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永鎮仙魔>第二百七十五章她暗露芬芳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七十五章她暗露芬芳

小說:永鎮仙魔| 作者:知白| 類別:玄幻魔法

有光。,

從遠處而來。

撕開了黑暗,驅散了陰霾。

陳羲感覺自己躺在一片軟軟的草地上,後背帶來的觸覺是那麼的溫暖。似乎還有一陣陣輕柔的微風從臉頰上撫過,就好像多情少女的柔荑在輕輕摩挲。每一個毛孔似乎都在享受著這輕柔,享受著風放在臉上的一絲絲清涼。

風中,似乎還有什麼淡淡的花香。鑽進了陳羲的鼻子里,沁人心脾。

是正午了嗎?

陳羲感覺光越來越強烈,他試著睜開眼睛。光從眼帘外透進來,讓陳羲的視線恍惚了一下。似乎是有一個人坐在自己身邊,因為她背對著光線所以看不清楚面容。她的一隻手放在陳羲的臉上,手心微涼。

其實光線並不是很明亮,可是對於墜入黑暗之中已經很久的陳羲來說,這光已經足夠了。而她垂著頭看著自己,從耳際垂下來的髮絲被風輕輕的撥弄著,劃過陳羲的臉,有一些癢。那發香,纏綿繚繞。

當意識逐漸回來之後,陳羲覺得有些不對勁。他知道自己傷的有多重,面對邱辛安那樣境界遠比自己要高的對手,他已經盡了全力。在昏迷前的那一刻,陳羲甚至以為自己就這樣死了。

那一刻,他心中有很多的牽挂。

可是現在,除了身體不聽使喚之外,似乎感覺不到一丁點的痛楚。這絕對不正常,即便是九色石的力量也不可能如此迅速。陳羲已經不是第一次重傷,他知道九色石的力量是什麼樣的。

這一次,是真的傷的太重了。

陳羲腦子裡回憶起他和邱辛安最後交手的那個畫面,當時的他,其實抱著的兩敗俱死之心。面對那樣的強敵,除了做好死的準備之外,似乎已經沒有什麼更多可以考慮的了。

「先不要動,你還需要在靜靜的躺一會兒。」

聲音是那麼的溫柔,那麼的輕緩。這是一個女子的聲音,很獨特。不是那種女子應有的清脆,稍稍有一點點沙啞,但絕不粗糲。相反,正是這一點點的沙啞,讓她的聲音聽起來就如同天籟一般,比世上任何一種樂器演奏出來的曲子都要美妙。

「子……子桑小朵?」

陳羲聽出了聲音。

上一次見面的時候,她和他說了不少話。陳羲是一個記憶力很好的人,一個人說話的聲音只要他聽過一次,就很難忘記。尤其是,子桑小朵的聲音這麼特別。這個時候,陳羲忽然間明白了為什麼自己之前有那樣的感覺。

他沒有躺在軟軟的草地上,但是他的頭枕著子桑小朵的腿。也不是溫柔的風撫摸他的臉,而是子桑小朵的手在感受著他的溫度。那陣陣花香,是她身上那淡淡的體香。不濃郁,卻讓人心曠神怡。他的頭和她白皙的大腿之間,只有薄薄的一層紗裙。

她的髮絲之中,也有一股芬芳。

「是我。」

子桑小朵的另一隻手放在陳羲的小腹上,陳羲能感覺到那股溫暖正是來自她的掌心。他抬起身子看了看,發現子桑小朵的手心裡,有一陣陣的光華閃爍。那光很不一般,不似陽光。在微光之中,有無數細小的星星一閃一閃的。就好像,她掌心裡有一片銀河。

「為什麼拼的如此兇狠?」

子桑小朵問。

「父仇,不能不儘力而為。」

他回答。

「你像是急著去做什麼?」

她又問。

「是……我以為,子桑家會面臨災難,所以想儘快去通知你。半路上遇到了仇人,所以一戰難免。抱歉……耽擱了。不過幸好你沒事。你是洗塵的朋友,如果洗塵知道你出事一定會很傷心。」

「哦……」

子桑小朵哦了一聲,嗓音里似乎有一種很奇怪的情緒。她的一雙美眸注視著陳羲的臉,似乎在尋找什麼答案:「只是因為,我是洗塵的朋友,你就要冒險來通知我?這樣做,似乎很不理智。」

陳羲回答:「你也是我的朋友。」

子桑小朵笑了笑,笑容很美,但是笑容之中似乎沒有多少歡樂:「謝謝你……無論如何。」

陳羲說了一聲不用客氣,然後兩個人之間似乎就沒有了話題。這只是兩個人第二次見面,確實算不得熟悉。

「你怎麼會救了我?」

過了好一會兒后陳羲問了一句,或許他覺得此時的氣氛有些太過尷尬。他躺在子桑小朵的腿上,腦後便是一片溫軟清香。如果不說些什麼,他覺得自己可能顯得特別失禮。

「我可以觀天象。」

子桑小朵的聲音一如既往的輕柔,溫婉如水:「雖然我的能力被禁錮了一部分,但隨著我逐漸長大,封印對我的效果其實越來越差。我只是不想告訴家裡人,如果他們知道的話就會加強封印,最起碼在把我送進皇城之前,他們是不會允許我擅自動用自己的能力,哪怕……這是我的能力。」

