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永鎮仙魔>第二百七十一章滅門之關傾世之仇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七十一章滅門之關傾世之仇

小說:永鎮仙魔| 作者:知白| 類別:玄幻魔法

大楚皇城,為天下樞。,

即便是敵對的國家,也不會有人去質疑天樞城是天下第一大城的事。即便是敵對國家,也不敢質疑天樞城是高手數量最多的皇城。

或許,此時的天樞城還可以說是天下第一雄城。但是天樞城裡的高手,此時也不知道已經有多少隕落,有多少即將隕落。陳羲想到過很多種衝突發生的狀況,想到過江湖九門,三十六聖堂甚至那些豪門大家混戰一團。卻唯獨沒有想到,國師一個人出手就足夠了。

這是最簡單直接的辦法,卻是最不應該使用的辦法。

大楚的歷代聖皇,都不會過早的指明自己的繼承者是誰。因為他們都想通過這樣的競爭,歷練自己的後代。這種歷練是殘酷的,但絕對是最有效果的。從這樣的競爭之中脫穎而出的人,對以後當權行事都會有很大的幫助。

每一次聖皇交替,都是殘酷的。

或許大楚的歷代聖皇都知道這樣的交替對於皇族繁榮來說絕不是好事,但對於大楚皇權的穩定來說絕對不是壞事。所以,每一代大楚聖皇即便再不願意,也還是一樣這樣繼續著這個規則。

現在,這個規則被破壞了。

國師直接出手干預,哪裡還是聖皇子之間的競爭?本來陳羲還在推測,國師培養起來一個平江王,卻一直沒有明面上表態,這可能也是聖皇的授意。因為安陽王得到的支持已經夠多了,所以培養出來一個競爭者對於安陽王來說不是什麼壞事。

但是現在,國師要的是平江王繼位。

下山的路不長,可是陳羲卻覺得這路好像通向天盡頭。此時的他和初來天樞城的他已經不一樣了,那個時候他單純的只是想報仇,只是想查出當天慘案的真相。現在的他,多了不少牽挂。

他的朋友,他的女人。

這個世界。

柳洗塵雖然什麼都沒有提及,但是陳羲很清楚,她怎麼可能不擔心自己的家人?柳家因為柳洗塵的事和平江王越來越疏遠,那麼國師極有可能把柳家也列入剷除的名單。即便柳洗塵對自己家人的所作所為再不滿,可她依然會惦記著擔心著家人。

陳羲要去的,何止是關家?

終於到了山腳下,陳羲猶豫了一下之後,從納袋裡取了一件執暗法司百爵的官袍換上,然後將面甲戴在臉上。

這是一個冒險的決定,這副裝扮,這個面甲,在天樞城裡已經很有名氣。一旦他以這樣的裝束出現,那麼立刻就會被人注意到。可是陳羲必須這樣做……因為他不知道自己有沒有能力找到關烈,也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接觸到柳家。

更不知道,執暗法司里不是次座的人還有沒有倖存者。

這個時候,只有他自己露面,讓知道自己回來的人都主動找過來,才是最快的辦法。

冒險?

陳羲什麼時候不是在冒險?

下山的這一路,陳羲想了不少。他思考過自己這樣出現在天樞城裡會有什麼危險,權衡之後,他做出了這個決定。一身黑色的長袍,剪裁的極為合體。這件黑色錦衣穿在他身上,將他襯托的格外俊朗帥氣。而面甲,又給人一種壓迫感。

黑暗裁決。

回來了。

……

……

關家懸空島。

陳羲抬起頭向上仰望。

守在懸空島天梯下面的幾個關家的護衛都認識陳羲,這一身標誌性的裝扮天樞城裡幾乎人盡皆知。陳羲也來過關家,所以這幾個護衛對他並不陌生。

看到陳羲過來的時候,幾個人迎上來客氣了幾句。當他們詢問是否把天梯放下來的時候,陳羲搖了搖頭:「你們從天梯上去吧,我自己上去。你們上去的時候做好心理準備……關家可能出事了。」

那幾個護衛都詫異的看著陳羲,似乎都覺得陳羲的話有些不著邊際。關家是什麼地方?關家是什麼勢力?出事?可能嗎?

雖然他們對陳羲的話不怎麼相信,但是他們也知道陳羲和小少爺關烈是朋友。再加上陳羲執暗法司百爵的身份,所以他們最終還是決定上去看看。

陳羲不再理會他們,展開鳳凰神翅直接飛了上去。當他飛起的時候,那幾個護衛顯然吃了一驚。

當陳羲身在半空的時候,濃烈的血腥味從上面飄下來。陳羲的臉色變了,這種預感變成了現實的感覺讓他很憤怒。之前沒有血腥味,說明有人用結界封住了懸空島。此時結界才解開,那麼動手的人可能才剛剛離開。

陳羲一掠而上,閃爍著金色火焰的鳳凰神翅如此的耀眼。

他落在懸空島上,卻沒有邁出去第一步。

到處都是屍體,沒有了禁錮之後,血開始朝著低洼處流動,那是一條一條的小溪,觸目驚心。

屍體有男有女,有老有少。

陳羲隨即看到了一個靠著牆壁叉開腿坐著,已經失去了生機的老者。雖然陳羲沒有見過他,但陳羲第一眼就覺得,這個人一定就是天下第三的關三。據說,有實力和國師抗衡的關三。

此時,他關三已經變成了一具屍體。

陳羲看著這些的時候,關家的那幾個護衛也已經從天梯上爬上來。當他們看到這血流成河的一幕,全都嚇傻了。有人撲通一聲坐在地上,臉色白的好像紙一樣。如此慘烈的場面,哪怕他們都是見過世面的人也根本無法承受。

