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永鎮仙魔>第二百七十七章靜靜的守著他們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七十七章靜靜的守著他們

小說:永鎮仙魔| 作者:知白| 類別:玄幻魔法

關家沒了。,

子桑家也沒了。

國師出手,不留餘地。

可是現在的陳羲,似乎沒有一點心情去在意這所謂的國之大事。他看著低低啜泣的子桑小朵,忽然發現自己最無力的不是改變這天下格局,而是連一個朋友都無法勸慰。雖然他和子桑小朵這只是第二次見面,可是他看得很清楚子桑小朵是一個什麼樣的人。

她連哭泣,都無法放肆的哭出來。

父親愛你。

看到這四個字的時候,陳羲覺得自己的心都被一股力量揪碎了。也許這天下間,最乾淨純粹的感情,莫過於父母對孩子的感情。陳羲的父親和子桑小朵的父親不一樣,一個是為了保護自己的孩子不得不將他送出去,任其流浪。一個是為了自己的孩子,不得不將其禁錮在天樞城裡躲避危機。

同樣是父愛,同樣的沉重如山。

有人說,父親對兒子的愛和對女兒的愛是不一樣的。父親教會兒子如何去做一個有擔當有勇氣的人,對女兒只想保護著她長大成人。但是父愛,又怎麼會出現區別呢?只是方式不一樣,一樣的是那麼厚重無私。

感同身受。

陳羲無法溫暖子桑小朵的手心,這種悲傷,不是任何人可以撫慰的。兩個人就這樣坐著,子桑小朵無聲的落淚,陳羲心情沉重的看著她。幾次陳羲都想勸說幾句什麼,可是當他準備開口的時候卻發現所有的詞語都那麼蒼白無力。

「咱們走。」

陳羲忽然站起來說了一句。

子桑小朵淚眼婆娑的抬起頭看著他問:「去哪兒?」

「去子桑家的禁區。」

陳羲伸手將子桑小朵拉起來:「也許現在我們能做的……只是把他們安葬。」

這句話,觸及了子桑小朵內心最柔弱的地方。她終於承受不住,嚎啕大哭。也許這是她人生之中的第一次放肆,哭的那麼凄厲。她的頭頂著石壁,因為哭泣,肩膀劇烈的顫抖著。陳羲能感覺到到,她的心都哭碎了。

陳羲忍不住走過去,從後面保住她的肩膀。

就這樣哭了好一會兒,子桑小朵轉過身來的時候,自己將眼淚擦去:「你說的對,我能做的,或許就只有這樣了。」

她轉身往外面走,那單薄的肩膀看起來如此的無助。陳羲大步跟上去,然後拉起子桑小朵的手。這並不是男女之情的那種牽手,而是一種鼓勵。他知道,子桑小朵現在心早已經亂了,沒了方向。

子桑小朵在出這個避難所之前,伸手在天空中虛劃了一下。隨著她的手劃過,停留在半空之中一片微光,微光之中,星辰璀璨。她的體質,讓她可以掌控最純粹的子桑家族的力量。她舉手投足之間展現出來的能力,就比陳羲曾經對戰過的子桑長恨要純凈的多。

陳羲在之前曾經想過,要把子桑長恨的死訊告訴子桑小朵。畢竟,子桑長恨算是死在了陳羲手裡。但是這一刻,陳羲最終還是放棄了這個念頭。現在的子桑小朵已經失去了所有親人,自己是唯一能幫她的人了。如果再把自己殺了子桑長恨的事告訴她,陳羲擔心她無法承受。

哪怕,她對子桑長恨可能連一點印象都沒有。當初子桑長恨離開天樞城去藍星城的時候,她還在襁褓之中。

「你不要看,你會承受不住的。」

子桑小朵輕聲提醒了一句,陳羲轉過頭不去看她布下的陣法。或許這不是什麼陣法,而是一種推演。

「他走了。」

子桑小朵面前的微光和星辰全都消失不見,她的臉色卻更加的發白,沒有一點血色的那種白。

「咱們必須快一點,如果再晚的話子桑家的禁區就會破碎。到時候會成為扭曲空間的一部分,崩坍的禁區會產生空間亂流。」

說完這句話,她大步而出。

女人,有時候在柔弱的背後,有一股執拗的堅強。陳羲無法想象,若是自己遭遇這樣的事會是怎麼樣的一種情緒。雖然他年幼的時候家裡也遭逢大難,但是他很清楚的知道父母沒有死去,只是被囚禁在九幽地牢。

而子桑小朵,承受的打擊要比當初陳羲承受的打擊大的多。

……

……

星辰之力,包容萬象。世間萬物因星辰之力而生,那麼世間萬力,皆由星辰之力而分。所以當子桑小朵展現出穿梭空間之力的時候,陳羲沒有一點驚訝。他只是震撼於,子桑小朵那舉手投足之間的舉重若輕。

這種力量很不凡。

和陳羲見過的任何一種力量都不一樣。

確切的說,子桑小朵的能力是強大的,但是她的能力不是用來戰的星辰之力,可以說是世上最強大的療傷辦法。她的星辰之力,讓她在遠沒有觸及洞藏境的時候可以使用空間力量。但是這些力量,都無法戰鬥。

「我的星辰之力,和家族禁區的星辰之力同宗同源,所以你看起來這是空間的力量,其實不是。」

子桑小朵主動解釋了一句,或許她只是想讓自己冷靜下來。這個時候,如果不說些話,可能她會瘋掉。即便是她是一個恬淡如水的女子,在這種悲傷面前又怎麼可能平靜如水?

