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永鎮仙魔>第二百八十七章國師的巨大陰謀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八十七章國師的巨大陰謀

小說:永鎮仙魔| 作者:知白| 類別:玄幻魔法

魔坐在地上,陳羲他們全都做在魔的膝蓋上。,如果遠遠的看起來,就好像他們都坐在一座大山半山腰凸起的地方似的。此時的魔已經沒有了上次陳羲見到他時候的那種兇悍氣息,更像是一個憨厚的漢子。

當然,這個漢子的個頭實在太大了些。他靜靜的聽著陳羲他們交談,也不插話,那種神情又好像一個在聽大人們交談的孩子。

可能是上次和陳羲的交流之後,他心口裡那股怨氣已經宣洩出去不少。所以這次看起來,魔格外的平靜。

「我們的重要性。」

安葬了父親關勝己之後,關烈的情緒似乎沒有太大波動。但是陳羲看的出來,關烈心裡的那股仇恨是化不開的。他只是不想哭泣,因為在一個男人看來哭泣是沒有意義的。

關烈說道:「現在必須想想我們的重要性,為什麼安陽王會那麼在意咱們?剛才我想了很多,說實話,安葬父親的時候我居然很平靜。平靜的思考著我們在這場天下大變之中,是一個什麼位置。」

他看了看陳羲,眼神里都是謝意。

陳羲對他微微點頭,沒有多說什麼。

關烈積蓄說道:「我繼承了父親的體質,但是我沒有從父親那裡繼承來對安陽王的忠誠。」

他看向白小聲:「陳羲剛才說,白小聲的父親白洛川,其體質的最大作用便是分擔傷害。所以從這一點來看,當初安陽王是想讓白洛川前輩成為他的一個分身。在他受到傷害的時候,有一半會分擔在白洛川前輩身上。但是現在,白小聲要比白洛川前輩強,因為白小聲創出了屬於他自己的功法。」

「小朵姐姐。」

關烈道:「你父親具備強大的星辰之力,其最大的能力不但是窺測天機,還擁有很了不起的療傷能力。也就是說,他可以為安陽王提供保障。當安陽王受傷的時候,或者是當少年會的其他人受傷的時候,那麼你父親就能給予最好的治療。」

「洗塵姐姐,你的千鱗翼,是柳伯伯傳給你的吧?」

他問。

柳洗塵點了點頭:「是的,千鱗翼是父親傳給我的。」

關烈道:「我對千鱗翼也有所耳聞,從現在來看,你能發揮出來的絕對不是千鱗翼最大的能力。之前陳羲說過,柳伯伯在少年會之中的作用,是打探情報和行刺暗殺,也就是說,千鱗翼很重要,當千鱗翼發揮出最大實力的時候,柳伯伯可以利用千鱗翼做很多事。」

「陳羲」

關烈道:「陳盡然前輩,是少年會之中戰力最強之人。而你,表現出來的能力只怕比陳盡然前輩年輕的時候還要強大。所以,咱們五個人,再加上少年會之中還沒死去的安陽王和黎陵王,那麼就是一個新的少年會。」

「安陽王在意咱們,正是因為如此。更何況,比起父輩,我們的體質更加優秀,我們的潛力更加巨大。可是我們為什麼要重新回到安陽王身邊?」

他掃視了眾人一眼:「我們都知道平江王林器乘不是個好東西,他能做出世間最陰狠毒辣之事。可難道安陽王林器平就是一個好人?他真的就如集所說的那樣,是個仁義道德的好聖皇?如果是這樣的話,我不認為咱們的父親會蒙受那麼大的災難。」

陳羲點了點頭:「這一點,我從來都沒有懷疑過。當一個人活著的目的是成為天下最有權力的那個人,那麼他怎麼可能是一個仁善之人?他只是表現的足夠仁善,他選擇的方式和林器乘不一樣罷了。林器乘拉攏人走的是一條路,安陽王走的是另一條路。其實歸根結底,我們終究只是他們利用的工具。」

關烈道:「既然如此,我們為什麼非要去皓月城呢?沒錯,皓月城是除了天樞城之外最堅固安全的地方。一旦無盡深淵裡的危機爆發,那麼皓月城就是天樞城之外最好的選擇。」

「但是現在距離無盡深淵的危機爆發還有好幾年的時間,我們沒有必要這個時候攙和進去。沒錯,我想報仇,我想殺了國師殺了平江王。但是我現在的實力不夠,如果讓我選擇,我寧願儘快的提升自己的修為,然後再去報仇。」

柳洗塵和子桑小朵對視了一眼,沒有說話。

一直沉默著的白小聲忽然開口說道:「我不想做別人的工具我也不想再有什麼少年會,我只想做我自己,我甚至沒有什麼了不起的目標,對我來說成為修行之中的強者沒有什麼吸引力。和最好的朋友在一起,對我來說就足夠了。」

