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永鎮仙魔>第二百六十五章破陣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六十五章破陣

小說:永鎮仙魔| 作者:知白| 類別:玄幻魔法

當陳羲的雙腳貼在光網的那一瞬間,一股澎湃兇猛的力量就從光網之中泄露下來,順著陳羲的腳底一直往下宣洩。…≦,這不是陳羲的力量,而是青木劍和九色石的力量。陳羲的身體,成了一個導體。但如果陣眼不是陳羲,那麼星辰大陣里的力量根本不可能被引下來。

作為這個導體,如此的兇險。

這股力量太龐大了,而陳羲只有靈山二品的修為。相對來說,如果陳羲的肉身是一個通道,那麼從這個通道經過的修為之力遠遠超過了通道的承受能力。就好像一湖之水,卻只有一個小小的漏斗往下放。而且這湖水不只是自己往下漏,下面還有龐大的吸力加速湖水的移動速度。

對於陳羲來說,這是一種何等殘酷的折磨?

一瞬間,陳羲就感覺自己的身體要爆開了。

如果不是之前他的肉身有了變化,可能現在已經爆開了。光網上凝聚起來的力量,不僅僅是一個靈山境九品巔峰強者的力量,還有數不清的修行者的力量。

「啊1

陳羲忍不住吼了一聲,眼睛瞬間就變得通紅。

「陳羲1

藤兒在下面急切的呼喊:「你承受不住那麼大的力量,不要堅持了,求你快下來1

她想挪開自己,可是才試著挪開一點,那股力量沒有了注入的地方,立刻變得狂亂起來,陳羲身上的衣服瞬間就被這股力量撐破。他的皮膚開始鼓起來,甚至能看到皮膚下面血液在快速的流動著。

「我上去1

柳洗塵沒有一絲遲疑,展開千鱗翼飛了起來,然後一隻手抓住陳羲的手,雙腳站在神木之上。才和陳羲一接觸,她立刻哇的一聲噴出來一口血。她的境界在藤兒本體的教導下已經提升到了靈山,可是和陳羲還有一定差距,這種力量哪怕她只是分擔一部分,也已經到了她承受的極限。

「松……鬆手1

陳羲幾乎是拼盡全力才喊出這幾個字,可是柳洗塵卻搖了搖頭,她的眼睛始終看著陳羲,斷斷續續的說道:「我……跟你,在一起。」

說出這幾個字,她用了很久。若非她的體質也很強大,此時說不得已經爆體而亡了。

「不要1

陳羲使勁搖了搖頭,想把柳洗塵掙脫開。可是那股力量有著巨大的引力,一旦在柳洗塵體內分流,再想讓她移開就難了。她的身體已經變成了一條分流的小溪,力量順著她的身體往下傳送,她根本就不可能動的了。

「你們在這樣都會死的1

藤兒急的眼睛都紅了,可是她又不敢再次挪開。

「找死1

就在這時候,感覺到了星辰大陣有了變化的子桑長恨睜開眼睛,看到陳羲和柳洗塵之後立刻就變得暴怒起來。但是他現在也根本沒有辦法移開,光網阻隔了他和陳羲,這個光網就是他護身的法陣,可也同時禁錮了他。他試著攻擊,卻根本無法破開他自己布置的這座大陣。

「就算分給你們一些又何妨?」

子桑長恨怒吼道:「你們根本承受不住的,我乃星辰斗體,而且我已經就要衝破洞藏境,你們能從我這裡搶走的根本就是極少數!就算我現在不殺你們,你們自己也堅持不了多久。這股力量不是你們想要奪走就能奪走,一會兒我會殺了你們重新拿回來1

「我也來1

下面忽然聽到一聲有些沙啞的喊聲,之前被藤兒帶入空間的那個白髮老婦在藤兒的請求下重新出現,當她看到陳羲和柳洗塵的險境之後,幾乎沒有任何猶豫就騰空而起。她飛到高處,抓住了陳羲的另一隻手。

老婦的修為境界已經到了靈山九品,遠比陳羲和柳洗塵可以承受的要多。經過陳羲的身體改變之後,那股蘊含著星空之力的力量對她們似乎也沒有了什麼傷害。不過從這一點也可以看出,此時陳羲體質的神異之處。

「我也來1

隨著老婦飛上天空,最先出現試圖阻止子桑長恨的那個老者也從藤兒的空間之中出來。他腳下一頓,身子筆直的飛起來,然後抓住了老婦的一隻手。四個人在天空上,陳羲的兩隻腳連著光網,頭頂著青木劍化作的神樹。兩隻手分別被柳洗塵和老婦抓住,而她們的腳全都踩在青木劍所化的神樹之上。

此時,只有陳羲是倒立的。

「還有我1

一個看起來已經連路似乎都走不了的老者深吸一口氣,然後飛升到了柳洗塵身邊,一隻手抓著柳洗塵另一隻手抓住神樹。從光網上掠奪來的力量越來越強大,一開始陳羲一個人只能從光網之中搶奪一小部分力量,可是隨著人越來越多之後,從光網上奪來的力量已經佔了大多數。

「你們這群瘋子!我要殺了你們1

明顯感覺到輸入自己體內力量減弱的子桑長恨暴怒著嘶吼著,他想殺死下面的人,可是卻暫時沒有任何辦法。他只能拼了命的加大自己的星辰之力,試圖將更多的力量從陳羲他們手中搶過來。