聽她說完,陳羲就理解了。這不是真正的空間力量,只是子桑家族在相同環境下的自由穿梭。可能子桑家族的人血脈之中,都有著這樣的能力。若非如此,那麼龐大的一個家族也不會在那麼短的時間內轉移到禁區之中。

穿過一片黑暗,光芒出現的時候血腥味就往鼻子裡面鑽。陳羲是第二次見到這樣的慘烈了,關家那屍橫遍野的場景現在還在他腦子裡揮之不去。子桑家族禁區里,和關家懸空島上幾乎是一樣的。

到處都是屍體,每一具屍體都被一擊必殺。

由此可見,國師的實力有多強悍。子桑家族上上下下近千人,實力各不相同。國師能夠分出上千道修為之力逐個擊殺,不管修為高低深淺,都是一擊斃命。靈山境的修行者也可以把修為之力分化成這麼多,但是卻絕對無法做到每一股修為之力都能如此的精準。

一個女孩子,看到這樣的場面,尤其是死去的都是她的家人,陳羲不敢去想象她心裡有多悲愴。可是放肆大哭一場之後的子桑小朵,卻讓陳羲看到了她堅強的一面。

「我們必須快些。」

她俯身,將一具屍體抱起來。絲毫也不在意那鮮血染在她的紗裙上,可是陳羲看到,她的手在顫抖。哪怕她說話的時候刻意讓自己的聲音顯得平靜,但是她的手還是泄露了她此時的傷痛。

她說:「禁區被破壞,扭曲空間的力量已經在影響這裡了。若非這裡是星辰之力構成的禁區,可能早已經毀掉了。我想把所有人都入葬,所以請你幫幫我。」

陳羲點了點頭,將一具屍體抱起來。

「都歸於一處吧,這裡很快就會崩塌,他們無法掩埋在這。把所有人都歸於一處,然後咱們帶出去。」

陳羲找了一片還算開闊的空地,將屍體放下。子桑小朵沉默著將她抱著的屍體放在旁邊,然後倔強的轉身去抱其他的屍體。從離開那個避難所到現在,她沒有再流一滴眼淚。可越是這樣,陳羲就越是擔心她。

兩個人的動作都很快,只是上千具屍體太分散,所以還是要耗費一點時間。當陳羲抱著兩具屍體返回空地的時候,他看到遠處,子桑小朵跪在地上,就好像一尊石像一般一動不動。

陳羲連忙過去,然後他看到子桑小朵雙手緊緊的握著一具屍體的手。捧在自己心口,她的臉貼著那隻手的手背。

她的父親。

在子桑小朵父親的屍體旁邊,陳羲看到了一行用鮮血寫在地上的字。

小朵你要活著。

這一刻,陳羲的腦子裡嗡的一聲,一片空白。

……

……

帶著上千具屍體回到天樞城,顯然會引起別人的主意。所以子桑小朵作出決定,將這些屍體燒掉,她帶著整個家族的骨灰回天樞城掩埋。這是一個殘忍的過程,所以陳羲讓子桑小朵避開,他來動手。

其實陳羲知道,子桑小朵在這個時候還能做出火化屍體的決定,有很大一部分原因是不想連累他。一旦兩個人帶著那麼多屍體回天樞城,陳羲也將面臨追殺。子桑小朵的父親說,子桑小朵是純善之人。

是的,即便到了現在,她依然在為陳羲考慮。

陳羲讓子桑小朵在一個空了的房間里休息,他將那些屍體焚化。他不敢回頭看,就怕回頭的時候,看到子桑小朵站在窗口看著這邊。上千口活生生的人,一瞬間都變成了冰冷血腥的屍體,又變成了骨灰。

對於子桑小朵來說,這是一刀接著一刀的戳在她心裡。

陳羲從禁區里找來容器,將骨灰收好。他特意將子桑小朵父母的屍體單獨焚化,然後撞在一個罐子里。他將其他容器放進納袋,然後把子桑小朵父母的骨灰雙手遞給她。

「去找洗塵吧。」

子桑小朵的平靜,讓陳羲揪心。

她說:「洗塵所在的那個禁區,是子桑家族在天樞城裡最安全的地方了。那裡已經是一片死地,所以不會有人察覺。我想把家人的骨灰都安葬在那……」

她看了陳羲一眼,眼神格外的複雜。這種複雜之中,傷感顯得那麼濃烈。

「自此之後,我將在那裡守著他們。」

子桑小朵低下頭,臉在放在父母歸回的罐子上摩挲著。

「以前是他們守著我,現在……輪到我守著他們了。父親說,他不希望我去報仇,因為他知道我不可能殺死國師,因為我的能力無法用於戰鬥。他希望我活下去,那麼我就活下去。曾經我想過無數次反抗他們給我的禁錮,做一個不聽話的孩子。我想叛逆,想逃離那個家。可是現在,我想做一個聽話的孩子,就在那兒靜靜的守著他們。」/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