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永鎮仙魔>第二百六十九章沉舟十七劍的關三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六十九章沉舟十七劍的關三

小說:永鎮仙魔| 作者:知白| 類別:玄幻魔法

天空微明。

陳羲站起來,將黑袍上的露水抖掉。然後又輕輕的蓋在柳洗塵身上,他一夜未眠。天黑之前他和柳洗塵就到了天樞城,可是從傳送法陣回來之後他卻忽然猶豫了。沒有立刻回執暗法司,也沒有聯絡他在城中的人,就在城裡那座半山腰滿是墳包的山頂上坐了一夜,看著這座夜色似乎依然寧靜的皇城。

柳洗塵微微睜開眼,看著他。

她只是想讓他以為自己睡了,只是這樣。

「很難?」

她問。

陳羲點了點頭:「我已經讓人將消息儘快通知了安陽王,但是如果我現在回執暗法司,我不確定會面對什麼。貿然回去,或許是比皓月城比藍星城裡更加難以應付的死局。這看起來平靜如常的天樞城裡,也許暗夜之中早就已經埋下了屍骨累累。」

「那就暫時先不回去。」

她說。

陳羲在她身邊坐下來,看著執暗法司所在的那個地方:「如果這件事真的是神司次座集謀划的,那麼他既然出招就未必會留下餘地。他要殺雁雨樓,要殺我,其實他最想殺的還是座。或許,現在我回去的那個檔口已經空空如也了。千爵雲非瑤顯然是座的人,我不知道她是否還活著。如果連她都死了,我回執暗法司要做什麼?該做什麼?」

「不急。」

柳洗塵伸出手,握住陳羲的手:「你想拯救的太多,可是你一個人的力量畢竟有限。」

陳羲搖頭:「你有沒有想過,有些事是不可避免的?」

「什麼?」

「比如……一棵大樹生了蛀蟲,隨著時間的推移越的腐朽,一陣狂風吹過,大樹倒下……摧毀了大樹的,並不是這一陣風而是蛀蟲。但是大樹未必會死的很徹底,春暖之後,樹根上沒準就出新芽。大樹死了,蛀蟲沒了,新芽會繼續生長,只要熬過去,早晚還會成長為一棵大樹。」

柳洗塵搖了搖頭,不是很理解陳羲的話。

陳羲緩緩道:「我不是想拯救什麼,因為這根本就不是一個人也不是一種力量可以拯救的。大樹已經腐朽,風也來了,所以……」

陳羲看著下面的一片片建築,然後又看了看遠處漂浮著的一座座島嶼。

「沒有人可以拯救什麼,只要能守住那一點希望就是了。」

「希望是什麼?」

柳洗塵漸漸懂了陳羲的意思,仔細想了想之後臉色忽然變了:「你是說……現在非但執暗法司的座大人已經死了,可能連安陽王都已經死了?」

陳羲嘆道:「我不知道,城裡太平靜了,平靜的不像話。平江王敢在雍州青州動手,說明早已經做好了在天樞城動手的準備。因為一旦雍州青州的事泄露出來,那麼安陽王和其他反對平江王的勢力,包括原本中立的勢力,都會團結起來。所以,平江王既然開始動手……就不會給對手準備的時間。」

他的視線看向皇宮那邊。

「安陽王準備了這麼久也不可能輕易認輸,雙方的實力加起來足以再把詔國摧毀兩次,可是到現在都這麼風平浪靜……太詭異了。」

柳洗塵漂亮的眉毛微微皺起來:「難道說,平江王突然難,現在已經控制了大局?那他具備的實力太恐怖了,三十六個聖堂家族,絕大部分都在安陽王那邊,平江王若是出手就算一夜之間控制過三十個聖堂家族,已經是絕難的一件事,更何況安陽王身邊必然也是高手如雲。」

「鴉?」

她忽然想到了這個神秘邪惡的組織:「難道是還有更多的實力強大的鴉?」

陳羲道:「皇族之中,未必沒有真正的高手。安陽王身邊必然也是高手如雲,我曾經見過他的修為,雖然只是隨意的施展了一些,但已經能看出他修為極強。如果是鴉傾巢而出,那麼現在城裡早就已經亂了。更何況,城中的大人物不會坐視鴉那樣的東西控制局面,一定會出手干預。別人不了解,最起碼還有一個關三。」

號稱天下第三的關三。

……

……

關三就要死了。

最起碼看起來,他離死已經不遠。

「你這些年修身養性,似乎把修行都放下了?」

黑袍黑巾遮面的人問關三。

此時此地,關家懸空島。

此時此地,血流成河。

此時此地,被一個極為強大的結界封祝從外面看,什麼都不會現。就算從相鄰的懸空島用千里眼看過去,依然能看到關家的人來回巡視。可這只是一種幻象,一種即便是洞藏境高手也不容易識破的幻象。

關三已經很老了。

在他身邊四處,到處都是屍體。他的子輩,孫輩,一代一代人的屍體遍布四周。誰也不會想到關家懸空島上會生如此慘烈的事,誰也不會想到,作為江湖九門實力最強悍的關家面臨滅門。

「不敢放下,因為時刻防著你會動手。」

關三擦了擦嘴角的血,然後低頭看了看自己手裡的劍。劍上在滴血,卻不是敵人的血而是他自己的。血從他的胳膊往下淌,順著劍身淌到地上。對於一個絕頂高手來說流一些血似乎不算什麼,但是從另外一個角度看,對於一個絕頂高手來說流血其實已經很嚴重了。

