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永鎮仙魔>第二百八十三章我不該出現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八十三章我不該出現

小說:永鎮仙魔| 作者:知白| 類別:玄幻魔法

陳羲非但是一個過目不忘的人,還是一個過耳不忘的人。△,他聽過黎陵王林器重的聲音,所以在那聲音出現於窗外的一瞬間,他就知道是誰了。

而這個人來的這般恰到好處,再聯想之前寧集說的那些話,陳羲不得不對這位傳說之中不受聖皇重視甚至就連聖庭里都沒有一個人看得起的私生子王爺刮目相看。如果寧集剛才說的沒有謊言的話,那麼少年會之中,僅次於安陽王的一環正是這個黎陵王林器重。

房門吱呀一聲被人從外面推開,依然是一身王袍在身的林器重緩步走進來。他和上次與陳羲想見的時候沒有任何變化,很黑的皮膚,緊湊的五官,無論如何也和英俊這兩個字沒有一分錢的關係。

聖皇九子,除了他之外每一個都是相貌端正之人。所以不管是誰,只需要看到林器重的摸樣,就知道他肯定不是聖后所生。也許正是因為私生子的身份,再加上這樣一副不能讓人恭維的相貌,林器重的地位似乎固定在一個閑散王爺的角色上。

如果,不是陳羲剛剛聽到了寧集的那些話。如果,不是林器重恰好來了而且說了一句我自己來告訴你。陳羲也一直以為林器重只是個閑散王爺,絕不會把他和當初的少年會聯繫在一起。

而當初是就連安陽王林器平都暴露了出來,但是聖皇卻下大力氣隱藏了林器重的身份,所以現在要是有人再說林器重沒有地位,那麼無疑就是一句笑話了。聖皇那般不遺餘力的讓林器重隱藏了身份,當然和為以後保護安陽王有關。可如果林器重沒有這個實力的話,聖皇何必如此大費周章?

「這麼快就又見面了。」

林器重雖然丑,但他身上還是有那種大家氣勢。看得出來,他刻意學習過很長一段時間的禮儀,無論面對誰,都有一種不卑不亢的氣質。當然,這和他的性子關係才最大。所謂的禮儀,就是舉手投足之間那種身份地位的流露。不管別人怎麼看他,林器重始終還是把自己當成一位聖皇子來看待。不自輕,這個人,不簡單。

如果換做別人是他的身份處境,也許早就自暴自棄了。

林器重對陳羲微微頷首示意,很客氣禮貌。陳羲站起來,微微俯身還禮。

林器重緩步走到屋子裡,然後笑了笑隨便找了個地方坐下:「不請自來,倒是冒昧了。不過現在這個局勢之下,冒昧一些比起讓別人先找到你們,倒是可以忽略不計。」

他看向寧集:「你沒死,很好。」

寧集無所謂的聳了聳肩膀:「想我死,也不容易。」

林器重點了點頭:「我勘察過你逃走的那個密牢,就在我來之前。也許誰也不會想到,執暗法司最嚴密的密牢里,居然還有密道。這是不符合常理的事,關押重犯的地方居然有密道,難道這是想放走什麼重犯?後來我才想明白,這一定是你安排人做的事。」

「因為你自己很清楚,早晚有一天你會被關進密牢。執暗法司的密牢興建於幾百年前,那個時候你應該才剛剛晉入神司升任次座也就是說,你在那個時候就為自己做著準備了。很可怕,確實很可怕。寧小臣和你斗,就算他修為比你強大很多很多,但他總是棋差一招。」

「王爺看得準確。」

寧集俯身施禮,或是牽動了傷口所以表情有些不自然。

林器重看向陳羲說道:「我上次雖然見了你,而且也對你表達了善意。但是事實上,我不喜歡見到你。」

然後他看向寧集:「相對來說,我喜歡見你。雖然你太神秘,想見你並不是一件容易事。但是如果選擇讓我每天必須和一個人見面的話,我必然選擇是你而不是陳羲。你知道為什麼嗎?都說你是天下間最聰明的人,沒有人的問題可以難住你。我倒是想聽聽,你對我的問題如何回答。」

寧集微微皺眉,然後搖頭。他想到了很多種答案,但是每一種都不夠新奇。他知道,林器重不會平白無故的問這個。所以暫時在沒有絕對正確的答案之前,他寧願不回答。能讓他這樣的人不回答,看起來林器重格外的開心。

林器重笑起來,很歡暢:「一個人想太多真的不太好啊,剛才那幾秒鐘你腦子裡肯定想到了幾百種答案。比如因為你是天下間掌握秘密最多的人,比如我可你跟你學到很多知識。這些答案你都想到過對不對,可事實上我寧願和你每天見面而不願意每天和陳羲見面,只是因為你是我見過的唯一比我丑的人,能每天看看你簡直是一件不能更讓人開心的事了。」

