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永鎮仙魔>第二百六十六章萬劫神體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六十六章萬劫神體

小說:永鎮仙魔| 作者:知白| 類別:玄幻魔法

短短几天的時間,陳羲經歷了兩次大災。,第一次,好好的一座皓月城毀在了金鴉手裡,城中之人幾乎死絕。幾天之後,藍星城又是一場大難,子桑長恨一個人幾乎就把藍星城夷為平地。

星辰大陣消失,那具枯木一樣的乾屍從天空之中垂直落下,砰地一聲掉在地上,摔了個粉碎。星辰大陣的力量太過強大,就算是子桑長恨發動的陣法可反噬的力量他自己也無法抵抗。

若他心性開闊,或許此生成就不可限量。

陳羲看著那一地的粉塵,心裡有一股說不出來的滋味。這世間最可怕之事,莫過於人心之險惡。

他不知道的是,就在距離藍星城幾十裡外,一朵厚重雲層下面,有一艘顏色漆黑的戰船。戰船上風帆已經展開,顯然是就要離開。戰船的船頭,黃希聲坐在一把輪椅上舉著千里眼看向藍星城內。

當他的視線停留在陳羲身上的時候,嘴角上掛起一抹笑意。

「對手礙…你我之間的恩怨還沒有完,你可不能那麼快就死掉,早晚有一天我會真真正正的擊敗你。」

黃希聲放下千里眼,回頭看了一眼身後人:「走吧。」

大船吱呀一聲調轉方向,朝著天樞城那邊飛了出去。戰船上,黃家的甲士忙忙碌碌。而那個自傲的少年坐在輪椅上,不時回首張望。或許這一趟出門歷練,讓他經歷的事足以改變他今後的人生。

白髮蒼蒼的老婦顫巍巍的走過來,拉住陳羲的手,張了張嘴卻不知道說些什麼,她的眼眶有些濕潤,或許是已經太多年沒有動過感情,所以激動的有些不知道說什麼。以她的年紀閱歷,經過太多生死之事,也有過太多沉浮,但是今日之事對她來說也是此生絕無僅有。

「年輕人,你是整個藍星城的恩人。」

她緊緊握著陳羲的手,表情有些複雜。

「婆婆客氣了,全賴大家同仇敵愾。」

他客氣了一句,心裡卻裝著其他事。他看到不遠處藤兒盤膝而坐,小臉蛋紅紅的像是喝醉了酒一樣。柳洗塵正站在她旁邊,為其護法。吸收了那般龐大的力量,即便藤兒是半神之體只怕也一時之間難以消化。這場浩劫能消散無形,其實最大的功勞要算在藤兒身上,若非是她,就算陳羲知道了如何破解星辰大陣卻也根本沒辦法實施。

「讓她趕緊離開,找個地方隱藏起來。」

老婦忽然壓低聲音在陳羲耳邊說道:「城裡的人雖然暫時因為激動喜悅忘了她的存在,但是很快就會有人反應過來。她這般神異的體質,想必會有人好奇。藍星城裡的人都不是什麼善類,誰也不能保證一次團結他們的心性就此變了。若是有人想趁著你那小朋友虛弱之時覬覦她的力量,怕是麻煩。」

「之前她展現出了空間的力量,但是她的修為境界卻遠沒有到可以使用空間力量的地步,應該有不少人看出來了。所以她對於心懷叵測的人來說,無疑是個巨大的誘惑啊,你們都是心底純善之人,害人之心不可有,但防人之心不可無。」

陳羲低低的說了聲謝謝,連忙走過去,把藤兒抱起來走出人群。他等到無人之處,才讓藤兒進入空間之中。

藤兒想了想說道:「你們也暫時進我的空間吧,陳羲……我這次吸收的力量太龐大,恐怕又要閉關一陣子煉化吸收,所以在我閉關之前,我有些事必須和你說。關於你的體質……我好像想起一些什麼了。」

陳羲點頭,和柳洗塵一塊進入藤兒的空間。

藤兒的空間現在是一座城堡的模樣,規模不校她坐在城堡上面一塊延伸出來的平台上,似乎是有些疲倦,小眼皮都在打架了。但是她顯然還在硬撐著,想把關於陳羲的體質告訴他。那般昏昏欲睡又強撐著的模樣,煞是可愛。

「想了好久,終於知道為什麼我覺得你的體質有些熟悉了。」

藤兒托著下頜,眼神有些飄忽。她似乎是想到了什麼讓她觸動了心情的往事,那雙漂亮的大眼睛里神情稍稍有些複雜。

她看向陳羲,語氣有些奇怪的說道:「你的體質……很特殊埃」

……

……

「人們總是說,神造萬物。」

藤兒強撐著精神,實在有些熬不住就走到陳羲趁便,然後一屁股坐在陳羲的大腿上,蜷縮在陳羲懷裡。她外貌已經是個十五六歲的少女,身上還帶著一股特別的香味,卻依然如三四歲模樣的時候一樣,喜歡往陳羲懷裡鑽。

「但是,事實上神只是創造了這個世界。有天有地有山有水,但就是沒有生靈。除了我和勾陳之外,其他的生靈都是自己出現的。那四個最早出現的神獸,最終成為了半神之體,神也沒有照顧過它們什麼,是憑著它們自己的努力。」