黑袍人緩步走到關家正堂門口的石階上坐下來,似乎對於面前這位天下第三已經沒有一點在意。遮擋住面目,看不出他的模樣年紀。但是那雙眼睛卻很特別,他在和天下第三交手,他的眼神卻平靜的如古井不波。

也許,這天下間已經很少有什麼事能讓他心情動什麼波瀾。

「你不怕引起大楚震蕩?」

關三問。

聲音有些顫。

黑袍人笑了笑,語氣如眼神一樣的平淡:「世上事,總有一個規律,不可避免不可阻擋。你所說的大楚震蕩,本就是這規律之中的事,何足為奇?便是我不殺你,你也要去殺別人,別人死,難道就不是震蕩?」

「何必殺我全家?」

關三問出這句話的時候,嗓音沙啞的幾乎已經不似人的聲音。

黑袍人緩緩回答:「若我說斬草除根會不會俗氣了些?也無妨,這世上和權欲聯繫在一起的事,多半俗氣。」

關三搖頭:「我以為你不是這樣的人。」

黑袍人問:「你以為我是什麼樣的人?」

關三沉默了好一會兒,抬起頭看向黑袍人的眼睛:「你曾經為大楚做過的事,自大楚建立以來也少有人可以比肩。若沒有你,大楚皇族不會穩固如山。若沒有你,聖庭里那些人早就已經壓制不祝若沒有你,這天下或許早已經四分五裂。」

黑袍人笑起來:「原來我是一個這樣重要的人。」

關三問:「為什麼是你出手?」

黑袍人認真的回答:「因為我出手最直截了當,不管是那些小輩哪一方準備的有多充足,只要是我出手,那麼這些準備就都毫無意義。我不喜歡講道理,我喜歡直接做想做的事。說服別人,是一件很勞心費力的事。況且,若是說能解決所有問題,天下誰人還修行?」

關三的手還在抖,心也在抖。

「我想要聽一個解釋。」

他說。

黑袍人微微頷:「那麼我便給你一個解釋,換做旁人我連一個字都不願多說,但你是關三,僅僅憑著這一個名字就足夠讓我給你一個解釋了。你問為什麼是我出手,明明我之前一直不聞不問,可是突然之間就直接把事情全都攬了過來……其實這並不難理解,我出手會死很多人,但是比我最後出手死的人一定少很多。你說大楚震蕩,只有我出手,在最短的時間內把所有不安定的人都殺了,大楚才會在最短的時間內消除震蕩。」

他問:「我說的,夠不夠多?」

關三點頭:「你一年說的話,也許都沒有今日多。」

「為什麼是林器乘?」

關三又問:「你明知道聖皇當年是要把皇位傳給安陽王林器平的,若非如此聖皇當年也不會秘密組建少年會。這些事別人不清楚,你比誰都清楚。況且林器乘是個什麼人,你也比誰都清楚。相對來說,你不應該選擇他。」

黑袍人看了看四周的屍體,似乎是有些遺憾:「其實你們關家,後起之秀真的不少,便是這樣滅門,確實可惜了。」

「為什麼不回答我1

關三怒問。

「因為你不會理解。」

關三停頓了一下,說:「那麼你便讓我理解,等我明白了之後再繼續打下去,我不想做個糊塗鬼。」

黑袍人點了點頭后問:「聖皇仁義嗎?」

關三點頭:「仁義1

「安陽王林器平仁義嗎?」

「仁義1

黑袍人再問:「平江王林器乘仁義嗎?」

「不仁義1

黑袍人笑著回答:「所以,這就是理由。」

「你想毀了大楚1

關三怒吼。

黑袍人搖頭:「天下之間,想毀掉大楚的大有人在,或許是你,也斷然不會是我。聖皇仁義,所以聖庭看似穩定卻處處兇險,滋養了多少蛀蟲?安陽王仁義,他繼位,這個大楚就會越來越糟,因為他仁義,所以他不喜歡多殺人。平江王林器乘不一樣,他不仁義,甚至陰狠毒辣,所以他更知道如何穩固自己的權位,也更知道怎麼穩固大楚的江山。林器平做聖皇,死的人最少。林器乘做聖皇,會死很多人……所以,我選擇後者。」

關三的臉色變了,如白紙一樣。

「懂了。」

關三凄然一笑:「在你眼裡,我們都是蛀蟲。」

「是」

黑袍人回答的很簡單幹脆。

關三忍不住怒問:「那你可知道林器乘都做了什麼?他若是把那些可怕的東西都放出來,天下會是怎麼樣的一種動蕩?你明知道這些,也知道林器乘暗地裡和那些虛體妖邪修士的勾當,不管是無盡深淵裡的東西,還是那些鴉……它們一旦得勢,人之將亡1

「不會。」

黑袍人微微搖頭:「有我在,便不會。」

關三愣住,然後凄厲大笑:「我終於懂了,為什麼聖皇尊你為國師。」

黑袍人沒有站起來,只是伸出手:「繼續打吧,我還沒有看完你的沉舟十七劍,剛剛看到第十三劍,我想看完。」

關三抬起頭,手不再抖。

「那就讓你看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