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永鎮仙魔>第二百六十七章那年那月少年會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六十七章那年那月少年會

小說:永鎮仙魔| 作者:知白| 類別:玄幻魔法

「所謂萬劫神體,其實理解起來並不難。≧,」

藤兒看起來越發倦怠,但依然強撐著精神給陳羲解釋:「這種體質,初看時並沒有任何特別之處。第一個出現的人是如此,你才出生的時候,想必也是這樣吧,就和普通人沒有任何區別。但是……你所經歷的每一種險惡,要麼是遇到了強大的敵人,要麼是遇到了惡劣的環境。只要經歷了這些,你的身體就會有所改變。」

藤兒道:「也就是說,只要你經歷過一次危機但卻沒有死,那麼你的身體就記住了這種危機的特性,然後身體變得有針對性,下次就不再會被這種危機傷害。比如鴉,比如子桑長恨……或許在這之前你還經歷過什麼,但是你自己沒有注意到。而隨著你的修為境界越來越高,修為之力越來越雄厚,你的身體適應外界之力的速度也越來越快。」

陳羲懂了。

所以很震撼。

「最需要擔心的,就是那種無法抵擋的天罰。」

藤諞桓齔魷值娜司褪峭蚪偕裉澹他經歷過的劫難已經數不勝數,所以他越來越強大。或許招惹了天妒吧,天罰降世。那個時候神雖然不在這個世界,但是我和勾陳還在的啊,我們兩個發現天罰是針對那個人的,立刻趕去守護。因為神交代過,一定要保護這個人成長起來。可是即便我們兩個出手,也抵擋不住天罰。」

「或許……只有神可以將天罰擋住吧。」

聽他說完,柳洗塵的臉色明顯變得擔憂起來:「有徵兆嗎?天罰來的時候。」

藤兒搖了搖頭:「沒有,突然出現。或許是當時那個人又破境了,所以太過龐大的天地元氣波動引發了天罰。」

陳羲笑著搖頭:「暫時想這些也沒有什麼必要,那第一個人被天罰所殺的時候,修為境界也不知道已經有多高,我距離他那般的高度還相差十萬八千里。與其擔心這個,倒是不如擔心一下現在的事。」

陳羲道:「現在外面的人雖然都在劫後餘生的開心之中,看起來都沒有了凶念。但是誰也不知道,一會兒之後矛盾會不會再次出現。那個白髮老婆婆提醒的不是沒有道理,一旦有人覬覦藤兒的能力,未必不會鋌而走險。」

「咱們離開?」

柳洗塵問。

「離開,藤兒暫時不要出現,咱們先去看看傳送法陣還能不能使用。如果可以的話,去找賴豪,請他幫忙把咱們送回天樞城。」

柳洗塵點了點頭:「聽你的。」

兩個人從藤兒的空間出來,外面已經平靜下來。不出陳羲所料的是,原本來抱在一起歡笑慶祝勝利的兩批人,此時又極有默契的分開,雖然沒有爆發出衝突,但是顯然都在戒備著對方。

一邊是城防軍的人,雖然損失慘重,但是至少還留五六百精銳甲士,再加上賴豪手下的驛站守軍,總人數大概還有七百人以下。而城中之前作亂的修行者數量龐大,雖然死去了足有近兩千人,但是剩下的至少還有幾千人,從規模上來說遠遠的超過了城防軍。

不過,那幾個隱修看起來是站在城防軍這邊的。

陳羲和柳洗塵特意避開人群,到了傳送法陣那邊。大楚軍隊的人大部分都集中在這,看到陳羲到來之後,賴豪大步迎上來,臉上都是親切的笑意。雲麾將軍庄步達戰死,此時賴豪是藍星城裡軍隊最高級別的將領,現在他說了算。

「法陣還能用嗎?」

陳羲說道:「我們必須儘快離開天樞城。」

賴豪道:「法陣倒是沒有遭到破壞,如果你們離開我現在就去找人開啟。不過之前那幾位隱修派人過來,說還想再見見你。如果你覺得可以我派人跟你去,如果你不想見他們,現在就可以走。」

陳羲稍稍猶豫了一下,還是選擇留下來聽聽那幾位隱修怎麼說。因為陳羲心裡始終都有一個詞在盤旋著,大戰結束之後也沒有消失。

少年會

直覺,陳羲直覺這個組織說不定和自己有些什麼關聯。雖然他進天樞城之後就從不曾聽說過少年會的名號,可心裡那種感覺很奇怪。陳羲總覺得,如果不打聽清楚的話,自己會後悔。

……

……

「我代表藍星城裡所有倖存下來的人,向你道謝。」

白髮老婦站在眾人之前,微微俯身施禮。她雖然已經老邁,但是從言談舉止上來看,她過去一定是個有地位的人。舉手投足之間,自有一股威嚴。即便是在藍星城裡隱居多年,但她身上那種氣質還是沒有完全消散。

「前輩客氣了,我是執暗法司的人。遇到這樣的事,執暗法司的任何一個人遇到今天的事,都不會裝作視而不見。不管有沒有這個能力,執暗法司的人最終應該不會有人逃避。」

陳羲的客氣話,似乎讓白髮老婦有些不認可。她搖了搖頭,指了指身邊不遠處的石頭,自己先走過去坐了下來。陳羲也沒有拒絕,過去在她對面坐下來。

老婦若有深意的看了陳羲一眼,然後有些好奇的問:「你似乎很以身為執暗法司一員而驕傲?」

陳羲點頭:「難道不值得驕傲?」

「值得。」

老婦這次倒是沒有否認,沉默了一會兒后又搖了搖頭:「但這個世上,哪有什麼絕對的事。你說執暗法司的每一個人在遇到叛國之事的時候都不會逃避,縱然不敵也會出手一搏。我不能全部否定你,但是也不敢苟同。你加入執暗法司的時間可能還不長,應該還不是很了解那到底是個什麼地方。」

