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永鎮仙魔>第二百八十九章神木陣破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八十九章神木陣破

小說:永鎮仙魔| 作者:知白| 類別:玄幻魔法

陳羲有些發傻。,

看著身邊蜷縮著身子側躺在柔軟草地上的柳洗塵發傻。那白皙圓潤的肩膀,然後是背脊上完美的弧線。

美。

如此的美。

這世上最美的風景,也比不上她身體之美。每一條弧線,每一點肌膚,都那麼完美無瑕。陳羲愣了一會兒才反應過來,取了自己的衣服把她包裹住,然後抱著放在自己的腿上。低頭在她唇瓣上輕吻了一下,她閉著眼睛回應。

「對不對不起。」

陳羲看到了她微微皺著的眉頭,那是剛才自己太瘋狂的緣故。就算陳羲沒有什麼經驗,但是他也知道這麼久的衝擊之下,她肯定會疼。不管她是不是修行者,這種疼都是不可避免的。

「我願意的。」

柳洗塵將腦袋往陳羲懷裡鑽了鑽,似乎很迷戀陳羲身上的味道。

陳羲抱著她,這一刻所有的心事都放下了。心裡只有她,沒有任何煩擾。兩個人之間的事,發生的那麼自然而然。誰也沒有刻意去想,情到濃處,似乎就無法阻擋了。

「咱們咱們快回去吧,不然總不回去她們萬一懷疑怎麼辦。」

柳洗塵有些擔心的說道。

其實誰會懷疑什麼呢?只是現在的她,難免會胡思亂想。大家都知道她和陳羲之間的關係,就算兩個人獨處的時間再長,別人又怎麼會去胡亂猜測什麼。

陳羲縱然再聰明,這個時候居然也變得傻乎乎的,連忙點頭。他輕柔的幫柳洗塵把衣服穿好,穿的動作很慢。因為她的身體是那麼的美,美的讓陳羲捨不得挪開視線。柳洗塵閉著眼,臉紅的好像一個熟透了的蘋果。

兩個人整理好衣服之後,柳洗塵忽然又不敢回去了。就好像一回去,馬上就會被人識破什麼似的。就在這個時候關烈從遠處喊了陳羲一聲,陳羲讓柳洗塵自己休息一會兒,他往關烈那邊走了過去。

「怎麼了?」

陳羲問關烈。

「得讓藤兒幫個忙。」

關烈指了指遠處正在修補空間的魔說道:「魔的空間力量雖然強大,但對於禁制的設置並不是很擅長。這個禁區之前的禁制基本上都毀了,如果不重新設置的話,就算空間再完整,還是有可能被人窺破。這裡就是咱們以後的根基之地了,所以無論如何也要穩妥些。」

陳羲點了點頭,將藤兒召喚出來。等到藤兒出現的時候,陳羲忽然反應過來,自己剛才和柳洗塵親密的時候,也不知道藤兒是知道還是不知道的不過看藤兒的表情沒有什麼異樣,陳羲悄悄的鬆了口氣。

「禁制啊?」

藤兒挺起已經頗為飽滿的小胸脯,有些自豪的說道:「如果在別的事上你們問我,問一萬件沒準有一件我不知道的。但是問我這個,簡直就是小菜一碟。」

她看向陳羲:「來,幫個忙。」

陳羲看著她問:「幫什麼忙?」

藤兒從陳羲的手背上滑了一下,她的空間隨即打開。然後她伸出那雙白嫩嫩還稍稍有些胖乎乎的小手,抓著陳羲的手開始抖。嘩啦一聲,從陳羲的手背里掉出來一大堆東西,各式各樣。當關烈看到這堆東西的時候,有些傻了。每一件,都算的上寶貝。

「可惜我不是本體,本體空間里的東西才叫多呢。」

藤兒從這堆東西里挑了挑,遞給關烈:「拿到禁區入口處,掛在上面。」

關烈連忙跑過去,因為這個空間極大,他跑了好一會兒才到。到了地方之後發現,藤兒已經在另一處設置好禁制了。等他把這件看起來應該是一把梳子似的東西掛在禁區入口,藤兒一閃一閃的到了近前。之所以一閃一閃的,是她在縮短空間距離。只是幾個恍惚,她就到了關烈身邊。

「這是什麼?」

關烈指著那個梳子問道。

藤兒反問:「你覺得它是什麼?」

「梳子埃」

「既然你知道為什麼你還問?」

「我只是不知道一把梳子有什麼了不起的,你剛才取出來的那堆東西,我覺得每一件都比這個厲害吧。我看到有一柄劍,應該是古兵。就算比不得陳羲的青木劍,最起碼也是上等本命。」

「說的不錯,那劍叫飛盧,雖然不是上品也差不多了。但是你要說它比這把梳子厲害,那就是你沒見識。這把梳子,比飛盧劍要厲害的多的多的多我曾經是什麼身份你知道嗎?」

「半神」

「嗯,這把梳子,是我當年很強很強的時候梳頭用的。」

就在他們兩個布置禁區的時候,陳羲站在魔的腳邊上看著魔穩固空間。不得不說,魔實在很強大。從他一擊殺死一個洞藏境的大修行者來看,他的實力之強只要走出去,已經足夠讓整個世界頭疼了。從他穩固空間上來看,他也懂一些符文之術。

