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永鎮仙魔>第二百八十二章少年會的最後一人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八十二章少年會的最後一人

小說:永鎮仙魔| 作者:知白| 類別:玄幻魔法

陳羲最終還是選擇又回到了那個小院子,因為寧集讓敖淺帶給他的話其實並不只是針對白小聲的。◇↓,而是寧集在告訴陳羲,自己有很多陳羲感興趣的秘密。如果陳羲願意聽的話,那麼陳羲應該有個讓他滿意的態度才對。

現在的寧集,就好像一個巨大的寶藏。而且是一個幾乎不設防的寶藏,誰得到他就擁有了一大筆財富。這筆財富自然不是金錢,而是全天下最要緊的秘密,甚至包括執暗法司某些強大的暗中力量。

而寧集,現在給自己選了一個守護者陳羲。

雲非瑤說的沒錯,神司次座是可怕的一個人。他知道如何用一句話,就把原本準備離開的陳羲帶回來。

「你早就知道我是陳盡然的兒子?」

此時的小屋子裡,只有陳羲和寧集兩個人。前者坐在椅子上看著後者發問,而後者的表情里似乎有些玩味。陳羲不喜歡他這樣的表情,因為看起來寧集覺得自己得逞了。

「知道。」

寧集道:「我之所以知道,是因為你的青木劍。虢奴見過你的青木劍,但是他不認識。他以為來問我只是很普通的事,因為當時我已經準備把你捧起來了。但是我卻對你的青木劍很感興趣,而我的腦子裡偏偏還有一些關於滿天宗的記錄,所以推測出你的青木劍就是當年厲蘭封用崑崙神木打造出來的並不難。」

「在我知道你殺了邱辛安之後,又推測到了你的青木劍應該是厲蘭封以他的絕世神兵再加上崑崙神木融合而成,這也不難。」

「既然我知道了這些,那麼就必然想到了你曾經在滿天宗修行過一段日子。在你離開滿天宗之前,被囚禁在九幽地牢里的陳盡然脫困了。不要問我為什麼知道陳盡然脫困了,因為這麼多年神司一直監控著陳盡然的一舉一動。」

「當然,這個監控者就是我自己。因為無盡深淵算是最高機密之一,所以沒有人有資格來替我監控這一切。當陳盡然脫困的那一瞬間,我就知道了。」

「既然當時陳盡然已經脫困,而你當時還在滿天宗,陳盡然竟然允許你帶著厲蘭封當年傾盡心血所打造的神兵離開,而且是在你離開之後就立刻開啟了護宗大陣那麼推測你是陳盡然的兒子,也就不是什麼難事了。」

他說的雲淡風輕,但是若非他腦子裡裝著那麼多消息,若非他的心智如此的可怕,也不可能推測出這麼多。他雖然沒有看到,但是憑藉著他的頭腦就輕鬆的確定了這一切。

「你想要什麼?」

陳羲又問了一句。

寧集回答:「還是我之前說的那些,你必須把我安全的送到皓月城。有一件事你應該很清楚,皓月城裡有針對無盡深淵淵獸的武器,這不是假的。而我知道這武器的使用方法,也不是假的。」

「當然,你說的也沒錯,我之所以要去皓月城,正是因為皓月城是大楚天下第二堅固的城池。如果天樞城是沒有人可以攻破的地方,那麼皓月城僅次於天樞城。那裡不但有極強大的防禦法陣,還藏有當年寧大家的一切安排。」

「我答應你。」

陳羲問:「你拿什麼來換?你又憑什麼以為我能保護你去皓月城?現在城裡想把你抓走的人只怕多如牛毛,大勢力,小勢力,大人物,小人物,想得到你腦子裡那些秘密的人,如果排隊的話可以從皇城排到天樞城外面。我的修為境界有多高你很清楚,所以你選擇我是不是可以說急病亂投醫?」

陳羲說完這句話之後,忽然笑著搖了搖頭:「你當然不是急病亂投醫,你的頭腦簡直無懈可擊。你為什麼選擇我?因為你知道安陽王還沒死。安陽王沒死和我又有什麼關係?因為安陽王知道,我具備擊殺鴉的能力。所以即便我不去找安陽王,安陽王也會急著派人來找我。」

「因為安陽王很清楚,國師不會貿然對他出手。但是鴉不一樣,鴉才沒有那麼多顧忌。如果最高等級的那隻鴉出手的話,安陽王很擔心自己的安危。所以我就變得格外重要起來。所以你選擇了我。」

寧集讚賞的看著陳羲:「和你這樣的人說話,真的是一件特別享受的事。你知道嗎,我每天在神司里和不一樣的人說不一樣的話,但是他們沒有一個人會真正的猜到我的意圖。這就和一個絕世高手找不到對手是一樣的落寞,自己的聰明才智再好,沒有人看破沒有人理解,也很孤寂埃」

