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永鎮仙魔>第二百七十四章兩敗俱傷兩敗俱死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七十四章兩敗俱傷兩敗俱死

小說:永鎮仙魔| 作者:知白| 類別:玄幻魔法

邱辛安看了一眼自己血糊糊的左邊肩膀,那條手臂已經不知道飛去了何處。○這種創傷,即便他是靈山境六品的修行者,也依然咬緊牙關都難以承受。如果此時若是找到天下最了不起的醫者,或許還能為他將斷臂接上。可是此時的邱辛安,已經完全瘋了。

「你居然……把我打傷了1

他從牙縫裡擠出這幾個字,字字之中都帶著怨毒。

陳羲傷的也很重。

邱辛安之前那一擊,甚至打飛了陳羲胸前的甲胄。那暴怒的一擊,若是沒有胸甲卸去了大部分力度,此時陳羲說不得已經死去。陳羲的修為在靈山境二品,無論是誰,都不敢說一句陳羲可以打贏靈山境六品的修行者。

就算他是個天才,就算他有精妙絕倫的算計,可是實力上的巨大差距,不是這些可以彌補的。

但陳羲不只有這些。

他有青木劍,他有執爭甲。

他還有一顆遠比邱辛安要堅強的心。

陳羲喘息著,血順著他的嘴角不住的往外淌。此時的他,甚至沒有餘力分出修為之力止血。但是,他還有九色石。九色石留在他身體里的力量,在陳羲遇到傷害的時候會自動修補他的身體。

這,都是邱辛安所不具備的。

自古以來,也許陳羲是第一個敢於跨越四個境界挑戰的人。就算是曾經在歷史上留下了赫赫威名的那些大修行者,在陳羲這個年紀也不曾有過如此瘋狂的舉動。除了陳羲之外,再無一人可以做到這一點。甚至,再無一人有這樣的勇氣。

四個境界的差距。

如果有人知道陳羲正在和高出自己四個境界的人決戰,一定會覺得陳羲是個瘋子。其實,陳羲現在就像個瘋子。

「我說過,我是陳盡然的兒子。」

陳羲抬起手,將嘴角的血抹去:「我父親當年從你那裡得到的傷害,作為他的兒子,我有責任幫他討回來。你覺得自己被我傷了是一種恥辱?那麼你可能會有更大的恥辱…我會殺了你。」

最後五個字,如此的殺氣凜然。

邱辛安怒吼一聲:「那你就先死吧!你這個小雜種1

他猛的抬起右臂,元氣之弓再次幻化出來。沒有了左手,元氣之弓漂浮在他右手前面,他的右手拉動了弓弦,一支元氣之箭驟然射出。此時兩個人都已經傷痕纍纍,陳羲能把邱辛安逼到這個地步已經殊為不易。但是,接下來要面對的才是真正的兇險。

陳羲嘴角往上挑了挑,那不是笑,而是兇狠。

陳羲的臉上,從來沒有出現過這種兇狠。他自己總說,自己不是一個好人也不是一個善人。但他從來都不是一個惡人,心裡也從來都不會有什麼惡念。這一刻,他的兇狠依然不是惡念,只是一種澎湃的鬥志。

從陳羲身上分離出去,兩個臂甲先後和元氣之箭撞上,堪堪將元氣之箭震開。然後陳羲的手往前一指,青木劍上一道嘹亮的龍吟聲傳出。一瞬間,青木劍就有了變化。無數條神木枝條蔓延了出去,以無法形容的速度盤繞向邱辛安。

邱辛安躍起,避閃開那些神木枝條。只是他才剛剛掠起來,神木枝條向外一吐,劍化作一道劍意筆直的刺到了邱辛安身前。邱辛安的傷,還是影響了他的速度和判斷。他和陳羲不一樣,他沒有九色石來不間斷的修復傷勢。

就在到了邱辛安身前的那一刻,邱辛安一咬牙伸手把抓祝鋒利的又豈是一隻手可以抓住的?要知道當年的,被人稱之為天下致銳。沒有任何一柄劍,可以與相提並論。

刷的一聲。

邱辛安的四根手指齊刷刷被斬斷。

但這畢竟還是阻擋了的速度,邱辛安藉機一閃身避開,與此同時,元氣之弓再次出現。他張開嘴咬住弓弦,這次射出去的不是元氣之箭,而是他的四根斷指。四根斷了的手指,先後激射而出。

噗的一聲,第一根斷指將陳羲的肩膀擊穿,一股血箭噴了出來。而此時陳羲反應過來,取下面甲擋住了第二根第三根斷指,在翠微草堂里拔草練就的眼力和出手速度,在這個時候再次救了陳羲。巨大的力度將陳羲砸的向後飛出去,嚓一聲陳羲的手臂骨頭斷裂開來。

第四根斷指直奔陳羲的丹田氣海。

但是就在這時候,陳羲不見了。

原本已經不可能再避開這最後一根斷指的陳羲消失無蹤,邱辛安的眼睛瞬間睜大,因為他無法相信自己看到的事。陳羲已經是強弩之末,他的修為之力在和邱辛安這樣的強大修行者決戰之中絲毫不佔優勢,而且消耗的速度遠比邱辛安要快的多。這根本就是不符合常理的事,陳羲應該死在第四根斷指之下才對。

可是陳羲,什麼時候可以用常理來確定過?

轟!

