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永鎮仙魔>第二百八十四章再進扭曲空間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八十四章再進扭曲空間

小說:永鎮仙魔| 作者:知白| 類別:玄幻魔法

林器重有些無奈,因為陳羲和寧集這兩個人都太聰明了。所以他還有些後悔,來之前安陽王林器平告訴過他,如果沒有必要現身的話那就不要現身。只需要在暗中保護陳羲和寧集的安全就足夠了。而如果不出意外的話,現在安陽王已經悄無聲息的離開了正在激戰的安陽王府,到了皇城。

「我要先離開一下,給我一個匯合的地點。」

陳羲看向黎陵王林器重問道。

「不管你去做什麼,你只有兩個時辰的時間。兩個時辰之後,不管安陽王是否能夠得到玉璽和聖后的遺體,他都會從皇城撤出來。而離開天樞城的辦法,在安陽王府里。所以我要在在這裡等著,你辦完了事之後還要回到這裡,我護著你們去安陽王府。不過,除去趕往安陽王府的時間,你現在並沒有足足兩個時辰了。」

「如果我沒有趕回來,那也就不必等我了。」

陳羲很認真的說道:「我不信任他,自然也不信任你。我倒是寧願相信自己可以安全離開,而不是將自己的生命交給別人。」

林器重倒是沒有表示什麼,做了個請的手勢:「你自便,我不會因為等你而誤了離開的時間。你說不信任我,我也覺得沒必要因為你的命而耽誤我自己的命。」

陳羲轉身交代敖淺他們幾個,無論如何也要跟緊了黎陵王林器重。陳羲現在沒有餘力保護他們,所以跟著林器重才是最正確的選擇。離開之前陳羲問敖淺:「看到展青了嗎?儘力想辦法,讓他帶著異客堂的人離開天樞城趕去青州皓月城。」

敖淺搖頭:「之前想跟您說,但是還沒有來得及。已經有一陣子和展青聯絡不上了,前些日子他有一次喝醉了酒,說自己沒用。您救了他的命,可是他卻幫不上您任何忙。他說打算離開一陣子,尋找儘快提升實力的辦法。我當時以為他只是喝醉了說些心裡話而已,也沒有在意,誰知道第二天一早展青就不見了。我派手下人去找尋,卻一點消息都沒有。」

陳羲點了點頭:「他若是已經離開了天樞城,那倒是好事。只怕他找了個什麼地方躲起來,城中一旦出現大變故他難免被波及。」

「屬下儘力聯繫上他。」

敖淺道:「不過應該機會不大。」

陳羲點了點頭,叫了白小聲離開。對於白小聲和陳羲一起走,林器重和寧集似乎都有些不太滿意。不過最終兩個人都沒有說什麼,只是叮囑陳羲還是應該儘快趕回來和他們匯合。

陳羲和白小聲離開之後,一路朝著天樞城外走。距離約好了和關烈時間還有一陣子,陳羲打算不再算再去安陽王府那邊探聽什麼了。

現在安陽王府外面打的不可開交,至少六個洞藏境以上的大修行者在圍攻安陽王府。這種級別的攻勢,一個不小心被卷進去就是萬劫不復。不過到了現在安陽王府依然穩固如山,說明安陽王在很久之前應該也在做著準備,將王府打造的格外堅固。

「咱們去哪兒?」

白小聲問陳羲。

「直接離開天樞城,以最快的度在安陽王他們到達皓月城之前先到一步。如果等安陽王的人先控制了皓月城的話,你我可能都難以自由了。我才不相信那是什麼天意到現在,當初少年會那七個人的後代看似巧合的聚集在一起,我更相信這是別人早就安排好的事。」

「而這個人,多半就是安陽王。他知道自己已經沒有機會控制天樞城了,所以他必須想別的辦法。當初聖皇安排的給他的六個人都有其作用,而咱們安陽王顯然是想一併帶走的。」

白小聲聽陳羲說完也反應過來:「你是說,安陽王打算重建少年會?以咱們來替代當初他身邊的六個人?」

「嗯」

陳羲點了點頭:「你我都繼承了父輩的一些東西,安陽王看重的正是這些東西。現在國師先一步出手,殺了關烈的父親關勝己,殺了子桑小朵的父親子桑離亂,而柳家的人現在生死不明。」

白小聲忽然反應過來:「你要去柳家?」

陳羲道:「我先把你送到關烈他們的藏身之處,然後我就要去柳家看看。」

「太危險了」

白小聲勸道:「寧集那般知曉天下事的人都沒說柳家有危險,相信國師暫時不打算動柳家。」

「我不想在人命這種事上假設什麼。」

陳羲長長的吐出一口氣:「我必須去柳家看看。」

陳羲和白小聲到了天樞城外的時候,恰好關烈從那個禁區里出來。知道陳羲還要去柳家,關烈連忙把他阻止住:「已經不必了之前洗塵姐姐熬不住,求小朵姐姐用星辰之力看了看柳家現在的狀況柳家沒有出事。」