「怎麼……怎麼會這樣1

一個護衛抱著頭嚎啕大哭:「到底是誰幹的1

一個人哭,其他人也哭了。他們哭的那麼悲愴,眼睛都變得發紅。

「去找找吧,看看有沒有倖存者。」

陳羲看向那個領頭的人問:「你叫什麼名字?」

「關……關旭。」

關旭的嗓子,一瞬間就沙啞了。他的胸口劇烈的起伏著,顯然無法接受這樣的事實。他們今天早晨下去當值的時候還好好的,他們也不曾感覺到有人靠近了懸空島,更不曾感覺到懸空島上面有什麼天地元氣波動。離開的時候,他們的家人還在微笑著送別,期待著他們回來吃晚飯。當他們回來的時候,已經陰陽永隔。

「關旭,站起來。」

陳羲伸出手扶了關旭一把:「現在你沒有時間哭,甚至沒有時間悲傷。讓你手下的人儘快找一遍,看看還有沒有倖存者。你跟我走,告訴我關家有沒有什麼隱秘的地方,可以藏人的……」

「我……我的級別太低,不知道。」

關旭搖了搖頭,這個比陳羲也大不了幾歲的修行者,此時已經完全亂了分寸。

「咱們的時間不多,一會兒就會有人察覺到關家出了事。所以你們必須儘快去辦,找到倖存者立刻帶著離開這裡。任何一個來關家的人,都未必還是朋友。不管你知道什麼,能想起來多少就告訴我多少。」

關旭的眼淚還在不停的往下流,這種打擊,即便他是鐵錚錚的漢子也難以承受。

「我想起來了,據說在族主住的地方有一個石壁洞天,是家族之中那些天賦好的年輕子弟修行的地方,那裡能藏人。」

「咱們走。」

陳羲讓關旭帶路,但是他心裡很清楚,關家可能已經找不到一個活人了。國師的境界太高,哪怕是關三開創出來的空間,都未必能瞞得住國師。陳羲一路走一路看那些屍體,心情很矛盾。不想在屍體之中看到關烈,但總覺得他應該就在其中。

……

……

「不必再找了。」

當陳羲被關旭引領著到了關三住所外面的時候,他就知道不必再找了。關三住所裡面,有一股很強烈的元氣波動,陳羲感覺的出來那是一個禁區的入口被強行破開了。他往裡面看了看,看到了一副交疊的破碎的畫面。

房間上空有一條很大的裂口,天空的裂口。從裂開的口子往裡面看,是一片破碎的山河。大山崩塌,湖水傾覆。

「這是?1

關旭驚恐的看著這一幕,不知道說些什麼。

「不用再找了,你們都離開吧,立刻離開。用不了多久就會有人來,你們這些倖存的人會被帶走逼問,也許最後你們都會被殺死。」

「到底發生了什麼,我求求你告訴我到底發生了什麼。」

關旭忽然撲通一聲跪下來,眼神里除了悲傷還有仇恨。

「我也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你們趕緊走吧。」

陳羲轉身要走,關旭卻一把抱住他的腿:「你一定知道發生了什麼,不然你不會來的!我求求你告訴我,就算我知道自己修為低微,但我是關家的男人,家族遭此大難,我們沒有理由苟活。哪怕明知道必死,我們還是要去報仇1

陳羲看著他,搖頭嘆息。

「聽……聽他的話,你們趕緊走。」

就在這時候,一個虛弱的聲音從那個空間裂縫裡傳出來。當陳羲聽到這聲音的時候心裡一震,然後立刻掠過去將那個說話的人從空間裂口裡拽了出來。才拽出來沒有一秒鐘,空間徹底崩塌了,整個禁區被絞碎,變成了扭曲空間的一部分。

若是陳羲慢一點,說話的人都有可能和空間一同被絞碎。破碎空間的威力是難以想象的,裡面的世界崩塌,山破碎,河破碎,大地破碎,天空破碎。

「你怎麼樣?」

陳羲問了一句。

被他救出來的,正是關烈。

「我……」

關烈張了張嘴,卻再也說不出來一個字。他的雙手上都是血,應該是在極度虛弱的情況下爬出來的。而此時,他的指甲深深的刺進了他手掌的傷口裡,他卻似乎完全感覺不到疼痛。

「老祖為了救我,在禁區破碎的那一瞬間,將我的修為徹底壓制,讓我變成了一個普通人,然後分一部分修為之力,在禁區里又開出來一個只能容納下我一個人的小禁區。他是和國師在交手,分神……就是死亡。」

這個曾經那麼冷靜那麼淡然的少年,此時眸子里的仇恨如烈火一樣。

「走。」

陳羲將關烈抱起來,展開鳳凰神翅立刻飛離了關家的懸空島。

「先活著。」

陳羲一字一句的對懷裡抱著的關烈說道:「只有先活著,才能做其他事。」/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