藤兒垂著眼皮語氣很輕的說道:「為什麼它們四個成為了半神,而後來出現的神獸不管多強大,最終都無法邁過那層壁壘?其實很簡單礙…因為它們四個是最先出現的,所以吸收了當時世界上最精純的力量。之後出現的神獸就算天賦再好,可是環境已經有所改變,無法滿足它們進入神境了。」

「所有生靈,第一個出現的都很了不起。而人也是一樣……第一個出現的人,體質極為特殊。也許那個時候他還不能稱之為人,他是第一個站起來行走的,第一個知道用火烤熟了食物吃的,第一個穿上了衣服,第一個感受到了天地元氣……也許你會奇怪,因為這個過程很漫長,第一個出現的人為什麼能活那麼久呢?」

藤兒抬起手,有些調皮的在陳羲額頭上點了一下:「你猜?」

陳羲尷尬的笑了笑,沒有回答。

坐在一邊的柳洗塵卻立刻說了出來:「因為你說了,第一個出現的肯定有所不同。雖然他一開始不懂得修行,但是因為他的特殊,所以逐漸適應了環境,開始的環境,後來的環境,所以他活了很久。」

「對埃」

藤兒笑了笑說道:「他一出現,神便一直關注著他,卻沒有給他任何幫助,只是靜靜的看著他。神曾經說過,這第一個人最有希望成為半神,邁入神境,成為和那四個自己晉陞為半神的神獸達到一樣的高度,甚至有可能超越它們四個。」

「但是後來,也不知道為什麼,天降神罰,神雷把他劈死了。神當時恰好不在這個世界,我和勾陳發現事情有些不對勁趕過去的時候,也無能為力,而且連屍體都沒有留下,只剩下一片焦黑的土地。」

柳洗塵嘆息道:「他已經那樣逆天了,可是最終還是逃不過運氣。」

「不是運氣。」

藤兒搖了搖頭:「我和勾陳後來仔細的想過,最早出現的四個神獸能進入半神境界,卻沒有招惹來天罰。為什麼這第一個人明顯還沒有到半神境界就招惹來天罰呢?是不是很奇怪?」

「因為他太逆天了。」

陳羲忽然說了一句。

「是的1

藤兒忍著睏倦說道:「陳羲說的沒錯,因為他太逆天了……可能正是因為如此,所以才會招惹了天妒。你知道他的逆天之處在哪兒嗎?」

藤兒不等陳羲和柳洗塵回答,自己繼續說道:「因為他的體質,剛才我說過了,他是第一個出現的人,經歷了環境的改變。但是不管如何改變,他都能適應下來。若非那天罰,他可能會一直活下來。」

藤兒抬起頭,忽閃著大眼睛看著陳羲:「我懷疑,你就是和他一樣的體質。」

柳洗塵漂亮的眉頭微微皺著,忽然間明白過來:「適應?」

「嗯」

藤兒用力的點了點下頜:「就是適應……陳羲,難道你自己沒有察覺到嗎?你第一次遇到了鴉,才遇到的時候你根本就沒有辦法對付那種怪物。後來你覺得是你得到的半神之力幫了你,從而也改變了你的體質。其實這是錯誤的想法礙…不是半神之力改造了你的體質,而是你的身體在經過一次危機之後就適應了這樣的危機。」

「你遇到了鴉,鴉的力量讓你的身體感覺到了威脅,所以你的身體進化了,進化成了能適應鴉力量的體質。你修為之力中封印的力量,其實不是來自於那半神之力啊,而是你自己體質的轉變。或許那半神之力只是一個引子,讓你的身體進化找到了方向。」

藤兒認真的說道:「再想想這次,你和子桑長恨交手。一開始的時候,你根本就沒有還手之力的吧?子桑長恨的星辰之力太過詭異,你應該沒有辦法應付。但是就在這個時候,你的身體再一次變化了……變得可以適應星辰之力。」

陳羲聽這裡的時候,心裡已經無比的震撼了。他懂藤兒的意思,正因為懂所以才覺得不可思議。這個世界上居然有這樣的體質,遇到什麼難以應付的危險,體質就會有變化,變成能適應這種危險的體質……這有多逆天?

而他,就極有可能是這樣的體質。

「如果你以後再遇到什麼應付不了的力量,但是你的身體卻因此而有了改變,那麼幾乎就可以肯定了,你就是這種體質。這種和第一個出現的人完全相同的體質……無論遇到什麼兇險什麼力量,只要你不死,你的身體就會適應這種力量,當你下一次遇到這種力量的時候,就會不再應付不來。」

藤兒眨了眨眼睛,顯然很高興:「你很了不起呢,這種體質比起子桑長恨那什麼星辰斗體,要強大的多。因為你的體質不是固定只擁有一種力量的,而是可以適應所有的環境和能力……你自己不覺得應該臭屁一下嗎?」

柳洗塵伸手握住陳羲的手,看向陳羲的時候,眼神里都是替他在高興。

「等等1

柳洗塵忽然反應過來:「你說陳羲的體質和第一個出現的人一摸一樣,那麼陳羲會不會……也遇到天罰?」

藤兒搖了搖頭:「不知道……但是暫時不需要想那麼多,總之這是一件好事。現在的世界已經變了,萬年甚至數萬年不曾出現過天罰,也就不必再擔心什麼。除非,世界再次改變,變得回到古修繁榮的時候。」

「這種體質有名字嗎?」

陳羲問。

藤兒點了點頭:「有,神稱之為……萬劫神體。神說,如果沒有那次天罰,當初第一個出現的人經歷萬劫之後,真的有可能成為半神呢。」/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