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永鎮仙魔>第二百八十八章那一聲甜膩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八十八章那一聲甜膩

小說:永鎮仙魔| 作者:知白| 類別:玄幻魔法

推測出來的,也許就是真相。△,

但是,這只是陳羲推測的一部分。

國師殺關烈一族,是為了得到關家的召喚之力。殺子桑小朵一族,是為了得到子桑家的星辰之力。可是這些,和滿天宗無盡深淵裡的那些淵獸看起來沒有直接關係。

這還聯繫不到為什麼國師會縱容平江王林器乘動用鴉的力量去干擾神木大陣,因為滅這兩個家族,似乎只是國師為了提升自己的實力。

陳羲回憶道:「子桑小朵推演出家族出事之後不久,她的父親給她留了一封信。雖然不是很長,但足以說明子桑離亂不是受傷之後立刻就去世了。關烈的父親關勝己,臨死之前在他的酒葫蘆上刻下了關烈的名字,說明關勝己也不是受傷之後立刻就死去的。」

陳羲分析道:「他們沒有立刻死去,也許正是因為國師需要他們慢一點死,這樣國師才能最完整的吸收他們的力量。想想看,當初國師吸了滿天宗開創者厲蘭封的修為之力,那個時候厲蘭封也已經是強弩之末。」

柳洗塵覺得身上一陣陣發冷,她本以為國師殺關家殺子桑家是為了幫平江王林器乘。這本就已經是一件足夠陰冷無情的事,可是聽完陳羲的分析之後她才明白,國師比自己以為的還要陰冷無情無數倍。

「國師為什麼要急於提升自己的實力?」

她問。

「急於?」

陳羲重複了一遍這兩個字,似乎隱隱之間被柳洗塵的提醒而抓住了什麼。

「是啊為什麼他在之前那麼多年都沒有表現出這樣的陰狠,偏偏在這個時候如此殘忍?難道說他發現了什麼威脅到他的事,以至於他急著提升自己的實力?」

陳羲問,可是沒人能給他回答。

柳洗塵握緊了陳羲的手:「你不要想那麼多了,現在咱們暫時是安全的。你這些日子一直就沒有停下來休息過,又接連幾次大戰。現在想這些也沒有什麼用處,你還是好好休息一會兒,明天再想也不遲。」

「明天,也許就真的遲了。」

陳羲道:「必須儘快想明白,為什麼國師會縱容平江王去破壞滿天宗的護宗大陣,這樣做對他來說有什麼好處?」

他說到這的時候,表情忽然變了:「是了我竟是這麼愚笨,到現在才想明白這一點。他縱容平江王去破壞滿天宗的神木大陣,不是因為別的,而是因為他想得到淵獸的力量。」

「他一定是遇到了什麼威脅,他覺得如果不儘快提升自己的修為,他會死如國師那樣的人,只有當生命受到威脅的時候,他才會做出那麼不符合常理的事。」

「他做國師已經不是一年兩年了,而是幾百年。幾百年來,如果他想得到關家和子桑家的力量,他早就可以動手了。幾百年來,他始終沒有任何舉動,是因為沒有人威脅到他。他的修為,已經到了大楚之內無人可敵的境界。」

柳洗塵皺眉:「既然他已經大楚之內無人可敵,那還有誰能威脅到他?天下人都知道,修為最強的人正是大楚聖皇。而現在聖皇被冰封,誰還能威脅到國師?從記載上來看,古往今來沒有一個修行者能衝破洞藏境的桎梏,我猜測國師早就已經到了洞藏境巔峰。難不成,他是找到了晉入滿界境的辦法?而且只有晉入滿界境,他才覺得安全?」

柳洗塵的話本來只是順著陳羲的思路去說的,但是在這一刻卻給了陳羲很大的提醒。

陳羲腦子裡,一瞬間想到了一個人。又或者,那根本不是一個人。

半神!

陳羲想到了自己到這個世界的第一天,在那個隕星里的半神。當時大楚聖皇以為那隕星只是一個意外,所以化形千里以超絕的修為之力托住了那顆隕星。但是卻被隕星里的半神算計,白色的棋子鑽進了聖皇體內,吸收了聖皇的修為。

這些年來國師一直為了救聖皇而努力,沒有人比他更了解聖皇的傷勢現在最合理的推測就是,國師發現了聖皇不是病了,而是被一個絕對的強者打傷且吸收了其生元。

陳羲深深的吸了口氣,這也許是最合理的解釋了。

國師發現了半神這樣逆天的存在,所以他恐懼了。按照正常思維,國師會想,那個打傷了聖皇且一點點吸收聖皇生元的人,為什麼選擇聖皇下手?因為聖皇是大楚第一強者,最起碼是明面上的大楚第一強者。等到聖皇死了之後,那個人會不會對國師出手?

國師在害怕。

他怕變成第二個聖皇,所以國師瘋了。

他利用聖皇子之間為了爭奪聖皇之位的矛盾,突然出手滅了幾個超級家族。這樣一來,他就可以把滅族的罪名推給平江王。

就算是他動手的,但是人們更恨的是平江王。提到國師的時候,雖然會怨恨國師的兇狠,但大家還是會忍不住想,國師這樣做畢竟還是為了大楚

好大的陰謀。

國師做的一切,其實和大楚的國運沒有一點關係!

