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永鎮仙魔>第二百八十章集的算計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八十章集的算計

小說:永鎮仙魔| 作者:知白| 類別:玄幻魔法

梨木馬車是開啟天樞城天地大陣的鑰匙!

這一句話,就讓陳羲心裡格外的發緊。△↗,他對天地大陣大陣的了解並不是很多,但是寧破斧一生之功所興建的大陣,據說可以擋得住天下間最強大的攻勢。曾經有人說過,正因為天地大陣的存在,所以天樞城是一座不可能攻破的城池,哪怕天樞城連城牆都沒有。

集小腹上的傷口被陳羲縫合好之後,他的表情看起來稍顯輕鬆了些。在雲非瑤那個檔口的時候,集深知不知道自己還能堅持多久。如果陳羲再晚一會兒到的話,他腦子裡的這些秘密也就全都隨他而去了。

「寧小臣以為可以從我這裡逼問出來,梨木馬車如何開啟天地大陣。」

集笑了笑,有些狐狸般的得意:「當初寧大家建造天地大陣的時候,擔心這個強大的陣法會被人利用,所以將鑰匙和使用鑰匙的方法傳給了兩個人。梨木馬車交給了神司首座的繼任者寧小臣,但是開啟天地大陣的方法,卻交給了我。」

陳羲忍不住愣了一下,心裡也稍稍踏實了些。只要首座不知道天地大陣開啟的辦法,那麼結果就不是最壞的。他問:「首座姓寧?難道是寧大家的後人?」

「寧大家是沒有後人的。」

集回答道:「你也應該聽說過,寧大家在被聖皇請出小院成為神司第一任首座之後,收了兩個孤兒作為弟子。當初他南下收服江湖九門的時候,這兩個孤兒也是隨行的。既然被寧大家收養,那麼自然是隨寧大家的姓。外界有不少傳聞,關於神司首座的名字叫什麼,都是假的。寧小臣,就是當初為寧大家趕車的那個小童。」

陳羲的眉頭微微皺了皺:「傳聞之中,寧大家的另一個弟子很早就死去了,只怕這個傳聞也是假的吧?」

他看著集,等待著對方的回答。

「是他沒死。」

集像是不太願意談起這些,他眉宇之間忽然出現了一些沒來由的怒意。即便是被神司首座偷襲,即便是被嚴刑逼問,陳羲初見他的時候,集的臉上也沒有什麼怒意。因為集很清楚,對於天下大勢來說,他遭遇到的簡直不能更平常。

身為神司次座,他這麼多年見識過多少陰謀詭計?而他自己本身的智慧就幾乎無人可及,這樣的遭遇,他並不覺得自己有什麼無法接受的。所以這種怒意,絕對不是來自首座對他的傷害。又或者,不是這次對他的傷害。

「寧大家的另一個弟子,在一次修行之中出了意外,而不是外界所說的戰死。他被奸人算計,修鍊的功法被奸人篡改,以至於他經脈盡毀,若非寧大家及時發現出手相救的話,他可能真的早早就死了。不過這次意外對他的傷害還是很大,才小小年紀他就變得蒼老起來,而且再也無法提升修為的境界。「

「他即便再努力的去修行,可他的身體已經毀了。原本寧大家是要把神司首座的位置傳給他的,因為他的天賦和智慧都要比寧小臣高的多。就因為這次變故,他失去了成為神司首座的機會。」

陳羲沉默了好一會兒,然後抬起頭看向集:「就是你?」

集的表情顯然變了一下,他低下頭看著自己的傷口。

「是我我的名字,原本叫做寧小錚,現在叫做寧集。」

這句話說出口之後,屋子裡的人全。曾經聽到的關於寧大家的很多傳聞,看來都是假的,是被人故意改掉了。而集,當時的親歷者。沒有人比他更清楚寧大家這個人,沒有人比他更清楚神司。

「是寧小臣當初篡改了你的功法?」

陳羲問。

寧集搖頭:「誰知道呢,也許是吧。當初我本已經心灰意冷,若非寧大家鼓勵我,告訴我說神司還需要我,可能我早已經在某個安靜無人的地方鬱鬱而終了。寧大家說他需要我,我就還不能死。「

「所以我成了神司的次座,其實寧小臣都不知道我的身份,他也以為自己當年的那個夥伴已經死了。因為我修行出了問題,容貌改變,如同老年,身形也佝僂萎縮,連嗓音都變了,再也看不出原來的一點摸樣。」

「而寧大家應該也是懷疑他的,只是沒有證據。所以我回神司的時候,用的不是原來的名字,所以寧小臣不可能認出我。寧大家告訴我,神司需要一個頭腦好的人來掌控全局,他說寧小臣有魄力有鬥志也有天賦,但是他無法掌控大局。」

「正因為寧大家的這番話,我答應了他回到了神司。從那時候起,我就是神司次座。寧小臣雖然懷疑我的來歷,但是他卻什麼都查不到。因為寧大家對外宣布我已經死了,而且還辦了葬禮。我的墳里也埋著一具屍骨,那是個同樣天賦不俗的少年,因為練功走火入魔而死。我知道寧小臣後來偷偷開啟過我的墳墓,但是在那裡他什麼都發現不了。」