他們將視線都集中在陳羲身上,陳羲沉默了好一會兒後點了點頭:「那麼,咱們就不去皓月城。」

「哈哈哈哈1

魔突然笑起來,笑的那麼開心:「那你們就都留下來吧,這裡已經冷清太久了。如果你們覺得這裡不夠安全的話,我可以讓這裡變得更安全。」

陳羲獨自一個人坐在山腳下,他低著頭看著地面像是在發獃。柳洗塵緩步走過來,挨著他的肩膀坐下來:「你在想什麼?」

陳羲看了她一眼,溫柔的笑了笑:「其實我從來沒有想過,去加入安陽王那邊。更沒有想過,重組什麼所謂的少年會。我不是想去追求什麼前程似錦,也對權勢地位沒有任何興趣。可能是我太急躁了,所以讓大家誤解了我。」

柳洗塵握住陳羲的手:「沒有,其實關烈的意思很明白,他不希望你去冒險。現在你去皓月城太過兇險了,以我們現在的修為,也不能幫你太多。他已經失去了所有親人,不想再失去你這個朋友。其實他說的也沒錯,為什麼你不能安安靜靜的留在這裡?你」

她伸手指了指,魔正在加固這個禁區。

「這裡相對來說是安全的,哪怕無盡深淵的危機立刻爆發,那些強大的淵獸想要發現這個禁區也不是容易事。皓月城不一樣,皓月城就在那裡。淵獸可以看到皓月城,卻看不到咱們。」

「你說過,距離神木大陣的威力消失還有幾年的時間,以你的天賦,修行幾年之後境界必然有很大的提升。那個時候,我陪你,大家都會陪你一起去接陳伯伯,一起去面對無盡深淵的危險。」

陳羲抬起手,揉了揉柳洗塵的頭髮:「我知道你說的沒錯,但是我心裡總是有一股不詳的預感。我總覺得有一個巨大的陰謀國師為什麼要出手?難道真的僅僅是為了幫平江王剷除對手?」

「有必要做的這般決絕嗎?關家,子桑家,那都是多強大的力量?國師既然知道無盡深淵的秘密,當然也就知道,留下關家和子桑家,對於以後面對危機有著多大的幫助。」

「他就算要支持平江王,為什麼要放任平江王的人去破壞神木大陣?國師如果真的有把握除掉無盡深淵的危機,那麼幾百年前他為什麼不動手?而是吸了厲蘭封最後的一點修為之力?」

「沒錯,已經過去了幾百年,國師的修為肯定更加強大了。那麼假設他可以應付無盡深淵裡的淵獸,可他沒有必要讓平江王把那些淵獸提前放出來吧?」

柳洗塵微微皺眉,之前她沒有想這麼多。此時聽陳羲提起來,她才發現原來事情真的沒有那麼簡單。

「國師背後肯定在圖謀折什麼。」

陳羲問:「關家的力量是什麼?我不知道關烈的體質最強的功法是什麼。」

「是召喚。」

柳洗塵道:「關家,最強的功法就是召喚。你和關澤交過手,知道關澤可以使用血河界珠的力量。其實,那也是一種召喚。我曾經聽父親說過,關三最強大的功法叫做沉舟十七劍,但這十七劍,只有一劍是屬於關三自己的。」

「為什麼叫做沉舟十七劍?其秘密都在沉舟這兩個字除了關三自己的那一劍之外,其他的十六劍,都是他召喚出來的力量。沉舟,就是已經故去的東西埃」

陳羲心裡猛的一震。

柳洗塵繼續說道:「關三的沉舟十七劍,召喚的應該是歷史上曾經死去的很強大的十六位大修行者的力量,每一位死去的大修行者的最強一劍。父親說過,沉舟十七劍的厲害之處就在於,隨著使用者修為境界的提升,召喚出來的那十六劍也越來越強。」

「比如,關三還在靈山境的時候,他用沉舟十七劍,可以召喚出十六位靈山境修行者每人一劍。他在洞藏境,就可以召喚出十六位已經死去的洞藏境修行者每人一劍。這正是為什麼,關三那麼強大的原因。」

陳羲長長的舒了口氣,沒錯啊這就是為什麼關三那麼強大。他可以召喚出十六位洞藏境修行者的最強一劍。那麼與他娜耍相當於要面對十七位洞藏境大修行者的最強一劍。所以,關三才有那個自信,自稱為關三。

陳羲聽完柳洗塵說的這些,然後又想到子桑家族。

他將這些事串聯在一起,忽然間眼神一亮:「我大概猜到了」

他看向柳洗塵:「我在扭曲空間里的時候,見到了關家人所有的屍體。那個時候我就覺得有些詭異,國師那麼強大,隨便一招就能把關家除了關三之外的所有人打的粉碎,卻為什麼要耗費精力每人都給予致命一擊,保留下完好的屍首?那些屍體,看起來都很蒼白,雖然表面上沒有什麼異樣,但我仔細想想,原來那些屍體都空了」

「空了?」

柳洗塵不解。

陳羲的眼神里,出現一種憤怒:「國師在幾百年前吸了厲蘭封的修為之力,這次,他吸收了整個關家,整個子桑家族的修為之力。他他現在應該已經掌握了關家和子桑家族的能力!關家的召喚,子桑家族的星辰國師的目的根本就不是為了幫平江王,而是為了他自己更加強大!

回到那一刻。

陳羲沒有看到的一幕,如果他看到的話,就會更加確定自己的猜測。

國師對關三說:「繼續打吧,沉舟十七劍,我才看到第十三劍,我想看完。」/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