「剛才你們抱在一起是在幹嘛?」

魔忽然低下頭問了陳羲一句。

陳羲猛的一愣,然後心開始狂跳:「你到了啊?」

魔嗯了一聲,有些隨便的回答了陳羲一句:「我高。」

「這裡,就是咱們以後要生活很久的地方了吧。」

子桑小朵看著遠處忙碌的魔,又看了看更遠處設置禁制的藤兒。她坐在草地上,臉色依然很差。但是看得出來,她比剛離開天樞城的時候要好一些了。那種悲傷,不是一時半會兒就能消散的。人之所以稱之為人,正是因為有著太多的感情。而女人,比男人的感情更多些。

陳羲點了點頭:「是的,我們要在這裡生活一陣子。」

「那這裡就是我們的家?」

子桑小朵又問。

陳羲再次點頭:「對啊,以後這裡就是我們幾個的家。我們是最好的朋友,一起生活,一起修行,一起面對這個世界的兇險。」

「我喜歡這裡。」

子桑小朵站起來,張開雙臂:「我也要布置咱們的家,能再有一個家,真好。」

她的身體開始漂浮起來,緩緩的升到高處。那一襲白裙,微微波動,看起來,她就如一位九天下凡的仙子。她的長發飛舞,飛到了很高很高的地方。

她的左手伸出來輕輕的一灑,一片小小的銀河就出現於空中。那密密麻麻的小星星,形成了一條小河在她身邊圍繞。遠遠的看起來,就如同一條閃閃發光的飄帶。隨著她的手往前一指,那小小的銀河隨即飛了出去。

「我在這禁區之中加入星辰之力,可以穩固和隱蔽這個禁區。除非是洞藏境的大修行者刻意的查找,不然不會發現咱們的。」

她的兩隻手不斷的揮灑著,一條一條的小銀河出現,然後飛向遠處。

她雙手合攏,在胸前抱了一個圓。

很快,一個金色的圓形光球在她胸前出現。隨著她凝聚的星辰之力越來越多,這個光球也越來越大,越來越明亮。幾分鐘之後,子桑小朵將雙手緩緩的抬起來,託過頭頂。金色的光球換換升空,然後飛到了禁區正南方掛在那裡,就好像一個小了很多很多倍的太陽。

「當這個圓球變成紅色,就說明外面有人發現了咱們的家。」

子桑小朵從天空慢慢的飄落下來,走到陳羲身邊:「我現在能做到的只有這麼多,但是這裡如果一直安全的話,我應該會在很短的時間內破境。之前我害怕自己被送進皇城,害怕孤獨,害怕離開家,所以我刻意壓制了自己的境界。」

「我和一般的修行者不一樣,我可以將破境的力量分散到我的星辰之力中,分散到每一顆小星星里,等到我需要破境的時候,我再把這些力量從每一顆小星星之中抽離出來。」

陳羲有些驚訝,他以為只有自己才能控制破境。

「陳羲,你不會離開的是嗎?」

子桑小朵認真的問了一句。

陳羲稍稍沉默了一會兒,然後點頭:「暫時不會離開的,我也需要儘快提升自己的修為。無盡深淵外面的神木大陣可能很快就要被破開了,比我預計的提前了幾年。如果我的修為境界不夠的話,也幫不到我父母什麼。」

那就好,子桑小朵難得的笑了笑:「我不希望再有人出事了,這個新的家裡的每一個人,從現在開始都是我的親人。我不想再失去任何親人,一個都不能失去」

陳羲用力的點了點頭:「不會的,你不會失去我們任何一個1

青州

滿天宗

陳盡然臉上的那種疲憊之色,已經越來越濃了。他已經忘記了自己多久沒有休息過,也忘記了自己已經擊殺了多少淵獸。自從上次反攻,將所有出來的淵獸都逼回無盡深淵之後,淵獸雖然稍稍的平靜了一些,但是很快就又重新變得瘋狂起來。外界那種對神木大陣的干擾,已經越來越強烈了。

「也許,神木大陣堅持不了多久了。」

陳盡然嘆了口氣,看向他的妻子:「去通知所有人吧,最近幾天不要分散開了。如果不出意外的話,可能很快神木大陣就會變得鬆懈。」

陳羲的母親點了點頭:「你已經儘力了。」

陳盡然笑了笑,如過去那麼多年一樣溺愛的看著自己的妻子:「是啊,我已經儘力了。接下來要做的事,已經不是儘力阻止淵獸衝出去,因為已經無法阻止。接下來我要做的事,是儘力保護我的妻子,找到羲兒。世道再亂,再兇險,咱們一家也不要再分開了。」

就在這時候,無盡深淵哪邊忽然一陣劇烈的搖晃。緊跟著,一道滔天的紅芒從無盡深淵中噴發出來,就如同火山噴涌一樣。那紅芒足有幾十米粗細,直衝雲天。

一個身穿大紅色長袍的年輕男人,在紅芒之中緩緩升空。

「人1

這個年輕的男人冷冰冰的說道:「從今天開始,將會逐漸消失。現在我來鄭重的告訴你們,人的時代要結束了。這個世界是我的是淵獸的。」

他抬起手往天空中一指,紅芒立刻刺了過去。

這一刻,神木大陣出現了鬆動。/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