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永鎮仙魔>第二百八十六章魔之禁區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八十六章魔之禁區

小說:永鎮仙魔| 作者:知白| 類別:玄幻魔法

陳羲聽的出來,魔在看到自己的時候說的那句又是你啊其中有些欣喜。︽,魔是孤獨的,一個人在樊遲的禁區到底生活了多少年,可能連他自己都記不得了。也許正是因為這種孤獨,才讓他逐漸變得暴躁易怒。

可是陳羲和他接觸過之後,陳羲就確定魔絕不是一個兇殘的存在。他心裡有恨,他那天也殺了黃家幾位大修行者,可是當這種怒意宣洩出去之後,他更像是一個委屈的被遺棄了的孩子。

「是我。」

陳羲對魔笑了笑。

「你在幹嗎?」

魔問。

陳羲看了看自己四周,他身體被神樹的枝條纏繞著,身後還背著一具屍體。所以陳羲知道自己的樣子看起來一定會奇怪,尤其是還身處扭曲空間之中。

「我遇到了一些麻煩,本打算從扭曲空間試試能不能再去你所在的那個禁區。因為我們現在很危險,而且必須儘快離開,這就成了唯一的辦法。可是我修為有限,找不到你所在的禁區。」

「哦原來你是要過來埃」

魔似乎對陳羲的話一點興趣都沒有,也一點都不驚訝。他的表情是那麼的平淡,就好像陳羲說的要過去,在他看來只是隔壁鄰居過來串個門那麼簡單。

「那你就過來吧。」

魔說了一句,然後把巨大的上半身從他撕開的空間裂縫裡鑽進來,一伸手攥住了陳羲和神樹就要往那邊拽。陳羲嚇了一跳,魔那隻大手給人的壓迫感也就算了。那條巨大的胳膊伸過來,就好像在扭曲空間里架起了一座巨大的橋樑。

最主要的是,魔那種無所謂的表情你要過來啊,那我把你拿過來就是了。是的,不是接過來,是拿過來

「等下1

陳羲連忙擺手:「我不是一個人,還有我幾個朋友在那邊。如果我走了的話,他們就找不到我了。」

魔看了看陳羲身後那個空間裂縫,那是藤兒的分身撕開的。然後他撇了撇嘴:「好斜

魔的胳膊又往前伸了伸,發現自己可能夠不到這邊,索性整個上半身都鑽進扭曲空間,下半身還在樊遲的那個禁區里。此時的他,就好像從窗子里把身體探出窗外似的。

然後他伸出來的雙手觸碰到了藤兒撕開的那條裂縫,兩隻手抓住裂縫兩邊,隨隨便便的一撕陳羲立刻感覺到扭曲空間猛地震蕩起來,就如同地震了一樣的感覺。

「都過來吧。」

魔把伸出去的雙手平攤開:「所有人都站在我的手裡,我把你們帶過來就是了。」

此時進去裡邊的藤兒等人顯然嚇壞了,突然之間伸出來兩隻那麼巨大的手掌,而且還黑乎乎的手背上長滿了毛,給人的感覺簡直不能更震撼。這隻手上的每一根黑色的毛髮,看起來其實都如同一棵大樹那麼粗。

可想而知,面對這樣一雙手的時候,柳洗塵和子桑小朵她們會有多驚訝。也就是陳羲連忙催動神樹枝條把自己帶回去,然後跟她們解釋了一下。不然她們幾個,無論如何也不敢跑到魔的手心裡站著。

就在眾人剛要走上魔手心的那一刻,子桑家族的這個禁區忽然一陣劇烈的震動。緊跟著傳來轟的一聲,禁區的入口居然被一種強大的力量攻破。然後一艘龐大的戰艦從外面飛了進來,戰艦足有四百米左右,這是陳羲見過的最大的一艘。

戰艦的最前面船頭上,站著三個人。一個身穿月白色錦衣的老者,看起來至少也有五六十歲年紀,但是毫無疑問,他的真實年紀肯定要老的多。

陳羲看到,老者的手裡還有一團光芒閃爍。顯然,禁區就是被他轟開的。在這個老者身後,竟然站著兩個身穿執暗法司官袍的人。其中一個的穿著和雁雨樓一摸一樣,應該是一名萬候。而另一個,陳羲在看到他的時候眼神就變了。

虢奴。

「想走?」

穿月白色長袍的老者冷哼一聲:「若是被你們走了,我還有什麼臉面去見平江王?你們這幾個人還真是愚蠢,居然脫離了林器重的保護。這是你們自己找死,怪不得命不好。」

他伸手往下一壓,一股無比強大的威壓從天而降。

洞藏境!

