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永鎮仙魔>第二百七十六章父親愛你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七十六章父親愛你

小說:永鎮仙魔| 作者:知白| 類別:玄幻魔法

陳羲盤膝而坐,靜靜的感受著身體上的變化。,不得不說,子桑小朵的星辰之力極為神妙。他受了那般重的傷,居然能在這麼短的時間內治癒,想想就覺得有些不可思議。子桑小朵說,世間萬靈起源於星辰之力,日月皆是星辰。只這一句話,就足以說明子桑家族對於星辰的研究到了一定高度。

或許在陳羲看來這句話理解起來並不難,但是在這個世界絕大部分人是無法理解的。世人寧願相信神造萬物,也少有人相信所有生靈都是自己出現的。

此時無事,他又不知道該和子桑小朵說些什麼,索性閉目修行。想起不久之前藤兒對他說的那些話,關於他萬劫神體的事,陳羲心裡始終還是有些疑惑。所謂萬劫神體,其實是極兇險的一種體質。

或許這個世界上不止那第一個出現的人是這種體質,也許從古至今還有這樣的人出現過。但是萬劫神體,無兇險不進化。若是一個普通人,一生沒有經歷過任何災厄,沒有修行,平平無奇,那麼就和普通人沒有任何區別。

這種體質,需要經歷太多太多的廝殺和險惡,才能有所大成。

藤兒說,她也不知道萬劫神體到了大成之境會是什麼高度。但是神曾經說過,最初的那個人若是熬過劫數,也許會成為超越最初那四個神獸的絕世強者。這是一個很恐怖的概念,因為自人可修行以來,不曾有一人超越洞藏境。達到半神之境,想想就是令人震撼。

陳羲是接觸過半神的,而且不止一個。藤兒且不說,只說陳羲初來這個世界的那天。在隕石之內的那個半神,明明已經離死不遠,但其實力依然遠在大楚聖皇之上。到了現在,或許他還在吸收大楚聖皇的生機來修補自己。

陳羲又想到,那個半神的白色棋子。那到底是什麼?在幻境之中,陳羲看到了執暗法司的首座親自帶領大軍攻打昆崙山,以首座的實力,破開神木的防禦結界也不是難事。可是當一顆白色棋子出現之後,首座居然連一戰的意思都沒有,立刻逃走。

當今天下,能讓神司首座不戰而逃的人只怕鳳毛麟角。更何況,那不是一個人而只是一顆棋子而已。

棋子為什麼要守護神木?

半神和昆崙山又究竟又什麼聯繫?

陳羲一邊修行,一邊試圖將這些謎團解開。可是他所知實在有限,無法找到真相。藤兒說,當年不知道為什麼,半神之間一場大戰,就連神都牽扯其中。然後神離開了這個世界,除了藤兒之外的五個半神也全都消失不見。

這個傷重將死的半神回來了,是什麼目的?

陳羲想不明白,因為根本沒有太多他可以利用的消息。他就算再聰明,一無所知下也根本不可能想明白什麼。不過這也想一些事情,時間倒是過的很快。一個時辰之後,陳羲覺得自己體內的傷勢基本上已經痊癒。便是九色石,也不會有這也強大的治療作用。

一想到這一點,陳羲忽然間想到,難不成九色石的修補之力,正是星辰之力?

他試著運轉修為之力,已經暢通無阻。一場大戰之後,他的修為之力幾乎耗盡,面對境界遠比他高的邱辛安,能將其擊殺這根本就是個奇。相對來說,邱辛安的境界之內,動用一分修為之力,陳羲就必須動用全部修為之力才能抵抗。所以,陳羲在廝殺之中修為之力的消耗比邱辛安要大的多。

換做別人,也許早就被邱辛安殺了幾十遍。

不過到了這個時候,陳羲也越發自信起來。的力量,顯然對於靈山境六品的修行者也能造成巨大的傷害。屬於陳羲自己的這修行功法,一旦大成,陳羲越境挑戰高手並不是不可能之事。

就在這時候,陳羲忽然聽到了低低的啜泣之聲。他心裡一驚,連忙睜開眼睛看過去。

子桑小朵坐在地上,面前擺著幾十顆小小的石子。陳羲下意識的往那些石子看了一眼,一瞬間就放佛被什麼巨大的力量直接打在心臟上一樣,險些吐出來一口鮮血。他隱約看到了一片浩瀚的宇宙,黑暗,深邃,繁星點點。那宇宙之中星河流轉,放佛還有什麼奇詭的力量影響人的心魄。

似乎是感受到了陳羲的變化,子桑小朵一揮手將石子打亂。

「你不能看,你沒有星辰之力,再看一眼都有可能被我這小陣抽光了生機。」

她說話的時候,已經淚眼婆娑。

「你……怎麼了?」

陳羲連忙問了一句。

子桑小朵看著陳羲,眼淚無聲滑落:「我家……出事了。」

……

……

國師究竟有多強大?