「不只是柳家,三十六聖堂家族都沒有出事。顯然國師不想把兵衙的人全,洗塵姐姐怕你去她家裡,讓我出來儘快把你尋回去。」

陳羲點了點頭:「想來也是,平江王要想穩固江山,最不能動的就是手握兵權的三十六聖堂將軍。在他沒有坐穩皇位之前,他應該不會針對兵衙做些什麼。即便聖堂將軍家族有危險,那也是他坐穩之後的事了。」

「軍權,平江王必須抓牢在自己手裡。之前三十六聖堂將軍絕大多數都是安陽王的人,而現在安陽王府被圍攻,三十六聖堂將軍居然沒有一個人去保護安陽王說明他們已經被分化了。國師一定是給了三十六聖堂將軍允諾,告訴他們只要不去幫助安陽王,就保證不殺他們。」

關烈點了點頭,看向白小聲問:「這位是?」

陳羲簡短介紹了一下,然後三個人一起進了子桑家族的禁區。再見到子桑小朵的時候,陳羲現她已經平靜下來不少。有時候女人真的比男人還要堅強,多半男人會選擇拚命的時候,而女人會選擇承受下來,然後再想辦法。

「咱們必須立刻就走。」

陳羲問關烈:「除了天樞城的傳送法陣之外,哪兒是最近的有傳送法陣的地方?」

關烈道:「天樞城裡,一共有七十二座傳送法陣。不過現在應該都已經被控制了,誰也不可能用傳送法陣離開。距離天樞城最近的傳送法陣,應該在天樞城四周的八座衛城。當初寧大家改建天樞城的時候,在天樞城外面建造了八座衛城。」

「如果不出意外,這八座衛城也是天地大陣的組成部分。這八座衛城之中,都有傳送法陣。不過既然是天地大陣的組成,那麼一定也會被重兵看守。」

陳羲抬起手揉了揉鼻子:「不去衛城,咱們就不能比安陽王先一步趕到皓月城。我知道還有一個辦法但是,太兇險了。」

「什麼?」

關烈問道。

「扭曲空間。」

陳羲道:「給我一點時間。」

他離開眾人,盤膝坐下來在心裡和藤兒交流。藤兒已經閉關,但是分身還在。將藤兒的分身召喚出來之後,陳羲問還能不能走扭曲空間去雍州的那個禁區。樊遲的那個禁區沒有被破壞,只要進入扭曲空間的話,應該有很大的概率被吸引到那個地方。不過,現在已知,已經有關家和子桑家的禁區被毀,扭曲空間之中一定亂流涌動。

「理論上,可以。」

藤是這種兇險,只怕比去搶奪一座衛城的傳送法陣還要大些。」

陳羲沉默了一會兒問藤兒:「你我之間是不是有一種很緊密的聯繫?」

藤兒點頭。

陳羲又問:「那麼如果我一個人先進入扭曲空間,然後你我之間的這種聯繫,是否會為你們提供線索?我找到最合適的路,然後你們在我之後進來。」

藤兒的臉色變得有些難看:「你的說法,還是理論上可行。因為進入扭曲空間之後,你有極大的可能迷失方向。哪怕我們之間存在著聯繫,但是你進去之後一旦被帶著偏離,瞬息萬里。」

「我知道怎麼做。」

陳羲道:「相信我,我不會在扭曲空間里迷失的。正好也可以檢測一下我的辦法可行不可行。如果可行的話,以後我們就能隨時進入扭曲空間。以後咱們要面也許要多的多,能找到隨意出入扭曲空間的辦法,是一件非常有好處的事。」

「我在想,如果真的成功了的話,以後無盡深淵的危機一旦爆,這個辦法也能最大限度的保全咱們自己。」

藤兒還想再勸,因為她知道扭曲空間有多危險。陳羲卻搖了搖頭表示不用再說了:「你相信我,沒有一定的把握我不會去冒險的。上次咱們進入扭曲空間之後,我就一直在想這個問題。我考慮了很久,試想了很久,將所有風險基本上都想到了。」

藤兒臉上都是擔憂,但她知道自己勸不住陳羲。

「我試著撕開扭曲空間,本體的強大在我回歸之後也融合進了我的身體里,所以我現在具備撕開空間的能力。你要特別在意一件事,你進去之後,三息之內我可以把你帶回來。一旦過三息,又或者你遇到了空間亂流,那我也無能為力。莫說你現在的修為,就算是洞藏境的修行者被空間亂流捲走的話,也十死無生。」

陳羲走過去抱了抱藤兒:「放心,我自己知道分寸。」

藤兒也無法再勸,兩隻手虛空一抓,然後往兩邊一撕,空間隨即裂開了一道口子。陳羲看著出現在面前的扭曲空間,舉步走了進去:「暫時不要告訴她們,如果她們知道的話不會讓我進缺我找到正確的路線之後,我會聯繫你,你們隨後進來。」

陳羲深深的吸了口氣,然後猛的鑽進扭曲空間。

他已經做到了太多的史無前例。比如史無前例的最年輕的深神司百爵,比如史無前例的跨越四個境界擊殺對手,比如史無前例的主動進入扭曲空間。他沒有掌控空間力量的能力,他不是藤兒。他正在創造一個奇,如果他成功那麼對以後的幫助是無比巨大的。

「你要小心1

陳羲聽到藤兒緊張的呼喊了一句,然後眼前一黑便失去了方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