寧集:「」

「你可以相信他之前說的那些話。」

林器重看著陳羲說道:「在你出門之後再回來,我就已經到了。我的任務就是保護你們的安全,這是安陽王請我來做的。你們兩個,一個是比我丑的人,一個是我認為可以成為朋友的人,所以保護你們倒是不違背我的意願。」

「如果不是你們恰好談到了少年會的事,我不會現身出來。畢竟我在暗處,更好做事。可是既然談到了這個已經幾十年沒有人敢隨便提起的話題,我真的有些忍不住氨

他對陳羲說道:「最起碼,剛才他對你說的話都是真的。而我,就是那個父皇當年盡全力隱藏起來的人。你們倆都是最聰明的人,所以當我給你們這個明確的答覆之後,你們自然也就很容易想明白父皇當年為什麼這樣做。」

寧集回答:「因為聖皇陛下,還是想讓人們覺得殿下您是一個一事無成且不讓人待見的人。只有您這樣的人,才不會被人重視。而一個不被人重視甚至經常被人遺忘的人,才會在最關鍵的時候發揮最大的作用。」

林器重點了點頭:「不愧是神司次座,只需要一句話你就能把所有事理清。不過在我看來,陳羲似乎比你還要聰明些。因為你讓所有人知道了你是最聰明的那個,但是陳羲讓所有人不知道他有多聰明。」

寧集的臉色猛的一變,他看向陳羲,又看向林器重。他忽然之間發現,原來自己一直輕視的人,都是妖孽。這個黎陵王林器重,被人成為聖皇九子之中最卑賤愚笨的一個,可是當他不再表現的愚笨的時候,令人心生戒備。

陳羲倒是無所謂的聳了聳肩膀:「地位不同而已,他讓所有人知道他是最聰明的那個,有利於他穩固自己次座的地位。我不想讓人知道我是個笨蛋也不想讓人知道我太聰明,只是想活的更安穩些。」

「好了。」

林器重擺了擺手:「這種打機鋒的話說多了太累,我還是習慣有什麼都直來直往。我來保護你們,是因為你們兩個都很重要。安陽王需要集腦子裡裝著的那些東西,也需要陳羲你能剷除鴉的能力。」

「所以你們現在應該高興些才對,最起碼現在你們想死不是一件很容易的事。當然,如果是國師這個時候突然來了對你們出手,那麼我還是能跑就跑的。如果跑不了,我打算死的漂亮些。活著不漂亮,死了若是再不漂亮那就真的很悲傷了。」

「殿下想帶我們走?」

寧集問。

林器重搖了搖頭:「還不是走的時候,現在至少有六個洞藏境以上的高手在圍攻安陽王府。國師還在試探,他想看看父皇究竟給安陽王留下了多少實力。如果這個實力被試探出來的話,他才會出手。」

「你們當然也看得出來,國師就是奔著斬草除根來的。他不會允許,有一個支持安陽王的人活著。所以既然他想試探,那麼何不利用這點時間?安陽王已經在準備南撤皓月城的事了,不出意外的話今夜就能離開。但是在今夜之前,還有一件特別要緊的事去做。」

寧集看向陳羲,做了個請的手勢:「你來說。」

陳羲給了他一個那就我來說的表情:「安陽王要一個身份,所以他即便要走,也會想辦法把聖皇的傳國玉璽帶走。如果可能的話,再把聖后的屍體帶走。玉璽代表著聖皇的身份,妥善安葬聖后的遺體可以得到人心。雖然我覺得在這個時候還想著這些事有些殘酷無情,但不得不說,安陽王的考慮是正確的。」

林器重嘆了口氣:「都說和聰明人說話會很舒服,可是在我看來和太聰明的人說話有些可怕。也許我不經意之間的一句話,就能讓你們找到我的弱點。幸好你們倆加起來也打不過我,不然我真想現在先把你們倆的修為都廢掉。」

「誰去做?」

陳羲問。

「一個國師可能不會猜到的人。」

陳羲聽到這句回答,忽然起身:「我覺得咱們現在還是儘快離開的好,我去聯絡我的朋友,然後先一步去皓月城可好?」

寧集也掙扎著站起來:「我覺得很好,希望你走的時候不要拋棄我。帶著我,無論如何對你來說都沒有太大的壞處。」

林器重的臉色顯然變得有些難看,他沉默了好一會兒之後突然長長的嘆了口氣。他看著陳羲和寧集,臉上是一種我為什麼要多嘴的表情。他自己才剛剛說過,陳羲和寧集這樣的人,因為他一句也許是漫不經心的話,就能瞬間推測到一些了不得的大事。

而他剛剛多嘴說的這句話,其實已經泄露了不少秘密陳羲和寧集幾乎同時猜到,林器重所說的這個國師可能猜不到的人,其實就是安陽王自己。離開了高手如雲的安陽王府而冒險潛入皇宮,似乎是一件很傻很傻的事。

林器重站起來,表情有些鬱悶:「我覺得,我就不該出來和你們聊聊。」/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