陳羲使勁揉了揉額頭,推想到的這些事太傷腦筋了。而且每一件事,都那麼的震撼人心。國師為了抵禦那個未知的威脅者,不惜滅掉幾個家族,更不惜將無盡深淵打開。他知道那些淵獸很強大,但是沒有一個淵獸能強的過他。就好像當年厲蘭封雖然沒有辦法徹底封住無盡深淵,但無盡深淵裡沒有一頭淵獸可以擊敗厲蘭封一樣。所以,國師才不會去管什麼普通人的生死,他就是要把淵獸放出來!

這是一個龐大的陰謀。

也許國師是為了自保,也許是為了別的。

自古以來,沒有人能進入滿界境。但是大楚聖皇受傷了,而且已經距離死亡不遠。毫無疑問的是,大楚聖皇一定是洞藏境巔峰的高手。能輕易擊敗他的人,在國師的推測中必然是滿界境。所以這讓國師害怕,但同時也讓國師看到了希望。他會想,這個世界上不是沒有人能達到滿界境!

所以,他開始瘋狂。

「他打開無盡深淵,就不怕人類滅亡?」

柳洗塵擔憂道。

陳羲搖了搖頭:「他那樣的人,又怎麼會在意這些。只要他自己活著,哪怕天下人都死了和他有什麼關係?他之所以縱容平江王打開無盡深淵,只怕還有一個別的緣故因為淵獸的數量,是遠比修行者要龐大的,甚至遠比所有人加起來還要多的多。」

「國師一定知道這一點,所以這對於他來說,淵獸就是取之不盡用之不竭的力量源泉,他可以無休止的去吸收淵獸的力量。」

陳羲低聲道:「他想衝擊滿界境。」

這個誘惑,只要是修行者,只怕都難以抵擋吧。

陳羲再次揉了揉額頭,他的眉毛皺的很深。

他推想到了這些,可是卻無能為力。就算把國師的秘密通告天下,甚至全天下人都相信了,可是誰能阻止國師?沒有人,因為現在的國師,只怕在人類之中真的已經沒有任何對手了。

陳羲忽然覺得很無力。

他無法阻止國師去打開無盡深淵,他的父母還在滿天宗,丁眉還在滿天宗。

看到他有些痛苦的表情,柳洗塵的心裡一陣陣發疼。她靠近陳羲,摟著陳羲的肩膀:「這不是你一個人可以改變的,不要去想那麼多了。我們盡最大的努力去阻擋,無愧於心就夠了,不是嗎?你這樣逼著自己,我真的很心疼。」

陳羲抬起頭,兩個人近在咫尺。她呼吸中的清香,鑽進了陳羲的鼻子里。

「看著我,看著我。」

柳洗塵看到了陳羲眼睛里的淚水,陳羲這樣的男人,又怎麼會輕易落淚?能讓他這樣的痛苦,可見陳羲心裡藏著多少苦悶。是啊,他的父母還在滿天宗里和那些無盡深淵中的淵獸廝殺,日日兇險。作為兒子,陳羲卻什麼都幫不上。這種苦楚,想想就讓人心裡發疼。

「你還有我。」

柳洗塵捧著陳羲的臉,湊過去在陳羲的唇上輕輕點了一下。這只是一種自然流露,連她自己都沒有想到,自己會主動的親吻一個男人。所以在她親了一口之後,臉立刻就紅了。

她想扭頭,陳羲卻抱住了她,然後狠狠的吻在她的唇瓣上。陳羲有些粗野的撬開了她的紅唇,然後笨拙的把舌頭頂入她的小嘴裡,然後尋找著那條滿是芳津的香舌。

柳洗塵有些發傻,張開手,不知所措的任由陳羲在自己的嘴裡索取著。或是到了動情處,過了一會兒之後她開始回應,從最初的生澀,到忘我的纏綿。

他和她相擁著,這一吻如此的漫長。漫長到,兩個人的呼吸都變得窒息起來。

火在燃燒,越燒越烈。陳羲的胸膛緊緊的貼著柳洗塵的胸脯,那種柔軟的觸覺令人癲狂。他將柳洗塵抱起來,一步一步走到高坡後面。這是一片柔軟的草地,小草就好像一席溫床。

他把柳洗塵放下,然後繼續瘋狂的親吻。他的唇,在她的耳垂上吮吸,劃過她光潔的脖子,然後一點點的拱開她胸前的衣衫。柳洗塵仰躺在在草地上,呼吸很急促,這種感覺讓她瞬間失去了力氣。

她是個強者,但是在陳羲如此火熱的攻勢面前,她毫無還手之力。

她逐漸沉淪。

陳羲笨手笨腳的解開了她胸前的扣子,然後把臉埋了進去。

風從草地上擦過,小草的葉子整整齊齊的朝著一邊飄擺。可是為什麼有那麼一片草地,小草都委屈的蜷縮起來?

風聲很輕。

所以,當那一聲帶著些痛苦又帶著些甜蜜的呻吟響起的時候,連風都羞澀了。那聲音,是這世上最動聽的天籟。/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