老婦指了指自己:「我們這些人,都是被執暗法司送來的。」

陳羲沒有說話,因為他知道現在不需要自己說什麼。

「我的年紀大了,見過的事應該比你多些。這些事也許有用也許無用,但都是閱歷。你是個好人,所以我在知道你要趕回天樞城之後覺得有必要見見你,把我們知道的關於執暗法司的事跟你說一說。」

陳羲嗯了一聲,靜等老婦繼續說下去。

老婦回頭看了一眼自己的老夥伴們,笑了笑道:「咱們沉默了這麼多年,如今險些遭逢大難,有些事終究還是要靠咱們來傳播出去,遇到了陳羲,或許就是天意吧。執暗法司里出了他這樣的人,是好事。」

陳羲道:「執暗法司里我這樣的人,不止一個。」

老婦道:「沒錯,據我所知,有個叫雁雨樓的後起之秀,也很了不起。但你要是說,執暗法司里都是你們這樣的人,我真的有必要提醒你一些事。」

她抬起頭仰望天空,似乎是不太願意提及那些往事:「你是不是一直都受到了這樣提示……加入執暗法司,一切都是為了大楚聖皇。執暗法司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這個國家?」

陳羲點頭。

老婦繼續說道:「口號是不錯的,但是真正做到這一點的又有幾人?當年聖皇就覺得,天樞城裡的那些家族太過專橫,聖庭被各大家族把持,大楚的國力已經逐漸被這些人蛀蟲一樣挖空。所以,必須有所改變了。」

「於是,大楚聖皇開始秘密的進行一件事……他從很多很多後起之秀中選拔人才,秘密的培養,打算等到這些人都真正成長起來之後,替換掉聖庭里那些把持了權利太久太久的人。這件事很隱秘,知道的人不多。而我們幾個……恰好都是當時這個計劃的參與者。」

老婦長長的出了一口氣,眼神迷茫:「那個時候,我們都算不得聖庭里的大人物,我們的官職地位,都在中游。可能,當初聖皇陛下正是看重了我們這一點,不出彩,不跋扈,但是又有一定的實力。最主要的是,我們這些人也都渴望著聖庭有所改變,我們對聖庭沒有異心,只希望大楚會越來越好。」

「當初接受這個計劃的,一共有七個年輕人。這七個人,皆是驚采絕艷之輩。他們七個,如果好好培養的話,其前途不可限量。聖皇當年挑選他們七個的時候,也是費了一番心思的。這七個人,有他的兒子,有大家族的年輕一輩,還有出身棲。但是他們都有一個共同點,那就是對大楚的忠誠。」

老婦道:「這七個人在一起接受秘密的培訓,修為境界攀升的很快,快到連我們這些最初負責保護他們的人,都覺得不可思議。每一天,都能看到他們的成長。而且這七個人的身份是絕對保密的,要不是最後出了事,我們也不知道這個人到底什麼身份。即便到了現在,我們也只是知道其中三個人是誰。」

「一個,是安陽王林器平。」

老婦道:「很顯然,當時聖皇把安陽王送到那個秘密組織里一起接受訓練,就是想讓他繼承大楚聖皇之位。而其餘的六個人,都是大楚聖皇為了安陽王將來繼位之後有自己的臂膀,才特意選拔出來的。如果不出意外的話,這六個人將會是安陽王成為聖皇之後,最強有力的助手。」

「可惜……」

老婦搖頭嘆道:「這件事暴露了。」

聽到這的時候,陳羲已經明白老婦之前為什麼對執暗法司怨氣很重了。他看向老婦問:「被執暗法司的人發現的?」

「是」

老婦點了點頭:「發現這件事的,是執暗法司的次座……集。然後這件事就在很短的時間內被揭露出來,而給這七個人安插的罪名,當然是謀反。可能當時執暗法司也沒有想到其中有幾個人的身份太過尊貴,又或者執暗法司的人知道但目的本就不是那幾位出身尊貴的人,而是毀掉聖皇的努力。我才不信,執暗法司會貿然出手。這件事涉及到了那麼多人,執暗法司的人只要不是白痴就應該先去請示聖皇。」

「但是沒有……執暗法司的人第一時間把這件事宣揚出來。而這件事,聖皇是要求嚴格保密的。到了天樞城人盡皆知的地步,聖皇也不好承認是這是他的安排。因為他要針對的,正是那些龐大的家族。」

「這就是少年會?」

陳羲問。

老婦嗯了一聲:「這就是少年會……曾經我們以為可以改變這個世界的少年會。」

「還有兩個你們知道身份的是誰?」

「一個,是關家的關勝己。至於另外一個……我們心中滿是愧疚。」

陳羲忽然見明白過來:「因為其他人都是出身顯貴,只有這個人出身貧寒,所以執暗法司把少年會的罪名只能安在這個人身上?」

「是的。」

老婦一字一句的說道:「這個人,叫陳盡然……」/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