「大家都去幫忙1

「那個年輕人是為了救整個藍星城,大家不能坐視不理1

「這不是在救那個年輕人,而是在救我們自己1

「大家都上去,就能為那個年輕人分擔壓力。就算這股力量再強大,可是我們人多,就一定能戰勝子桑長恨1

「大家不要愣著了,上去幫忙啊1

「我修為不夠飛不上去,誰幫我1

「我來幫你1

越來越多倖存的修行者開始騰空而起,藤兒救下的那些修行者是第一批,然後是城中躲藏在各處的修行者,數量越來越大。只是短短十幾分鐘之後,陳羲身邊已經有數百人聚集。他們的修為不一,但是每個人臉上都帶著一股無畏神采。在這個過程之中,有人因為境界太低受不了分流的力量而爆體身亡,但是這並沒有阻止更多的人來為陳羲分擔壓力。

在這一刻,藍星城裡那些原本兇殘的修行者們,全都變了。他們以為自己在之前為了利益殺人的時候是無懼的,現在才明白那種無懼是多麼卑微渺校而陳羲騰空而起的那一刻,才是真真正正的無懼。

人性,在這一刻轉變。

他們本是跟著子桑長恨造反的兇徒,本來在藍星城裡大開殺戒。可是現在,他們忽然之間變了,變得擁有了一種他們從不曾體會過的勇氣。他們手拉著手,用自己的肉身將那可怕的力量分流出來,然後經過神樹和九色石的傳導之後注入藤兒的身體。

藤兒是半神之軀,她所能承受的力量比子桑長恨還要強大的多。所以根本不必擔心藤兒會怎麼樣,這些力量反而會幫助她更多的恢復實力。

越來越多的修行者飛起來,前赴後繼。之前還在拼殺的那些兇徒和大楚雄兵,此時卻手拉著手共同來承擔災難。他們彼此互相看著,都從對方的眼神里看到了欣慰和堅強。

一個黑鴉飛起來貼在光網上,哀嚎著被抽空了力量。緊跟著一隻白鴉也飛起來,臨死之前的呼救聲那麼的尖銳。即便它們是虛體,可是星辰大陣對於任何一個有修為之力的人都不放過。鴉不願意和陳羲他們共同抵禦星辰大陣,只能被大陣吸走力量。

……

……

壯觀!

如果有人看到這一幕的話一定會被這樣壯觀的場面所震撼。天空之中一面光網覆蓋在藍星城上空,巨大的光網一側是亂髮狂舞的子桑長恨。而光網的另一側,則是密密麻麻的手拉著手的修行者。

「堅持下去1

陳羲身上的壓力被分擔,那種撕裂般的痛苦也逐漸減輕。他看向四周的人群,心裡有一種想要放生大喊的衝動。是喜悅吧,一種出乎預料的喜悅。在這一刻,藍星城這些原本為了利益毫無人性可言的修行者們,如此的團結。

「非但要把星辰大陣里的力量奪來,還要把他的力量奪來1

陳羲吼了一聲之後,四下里的修行者同時呼吼:「幹掉他1

「你是誰?」

忽然之間,有人忽然問了陳羲一句:「你是誰?你救了我們。」

「我?」

陳羲看向問他的那個人,正是那個白髮蒼蒼的老婦。

「我叫陳羲,執暗法司的百爵。」

「執暗法司還有你這樣的人,看來我從來都沒有了解過神司。」

老婦笑了笑,如此溫善:「我曾經有一位小朋友,也姓陳,也和你一般的性子,有勇氣有擔當。一晃幾十年不見,從你身上倒是看到了他幾分影子。」

「你們這群白痴1

子桑長恨的怒吼從上面傳下來:「你們毀了我的陣法,你們這群卑賤的小人1

「我們不止要毀了你的陣法。」

陳羲抬起頭,眼神明亮:「我們也要毀了你1

這一刻,他猛的加強了運轉的速度,有上千修行者為他分擔,他已經無所畏懼。子桑長恨猛的臉色一變,然後他體內的力量開始不由自主的宣洩出來。他親手布下的星辰大陣,現在變成了抽取他自己生元的殺器。

他只是一個個體,星辰大陣抽取他一個人的修為之力,如此的迅猛。只是片刻,他的境界就從靈山九品跌落下來,八品,七品,六品……幾分鐘之後,他的境界就跌落到了破虛,然後是開基。

當他的身體開始迅速老化的時候,下面傳出一陣歡呼。

子桑長恨開始乾枯,原本一個驚采絕艷的修行者,就這麼毀在他自己手裡。當他的修為之力被掏空之後,大陣失去了支撐迅速暗淡下來。他頭緞強昭桿儔湫∪緩笙失,那七顆大星閃爍了幾下之後也消失不見。

「萬歲1

「陳羲萬歲1

歡呼聲如雷鳴。

在這一刻,人們才真正懂得劫後餘生的那種喜悅。當他們從天空落下的那一刻,所有人都高興的瘋了一樣。他們抱在一起笑著,吼著,肆無忌憚的宣洩著自己的感情。就好像之前的激戰,不曾發生。

陳羲看著這一幕,心裡那般的暢然。/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