子桑小朵之前說過,子桑家族的避難之地,和一般大修行者開創的禁區不同。若沒有星辰之力,是不可能破開子桑家族禁區的。國師破開關三的禁區試圖把關家趕盡殺絕,因為國師比關三實力強大,這不算什麼震撼之事。但子桑小朵之前顯然對自己家裡的避難之所極為自信,她這樣的女子,能自信之事顯然真的極為強大才對。

可是現在,子桑家族的藏身之處被國師找到了。

「我看到了……」

子桑小朵的眼睛已經哭紅,臉色卻白的嚇人。

「國師竟是撕裂了空間,駕馭一顆隕星撞破了子桑家的禁區。他沒有星辰之力,但是他借用了隕星的力量。我看到了他穿著一件黑色的衣服,臉上帶著一條黑巾,撕開我家禁區之後殺了進去。所有人……都死了。」

陳羲下意識的握住子桑小朵的手,發現她的手冰冷無比。只是短短的這麼一點時間,陳羲就見到了兩個人經歷滅門之災。先是關烈,再是子桑小朵。國師出手,竟是沒有人可以阻擋。

子桑小朵和關烈不一樣,關烈的眼神里除了悲愴之外還有仇恨。陳羲看到關烈眼神的時候被嚇了一跳,那種濃烈的殺機甚至讓四周的環境都變得冰冷起來。而子桑小朵的眼神里,除了悲傷之外,更多的是無助。

是啊,她這樣一個女子,被家族看護也好禁錮也好的女子,哪裡經歷過這樣的大事?若非她為了救陳羲而自己破開封印趕來,此時她或許也已經死在國師手裡了吧。

任何陳羲看到的或者聽過的人,都沒有一個能比國師更兇殘的。就算是邱辛安,陳天極兩兄弟,莫說修為境界比國師差了十萬八千里。便是心性之狠,也遠遠不如國師。出手不留餘地,必然滅族……這樣的人,太過可怕也太過狠毒了。

子桑小朵的手,好像冰一樣。

她的另一隻手伸出來虛劃了一下,就好像在撫平一地的細沙。之前被她打亂的那幾十顆小石子自己滾動起來,然後形成了一個很奇怪的形狀。陳羲的眼睛恍惚了一下,發現那些石子不見了,取而代之的,竟是一封信。

「父親……臨死之前給我留的消息。」

子桑小朵的聲音那麼輕,那麼絕望。

這不是窺測星辰的陣法,所以陳羲看起來不會受到什麼傷害。這只是子桑小朵的父親在面臨滅族的危險之前,以一個父親的身份給女兒留下的遺言。

「朵兒,我真的很慶幸你暫時離開,若非如此,你也會和家族一起遭受大難。也許對女兒說出父親就要死去這樣的話有些殘忍,因為我知道你心底純善性子也柔弱,這句話對你來說打擊肯定很大吧,哪怕,我曾經表現出來的不是對你的關愛,而是嚴厲的管制。」

「朵兒,不要恨父親母親。你從一出生,就面臨各種災厄。我禁錮你,不想讓你展現出自己的天賦,其實只是擔心有朝一日我不能保護你。朵兒,父親是愛你的。父親只想把你守在身邊,尤其是出了你哥哥想殺你這件事之後,父親再也不敢讓你面對什麼兇險。」

「原諒父母的自私,我們害怕失去你。我知道你這些年過的有多不快樂,你小時候在河邊哭泣的時候,我就站在你背後看著你,心裡刀子刮著一樣的疼。你長大后,坐在窗口整日發獃的時候,我就在遠處看著你,你看著天空一整天,我看著你一整天。」

「朵兒,堅強些。也許若不是死亡就要到了,父親不敢面對你對你說一聲對不起,這些年來,其實是我錯了。我只想守護著你長大,在我活的每一天都那樣守護著你,不許你受一點委屈。可是我卻忘了,最大的委屈正是我給你的。」

「沒有力氣了礙…朵兒,別恨我了好嗎?有時候當我想到,一個陌生的男人會帶走你的時候,我就很害怕。他對你不好怎麼辦?你傷心的時候,難道我還只是遠遠的看著你陪著你?可是現在,我真的希望有一個和父親一樣愛你的男人,站在你身邊保護著你。」

「離別,為什麼就突然來了呢。我還沒有看夠你呢,看著你一點點長大,是父親最大的欣慰。每次看到你笑,我心裡都覺得那麼幸福。」

「朵兒,不要報仇,我只希望你好好活著。我不希望你接下來的人生只有仇恨,你也不要太傷心,也許我的離開反而是給你打開了一把枷鎖。過你想要過的生活吧,開開心心的。也許我現在能說的,只是希望你開開心心的。還記得你小時候,我喜歡抱著你用鬍子扎你的小臉蛋,現在……我多想再親你一口,告訴你……」

「朵兒,父親愛你。」/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