她說話的時候,就好像時間的流逝都可以被忽略。

「也許我不告訴他們,只是因為我覺得除了看著星辰得到一些啟示之外,便整日無所事事了。可是這一次,我知道自己不能再隱瞞。我看到了關家蒙受到的災難,所以立刻提醒家族的人。然後子桑家全族都進了我們家族的藏身空間,因為子桑家族擅用星辰之力,所以這空間很特別,即便出手的是國師他也不能輕易找到。」

「你為什麼不走?」

陳羲忍不住問了一句。

「本是要走的,你也知道我家裡的人是不會讓我離開他們的視線。但是在進空間的那一瞬間,我看到你來了。」

子桑小朵笑了笑,轉過頭不看陳羲。

「我也看到了,你將有一場劫數。」

她說:「所以,我不能走。」

……

……

就這樣保持了很久,陳羲感覺到身體里失去的力氣回來了一絲之後,他立刻離開了子桑小朵的懷抱,然後靠著牆壁坐好。這個舉動稍顯突兀了些,他沒有注意到子桑小朵臉上有一抹淡淡的神傷。

「這裡是子桑家臨時的藏身處之一。」

子桑小朵解釋道:「你和那個人的激戰太過兇猛,肯定會招惹其他人來查看。若非當時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被關家那邊吸引了,可能來不及等我救你。現在咱們還在天樞城裡,這暫時是安全的。」

「我得回去。」

陳羲說:「洗塵還在小度山等我,如果我太久不回去的話,她會擔憂。」

子桑小朵看向外面,聲音很輕的說道:「我把你帶到這裡之前,先去找到了關烈,讓關烈去小度山告訴了洗塵。我暫時讓他們兩個去城外藏一下,還是上次洗塵去的那個禁區。現在天樞城裡已經亂作一團,你出去太危險。我之所以留下你……是因為如果你不得到最好的救治,你會死。」

「我……」

陳羲搖頭:「我不是那個意思……謝謝……既然洗塵安全,那就好。」

「你很在意她?」

子桑小朵問。

「嗯」

陳羲嗯了一聲,然後又嘆了口氣:「可能我配不上她,因為我心裡做不到只想著她一個人。在青州滿天宗里,還有一個讓我牽挂的女子。我知道這樣對洗塵,對丁眉都不公平,可是我……可能,我是太過自私了。」

子桑小朵搖了搖頭,卻沒有說什麼。

她的手從陳羲小腹上拿開,陳羲覺得自己身體里的力量已經逐漸在恢復。

「你體內有一股很奇怪的力量,一直在試圖修補你的傷勢,但是你傷的太重了,那股力量無法阻擋你傷勢惡化。我留下你,是因為只有我能救你……因為我是子桑家族的天女,所以沒有人比我更懂得如何用星辰之力救人。」

她將自己垂下來的髮絲理順,然後刻意往後坐了坐,和陳羲拉開一點距離。她坐在地上,膝蓋抬起,兩條線條優美的腿緊緊的併攏著。她的上半身微微向前傾斜,雙手抱著自己的膝蓋。胸前那一對飽滿擠壓在膝蓋上,呈現出一種動人心魄的弧線。微風吹動她的紗裙,這一幕看起來如此的美。

「星辰之力可以救人?」

也許還是因為尷尬,陳羲開始找一些話題來問。

也許也是因為尷尬,子桑小朵很認真的回答了陳羲的問題:「不管日月,其實都是星辰。天下萬物,若無日月便不能出現。所以,因為星辰之力,世間才有萬種生靈。星辰之力,便是這世界上最強的生命之力。」

陳羲點了點頭。

「你家裡人會不會急著找你?」

陳羲問了一句。

子桑小朵看向他:「你急著讓我走?還是急著離開?」

陳羲連忙搖頭:「不是,我只是擔心……擔心你。你身上有子桑家族的封印,我擔心你離開的太久,這封印會傷害你。」

子桑小朵笑了笑,眼神里有些羨慕:「洗塵真的很幸運,你是一個能給她幸福的男人。所以很多時候,我都替洗塵高興。也許這樣說有些自私了……因為我自己,是一個不可能擁有自己愛情的人,所以我把洗塵看成了我自己。她能遇到你,我真的替她歡喜。我不能擁有幸福,我最好的朋友擁有幸福,那麼我也能感受到一點,對我來說……這或許就是最大的安慰了吧。」

她看向陳羲:「你不用擔心,其實很早很早之前我就已經可以自己解開封櫻只是我擔心解開,自己偷偷享受的那一點點自由,就會重新被家裡人剝奪。他們是不允許我和男人有太多接觸的,因為……」

她的臉紅了一下,沒有繼續說下去。

「你就在這裡修養吧,等到你修為恢復之後再出去。你去找洗塵,我回家族……也許這是咱們最後一次見面吧,家族已經不打算參與聖皇之位爭奪的事。星辰空間很隱秘也很安全,在很長一段時間內家族都不會回來了。無論如何,那是我的家,雖然有些冰冷,但我不知道除了回家之外還能做些什麼。」

她的笑容,溫柔之中的凄婉,讓人心裡一陣陣發疼。

這種凄婉不嬌柔做作,那麼的純凈。

她沒有什麼心機,如果有,自己身邊的貼身丫鬟都被人收買,她不會之前沒有一點察覺。她是一個單純的女子,就好像濁世之中一朵獨自盛開的白蓮,暗露芬芳。

陳羲想說,其實你也可以追求自己的幸福。可是話到了嘴邊,又被他硬生生咽了回去。因為他知道,自己這句話不是安慰,而是在子桑小朵的心裡灑一把鹽。

兩個人靜靜的坐著,再也沒有交談。/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