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永鎮仙魔>第二百六十四章倒立寶塔掠奪之陣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六十四章倒立寶塔掠奪之陣

小說:永鎮仙魔| 作者:知白| 類別:玄幻魔法

藍星城現在就變成了一個地獄。◇↓,

如果從遠處看的話,此時的藍星城是一個很奇怪的形狀。七顆巨大的球體形成的圓,將藍星城全部圍住,而城是方的,從方到圓的變化連接處就是那光柱。有一種陣法能吸取天地精華集中於一處,叫做天方地圓。而此時藍星城卻恰是相反,是天圓地方。

子桑長恨真的是個了不起的人,未及十歲便已經創出這陣法的雛形。而誰又都沒有想到的是,他在藍星城裡這些年看似整日虛度,實則一直為了今天準備。

「再來1

子桑長恨閉著眼睛,表情格外的享受。似乎從大陣各處吸來的修為之力,就是這天下間最美味的食物。

「還不夠……還不夠1

他嘴裡一直自語著:「你們這些老東西,我要你們的力量。當我得到你們的力量之後,我就能重返天樞城。到那個時候,就算我殺了你們天樞城裡那些所謂的大人物敢怪罪我嗎?那個時候我的實力已經足夠讓他們擔驚受怕,他們非但不會給我定什麼罪名,反而會給我一些聽起來很美的許諾。」

「而你們,死就死了,根本沒有人在意。你們這些老東西當年不是想改變這種現狀嗎?不是將希望都寄托在少年會身上嗎。可是在我看來,少年會那些人看似豪情萬丈,其實也不過是白痴埃」

他的表情格外的猙獰:「只有力量,強大的力量才會讓那些擋在路上的人臣服。」

子桑長恨很瘋狂。

陳羲很心急。

他想救很多很多人,可是藤兒的力量畢竟有限,能救下的是極少的一部分。相對於藍星城裡人的數量來說,就算不斷的把人送進藤兒的空間,可是死亡的數量遠大於被救者的數量。

陳羲看著越來越多的人飛起來,然後被光柱,被天上的光網吸成了乾屍,最後變成了灰塵一樣四散飄揚。在這一刻人顯得那麼脆弱,連掙扎都不能。此時的子桑長恨已經化作了邪神,無法阻擋一般。

天空之中有劇烈的天地元氣波動,從藍星城四周向子桑長恨這邊洶湧而來。陳羲在看到這一幕的時候心裡越發的焦急起來,因為子桑長恨就要破境了。而子桑長恨的陣法又把他保護的格外嚴密,明明在破境的時候是最好的攻擊機會,卻無法利用。

「對了,就是這樣1

子桑長恨狂笑起來,似乎很滿意大陣給他境界上帶來的迅速提升。

狂暴的天地元氣迅速的湧入子桑長恨的身體之中,一股強大的威壓開始出現。他在光網上盤膝坐下來,盡情的享受著這種愉悅。本來他的修為境界已經有一隻腳跨進了靈山九品,此時在大陣的作用下他迅速的夯實了靈山九品,然後朝著更高層次邁進。

一定有辦法的!

陳羲深深的吸氣,告訴自己絕對不能慌亂。冷靜,只有冷靜才能找到辦法。雖然現在的情況已經格外的緊急,如果讓子桑長恨迅速的升入洞藏境的話,就算沒有這個大陣,子桑長恨也能壓制所有人了。

看來子桑長恨打探的很清楚,藍星城裡沒有一個到達了洞藏境的大修行者。

「吸收……吸收……」

陳羲看著那光柱上一縷一縷的修為之力以極快的速度流到子桑長恨身邊,似乎有些什麼東西在陳羲腦子裡一閃即逝。子桑長恨似乎可以融合所有人的修為之力,不管這些修為之力有什麼不同,他都能吸收。也就是說,這個大陣還有一個轉化作用,就是將不同的修為之力轉化成適合子桑長恨的力量。

那麼……

不是人的修為之力呢?

陳羲忽然想到了這一點,但是很快就自己否定了。現在整個藍星城裡也找不到可以威脅到子桑長恨的除了修行者以外的東西,陳羲的青木劍里倒是暫時棲息著一頭神獸,但是此時的鳳凰太虛弱,它的力量根本不足以影響到子桑長恨。

這個想法不行,但陳羲立刻想到了另外一個辦法。

搶奪!

他立刻轉身,朝著藤兒所在的方向飛掠而去。

「藤兒1

陳羲找到藤兒的時候,藤兒剛剛把那個白髮蒼蒼的老婦送進自己的空間。看到陳羲一臉急迫的過來,藤兒立刻迎上來問:「怎麼了?」

「你能吸收人的修為之力嗎?」

「我?」

藤兒顯然愣了一下。

陳羲急切道:「似乎沒有別的辦法了,你的體質是半神之體,所以你比子桑長恨更能容納大量的修為之力,甚至不需要靠陣法來轉換。如果你可以攔截這些修為之力,就能阻止他進入洞藏境。」

藤兒沉默了一會兒,點了點頭:「可是怎麼辦?」

「記得改運塔嗎?」

陳羲立刻開始行動起來:「改運塔和九幽地牢是個鏡像一樣的存在,改運塔抽取你的力量送進九幽地牢,鎮壓無盡深淵裡的淵獸。現在看來,改運塔的設置和子桑長恨現在的這個星辰大陣似乎有些相同之處。」