寧集冷冷笑了笑:「從那一天起,我就時時刻刻都在盯著他。」

「讓神司走到檯面上來,是我安排的。將你捧起來,也是我安排的。這些事一開始的時候寧小臣並不反對,因為他不想讓我起疑心。其實我一早就知道他的野心,雖然同樣是神司首座,但是他的地位和寧大家比起來,簡直是雲泥之別。「

「我這樣安排,是在試探他的底線。他不反對一直看著,其實也是在試探我的底線。他知道我不可能成為他的人,也不可能為了權勢地位而出賣神司我這樣的人,早已經無欲無求。」

他說最後這句話的時候,語氣之中的那種悲涼還是那麼濃烈。是啊,他早就已經無欲無求。他修行被毀,不可能再成為一個絕世強者,能保持著一些修為之力,全賴當年寧大家不遺餘力的救治。

他的身體毀了,容貌毀了,所以他連子嗣都不可能有。這樣的人,還能有什麼打動他的?他除了堅守著當年寧大家交給他的事,他的心裡已經再也沒有其他的東西了。可能在他看來,寧大家交給他的事就是他活著的唯一理由。

寧集看了陳羲一眼,然後遞給陳羲一塊定向寶鑒:「用這個聯絡雁雨樓,讓他想辦法來和咱們匯合。咱們的戰場已經不在天樞城了,國師既然出手那麼咱們不管做什麼都無法挽回。」

「咱們的戰場在青州必須聯絡安陽王,然後讓安陽王帶著所有的力量離開天樞城,不要再做無畏的犧牲。只要安陽王離開,國師暫時是不會追殺他的。因為國師,暫時不能離開天樞城因為他殺了聖后。」

寧集的每一句話,都那麼讓人震撼。

聖后已死。

國師竟然如此的膽大妄為。

「后族雖然是大楚立國以來最弱的后族,但是依然有著不容小覷的力量。在加上皇族之中的守族高手也不少,所以國師是不可能遠離天樞城的。他既然想讓平江王繼位,在最初的這段時間他必須守著平江王。」

「一旦他離開天樞城,后族和皇族的高手,會殺了平江王。只要平江王死了,國師的所有圖謀也就完了。雖然誰也不知道,到底國師為什麼就非要平江王繼位不可。」

寧集繼續說道:「只要安陽王的勢力能夠到青州,將平江王在青州的一切安排都剷除。坐穩青州,就能有機會東山再起而且我擔心,平江王會破壞滿天宗的護宗大陣,將無盡深淵裡那些可怕的東西放出來。」

「平江王不是做不出這樣的事,他也在害怕國師。他必須找到一種可以抗衡國師的辦法,他不想做個傀儡。守住了青州,守住了無盡深淵,那麼我也就不算辜負了寧大家所有的囑託。我沒有守好神司,所以絕不能讓無盡深淵裡那些可怕的東西出來。」

「寧大家曾經安排過如何抵禦無盡深淵裡的淵獸?」

陳羲下意識的問了一句。

寧集點了點頭:「寧大家曾經去過滿天宗,所以他對無盡深淵很了解。回來之後,他就著手建造天樞城天地大陣。然後又讓聖皇派人加固了皓月城,皓月城裡有一件東西,是寧大家當年費盡心思所造。」

「這個東西只有我知道怎麼使用,只有我知道藏在哪,就連皓月城的城主蘇西來都不知道。這個東西是一件威力強大的武器,只要將它取出來,即便滿天宗的護宗大陣被破開,有這件武器在,也能保證皓月城的安危。」

陳羲忽然懂了:「你說青州才是戰場,正是因為皓月城的特殊吧?」

寧集顯然愣了一下,但他還是點了點頭。看得出來,他似乎對陳羲這句聽起來沒有什麼問題的問題有些異樣的反應。

「千爵雲非瑤說過,你是天下間最聰明的人。」

陳羲微微嘆了口氣:「確實,你聰明的可怕。你先是說天樞城的天地大陣,只有你知道如何開啟。然後又說,皓月城裡的那件武器,只有你知道藏在哪兒如何使用。」

「其實無非是在潛移默化的告訴我們,你很重要,所以你不能死,即便我們死,也要保護著你到皓月城。因為你說的可能都是真的,所以不管怎麼聽也找不到什麼破綻。但是你去皓月城的目的或許並不是什麼完成寧大家的遺願。」

陳羲看著寧集,一字一句的說道:「你要去皓月城,不是為了抵抗國師,不是為了幫助安陽王,自然也就不是為了大楚。你對這個國家對這個皇族沒有任何好感,他們怎麼斗怎麼死你都樂的看戲。」

「你要去皓月城,只是因為那是大楚天下間,除了天樞城外最堅固的地方。你知道滿天宗的神木大陣守不住太久,知道無盡深淵裡的淵獸早晚都會殺出來。而你,又已經無法在天樞城裡立足,所以你只能退而求其次,讓我們護著你去皓月城。」

他看著寧集的眼睛:「這算計,倒真是很高明。」/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