這個級別的修行者,即便是陳羲他們這些天才中的天才加在一起,也根本沒有一點反抗的餘地。這老者顯然不想浪費時間,所以一出手就不留情面。

但是他應該知道這幾人的重要性,倒是沒有下殺手。也許是魔的手掌太大了,所以從遠處看那更像是兩座高坡上長滿了黑色的大樹。而且魔的氣息和修行者不一樣,這個老者又格外自信,起初並沒有在意。

「你的敵人?」

雖然魔沒有看到,但是顯然感覺到了洞藏境修行者的威壓。

「是」

陳羲回答了一個字,修為之力已經提升到了極致。真不知道虢奴他們是怎麼發現這個禁區的,而這個修為強大的老者有是誰。

「那我幫你打發了吧,像蒼蠅一樣,怪噁心的。」

魔瓮聲瓮氣的說了一句,然後一揮手,像是驅趕蒼蠅那樣的隨隨便便的一揮手。之前老者洞藏境修行者的威壓,立刻就被掃的蕩然無存。這隻巨大的黑色手掌抬起來,直接抓向那艘戰艦。

看到魔之巨手的時候,洞藏境的白袍老者臉色立刻就變了。他雙手往前一推,洞藏境初期的修為之力毫無保留的施展出來。他這個級別的修行者全力一擊,可以毀掉一座城市。

但是,魔竟然好像根本就不在意。那隻手仿似沒有遇到任何阻力,直接一把抓在戰艦上。然後五根手指往裡面一收,拳頭一攥。嚓一聲,那堅固異常的戰艦直接被攥成了碎片。

白袍老者也被攥在他手心裡,倒是虢奴,似乎從一開始就發現了魔手掌的不同之處,在手掌抬起來的那一瞬間,虢奴立刻轉身就跑。整整一艘戰艦上,除了他之外所有人都沒能逃脫。

也許是那個白袍老者和那個不知名的神司萬候太過自信了,沒有想到魔之巨手連洞藏境修行者的全力一擊都絲毫也不在意。等到他們想逃的時候,已經晚了。

魔的手攥緊之後,戰船為之崩碎。陳羲他們都聽到了戰船上傳來的一陣陣哀嚎聲,很快就又消失不見。那樣龐大的一艘戰艦,上面駕船的修行者再加上甲士,至少有六七百人。可是這麼多人,在魔之巨手面前連反抗都不能。

魔一鬆手,戰船的碎片和修行者的屍體如下冰雹一樣掉下來。

「走吧。」

魔依然平靜的說了兩個字,然後慢慢的往回收。柳洗塵她們不敢耽擱,紛紛跳上魔的手心。

魔低頭看著自己的手心,眉頭微微皺著。陳羲發現他那巨大手掌的掌心裡,裂開了一條口子,血糊糊的。顯然是被那個白袍老者所傷,一位洞藏境修行者臨死前的全力一擊,只是把魔的手掌心裡崩開了一條口子,這說出去已經足夠震撼了。

當然,因為魔的手實在太大了,所以這條在他手心裡顯得並不大的傷口,在陳羲看來也是觸目驚心。

「就好像,被小刀子扎了手一下。」

魔嘟嘟囔囔的自言自語:「還挺疼下次可不能直接去隨便攥什麼東西了,那個老頭的本事還算可以。你們幾個惹到了他那樣的人,怪不得要跑。不過你們放下吧,只跑了一個膽小鬼,而且他不知道我會把你們帶到什麼地方。」

「你們安心在我這裡呆著而且我也挺悶的,你們還能陪我說說話。上次他走了之後,就再也沒有人和我聊天了。」

他伸手指了指陳羲。

「我們不能停留太久。」

陳羲看著魔回答:「還要急著趕去青州皓月城。」

「那是什麼地方?」

魔問。

就在這時候,他愣了一下。因為他看到那個穿著白色裙子的小小的漂亮的女孩子,輕飄飄的飛到他的掌心裡,然後盤膝坐在那,兩隻手放在了他的傷口上。一瞬間,一股特別舒服的感覺就從手心裡傳來。

暖暖的,痒痒的。魔看到那漂亮女孩子的手心裡有淡淡的光華閃爍,光華之中是密密麻麻的星星點點。看起來特別漂亮,就好像夜空之中的銀河。

大概十幾分鐘之後,他手心裡的傷口隨即被子桑小朵治好。子桑小朵的星辰之力,在用於療傷上的效果簡直無法形容。上次陳羲傷的那麼重,她沒用多久就讓陳羲恢復如初。不過,由此也可以推測出,安陽王為什麼那麼重視陳羲他們。

子桑小朵的父親想必也擁有這樣的能力,可以迅速的治療傷勢。七個人,各有所長,這七個人在一起,還有什麼不敢去做的事?如果當初不是執暗法司在少年會還不成功的時候就揭露出來,此時平江王哪裡能是安陽王的對手。

當然,不把國師計算在內的話。

「謝謝謝。」

魔憨笑著回答,抬起手撓了撓自己的頭髮。他應該是從來都不曾對人說過謝謝,所以說出來之後那張巨大的黑黝黝無比醜陋的面孔上,竟然微微發紅。看起來特別好玩,沒想到他居然也會害羞。

「應該是我們謝謝你。」

子桑小朵從魔手心裡跳下來,看向一側。

關烈,正在掩埋他父親關勝己的遺體。

「你們的敵人很強大?」

魔問。

他能感覺的到面前這些人的悲傷:「如果你們需要一個地方安身,不如先留在我這裡。也許你們要去的那個地方,不一定比我這裡安全。」

陳羲點了點頭:「也好,先商議一下對策吧。」/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