陳羲冷冷笑了笑:「原來你也是個瘋子。」

寧集指了指自己的腦袋:「如果你腦子裡裝了那麼那麼多東西,可能你比我瘋的還要厲害些。」

「其實你回到天樞城之後做的第一件事,很聰明。只有你這樣的聰明人才會有這樣的選擇,但是在那些愚笨的人眼裡看來,你做的事很愚笨。可能只有我,理解你為什麼那樣去做。你穿著執暗法司百爵的官袍出現,戴著你那張標誌性的面甲。知道你出現的人會覺得,你這樣選擇簡直不能更白痴了。」

「把自己的行蹤暴露出來,除非是傻子不然誰都不會這樣做。但是,我很清楚,你這樣做的目的,正是要吸引安陽王的注意力。只要安陽王得到消息,他就會派人來找你。」

寧集忍不住拍了拍手:「這樣看起來愚笨白痴,但是聰明絕頂的辦法,真的不得不令人拍案叫絕。你這段日子不在天樞城,而且似乎你對天樞城的了解遠不如城中本來存在的那些所謂大人物。可是在我看來,那些大人物和你相比,才是真真正正的白痴。」

陳羲喝了一口茶,微微皺眉:「我說過,我不太喜歡聽奉承話。而你一直在說,這樣只能說明你要求我的事很大很危險。你應該是個極自傲的人,在你眼裡任何人都是白痴才對。可是你卻這樣誇讚我,難道你真的那麼欣賞我?」

「不,一個人的驕傲是無法改變的,在你眼裡我還是個白痴,只不過是個比較聰明的白痴而已。所以你不需要再故意表現的愚笨,你知道應該拿什麼跟我交換,倒不如索性直接說出來,你知道我關心什麼。」

寧集沉默了一會兒,點了點頭:「能在這種情況下你依然保持冷靜,了不起這句話不是故意誇讚你,而是真心的。」

他停頓了一下之後繼續說道:「你想知道關於你父親的事,關於少年會的事少年會為什麼成立,為什麼被破壞,這些都不需要我多說了什麼,因為你肯定已經了解了。現在我西先告訴你少年會那七個人都是誰,第一個,就是安陽王林器平,被聖皇寄予厚望的聖皇子。」

「第二個,是子桑家族的子桑離亂,子桑小朵的父親。第三個,是關勝己,關烈的父親。第四個,是白洛川,白小聲的父親。第五個,是柳承志,柳洗塵的父親。第六個,是你父親陳盡然。第七個其實到現在我也不確定第七個人是誰。」

「因為當初就連安陽王都被暴露了出來,這第七個也是最後一個加入少年會的人,卻始終沒有浮出水面。如果說這不是聖皇的干涉,那麼我實在想不出其他的緣故了。」

「這七個人,都有自己強大的一面。比如安陽王,其實他非但是九位皇子之中最仁善的,還是天賦最好的一個。比如你的父親,他能掌控古兵血烈長槍就足以說明一切,更何況他還了解無盡深淵的秘密。」

「知道聖皇為什麼選擇這七個人嗎?因為他們可以相輔相成安陽王是個好的首領,他知道怎麼做出最正確的選擇,他負責引領方向。子桑離亂掌控著星辰之力,而且有一定的預示未來的能力,他的作用不言而喻。」

「關勝己,其實是關三最喜歡的後代,他的體質之強,能生出關烈那樣的兒子來就足以說明一切了。最主要的是,關勝己對安陽王忠心耿耿。最好的實力,不如最忠誠的夥伴。」

「白洛川,他有些特殊。因為他的修為境界並不高,而且論戰力來說,他有些一無是處。但是他的作用同樣重要,因為他的體質可以分擔傷害。白小聲,繼承了他的體質。當白洛川和安陽王通過秘法有了一定的聯繫之後,他就能分擔作用在安陽王身上的傷害。」

「換句話說,他就是安陽王的第二條命。柳承志,這才是柳洗塵父親的本名。他的作用,是聯絡和偵察。除了我之外,也許再也沒有人知道了,柳承志是神司的萬候之一,而且屬於絕對保密的等級。」

說到這裡的時候,寧集看向陳羲:「你的父親,很強。如果說少年會七個人各有所長,那麼你的父親似乎看起來最普通。但是誰也不敢懷疑,你的父親是少年會七個人之中戰力最強的人。」

「哪怕是安陽王,哪怕是關勝己,在當時也不是你父親的對手。當初你父親一柄長槍殺出天樞城,現在只怕很多人還記憶猶新。也不知道,有多少人每每想到那個畫面,就會心驚膽顫。」

寧集喘了口氣,說了這麼多他好像有些疲勞。

「至於最神秘的那個人,我不知道他是誰,也不知道他的能力是什麼。」

「如果你想知道,現在我可以自己告訴你。」

就在這時候,外面忽然有人說話,聽聲音就在窗戶外面,而陳羲和寧集全然沒有發覺!這個人的實力之強,可見一斑。而當陳羲聽到這個聲音的時候,他就知道是誰了。因為他見過這個人,有過一次交談。這個人如果就是少年會七個人之中最神秘的那個,能讓聖皇為其保密身份,那麼解釋起來就一點兒也不難了。

黎陵王林器重。/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