第四根斷指失去了目標,直接將大地犁出來一條巨大的深溝。靈山境六品修行者的奮力一擊,當有多大的威力?斷指飛出去足足五里,在五里長的這一條直線上,地面上出現了寬足有十米,深幾十米的一條大溝。所過之處,殘垣斷壁。

當邱辛安愣住的時候,他忽然發現面前那些神木枝條不見了。

本我虛我。

這是陳羲離開滿天宗之前就已經掌握的秘術,屬於他自己的秘術。誰也不知道為什麼九幽地牢第一層會給了陳羲這樣的提示,當然也許不止陳羲一個人得到了這樣的提示,可只有他一個人悟到了本我虛我之間的聯繫。

陳羲出現在邱辛安面前。

拳頭狠狠的砸在邱辛安的面門之上。

一拳,五官盡碎!

……

……

邱辛安的腦袋被砸的猛的向後一仰,脖子都幾乎時的他已經不是最初那個以為自己可以輕易殺死陳羲的邱辛安了,他身體上的傷勢之重無法用語言描述出來。他或許從不曾想過,自己會被一個毛頭小子逼成這樣。

但這不是他的結局,或許只是一個開始。

陳羲一拳砸中邱辛安的臉,邱辛安的兩個眼眶同時裂開,眼球被震碎,血一下子噴了出來。鼻子,嘴巴,全都被強勁的拳力砸碎。他的面骨都塌陷了下去,整張臉算是徹底被毀掉了。

陳羲一拳得手,立刻一把拉住邱辛安的右臂,將被拳力砸的應該向後倒飛的邱辛安硬生生拉住,然後陳羲的膝蓋猛的抬起來撞在邱辛安的小腹上。這一下,修為之力貫穿了邱辛安的身體,又從邱辛安的後背上噴薄而出,本來就破碎的衣服,直接被絞成了碎片,飛的漫天都是。

「啊1

邱辛安發出一聲如同野獸般的咆哮,然後一頭撞在陳羲的胸口上。失去了胸甲的保護,這一下直接把陳羲的胸口撞的塌陷一個大坑。陳羲後背的脊椎骨都發出一陣陣響聲,似乎已經不堪重負。

就算是頭顱一撞,也是靈山境六品修行者的一擊。

陳羲一口血噴出來,噴了邱辛安一身。可這個時候,一種無法理解的信念支撐著陳羲。他沒有倒下去,雙手同時伸出去抱住了邱辛安的脖子,然後猛的一扭!

嚓一聲,邱辛安的脖子斷了,他殘破不全的臉朝向了後邊,面孔出現在後背上面。而與此同時,邱辛安雙腳一蹬地面,他頂著陳羲如炮彈一樣飛了出去。陳羲的後背重重的撞在一堵牆上,撞穿了牆壁又從屋子裡撞出來,最後撞在一座石碑上。

這石碑堅硬異常,可陳羲居然被撞的整個鑲嵌進了石碑之中。

邱辛安脫離了陳羲的雙臂,向後退了幾步,搖搖晃晃的找不到方向又栽倒在地。他抬起右臂想把頭顱搬回來,可是因為沒有了眼睛,而且面孔朝後,他的右臂摸索了好一會兒也沒能將頭轉回來。

這就是一個靈山境六品修行者的生命力,即便脖子都斷了卻依然沒有死去。換做普通人的話,也不知道已經死了幾次。

此時的陳羲,似乎已經沒有一分力氣了。他的身子鑲嵌在石碑里,四周的碎石紛紛墜落。他想掙扎出來,可是雙臂根本就使不出一點力氣。碎裂的石頭,將他的後背划的全是傷痕,血肉翻騰。

「不能這樣死!即便是死也要死在你後面1

陳羲嘶啞著說了一聲,眼皮都已經開始下垂的他,竟是不知道從哪兒找來的力量,身子從石碑里掙脫出來,撲通一聲撲倒在地上。他抬起頭,看著依然如無頭蒼蠅一樣亂轉的邱辛安。然後他開始向前爬,一點一點的朝著邱辛安爬過去。

「我要殺了你!你這個小雜種。」

邱辛安一邊亂轉一邊嘶啞不清的怒吼著,舌頭已經斷了,牙齒都被震碎掉光,所以他的聲音幾乎無法辨識出來,他如野獸,不停的甩動著斷了的脖子,想重新掌控他的身體。臉沒了,脖子斷了,左半邊身子血肉模糊。

曾經的滿天宗內宗宗主,現在殘破不全。

陳羲往前爬,一點一點的往前爬。他的速度很慢,但是卻無比的堅定。他極艱難的爬到邱辛安身邊,伸出手抱住邱辛安的小腿拽了一下,邱辛安失去重心倒在陳羲身邊。陳羲咬著牙爬到邱辛安身上,抬起拳頭一下一下的砸著。

可是此時,他哪裡還有殺人的力氣?

只是一股,不願放棄的信念。

邱辛安的氣息越來越微弱,陳羲也是如此。

「你……他媽的……是個瘋子。」

邱辛安斷斷續續含糊不清的說了這幾個字,也不知道此時他心裡是一種什麼樣的感情。原本應該很輕鬆的一場戰鬥,卻被陳羲把他逼到了絕境。他碎裂開的鼻孔里喘著粗氣,每一次都有血噴出來。

當的一聲,劍恰好掉在陳羲身邊。也許這就是天意,也許這是陳羲這一戰最後的意志。他艱難的將抓起來,然後刺進了邱辛安的心臟。

邱辛安的身子猛的顫抖了一下,然後逐漸僵硬下來。

陳羲的手失去了力氣,他的眼皮再也不受控制閉合起來。他趴在那,身上的生機正在一點一點散去,似乎連九色石都已經無能為力。/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