會大幅度的縮校如果不能找到這個陣法的破綻,早晚還是會死。」

他的眼神格外的篤定:「你們去救人,越多越好。就算只能堅持一會兒,那也不能坐視不理。不用擔心我,我可以應付的來,最起碼短時間內不會被吸走,我試試能不能找到這個陣法的破綻。」

說完之後,陳羲猛的向前沖了出去。

他身上,似乎有一種奇異的力量,能掙脫開那些從各個方向而來的吸力。

「他的體質……」

藤兒愣了一下,似乎像是想起了什麼,但是那種感覺又很快消失。只是她總覺得陳羲現在的體質有些熟悉的感覺,一時之間就是想不起來了。好像在很久很久之前,她見過這種體質似的。

「相信他1

柳洗塵對藤兒點了點頭:「他一定能做到。」

藤兒點了點頭:「咱們去救人,分頭去通知那些人到這裡集合,我不可能在大範圍內把他們都帶入我的空間,只能先把他們集中起來。你小心些……」

柳洗塵的視線卻一直都在陳羲的背影上,她下意識的點了點頭:「我會小心的,只要他還活著,我就不會死。」

陳羲感覺自己身體里有一種很陌生的力量,可是這種力量又不是別人給與的,而是自他體內生長出來的力量。和他獲得的那三滴血中蘊含的半神之力不同,這種力量似乎對子桑長恨的吸力有一種抵抗。

不管是七顆大星的哪一種力量,作用在他身體上之後就驟然消失了。似乎他的身體對這種星辰之力開始免疫,再也不能傷害到他。而且即便是進入了那種詭異的重力環境,他依然能自由自在的控制著自己的行動。

很奇妙的感覺。

但是陳羲現在已經沒有精力在意自己的變化,他需要儘快的找到的破綻,不然就算有藤兒的空間可以暫時救很多人,最多半天,這些人還是會從空間之中出來,難免一死。

他疾掠到一根巨大的光柱下面,抬起頭看著上方。他已經距離光柱近在咫尺,可是光柱卻無法把他吸過來。一個修行者哀嚎著擦著陳羲的肩膀撞在光柱上,然後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變成了乾屍。

這個人的修為之力,瞬間就被光柱吸走然後送到天空之中的光網上,最終匯入子桑長恨的身體里。此時,藍翔城裡已經至少有數百人被吸上了天空,各種修為之力如一條一條的線一樣,朝著子桑長恨那邊快速的流動過去。

而子桑長恨,如邪神一般站在光網的正中心。他閉著眼,似乎是在盡情的消化融合著吸來的力量。

一定有破綻!

陳羲的眉頭皺的很緊,心急如焚。/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