陳羲召喚出青木劍,然後讓藤兒召喚出九色石。

「改運塔不重要,重要的是神木和九色石,最重要的是你。改運塔是從裡面吸取你的力量,而子桑長恨的星辰大陣靠的是吸收外界的力量送給裡面的他。從某種意義上來說,星辰大陣和改運塔只是相反而已。」

陳羲看了看青木劍看了看九色石,最後看向藤兒:「我要改造這個星辰大陣,做一個和子桑長恨的大陣相反的陣法出來,然後將他星辰大陣已經吸收到的力量,全都傳送進你的身體里。」

藤兒點了點頭:「可行1

就在這個時候,那個看起來如鐵塔一般的雄壯老者忽然飛了起來,好像有一隻無形的大手專門找到了他,將他從人群之中識別出來然後帶上半空。很快,這個老者就被帶著飛到了天空上,才一接觸到那一層光網,他立刻就發出一聲痛苦的哀嚎。緊跟著,他的修為之力如決堤的水一樣被星辰大陣吸走。

「快1

陳羲臉色一變:「他已經開始針對那些隱修了,說明他現在已經具備了直接吸收靈山境九品修行者修為之力的實力。如果在不阻止他,他用不了多久就能破入洞藏境。」

……

……

九色石……神木……藤兒……

陳羲的腦子飛快的計算著,他閉上眼,將自己所見的改運塔和九幽地牢聯繫起來。從第一層到第九層,從每一層的布置到每一層的大小差別,他能想到的東西全都想了一遍。而此時那個雄壯的老者還在痛苦的嚎叫著,顯然即便是星辰大陣作用之下,子桑長恨也不能迅速的吸收一個靈山境九品強者的修為之力。

靈山境九品,已經幾乎觸及到了那個分水嶺。到了洞藏境之後,修行者就達到了一個真正的幾乎脫離了人概念的地步。到了洞藏境,能施展出來的力量已經近乎於神力。想想之前抱朴大和尚以真元發動梵天業火,連金鴉的虛體都能焚燒。

一個洞藏境修行者,哪怕是才邁入洞藏境的修行者究竟能使用多強的力量,真的不可估量。

那個雄壯老者的身軀慢慢的變的萎縮,他的肉身更加的蒼老。原本緊繃的肌肉開始變得鬆弛,臉上的皺紋越來越多。

到了他的境界,也能抵擋一些星辰大陣的吸力。可是看起來,最多再有半個小時左右他就會同樣變成一具乾屍。

似乎是嘗到了靈山境巔峰修行者修為之力的美味,盤膝坐在光網上的子桑長恨再次伸手往下一直,然後大陣上分離出來一股力量,精準的找到了一個年邁的隱修。這個隱修瞬間就是去了反抗之力,緩緩升空。他將是雄壯老者死去之後的下一個人,誰也不知道幾個人之後子桑長恨會破入洞藏境。而到了洞藏境之後,子桑長恨是不是就你直接吸收所有人的修為之力。

不能慌……

陳羲仔細的思考著,將自己記憶中的改運塔和九幽地牢全貌在腦子裡投影出來。細化到每一個石階,每一個房間里的陳設。他要找出神木和九色石的關聯,找出陣法如何建造的辦法。畢竟他不是符師,不是陣法大師,他不能輕鬆的布置陣法,一切都要靠他摸索。但是…….他又沒有太久的時間摸索。

「九色石的力量是修補,神木的力量是封迎…」

緊皺著雙眉的陳羲喃喃自語,他必須儘快找到這其中的聯繫。

「封印,隔絕?」

陳羲的眼神忽然亮了一下,他似乎是想到了什麼辦法。他又想到了青木劍可以存儲玄元,而且還有很強的凝練作用……這不正是和子桑長恨現在布下的大陣有異曲同工之妙嗎?青木劍是載體,可以傳導!

那麼九色石呢?

陳羲沉思了一會兒之後忽然懂了,九色石的作用除了修補之外,當然就是改變那些修為之力,讓其變成適合藤背跆俁被那般的抽取修為之力,還不是靠著九色石硬撐下來。九色石的溫養,正是將天地元氣變成了適合藤兒體質的東西。

通了!

陳羲猛的站直了身子,仰望天空。

還需要一個陣眼,已經有了通道,最需要的就是一個陣眼來將星辰大陣里的力量奪取過來。這個陣眼是什麼?

陳羲咬了咬牙。

這個陣眼,是他自己。

陳羲猛的騰空而起,朝著天空之中迅速的升高。他懂了,他自己就是那個陣眼。之前他的身體莫名其妙的發生了變化,變得對子桑長恨的星辰之力不再那麼敏感。他身體改變之後,星辰之力幾乎沒有對他造成影響。

陳羲的速度奇快,炮彈一樣筆直的升空而起。

他在即將到達那一層光網之前,身子驟然一轉。倒立著雙腳踩著光網上,正對著盤膝而坐於光網上面的子桑長恨!陳羲深吸一口氣,然後開始倒轉。在這一瞬間,他將青木劍握在手裡朝下刺出去,青木劍瞬間變成了一根巨大的枝杈然後轉變成一棵大樹。神樹,倒著向下生長。

九色石盤繞在樹冠上,來迴旋轉。

而藤兒,站立於九色石之下。

看起來,陳羲,青木劍,九色石,藤兒……組成了一個倒立的寶塔,和無盡深淵上空的九幽地牢何其相似!/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